免费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纳兰斯特 > 第六十九章 悲歌2
    readx;?“我们已称霸海洋,陆地不过沧海一粟。{site.name}{site.weburl}”

    ——索尔·拜拉席恩

    撤退已经进行了两天,永夜城已经空城一座,不过罗多克还是按照约定三天内不会前进一步,其实格雷弗能不能回来,这件事对北岭来说都是个好事,没有北岭人愿意在冬天打仗,冻死的人会远比战死的人多。

    帐篷里的灯光昏暗而柔和,木头柱子上的小火盆里燃烧着红色的火焰,桌子上的蜡烛已经烧了快一半,白色的蜡滴在蜡烛下面堆成一个奇怪的形状。罗多克桌子上摆着怒角送来的信件,那是杰克写给家里的信,这是杰克写的第四封信,不知不觉杰克已经离开家里四个月了。

    罗多克老不正经的想了一下那个叫红鲤鱼的女孩,当初要不是老婆管的严那女孩自己恐怕就拿下了,现在成了杰克陪床的让罗多克苦笑不得,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罗多克老脸通红了一下,吧唧了一下嘴努力睁了睁眼睛想给自己提提神也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

    一大把年纪老在想些什么啊,罗多克在心里自嘲道。信里杰克描述了洛兰城是如何宏大,莱茵学院的趣闻,让罗多克生出一丝悲哀,一辈子没出过北岭罗多克很想去洛兰见识见识那座城池,可是从来没有过机会。

    帐篷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罗多克抬起头看了看,一个人影掀开帐篷走了进来,是多姆特,他的头上和肩膀上落着白色的雪花。

    “下雪了?”罗多克问道,心理想着今年的冬天恐怕要来的早一些了,这已经是第几场雪了?记不清了,反正下雪的频率越多,就越能证明北岭的冬天要来了,可是一旦到了冬天的话,整个冬天恐怕是北岭下雪最少的日子,可是温度同样最低。

    “国王死了。”多姆特大口喘着气,没有回答罗多克的话,而是抛出了这样一个雷声般的消息。

    帐篷外的一个人影身形猛地一顿,停下了脚步,捂住了身旁另一个小胖子的嘴。鲍里斯路过的时候看到多姆特慌慌张张的进了罗多克的帐篷,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决定待着儿子过来看看,他们刚才路过的地方很黑,多姆特没看到他们。

    “你说什么?”罗多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在那又问了一遍。

    “国王死了,被刺杀的。我母亲派人来信通知了我,派克斯也死了,巨鹰城全城已经封锁起来在找刺客了。”多姆特喘着气告诉罗多克,其实他过来没有几步路,也没跑只是走的快了些,可是紧张还是让他感到精疲力竭。

    “怎么可能,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猛地站起来,说道最后又把声音压低了下去,这个消息现在还不适合传开。

    “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皱褶眉头低声怒道:“卫队呢,国王的卫队不是就在城里。”

    “被抓起来了。”多姆特说:“国王是被自己的卫队保护着的,国王死在床上,派克斯也死在屋子里,门口国王的侍卫说什么都不知道,那栋楼几乎都是国外侍卫把手的,我母亲怀疑刺客就在他们之中,因为别人进不去。”

    “艾伦的卫队怎么可能有叛徒!那些人都是他的亲卫!完全没有跟卡卡曼人联系的可能和必要。”罗多克绝对不相信这会是国王的侍卫干的,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罗多克很清楚。

    “就怕不是卡卡曼人。”多姆特盯着罗多克低声说道,声音还是有点喘。

    罗多克沉默了,开始思考各种可能,低着头想了一会,抬头盯着多姆特的眼睛问:“你确定不是鹰女王干的?”

    多姆特皱了皱没有说话,罗多克知道他没法说,鹰女王的嫌疑有多大所有人恐怕都能看出来,哪怕是多姆特都很难找到一个绝对的理由来为自己的母亲辩解。

    “我母亲不会那样做,这样太傻了,她的嫌疑太大了。”多姆特想了想说道,这是他能想出来的唯一能为自己母亲辩护的理由了。

    “对了!”多姆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还有一封信,是我母亲给你的,我刚才一着急忘了。”说着从怀里掏出另一个牛皮信封递给罗多克,上面的红色封漆还在。

    罗多克接过信封看了一下,拽开封漆把信掏出来,打开信看了两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母亲说什么?”多姆特看罗多克皱褶眉头盯着信半天不说话不由出言问道。

    两只手一捏罗多克就把信揉成了一团,顺手扔进了一旁的火盆里。

    “她想让我趁机称王,说什么不能让那些阴险的人得逞。”罗多克说道。

    帐篷外的鲍里斯深呼吸了一下,看了看被自己捂着嘴的儿子,小胖子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父亲。鲍里斯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儿子和自己一起悄悄离开。

    一柄冰冷的斧子架在了鲍里斯脖子上,鲍里斯微微扭头瞅了瞅,曼斯那死人一样的冷脸和他的斩首斧一样瘆人。

    正在说话的罗多克和多姆特听到帐篷上的门帘推开的响声,回头看去看着被曼斯推进来的鲍里斯父子。

    “鲍里斯?”罗多克愣了一下,和曼斯对视了一眼,随即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都听到了?”罗多克问道。

    “我不是故意的。”鲍里斯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我带儿子随便转转,刚好听到了。”

    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很明显自己俩人不能把鲍里斯怎么样。给了曼斯一个眼色示意他可以出去了,曼斯点了点头就出去继续巡视了。

