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纳兰斯特 > 第六十九章 荣耀与战争
    readx;?“在这里出生的每个人都是纳兰斯特的主人,我们都为之而奋斗,之后才是自我的理想与抱负,这一点毋庸置疑。{site.name}{site.weburl}o”

    ――里德・y

    雪下的很大,现在罗多克非常庆幸自己决定接受卡卡曼人的议和条件,这样的天气对于攻城不利。

    打起仗来最怕天气胡来,一场大雨就能左右一场战争的胜利。

    鲍里斯的那个胖儿子一大早就离开了,罗多克无权阻止,事实上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作为战时元帅也好,甚至国王亲自发起的战役,领主们也可以选择响应或不响应号召。当然,同时也要考虑到这可能带来的后果,一般没人会这样做。

    “格雷弗还没有回来,我认为我们应该备战。”罗尔夫说道。

    罗多克看了看罗尔夫,玩味的说道:“你没有派人去除掉他跟鲍里斯吗?”

    “你应该装作不知道。”罗尔夫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罗多克,却发现自己无法与之对视,只好把视线转向一边。罗多克的语气很奇怪,罗尔夫担心他有点被压力压垮了。

    “最迟下午就得公开艾伦死了的消息,否则被别的人知道后公布出来我们怎么也说不清了。”罗多克抖着腿那胳膊肘抵着一辆拉干草的马车边缘,车上的干草还剩下薄薄一层,要是夏天的话会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还有一个办法,我们打一仗,能再拖一天,还能加强我们的凝聚力....”罗尔夫说着还没说完就被罗多克打断了。

    “你就说你还想杀了谁吧,格瑞克还是库伯。”罗多克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恼怒,他已经厌倦了被捐在这场漩涡里。

    “别这样,我的老朋友。”罗尔夫看着罗多克说道,顿了顿继续道:“我们都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可是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来,我不想当北岭的国王,我只想安心在怒角做我的领主。”罗多克语气缓和了下来,他的心情很复杂,早上发现自己头上秃了一小块,他知道这是压力太大的缘故,家里的老管家就是这样,当时自己还问过他哪来的压力。

    怎么会没有压力,罗多克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其实他早知道老管家是艾伦的人,他总觉得待得时间长了自然会变成自己人的,可是大家都不这么想,鹰女王不这么想,罗多克不这么想,甚至自己的妻子裘拉都不这么想。

    “我们和卡卡曼人有约定,这样做毫无荣耀可言。”罗多克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把重心移回了当下。

    “跟卡卡曼人没必要讲什么荣耀,从他们设计刺杀国王的那一刻就已经让这场战争毫无荣耀可言了。”罗尔夫摇了摇头,看了看罗多克继续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更喜欢别人叫我将军而不是伯爵吗,因为将军为战争而生,伯爵是贵族的头衔,伯爵需要在乎一个贵族的荣誉,而将军则不需要。”

    “你还准备干掉谁吗。”罗多克看了看罗尔夫,语气之中透着一丝丝悲凉。

    “不准备。”罗多克伸手扶了扶马车的边缘,支着身体告诉罗多克:“再干掉库伯和格瑞克太可疑了,现在的话我们其实可以把责任推在鲍里斯身上。”

    两个人就像两个站在路边闲聊的一个北岭闲汉一样,依着靠着一辆马车在哪里说话,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在讨论什么。

    罗多克没有说话,沉重一张脸看着面前车里剩下的那薄薄一层干草,里面有一只叫不上名字的昆虫正在干草的缝隙里爬行。

    “其实你不必有压力,大家拥戴你就是因为你这种性格,安柏家族近年的确太过分了,大家都会支持你的,你比艾伦更适合这个位子,只要不想把莱茵或者别国的那一套带到北岭,北岭不在乎谁是王。”罗尔夫想了想对罗多克说道。

    “吹响战号备战吧,骑兵全军出击,在午夜前赶上他们,要求所有领主参战。”好不容易借着虫子分了一会神的罗多克说道,他没有理罗尔夫,他知道北岭国王是谁无所谓,只要这个人足够服众,能够领导大家就行。所以安柏家几代人都在不断加强自己王权的统治力。