    “你觉得会是谁?”罗多克看着鲍里斯问道,事到如今除了一起商谈外没有别的办法了,藏着掖着反而容易让人起疑心。

    “库伯或者格瑞克其中一个。”鲍里斯说道:“刨除鹰女王只有他们俩嫌疑最大。”说着包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多姆特又看了一眼罗多克。

    罗多克感到了鲍里斯的不信任,他自己也是嫌疑人之一罗多克知道,鲍里斯故意没说是给他面子。

    “我觉得我们应该等格雷弗回来后再宣布这个消息。”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提议道。

    “嗯。”鲍里斯点了点头看了看罗多克:“我会找机会试探一下他们俩。”

    “尽量别让他们察觉。”说着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的儿子。

    鲍里斯笑了笑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说“放心,这小子不会乱说话的。”

    罗多克也笑着点了点头,目送鲍里斯走出帐篷,鲍里斯走出帐篷后,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发愁的盯着鲍里斯离开的方向。

    鲍里斯带着儿子回到自己的帐篷,一路上警惕的看着四周直到进入自己军队的驻地范围内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回到帐篷的鲍里斯马上叫来自己的亲信,找个二十个好手准备好出发,嘱咐自己的亲信明天让他配合儿子带着部队返回白骨城,就说自己有事情已经先一步回去了,今晚无比做好防御工作,一旦有其他动静马上就撤回白骨城去。

    他知道,库伯和格瑞克的嫌疑根本不大,国王的密令在他脑海里浮现,他知道这件事只有鹰女王做的出来,在巨鹰城除了鹰女王没人能无声无息的除掉国王。

    鲍里斯的亲信一头雾水,不过他知道有时候只要执行命令就好,其他的事情很多知道了不如不知道。鲍里斯料定罗多克没有办法阻拦自己的儿子带着军队返回白骨城,他已经不再相信罗多克了,王权的诱惑力有多大他很清楚,他也知道罗多克现在绝对有这个实力。

    带着自己手下的二十个好手,鲍里斯趁着夜色从自己的军队驻地的外围涌入了夜晚的黑暗之中。

    “他走了。”罗尔夫站在不远处的帐篷后看着一队骑兵从白骨城驻地的方向离开,看了看身边的罗多克说道。

    “他肯定是去找格雷弗。”罗多克无奈的说,看了看罗尔夫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这取决于格雷弗。”罗尔夫说道:“如果他信任你,那么事情会迎刃而解,我们可以把事情推到卡卡曼人头上,鹰女王不会留下破绽。”

    “那他要是不信任我呢?”罗多克问道,现在的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之中。

    “他走了。”罗尔夫站在不远处的帐篷后看着一队骑兵从白骨城驻地的方向离开,看了看身边的罗多克说道。

    “他肯定是去找格雷弗。”罗多克无奈的说,看了看罗尔夫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这取决于格雷弗。”罗尔夫说道:“如果他信任你,那么事情会迎刃而解,我们可以把事情推到卡卡曼人头上,鹰女王不会留下破绽。”

    “那他要是不信任我呢?”罗多克问道,现在的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鹰女王。”罗尔夫说道:“鹰女王,多姆特,巨鹰城都不能有问题,否则我们无法在北岭保持自己的地位。”

    看着不说话的罗多克,罗尔夫想了想继续说道:“来之前我已经帮你把安柏家在怒角的钉子拔掉了,裘拉亲自带人动的手,人很多,有几个是你家里老人了,你的管家就是其中一个。”

    罗多克看了看远方的黑暗,不知道在想什么,月光照耀在他黑白相间的皮草披风上,显得十分清冷,他没有说话,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扭头往军营里走去。

    看了看罗多克离开的身影,罗尔夫脸上的表情严肃中又带着一丝无奈,在罗多克走远后,往一边的黑暗里看了一眼。

    一队骑兵借着漆黑的夜色鱼贯而出,同样消失在黑夜之中。“我们已称霸海洋,陆地不过沧海一粟。”

    ——索尔·拜拉席恩

    撤退已经进行了两天,永夜城已经空城一座,不过罗多克还是按照约定三天内不会前进一步,其实格雷弗能不能回来,这件事对北岭来说都是个好事,没有北岭人愿意在冬天打仗,冻死的人会远比战死的人多。

    帐篷里的灯光昏暗而柔和,木头柱子上的小火盆里燃烧着红色的火焰,桌子上的蜡烛已经烧了快一半,白色的蜡滴在蜡烛下面堆成一个奇怪的形状。罗多克桌子上摆着怒角送来的信件,那是杰克写给家里的信,这是杰克写的第四封信,不知不觉杰克已经离开家里四个月了。

    罗多克老不正经的想了一下那个叫红鲤鱼的女孩,当初要不是老婆管的严那女孩自己恐怕就拿下了,现在成了杰克陪床的让罗多克苦笑不得,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罗多克老脸通红了一下,吧唧了一下嘴努力睁了睁眼睛想给自己提提神也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

    一大把年纪老在想些什么啊,罗多克在心里自嘲道。信里杰克描述了洛兰城是如何宏大,莱茵学院的趣闻,让罗多克生出一丝悲哀,一辈子没出过北岭罗多克很想去洛兰见识见识那座城池,可是从来没有过机会。

    帐篷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罗多克抬起头看了看,一个人影掀开帐篷走了进来,是多姆特,他的头上和肩膀上落着白色的雪花。

    “下雪了?”罗多克问道,心理想着今年的冬天恐怕要来的早一些了,这已经是第几场雪了?记不清了,反正下雪的频率越多,就越能证明北岭的冬天要来了,可是一旦到了冬天的话,整个冬天恐怕是北岭下雪最少的日子,可是温度同样最低。