    如果艾伦明着提出来,罗多克绝对会站在艾伦身边支持安柏家族,只是安柏家族的手段用错了,其实也不能算用错,这世界对错有时候很难说,无论从哪里看安柏家族的失败似乎都是注定的,因为着触动了所有领主的利益,能有一半人支持安柏家族就不错了。

    从这方面看安柏家族暗地里的那些动作实在是明智之选。

    格雷弗被释放了,带着莫拉斯两人骑着马从卡卡曼人撤退的队伍里离开,格雷弗的盔甲被归还给了他,只是胸口的熊首纹饰看起来也暗淡了许多,那头侧着脸咆哮的巨熊似乎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一般。单手骑马的格雷弗并不吃力,长剑背在背上,恐怕他今后都得背着了,一只手拿剑从背后抽起来比较方便。

    这些天格雷弗已经习惯了失去胳膊的身体,以前走路都把握不好平衡,现在骑马看起来都四平八稳的。

    莫拉斯像格雷弗的侍从一般跟在他身后,事实上他现在基本上就算是格雷弗的侍从,和格雷弗一起走是他请求格雷弗跟克雷斯提出来的,克雷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当鲍里斯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的适合格雷弗微微愣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他原本以为会是别人来。

    “吁”勒停战马的鲍里斯停在格雷弗身前,背后的骑兵也都停了下来。

    “见到我还活着很惊讶吧。”格雷弗笑着跟鲍里斯说道。

    “国王死了。”鲍里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莫拉斯,然后面色沉重的对格雷弗说。

    “没挺过去吗?”格雷弗知道自己哥哥的伤势,活下去很难,这种事往往要看运气,就如同自己一般,当时的伤势没人认为他还能活下去。

    “被刺杀的,我怀疑是鹰女王动的手。”鲍里斯继续道:“你不能去见罗多克,你是安柏家族最后的希望了,格瑞克和库伯都不是罗多克他们的对手。”

    格雷弗皱了皱眉头,看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发生了不少事,刚想好好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骑兵大声的呼喊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骑兵!在我们左侧!”一名骑兵大声呼喊道。

    鲍里斯和格雷弗看了看左面,果然有大量骑兵迂回接近中,鲍里斯带来的骑兵都把剑抽了出来,把长枪握在手上握好。

    “这面也有!”另一名骑兵喊道。

    众人又往右面看去,只见一队骑兵也出现在自己视野里,右边的地势有一块突起,所以发现的晚一些,这些骑兵离得很远,两队骑兵像是两条长蛇一般在很远的距离运动着,傻子都能看出来对方是想包围,

    “肯定是罗多克派的人,快走,要不然就来不及了。”鲍里斯焦急的看了一眼格雷弗。

    格雷弗左右看了看,这些肯定是北岭的骑兵,卡卡曼人压根没几个骑兵了,而且那些装备也是北岭骑兵的制式装备。

    看了看焦急的看着自己的鲍里斯,格雷弗点了点头。

    鲍里斯抽出剑,大喝一声:“正面冲锋,全力突围!”

    莫拉斯抽出自己的剑,格雷弗也从背上把自己的剑抽了出来,只是把身体压的很低很低,因为拿着剑就意味着他没有一只完全空闲的手去操纵战马了。

    两边的骑兵加起来有两百人左右,他们还没有汇合,也就是说他们的包围圈还没形成,正面冲锋的话很可能赶在他们的包围圈形成之前就能冲出去,一旦对方的包围圈形成就难说了。

    战马的马蹄踏在地上的形成好听的轰鸣声,每个骑士都在全力催动自己胯下的战马,不管是包围的还是突围的。包围圈合上的那个点显得尤为重要。

    “掷矛!”罗尔夫的骑兵中有一个指挥官大喊一声下令道,不得不说这些寒塞的骑兵很强,因为两边几乎是同时发出的指令,每个指挥官对于战斗的节奏把握的都很好。

    “咻咻咻咻”掷矛破空的声音随之传来,鲍里斯的骑兵瞬间倒下去七八个,大部分都是被射中了战马,因为掷矛投掷过来的同时两边的骑兵就已经把手里的扇形盾举了起来。

    在掷矛之前双方的军队就已经很近了,在掷矛的攻击范围之内当然很近,一波掷矛之后基本上三个方向的人就快冲到一个点上了。

    眼看着要撞上对面的大队骑兵,混战在一个t形里对鲍里斯他们可不算有利,更何况那些骑兵还会不断从两侧包围上来。

    “向左冲,冲击左边骑兵的薄弱位置。”格雷弗大喊了一声,伤残并不能影响这个男人对于战争的敏锐直觉,相对于正面冲撞,现在选择一侧的薄弱位置显然更合适,因为多不了多少路程却少了至少三倍敌人。

    “在这里出生的每个人都是纳兰斯特的主人,我们都为之而奋斗,之后才是自我的理想与抱负,这一点毋庸置疑。”

    ――里德・y

    雪下的很大,现在罗多克非常庆幸自己决定接受卡卡曼人的议和条件,这样的天气对于攻城不利。

    打起仗来最怕天气胡来,一场大雨就能左右一场战争的胜利。

    鲍里斯的那个胖儿子一大早就离开了,罗多克无权阻止,事实上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作为战时元帅也好,甚至国王亲自发起的战役,领主们也可以选择响应或不响应号召。当然,同时也要考虑到这可能带来的后果,一般没人会这样做。

    “格雷弗还没有回来,我认为我们应该备战。”罗尔夫说道。

    罗多克看了看罗尔夫,玩味的说道:“你没有派人去除掉他跟鲍里斯吗?”

    “你应该装作不知道。”罗尔夫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罗多克,却发现自己无法与之对视,只好把视线转向一边。罗多克的语气很奇怪,罗尔夫担心他有点被压力压垮了。

    “最迟下午就得公开艾伦死了的消息,否则被别的人知道后公布出来我们怎么也说不清了。”罗多克抖着腿那胳膊肘抵着一辆拉干草的马车边缘,车上的干草还剩下薄薄一层,要是夏天的话会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还有一个办法,我们打一仗,能再拖一天,还能加强我们的凝聚力....”罗尔夫说着还没说完就被罗多克打断了。

    “你就说你还想杀了谁吧,格瑞克还是库伯。”罗多克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恼怒,他已经厌倦了被捐在这场漩涡里。

    “别这样,我的老朋友。”罗尔夫看着罗多克说道,顿了顿继续道:“我们都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可是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来,我不想当北岭的国王,我只想安心在怒角做我的领主。”罗多克语气缓和了下来,他的心情很复杂,早上发现自己头上秃了一小块,他知道这是压力太大的缘故,家里的老管家就是这样,当时自己还问过他哪来的压力。

    怎么会没有压力,罗多克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其实他早知道老管家是艾伦的人,他总觉得待得时间长了自然会变成自己人的,可是大家都不这么想,鹰女王不这么想,罗多克不这么想,甚至自己的妻子裘拉都不这么想。

    “我们和卡卡曼人有约定,这样做毫无荣耀可言。”罗多克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把重心移回了当下。

    “跟卡卡曼人没必要讲什么荣耀,从他们设计刺杀国王的那一刻就已经让这场战争毫无荣耀可言了。”罗尔夫摇了摇头,看了看罗多克继续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更喜欢别人叫我将军而不是伯爵吗,因为将军为战争而生,伯爵是贵族的头衔,伯爵需要在乎一个贵族的荣誉,而将军则不需要。”

    “你还准备干掉谁吗。”罗多克看了看罗尔夫,语气之中透着一丝丝悲凉。

    “不准备。”罗多克伸手扶了扶马车的边缘,支着身体告诉罗多克:“再干掉库伯和格瑞克太可疑了,现在的话我们其实可以把责任推在鲍里斯身上。”

    两个人就像两个站在路边闲聊的一个北岭闲汉一样,依着靠着一辆马车在哪里说话,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在讨论什么。

    罗多克没有说话,沉重一张脸看着面前车里剩下的那薄薄一层干草,里面有一只叫不上名字的昆虫正在干草的缝隙里爬行。

    “其实你不必有压力,大家拥戴你就是因为你这种性格,安柏家族近年的确太过分了,大家都会支持你的,你比艾伦更适合这个位子,只要不想把莱茵或者别国的那一套带到北岭,北岭不在乎谁是王。”罗尔夫想了想对罗多克说道。