    “国王死了。”多姆特大口喘着气,没有回答罗多克的话,而是抛出了这样一个雷声般的消息。

    帐篷外的一个人影身形猛地一顿,停下了脚步,捂住了身旁另一个小胖子的嘴。鲍里斯路过的时候看到多姆特慌慌张张的进了罗多克的帐篷,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决定待着儿子过来看看,他们刚才路过的地方很黑,多姆特没看到他们。

    “你说什么?”罗多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在那又问了一遍。

    “国王死了,被刺杀的。我母亲派人来信通知了我,派克斯也死了,巨鹰城全城已经封锁起来在找刺客了。”多姆特喘着气告诉罗多克,其实他过来没有几步路,也没跑只是走的快了些,可是紧张还是让他感到精疲力竭。

    “怎么可能,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猛地站起来,说道最后又把声音压低了下去,这个消息现在还不适合传开。

    “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皱褶眉头低声怒道:“卫队呢,国王的卫队不是就在城里。”

    “被抓起来了。”多姆特说:“国王是被自己的卫队保护着的,国王死在床上,派克斯也死在屋子里,门口国王的侍卫说什么都不知道,那栋楼几乎都是国外侍卫把手的,我母亲怀疑刺客就在他们之中,因为别人进不去。”

    “艾伦的卫队怎么可能有叛徒!那些人都是他的亲卫!完全没有跟卡卡曼人联系的可能和必要。”罗多克绝对不相信这会是国王的侍卫干的,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罗多克很清楚。

    “就怕不是卡卡曼人。”多姆特盯着罗多克低声说道,声音还是有点喘。

    罗多克沉默了,开始思考各种可能,低着头想了一会,抬头盯着多姆特的眼睛问:“你确定不是鹰女王干的?”

    多姆特皱了皱没有说话,罗多克知道他没法说,鹰女王的嫌疑有多大所有人恐怕都能看出来,哪怕是多姆特都很难找到一个绝对的理由来为自己的母亲辩解。

    “我母亲不会那样做,这样太傻了,她的嫌疑太大了。”多姆特想了想说道,这是他能想出来的唯一能为自己母亲辩护的理由了。

    “对了!”多姆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还有一封信,是我母亲给你的,我刚才一着急忘了。”说着从怀里掏出另一个牛皮信封递给罗多克,上面的红色封漆还在。

    罗多克接过信封看了一下,拽开封漆把信掏出来,打开信看了两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母亲说什么?”多姆特看罗多克皱褶眉头盯着信半天不说话不由出言问道。

    两只手一捏罗多克就把信揉成了一团,顺手扔进了一旁的火盆里。

    “她想让我趁机称王,说什么不能让那些阴险的人得逞。”罗多克说道。

    帐篷外的鲍里斯深呼吸了一下,看了看被自己捂着嘴的儿子,小胖子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父亲。鲍里斯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儿子和自己一起悄悄离开。

    一柄冰冷的斧子架在了鲍里斯脖子上,鲍里斯微微扭头瞅了瞅,曼斯那死人一样的冷脸和他的斩首斧一样瘆人。

    正在说话的罗多克和多姆特听到帐篷上的门帘推开的响声,回头看去看着被曼斯推进来的鲍里斯父子。

    “鲍里斯?”罗多克愣了一下,和曼斯对视了一眼,随即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都听到了?”罗多克问道。

    “我不是故意的。”鲍里斯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我带儿子随便转转,刚好听到了。”

    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很明显自己俩人不能把鲍里斯怎么样。给了曼斯一个眼色示意他可以出去了,曼斯点了点头就出去继续巡视了。

    “你觉得会是谁?”罗多克看着鲍里斯问道,事到如今除了一起商谈外没有别的办法了,藏着掖着反而容易让人起疑心。

    “库伯或者格瑞克其中一个。”鲍里斯说道:“刨除鹰女王只有他们俩嫌疑最大。”说着包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多姆特又看了一眼罗多克。

    罗多克感到了鲍里斯的不信任,他自己也是嫌疑人之一罗多克知道,鲍里斯故意没说是给他面子。

    “我觉得我们应该等格雷弗回来后再宣布这个消息。”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提议道。

    “嗯。”鲍里斯点了点头看了看罗多克:“我会找机会试探一下他们俩。”

    “尽量别让他们察觉。”说着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的儿子。

    鲍里斯笑了笑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说“放心,这小子不会乱说话的。”

    罗多克也笑着点了点头,目送鲍里斯走出帐篷,鲍里斯走出帐篷后,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发愁的盯着鲍里斯离开的方向。

    鲍里斯带着儿子回到自己的帐篷,一路上警惕的看着四周直到进入自己军队的驻地范围内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回到帐篷的鲍里斯马上叫来自己的亲信,找个二十个好手准备好出发,嘱咐自己的亲信明天让他配合儿子带着部队返回白骨城,就说自己有事情已经先一步回去了,今晚无比做好防御工作,一旦有其他动静马上就撤回白骨城去。

    他知道,库伯和格瑞克的嫌疑根本不大,国王的密令在他脑海里浮现,他知道这件事只有鹰女王做的出来,在巨鹰城除了鹰女王没人能无声无息的除掉国王。

    鲍里斯的亲信一头雾水,不过他知道有时候只要执行命令就好,其他的事情很多知道了不如不知道。鲍里斯料定罗多克没有办法阻拦自己的儿子带着军队返回白骨城,他已经不再相信罗多克了,王权的诱惑力有多大他很清楚,他也知道罗多克现在绝对有这个实力。