    “吹响战号备战吧,骑兵全军出击,在午夜前赶上他们,要求所有领主参战。”好不容易借着虫子分了一会神的罗多克说道,他没有理罗尔夫,他知道北岭国王是谁无所谓,只要这个人足够服众,能够领导大家就行。所以安柏家几代人都在不断加强自己王权的统治力。

    如果艾伦明着提出来,罗多克绝对会站在艾伦身边支持安柏家族,只是安柏家族的手段用错了,其实也不能算用错,这世界对错有时候很难说,无论从哪里看安柏家族的失败似乎都是注定的,因为着触动了所有领主的利益,能有一半人支持安柏家族就不错了。

    从这方面看安柏家族暗地里的那些动作实在是明智之选。

    格雷弗被释放了,带着莫拉斯两人骑着马从卡卡曼人撤退的队伍里离开,格雷弗的盔甲被归还给了他,只是胸口的熊首纹饰看起来也暗淡了许多,那头侧着脸咆哮的巨熊似乎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一般。单手骑马的格雷弗并不吃力,长剑背在背上,恐怕他今后都得背着了,一只手拿剑从背后抽起来比较方便。

    这些天格雷弗已经习惯了失去胳膊的身体,以前走路都把握不好平衡,现在骑马看起来都四平八稳的。

    莫拉斯像格雷弗的侍从一般跟在他身后,事实上他现在基本上就算是格雷弗的侍从,和格雷弗一起走是他请求格雷弗跟克雷斯提出来的,克雷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当鲍里斯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的适合格雷弗微微愣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他原本以为会是别人来。

    “吁”勒停战马的鲍里斯停在格雷弗身前,背后的骑兵也都停了下来。

    “见到我还活着很惊讶吧。”格雷弗笑着跟鲍里斯说道。

    “国王死了。”鲍里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莫拉斯,然后面色沉重的对格雷弗说。

    “没挺过去吗?”格雷弗知道自己哥哥的伤势,活下去很难,这种事往往要看运气,就如同自己一般,当时的伤势没人认为他还能活下去。

    “被刺杀的,我怀疑是鹰女王动的手。”鲍里斯继续道:“你不能去见罗多克,你是安柏家族最后的希望了,格瑞克和库伯都不是罗多克他们的对手。”

    格雷弗皱了皱眉头,看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发生了不少事,刚想好好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骑兵大声的呼喊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骑兵!在我们左侧!”一名骑兵大声呼喊道。

    鲍里斯和格雷弗看了看左面,果然有大量骑兵迂回接近中,鲍里斯带来的骑兵都把剑抽了出来,把长枪握在手上握好。

    “这面也有!”另一名骑兵喊道。

    众人又往右面看去,只见一队骑兵也出现在自己视野里,右边的地势有一块突起,所以发现的晚一些,这些骑兵离得很远,两队骑兵像是两条长蛇一般在很远的距离运动着,傻子都能看出来对方是想包围,

    “肯定是罗多克派的人,快走,要不然就来不及了。”鲍里斯焦急的看了一眼格雷弗。

    格雷弗左右看了看,这些肯定是北岭的骑兵,卡卡曼人压根没几个骑兵了,而且那些装备也是北岭骑兵的制式装备。

    看了看焦急的看着自己的鲍里斯,格雷弗点了点头。

    鲍里斯抽出剑,大喝一声:“正面冲锋,全力突围!”

    莫拉斯抽出自己的剑,格雷弗也从背上把自己的剑抽了出来,只是把身体压的很低很低,因为拿着剑就意味着他没有一只完全空闲的手去操纵战马了。

    两边的骑兵加起来有两百人左右,他们还没有汇合,也就是说他们的包围圈还没形成,正面冲锋的话很可能赶在他们的包围圈形成之前就能冲出去,一旦对方的包围圈形成就难说了。

    战马的马蹄踏在地上的形成好听的轰鸣声,每个骑士都在全力催动自己胯下的战马,不管是包围的还是突围的。包围圈合上的那个点显得尤为重要。

    “掷矛!”罗尔夫的骑兵中有一个指挥官大喊一声下令道,不得不说这些寒塞的骑兵很强,因为两边几乎是同时发出的指令,每个指挥官对于战斗的节奏把握的都很好。

    “咻咻咻咻”掷矛破空的声音随之传来,鲍里斯的骑兵瞬间倒下去七八个,大部分都是被射中了战马,因为掷矛投掷过来的同时两边的骑兵就已经把手里的扇形盾举了起来。

    在掷矛之前双方的军队就已经很近了,在掷矛的攻击范围之内当然很近,一波掷矛之后基本上三个方向的人就快冲到一个点上了。

    眼看着要撞上对面的大队骑兵,混战在一个t形里对鲍里斯他们可不算有利,更何况那些骑兵还会不断从两侧包围上来。

    “向左冲,冲击左边骑兵的薄弱位置。”格雷弗大喊了一声,伤残并不能影响这个男人对于战争的敏锐直觉,相对于正面冲撞,现在选择一侧的薄弱位置显然更合适,因为多不了多少路程却少了至少三倍敌人。

    “在这里出生的每个人都是纳兰斯特的主人,我们都为之而奋斗,之后才是自我的理想与抱负,这一点毋庸置疑。”

    ――里德・y

    雪下的很大,现在罗多克非常庆幸自己决定接受卡卡曼人的议和条件,这样的天气对于攻城不利。

    打起仗来最怕天气胡来,一场大雨就能左右一场战争的胜利。

    鲍里斯的那个胖儿子一大早就离开了,罗多克无权阻止,事实上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作为战时元帅也好,甚至国王亲自发起的战役,领主们也可以选择响应或不响应号召。当然,同时也要考虑到这可能带来的后果,一般没人会这样做。

    “格雷弗还没有回来,我认为我们应该备战。”罗尔夫说道。

    罗多克看了看罗尔夫,玩味的说道:“你没有派人去除掉他跟鲍里斯吗?”

    “你应该装作不知道。”罗尔夫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罗多克,却发现自己无法与之对视,只好把视线转向一边。罗多克的语气很奇怪,罗尔夫担心他有点被压力压垮了。

    “最迟下午就得公开艾伦死了的消息,否则被别的人知道后公布出来我们怎么也说不清了。”罗多克抖着腿那胳膊肘抵着一辆拉干草的马车边缘,车上的干草还剩下薄薄一层,要是夏天的话会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还有一个办法,我们打一仗,能再拖一天,还能加强我们的凝聚力....”罗尔夫说着还没说完就被罗多克打断了。

    “你就说你还想杀了谁吧,格瑞克还是库伯。”罗多克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恼怒,他已经厌倦了被捐在这场漩涡里。

    “别这样,我的老朋友。”罗尔夫看着罗多克说道,顿了顿继续道:“我们都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可是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来,我不想当北岭的国王,我只想安心在怒角做我的领主。”罗多克语气缓和了下来,他的心情很复杂,早上发现自己头上秃了一小块,他知道这是压力太大的缘故,家里的老管家就是这样,当时自己还问过他哪来的压力。

    怎么会没有压力,罗多克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其实他早知道老管家是艾伦的人,他总觉得待得时间长了自然会变成自己人的,可是大家都不这么想,鹰女王不这么想,罗多克不这么想,甚至自己的妻子裘拉都不这么想。

    “我们和卡卡曼人有约定,这样做毫无荣耀可言。”罗多克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把重心移回了当下。

    “跟卡卡曼人没必要讲什么荣耀,从他们设计刺杀国王的那一刻就已经让这场战争毫无荣耀可言了。”罗尔夫摇了摇头,看了看罗多克继续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更喜欢别人叫我将军而不是伯爵吗,因为将军为战争而生,伯爵是贵族的头衔,伯爵需要在乎一个贵族的荣誉,而将军则不需要。”

    “你还准备干掉谁吗。”罗多克看了看罗尔夫,语气之中透着一丝丝悲凉。

    “不准备。”罗多克伸手扶了扶马车的边缘,支着身体告诉罗多克:“再干掉库伯和格瑞克太可疑了,现在的话我们其实可以把责任推在鲍里斯身上。”

    两个人就像两个站在路边闲聊的一个北岭闲汉一样,依着靠着一辆马车在哪里说话,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在讨论什么。