    带着自己手下的二十个好手,鲍里斯趁着夜色从自己的军队驻地的外围涌入了夜晚的黑暗之中。

    “他走了。”罗尔夫站在不远处的帐篷后看着一队骑兵从白骨城驻地的方向离开,看了看身边的罗多克说道。

    “他肯定是去找格雷弗。”罗多克无奈的说,看了看罗尔夫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这取决于格雷弗。”罗尔夫说道:“如果他信任你,那么事情会迎刃而解,我们可以把事情推到卡卡曼人头上,鹰女王不会留下破绽。”

    “那他要是不信任我呢?”罗多克问道,现在的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鹰女王。”罗尔夫说道:“鹰女王,多姆特,巨鹰城都不能有问题,否则我们无法在北岭保持自己的地位。”

    看着不说话的罗多克,罗尔夫想了想继续说道:“来之前我已经帮你把安柏家在怒角的钉子拔掉了,裘拉亲自带人动的手,人很多,有几个是你家里老人了,你的管家就是其中一个。”

    罗多克看了看远方的黑暗,不知道在想什么,月光照耀在他黑白相间的皮草披风上,显得十分清冷,他没有说话,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扭头往军营里走去。

    看了看罗多克离开的身影,罗尔夫脸上的表情严肃中又带着一丝无奈,在罗多克走远后,往一边的黑暗里看了一眼。

    一队骑兵借着漆黑的夜色鱼贯而出,同样消失在黑夜之中。“我们已称霸海洋,陆地不过沧海一粟。”

    ——索尔·拜拉席恩

    撤退已经进行了两天,永夜城已经空城一座,不过罗多克还是按照约定三天内不会前进一步,其实格雷弗能不能回来,这件事对北岭来说都是个好事,没有北岭人愿意在冬天打仗,冻死的人会远比战死的人多。

    帐篷里的灯光昏暗而柔和,木头柱子上的小火盆里燃烧着红色的火焰,桌子上的蜡烛已经烧了快一半,白色的蜡滴在蜡烛下面堆成一个奇怪的形状。罗多克桌子上摆着怒角送来的信件,那是杰克写给家里的信,这是杰克写的第四封信,不知不觉杰克已经离开家里四个月了。

    罗多克老不正经的想了一下那个叫红鲤鱼的女孩,当初要不是老婆管的严那女孩自己恐怕就拿下了,现在成了杰克陪床的让罗多克苦笑不得,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罗多克老脸通红了一下,吧唧了一下嘴努力睁了睁眼睛想给自己提提神也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

    一大把年纪老在想些什么啊,罗多克在心里自嘲道。信里杰克描述了洛兰城是如何宏大,莱茵学院的趣闻,让罗多克生出一丝悲哀,一辈子没出过北岭罗多克很想去洛兰见识见识那座城池,可是从来没有过机会。

    帐篷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罗多克抬起头看了看,一个人影掀开帐篷走了进来,是多姆特,他的头上和肩膀上落着白色的雪花。

    “下雪了?”罗多克问道,心理想着今年的冬天恐怕要来的早一些了,这已经是第几场雪了?记不清了,反正下雪的频率越多,就越能证明北岭的冬天要来了,可是一旦到了冬天的话,整个冬天恐怕是北岭下雪最少的日子,可是温度同样最低。

    “国王死了。”多姆特大口喘着气,没有回答罗多克的话,而是抛出了这样一个雷声般的消息。

    帐篷外的一个人影身形猛地一顿,停下了脚步,捂住了身旁另一个小胖子的嘴。鲍里斯路过的时候看到多姆特慌慌张张的进了罗多克的帐篷,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决定待着儿子过来看看,他们刚才路过的地方很黑,多姆特没看到他们。

    “你说什么?”罗多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在那又问了一遍。

    “国王死了,被刺杀的。我母亲派人来信通知了我,派克斯也死了,巨鹰城全城已经封锁起来在找刺客了。”多姆特喘着气告诉罗多克,其实他过来没有几步路,也没跑只是走的快了些,可是紧张还是让他感到精疲力竭。

    “怎么可能,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猛地站起来,说道最后又把声音压低了下去,这个消息现在还不适合传开。

    “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皱褶眉头低声怒道:“卫队呢,国王的卫队不是就在城里。”

    “被抓起来了。”多姆特说:“国王是被自己的卫队保护着的,国王死在床上,派克斯也死在屋子里,门口国王的侍卫说什么都不知道,那栋楼几乎都是国外侍卫把手的,我母亲怀疑刺客就在他们之中,因为别人进不去。”

    “艾伦的卫队怎么可能有叛徒!那些人都是他的亲卫!完全没有跟卡卡曼人联系的可能和必要。”罗多克绝对不相信这会是国王的侍卫干的,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罗多克很清楚。

    “就怕不是卡卡曼人。”多姆特盯着罗多克低声说道,声音还是有点喘。

    罗多克沉默了,开始思考各种可能,低着头想了一会,抬头盯着多姆特的眼睛问:“你确定不是鹰女王干的?”