    罗多克没有说话,沉重一张脸看着面前车里剩下的那薄薄一层干草,里面有一只叫不上名字的昆虫正在干草的缝隙里爬行。

    “其实你不必有压力,大家拥戴你就是因为你这种性格,安柏家族近年的确太过分了,大家都会支持你的,你比艾伦更适合这个位子,只要不想把莱茵或者别国的那一套带到北岭,北岭不在乎谁是王。”罗尔夫想了想对罗多克说道。

    “吹响战号备战吧,骑兵全军出击,在午夜前赶上他们,要求所有领主参战。”好不容易借着虫子分了一会神的罗多克说道,他没有理罗尔夫,他知道北岭国王是谁无所谓,只要这个人足够服众,能够领导大家就行。所以安柏家几代人都在不断加强自己王权的统治力。

    如果艾伦明着提出来,罗多克绝对会站在艾伦身边支持安柏家族,只是安柏家族的手段用错了,其实也不能算用错,这世界对错有时候很难说,无论从哪里看安柏家族的失败似乎都是注定的,因为着触动了所有领主的利益,能有一半人支持安柏家族就不错了。

    从这方面看安柏家族暗地里的那些动作实在是明智之选。

    格雷弗被释放了,带着莫拉斯两人骑着马从卡卡曼人撤退的队伍里离开,格雷弗的盔甲被归还给了他,只是胸口的熊首纹饰看起来也暗淡了许多,那头侧着脸咆哮的巨熊似乎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一般。单手骑马的格雷弗并不吃力,长剑背在背上,恐怕他今后都得背着了,一只手拿剑从背后抽起来比较方便。

    这些天格雷弗已经习惯了失去胳膊的身体,以前走路都把握不好平衡,现在骑马看起来都四平八稳的。

    莫拉斯像格雷弗的侍从一般跟在他身后,事实上他现在基本上就算是格雷弗的侍从,和格雷弗一起走是他请求格雷弗跟克雷斯提出来的,克雷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当鲍里斯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的适合格雷弗微微愣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他原本以为会是别人来。

    “吁”勒停战马的鲍里斯停在格雷弗身前,背后的骑兵也都停了下来。

    “见到我还活着很惊讶吧。”格雷弗笑着跟鲍里斯说道。

    “国王死了。”鲍里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莫拉斯,然后面色沉重的对格雷弗说。

    “没挺过去吗?”格雷弗知道自己哥哥的伤势,活下去很难,这种事往往要看运气,就如同自己一般,当时的伤势没人认为他还能活下去。

    “被刺杀的,我怀疑是鹰女王动的手。”鲍里斯继续道:“你不能去见罗多克,你是安柏家族最后的希望了,格瑞克和库伯都不是罗多克他们的对手。”

    格雷弗皱了皱眉头,看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发生了不少事,刚想好好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骑兵大声的呼喊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骑兵!在我们左侧!”一名骑兵大声呼喊道。

    鲍里斯和格雷弗看了看左面,果然有大量骑兵迂回接近中,鲍里斯带来的骑兵都把剑抽了出来,把长枪握在手上握好。

    “这面也有!”另一名骑兵喊道。

    众人又往右面看去,只见一队骑兵也出现在自己视野里,右边的地势有一块突起,所以发现的晚一些,这些骑兵离得很远,两队骑兵像是两条长蛇一般在很远的距离运动着,傻子都能看出来对方是想包围,

    “肯定是罗多克派的人,快走,要不然就来不及了。”鲍里斯焦急的看了一眼格雷弗。

    格雷弗左右看了看,这些肯定是北岭的骑兵,卡卡曼人压根没几个骑兵了,而且那些装备也是北岭骑兵的制式装备。

    看了看焦急的看着自己的鲍里斯,格雷弗点了点头。

    鲍里斯抽出剑,大喝一声:“正面冲锋,全力突围!”