    多姆特皱了皱没有说话,罗多克知道他没法说,鹰女王的嫌疑有多大所有人恐怕都能看出来,哪怕是多姆特都很难找到一个绝对的理由来为自己的母亲辩解。

    “我母亲不会那样做,这样太傻了,她的嫌疑太大了。”多姆特想了想说道,这是他能想出来的唯一能为自己母亲辩护的理由了。

    “对了!”多姆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还有一封信,是我母亲给你的,我刚才一着急忘了。”说着从怀里掏出另一个牛皮信封递给罗多克,上面的红色封漆还在。

    罗多克接过信封看了一下,拽开封漆把信掏出来,打开信看了两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母亲说什么?”多姆特看罗多克皱褶眉头盯着信半天不说话不由出言问道。

    两只手一捏罗多克就把信揉成了一团,顺手扔进了一旁的火盆里。

    “她想让我趁机称王,说什么不能让那些阴险的人得逞。”罗多克说道。

    帐篷外的鲍里斯深呼吸了一下,看了看被自己捂着嘴的儿子,小胖子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父亲。鲍里斯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儿子和自己一起悄悄离开。

    一柄冰冷的斧子架在了鲍里斯脖子上,鲍里斯微微扭头瞅了瞅,曼斯那死人一样的冷脸和他的斩首斧一样瘆人。

    正在说话的罗多克和多姆特听到帐篷上的门帘推开的响声,回头看去看着被曼斯推进来的鲍里斯父子。

    “鲍里斯?”罗多克愣了一下,和曼斯对视了一眼,随即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都听到了?”罗多克问道。

    “我不是故意的。”鲍里斯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我带儿子随便转转,刚好听到了。”

    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很明显自己俩人不能把鲍里斯怎么样。给了曼斯一个眼色示意他可以出去了,曼斯点了点头就出去继续巡视了。

    “你觉得会是谁?”罗多克看着鲍里斯问道,事到如今除了一起商谈外没有别的办法了,藏着掖着反而容易让人起疑心。

    “库伯或者格瑞克其中一个。”鲍里斯说道:“刨除鹰女王只有他们俩嫌疑最大。”说着包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多姆特又看了一眼罗多克。

    罗多克感到了鲍里斯的不信任,他自己也是嫌疑人之一罗多克知道,鲍里斯故意没说是给他面子。

    “我觉得我们应该等格雷弗回来后再宣布这个消息。”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提议道。

    “嗯。”鲍里斯点了点头看了看罗多克:“我会找机会试探一下他们俩。”

    “尽量别让他们察觉。”说着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的儿子。

    鲍里斯笑了笑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说“放心,这小子不会乱说话的。”

    罗多克也笑着点了点头,目送鲍里斯走出帐篷,鲍里斯走出帐篷后,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发愁的盯着鲍里斯离开的方向。

    鲍里斯带着儿子回到自己的帐篷,一路上警惕的看着四周直到进入自己军队的驻地范围内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回到帐篷的鲍里斯马上叫来自己的亲信,找个二十个好手准备好出发,嘱咐自己的亲信明天让他配合儿子带着部队返回白骨城,就说自己有事情已经先一步回去了,今晚无比做好防御工作,一旦有其他动静马上就撤回白骨城去。

    他知道,库伯和格瑞克的嫌疑根本不大,国王的密令在他脑海里浮现,他知道这件事只有鹰女王做的出来,在巨鹰城除了鹰女王没人能无声无息的除掉国王。

    鲍里斯的亲信一头雾水,不过他知道有时候只要执行命令就好,其他的事情很多知道了不如不知道。鲍里斯料定罗多克没有办法阻拦自己的儿子带着军队返回白骨城,他已经不再相信罗多克了,王权的诱惑力有多大他很清楚,他也知道罗多克现在绝对有这个实力。

    带着自己手下的二十个好手,鲍里斯趁着夜色从自己的军队驻地的外围涌入了夜晚的黑暗之中。

    “他走了。”罗尔夫站在不远处的帐篷后看着一队骑兵从白骨城驻地的方向离开,看了看身边的罗多克说道。

    “他肯定是去找格雷弗。”罗多克无奈的说,看了看罗尔夫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这取决于格雷弗。”罗尔夫说道:“如果他信任你,那么事情会迎刃而解,我们可以把事情推到卡卡曼人头上,鹰女王不会留下破绽。”

    “那他要是不信任我呢?”罗多克问道,现在的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鹰女王。”罗尔夫说道:“鹰女王,多姆特,巨鹰城都不能有问题,否则我们无法在北岭保持自己的地位。”

    看着不说话的罗多克,罗尔夫想了想继续说道:“来之前我已经帮你把安柏家在怒角的钉子拔掉了,裘拉亲自带人动的手,人很多,有几个是你家里老人了,你的管家就是其中一个。”

    罗多克看了看远方的黑暗,不知道在想什么,月光照耀在他黑白相间的皮草披风上,显得十分清冷,他没有说话,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扭头往军营里走去。

    看了看罗多克离开的身影,罗尔夫脸上的表情严肃中又带着一丝无奈,在罗多克走远后,往一边的黑暗里看了一眼。

    一队骑兵借着漆黑的夜色鱼贯而出,同样消失在黑夜之中。“我们已称霸海洋,陆地不过沧海一粟。”

    ——索尔·拜拉席恩

    撤退已经进行了两天,永夜城已经空城一座,不过罗多克还是按照约定三天内不会前进一步,其实格雷弗能不能回来,这件事对北岭来说都是个好事,没有北岭人愿意在冬天打仗,冻死的人会远比战死的人多。

    帐篷里的灯光昏暗而柔和,木头柱子上的小火盆里燃烧着红色的火焰,桌子上的蜡烛已经烧了快一半,白色的蜡滴在蜡烛下面堆成一个奇怪的形状。罗多克桌子上摆着怒角送来的信件,那是杰克写给家里的信,这是杰克写的第四封信,不知不觉杰克已经离开家里四个月了。

    罗多克老不正经的想了一下那个叫红鲤鱼的女孩,当初要不是老婆管的严那女孩自己恐怕就拿下了,现在成了杰克陪床的让罗多克苦笑不得,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罗多克老脸通红了一下,吧唧了一下嘴努力睁了睁眼睛想给自己提提神也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

    一大把年纪老在想些什么啊,罗多克在心里自嘲道。信里杰克描述了洛兰城是如何宏大,莱茵学院的趣闻,让罗多克生出一丝悲哀,一辈子没出过北岭罗多克很想去洛兰见识见识那座城池,可是从来没有过机会。

    帐篷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罗多克抬起头看了看,一个人影掀开帐篷走了进来,是多姆特,他的头上和肩膀上落着白色的雪花。

    “下雪了?”罗多克问道,心理想着今年的冬天恐怕要来的早一些了,这已经是第几场雪了?记不清了,反正下雪的频率越多,就越能证明北岭的冬天要来了,可是一旦到了冬天的话,整个冬天恐怕是北岭下雪最少的日子,可是温度同样最低。

    “国王死了。”多姆特大口喘着气,没有回答罗多克的话,而是抛出了这样一个雷声般的消息。

    帐篷外的一个人影身形猛地一顿,停下了脚步,捂住了身旁另一个小胖子的嘴。鲍里斯路过的时候看到多姆特慌慌张张的进了罗多克的帐篷,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决定待着儿子过来看看,他们刚才路过的地方很黑,多姆特没看到他们。

    “你说什么?”罗多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在那又问了一遍。

    “国王死了,被刺杀的。我母亲派人来信通知了我,派克斯也死了,巨鹰城全城已经封锁起来在找刺客了。”多姆特喘着气告诉罗多克,其实他过来没有几步路,也没跑只是走的快了些,可是紧张还是让他感到精疲力竭。

    “怎么可能,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猛地站起来,说道最后又把声音压低了下去,这个消息现在还不适合传开。

    “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皱褶眉头低声怒道:“卫队呢,国王的卫队不是就在城里。”

    “被抓起来了。”多姆特说:“国王是被自己的卫队保护着的,国王死在床上,派克斯也死在屋子里,门口国王的侍卫说什么都不知道,那栋楼几乎都是国外侍卫把手的,我母亲怀疑刺客就在他们之中,因为别人进不去。”

    “艾伦的卫队怎么可能有叛徒!那些人都是他的亲卫!完全没有跟卡卡曼人联系的可能和必要。”罗多克绝对不相信这会是国王的侍卫干的,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罗多克很清楚。

    “就怕不是卡卡曼人。”多姆特盯着罗多克低声说道,声音还是有点喘。

    罗多克沉默了,开始思考各种可能,低着头想了一会,抬头盯着多姆特的眼睛问:“你确定不是鹰女王干的?”

    多姆特皱了皱没有说话,罗多克知道他没法说,鹰女王的嫌疑有多大所有人恐怕都能看出来,哪怕是多姆特都很难找到一个绝对的理由来为自己的母亲辩解。

    “我母亲不会那样做,这样太傻了,她的嫌疑太大了。”多姆特想了想说道,这是他能想出来的唯一能为自己母亲辩护的理由了。

    “对了!”多姆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还有一封信,是我母亲给你的,我刚才一着急忘了。”说着从怀里掏出另一个牛皮信封递给罗多克,上面的红色封漆还在。

    罗多克接过信封看了一下,拽开封漆把信掏出来,打开信看了两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母亲说什么?”多姆特看罗多克皱褶眉头盯着信半天不说话不由出言问道。

    两只手一捏罗多克就把信揉成了一团,顺手扔进了一旁的火盆里。

    “她想让我趁机称王,说什么不能让那些阴险的人得逞。”罗多克说道。

    帐篷外的鲍里斯深呼吸了一下,看了看被自己捂着嘴的儿子,小胖子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父亲。鲍里斯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儿子和自己一起悄悄离开。

    一柄冰冷的斧子架在了鲍里斯脖子上,鲍里斯微微扭头瞅了瞅,曼斯那死人一样的冷脸和他的斩首斧一样瘆人。

    正在说话的罗多克和多姆特听到帐篷上的门帘推开的响声,回头看去看着被曼斯推进来的鲍里斯父子。

    “鲍里斯?”罗多克愣了一下,和曼斯对视了一眼,随即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都听到了?”罗多克问道。

    “我不是故意的。”鲍里斯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我带儿子随便转转,刚好听到了。”

    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很明显自己俩人不能把鲍里斯怎么样。给了曼斯一个眼色示意他可以出去了,曼斯点了点头就出去继续巡视了。

    “你觉得会是谁?”罗多克看着鲍里斯问道,事到如今除了一起商谈外没有别的办法了,藏着掖着反而容易让人起疑心。

    “库伯或者格瑞克其中一个。”鲍里斯说道:“刨除鹰女王只有他们俩嫌疑最大。”说着包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多姆特又看了一眼罗多克。

    罗多克感到了鲍里斯的不信任,他自己也是嫌疑人之一罗多克知道,鲍里斯故意没说是给他面子。

    “我觉得我们应该等格雷弗回来后再宣布这个消息。”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提议道。

    “嗯。”鲍里斯点了点头看了看罗多克:“我会找机会试探一下他们俩。”

    “尽量别让他们察觉。”说着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的儿子。

    鲍里斯笑了笑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说“放心,这小子不会乱说话的。”

    罗多克也笑着点了点头,目送鲍里斯走出帐篷,鲍里斯走出帐篷后,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发愁的盯着鲍里斯离开的方向。