    莫拉斯抽出自己的剑,格雷弗也从背上把自己的剑抽了出来,只是把身体压的很低很低,因为拿着剑就意味着他没有一只完全空闲的手去操纵战马了。

    两边的骑兵加起来有两百人左右,他们还没有汇合,也就是说他们的包围圈还没形成,正面冲锋的话很可能赶在他们的包围圈形成之前就能冲出去,一旦对方的包围圈形成就难说了。

    战马的马蹄踏在地上的形成好听的轰鸣声,每个骑士都在全力催动自己胯下的战马,不管是包围的还是突围的。包围圈合上的那个点显得尤为重要。

    “掷矛!”罗尔夫的骑兵中有一个指挥官大喊一声下令道,不得不说这些寒塞的骑兵很强,因为两边几乎是同时发出的指令,每个指挥官对于战斗的节奏把握的都很好。

    “咻咻咻咻”掷矛破空的声音随之传来,鲍里斯的骑兵瞬间倒下去七八个,大部分都是被射中了战马,因为掷矛投掷过来的同时两边的骑兵就已经把手里的扇形盾举了起来。

    在掷矛之前双方的军队就已经很近了,在掷矛的攻击范围之内当然很近,一波掷矛之后基本上三个方向的人就快冲到一个点上了。

    眼看着要撞上对面的大队骑兵,混战在一个t形里对鲍里斯他们可不算有利,更何况那些骑兵还会不断从两侧包围上来。

    “向左冲,冲击左边骑兵的薄弱位置。”格雷弗大喊了一声,伤残并不能影响这个男人对于战争的敏锐直觉,相对于正面冲撞,现在选择一侧的薄弱位置显然更合适,因为多不了多少路程却少了至少三倍敌人。

    “在这里出生的每个人都是纳兰斯特的主人,我们都为之而奋斗,之后才是自我的理想与抱负,这一点毋庸置疑。”

    ――里德・y

    雪下的很大,现在罗多克非常庆幸自己决定接受卡卡曼人的议和条件,这样的天气对于攻城不利。

    打起仗来最怕天气胡来,一场大雨就能左右一场战争的胜利。

    鲍里斯的那个胖儿子一大早就离开了,罗多克无权阻止,事实上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作为战时元帅也好,甚至国王亲自发起的战役,领主们也可以选择响应或不响应号召。当然,同时也要考虑到这可能带来的后果,一般没人会这样做。

    “格雷弗还没有回来,我认为我们应该备战。”罗尔夫说道。

    罗多克看了看罗尔夫,玩味的说道:“你没有派人去除掉他跟鲍里斯吗?”

    “你应该装作不知道。”罗尔夫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罗多克,却发现自己无法与之对视,只好把视线转向一边。罗多克的语气很奇怪,罗尔夫担心他有点被压力压垮了。

    “最迟下午就得公开艾伦死了的消息,否则被别的人知道后公布出来我们怎么也说不清了。”罗多克抖着腿那胳膊肘抵着一辆拉干草的马车边缘,车上的干草还剩下薄薄一层,要是夏天的话会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还有一个办法,我们打一仗,能再拖一天,还能加强我们的凝聚力....”罗尔夫说着还没说完就被罗多克打断了。

    “你就说你还想杀了谁吧,格瑞克还是库伯。”罗多克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恼怒,他已经厌倦了被捐在这场漩涡里。

    “别这样,我的老朋友。”罗尔夫看着罗多克说道,顿了顿继续道:“我们都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可是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来,我不想当北岭的国王,我只想安心在怒角做我的领主。”罗多克语气缓和了下来,他的心情很复杂,早上发现自己头上秃了一小块,他知道这是压力太大的缘故,家里的老管家就是这样,当时自己还问过他哪来的压力。

    怎么会没有压力,罗多克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其实他早知道老管家是艾伦的人,他总觉得待得时间长了自然会变成自己人的,可是大家都不这么想,鹰女王不这么想,罗多克不这么想,甚至自己的妻子裘拉都不这么想。

    “我们和卡卡曼人有约定,这样做毫无荣耀可言。”罗多克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把重心移回了当下。

    “跟卡卡曼人没必要讲什么荣耀,从他们设计刺杀国王的那一刻就已经让这场战争毫无荣耀可言了。”罗尔夫摇了摇头,看了看罗多克继续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更喜欢别人叫我将军而不是伯爵吗,因为将军为战争而生,伯爵是贵族的头衔,伯爵需要在乎一个贵族的荣誉,而将军则不需要。”

    “你还准备干掉谁吗。”罗多克看了看罗尔夫,语气之中透着一丝丝悲凉。

    “不准备。”罗多克伸手扶了扶马车的边缘,支着身体告诉罗多克:“再干掉库伯和格瑞克太可疑了,现在的话我们其实可以把责任推在鲍里斯身上。”