    鲍里斯带着儿子回到自己的帐篷,一路上警惕的看着四周直到进入自己军队的驻地范围内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回到帐篷的鲍里斯马上叫来自己的亲信,找个二十个好手准备好出发,嘱咐自己的亲信明天让他配合儿子带着部队返回白骨城,就说自己有事情已经先一步回去了,今晚无比做好防御工作,一旦有其他动静马上就撤回白骨城去。

    他知道,库伯和格瑞克的嫌疑根本不大,国王的密令在他脑海里浮现,他知道这件事只有鹰女王做的出来,在巨鹰城除了鹰女王没人能无声无息的除掉国王。

    鲍里斯的亲信一头雾水,不过他知道有时候只要执行命令就好,其他的事情很多知道了不如不知道。鲍里斯料定罗多克没有办法阻拦自己的儿子带着军队返回白骨城,他已经不再相信罗多克了,王权的诱惑力有多大他很清楚,他也知道罗多克现在绝对有这个实力。

    带着自己手下的二十个好手,鲍里斯趁着夜色从自己的军队驻地的外围涌入了夜晚的黑暗之中。

    “他走了。”罗尔夫站在不远处的帐篷后看着一队骑兵从白骨城驻地的方向离开,看了看身边的罗多克说道。

    “他肯定是去找格雷弗。”罗多克无奈的说,看了看罗尔夫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这取决于格雷弗。”罗尔夫说道:“如果他信任你,那么事情会迎刃而解,我们可以把事情推到卡卡曼人头上,鹰女王不会留下破绽。”

    “那他要是不信任我呢?”罗多克问道,现在的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鹰女王。”罗尔夫说道:“鹰女王,多姆特,巨鹰城都不能有问题,否则我们无法在北岭保持自己的地位。”

    看着不说话的罗多克,罗尔夫想了想继续说道:“来之前我已经帮你把安柏家在怒角的钉子拔掉了,裘拉亲自带人动的手,人很多,有几个是你家里老人了,你的管家就是其中一个。”

    罗多克看了看远方的黑暗,不知道在想什么,月光照耀在他黑白相间的皮草披风上,显得十分清冷,他没有说话,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扭头往军营里走去。

    看了看罗多克离开的身影,罗尔夫脸上的表情严肃中又带着一丝无奈,在罗多克走远后,往一边的黑暗里看了一眼。

    一队骑兵借着漆黑的夜色鱼贯而出,同样消失在黑夜之中。“我们已称霸海洋,陆地不过沧海一粟。”

    ——索尔·拜拉席恩

    撤退已经进行了两天,永夜城已经空城一座,不过罗多克还是按照约定三天内不会前进一步,其实格雷弗能不能回来,这件事对北岭来说都是个好事,没有北岭人愿意在冬天打仗,冻死的人会远比战死的人多。

    帐篷里的灯光昏暗而柔和,木头柱子上的小火盆里燃烧着红色的火焰,桌子上的蜡烛已经烧了快一半,白色的蜡滴在蜡烛下面堆成一个奇怪的形状。罗多克桌子上摆着怒角送来的信件,那是杰克写给家里的信,这是杰克写的第四封信,不知不觉杰克已经离开家里四个月了。

    罗多克老不正经的想了一下那个叫红鲤鱼的女孩,当初要不是老婆管的严那女孩自己恐怕就拿下了,现在成了杰克陪床的让罗多克苦笑不得,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罗多克老脸通红了一下,吧唧了一下嘴努力睁了睁眼睛想给自己提提神也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了。

    一大把年纪老在想些什么啊,罗多克在心里自嘲道。信里杰克描述了洛兰城是如何宏大,莱茵学院的趣闻,让罗多克生出一丝悲哀,一辈子没出过北岭罗多克很想去洛兰见识见识那座城池,可是从来没有过机会。

    帐篷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罗多克抬起头看了看,一个人影掀开帐篷走了进来,是多姆特,他的头上和肩膀上落着白色的雪花。

    “下雪了?”罗多克问道,心理想着今年的冬天恐怕要来的早一些了,这已经是第几场雪了?记不清了,反正下雪的频率越多,就越能证明北岭的冬天要来了,可是一旦到了冬天的话,整个冬天恐怕是北岭下雪最少的日子,可是温度同样最低。

    “国王死了。”多姆特大口喘着气,没有回答罗多克的话,而是抛出了这样一个雷声般的消息。

    帐篷外的一个人影身形猛地一顿,停下了脚步,捂住了身旁另一个小胖子的嘴。鲍里斯路过的时候看到多姆特慌慌张张的进了罗多克的帐篷,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决定待着儿子过来看看,他们刚才路过的地方很黑,多姆特没看到他们。

    “你说什么?”罗多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在那又问了一遍。

    “国王死了,被刺杀的。我母亲派人来信通知了我,派克斯也死了,巨鹰城全城已经封锁起来在找刺客了。”多姆特喘着气告诉罗多克,其实他过来没有几步路,也没跑只是走的快了些,可是紧张还是让他感到精疲力竭。

    “怎么可能,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猛地站起来,说道最后又把声音压低了下去,这个消息现在还不适合传开。

    “你们是怎么保护艾伦的!”罗多克皱褶眉头低声怒道:“卫队呢,国王的卫队不是就在城里。”

    “被抓起来了。”多姆特说:“国王是被自己的卫队保护着的,国王死在床上,派克斯也死在屋子里,门口国王的侍卫说什么都不知道,那栋楼几乎都是国外侍卫把手的,我母亲怀疑刺客就在他们之中,因为别人进不去。”

    “艾伦的卫队怎么可能有叛徒!那些人都是他的亲卫!完全没有跟卡卡曼人联系的可能和必要。”罗多克绝对不相信这会是国王的侍卫干的,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罗多克很清楚。

    “就怕不是卡卡曼人。”多姆特盯着罗多克低声说道,声音还是有点喘。

    罗多克沉默了,开始思考各种可能,低着头想了一会,抬头盯着多姆特的眼睛问:“你确定不是鹰女王干的?”

    多姆特皱了皱没有说话,罗多克知道他没法说,鹰女王的嫌疑有多大所有人恐怕都能看出来,哪怕是多姆特都很难找到一个绝对的理由来为自己的母亲辩解。

    “我母亲不会那样做,这样太傻了,她的嫌疑太大了。”多姆特想了想说道,这是他能想出来的唯一能为自己母亲辩护的理由了。

    “对了!”多姆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还有一封信,是我母亲给你的,我刚才一着急忘了。”说着从怀里掏出另一个牛皮信封递给罗多克,上面的红色封漆还在。

    罗多克接过信封看了一下,拽开封漆把信掏出来,打开信看了两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母亲说什么?”多姆特看罗多克皱褶眉头盯着信半天不说话不由出言问道。

    两只手一捏罗多克就把信揉成了一团,顺手扔进了一旁的火盆里。

    “她想让我趁机称王,说什么不能让那些阴险的人得逞。”罗多克说道。

    帐篷外的鲍里斯深呼吸了一下,看了看被自己捂着嘴的儿子,小胖子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父亲。鲍里斯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儿子和自己一起悄悄离开。

    一柄冰冷的斧子架在了鲍里斯脖子上,鲍里斯微微扭头瞅了瞅,曼斯那死人一样的冷脸和他的斩首斧一样瘆人。

    正在说话的罗多克和多姆特听到帐篷上的门帘推开的响声,回头看去看着被曼斯推进来的鲍里斯父子。

    “鲍里斯?”罗多克愣了一下,和曼斯对视了一眼,随即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都听到了?”罗多克问道。

    “我不是故意的。”鲍里斯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我带儿子随便转转,刚好听到了。”

    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很明显自己俩人不能把鲍里斯怎么样。给了曼斯一个眼色示意他可以出去了,曼斯点了点头就出去继续巡视了。

    “你觉得会是谁?”罗多克看着鲍里斯问道,事到如今除了一起商谈外没有别的办法了,藏着掖着反而容易让人起疑心。

    “库伯或者格瑞克其中一个。”鲍里斯说道:“刨除鹰女王只有他们俩嫌疑最大。”说着包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多姆特又看了一眼罗多克。

    罗多克感到了鲍里斯的不信任,他自己也是嫌疑人之一罗多克知道,鲍里斯故意没说是给他面子。

    “我觉得我们应该等格雷弗回来后再宣布这个消息。”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提议道。

    “嗯。”鲍里斯点了点头看了看罗多克:“我会找机会试探一下他们俩。”

    “尽量别让他们察觉。”说着罗多克看了看鲍里斯的儿子。

    鲍里斯笑了笑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说“放心,这小子不会乱说话的。”

    罗多克也笑着点了点头,目送鲍里斯走出帐篷,鲍里斯走出帐篷后,罗多克和多姆特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发愁的盯着鲍里斯离开的方向。

    鲍里斯带着儿子回到自己的帐篷,一路上警惕的看着四周直到进入自己军队的驻地范围内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回到帐篷的鲍里斯马上叫来自己的亲信,找个二十个好手准备好出发,嘱咐自己的亲信明天让他配合儿子带着部队返回白骨城,就说自己有事情已经先一步回去了,今晚无比做好防御工作,一旦有其他动静马上就撤回白骨城去。

    他知道,库伯和格瑞克的嫌疑根本不大,国王的密令在他脑海里浮现,他知道这件事只有鹰女王做的出来,在巨鹰城除了鹰女王没人能无声无息的除掉国王。

    鲍里斯的亲信一头雾水,不过他知道有时候只要执行命令就好,其他的事情很多知道了不如不知道。鲍里斯料定罗多克没有办法阻拦自己的儿子带着军队返回白骨城,他已经不再相信罗多克了,王权的诱惑力有多大他很清楚,他也知道罗多克现在绝对有这个实力。

    带着自己手下的二十个好手,鲍里斯趁着夜色从自己的军队驻地的外围涌入了夜晚的黑暗之中。

    “他走了。”罗尔夫站在不远处的帐篷后看着一队骑兵从白骨城驻地的方向离开,看了看身边的罗多克说道。

    “他肯定是去找格雷弗。”罗多克无奈的说,看了看罗尔夫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这取决于格雷弗。”罗尔夫说道:“如果他信任你,那么事情会迎刃而解,我们可以把事情推到卡卡曼人头上,鹰女王不会留下破绽。”

    “那他要是不信任我呢?”罗多克问道,现在的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鹰女王。”罗尔夫说道:“鹰女王,多姆特,巨鹰城都不能有问题,否则我们无法在北岭保持自己的地位。”

    看着不说话的罗多克,罗尔夫想了想继续说道:“来之前我已经帮你把安柏家在怒角的钉子拔掉了,裘拉亲自带人动的手,人很多,有几个是你家里老人了,你的管家就是其中一个。”

    罗多克看了看远方的黑暗,不知道在想什么,月光照耀在他黑白相间的皮草披风上,显得十分清冷,他没有说话,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扭头往军营里走去。

    看了看罗多克离开的身影,罗尔夫脸上的表情严肃中又带着一丝无奈,在罗多克走远后,往一边的黑暗里看了一眼。

    一队骑兵借着漆黑的夜色鱼贯而出,同样消失在黑夜之中。

http://www.iewatch.com/10_10423/46106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