    两个人就像两个站在路边闲聊的一个北岭闲汉一样,依着靠着一辆马车在哪里说话,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在讨论什么。

    罗多克没有说话,沉重一张脸看着面前车里剩下的那薄薄一层干草,里面有一只叫不上名字的昆虫正在干草的缝隙里爬行。

    “其实你不必有压力,大家拥戴你就是因为你这种性格,安柏家族近年的确太过分了,大家都会支持你的,你比艾伦更适合这个位子,只要不想把莱茵或者别国的那一套带到北岭,北岭不在乎谁是王。”罗尔夫想了想对罗多克说道。

    “吹响战号备战吧,骑兵全军出击,在午夜前赶上他们,要求所有领主参战。”好不容易借着虫子分了一会神的罗多克说道,他没有理罗尔夫,他知道北岭国王是谁无所谓,只要这个人足够服众,能够领导大家就行。所以安柏家几代人都在不断加强自己王权的统治力。

    如果艾伦明着提出来,罗多克绝对会站在艾伦身边支持安柏家族,只是安柏家族的手段用错了,其实也不能算用错,这世界对错有时候很难说,无论从哪里看安柏家族的失败似乎都是注定的,因为着触动了所有领主的利益,能有一半人支持安柏家族就不错了。

    从这方面看安柏家族暗地里的那些动作实在是明智之选。

    格雷弗被释放了,带着莫拉斯两人骑着马从卡卡曼人撤退的队伍里离开,格雷弗的盔甲被归还给了他,只是胸口的熊首纹饰看起来也暗淡了许多,那头侧着脸咆哮的巨熊似乎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一般。单手骑马的格雷弗并不吃力,长剑背在背上,恐怕他今后都得背着了,一只手拿剑从背后抽起来比较方便。

    这些天格雷弗已经习惯了失去胳膊的身体,以前走路都把握不好平衡,现在骑马看起来都四平八稳的。

    莫拉斯像格雷弗的侍从一般跟在他身后,事实上他现在基本上就算是格雷弗的侍从,和格雷弗一起走是他请求格雷弗跟克雷斯提出来的,克雷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当鲍里斯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的适合格雷弗微微愣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他原本以为会是别人来。

    “吁”勒停战马的鲍里斯停在格雷弗身前,背后的骑兵也都停了下来。

    “见到我还活着很惊讶吧。”格雷弗笑着跟鲍里斯说道。

    “国王死了。”鲍里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莫拉斯,然后面色沉重的对格雷弗说。

    “没挺过去吗?”格雷弗知道自己哥哥的伤势,活下去很难,这种事往往要看运气,就如同自己一般,当时的伤势没人认为他还能活下去。

    “被刺杀的,我怀疑是鹰女王动的手。”鲍里斯继续道:“你不能去见罗多克,你是安柏家族最后的希望了,格瑞克和库伯都不是罗多克他们的对手。”

    格雷弗皱了皱眉头,看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发生了不少事,刚想好好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骑兵大声的呼喊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骑兵!在我们左侧!”一名骑兵大声呼喊道。

    鲍里斯和格雷弗看了看左面,果然有大量骑兵迂回接近中,鲍里斯带来的骑兵都把剑抽了出来,把长枪握在手上握好。

    “这面也有!”另一名骑兵喊道。

    众人又往右面看去,只见一队骑兵也出现在自己视野里,右边的地势有一块突起,所以发现的晚一些,这些骑兵离得很远,两队骑兵像是两条长蛇一般在很远的距离运动着,傻子都能看出来对方是想包围,

    “肯定是罗多克派的人,快走,要不然就来不及了。”鲍里斯焦急的看了一眼格雷弗。

    格雷弗左右看了看,这些肯定是北岭的骑兵,卡卡曼人压根没几个骑兵了,而且那些装备也是北岭骑兵的制式装备。

    看了看焦急的看着自己的鲍里斯,格雷弗点了点头。

    鲍里斯抽出剑,大喝一声:“正面冲锋,全力突围!”

    莫拉斯抽出自己的剑,格雷弗也从背上把自己的剑抽了出来,只是把身体压的很低很低,因为拿着剑就意味着他没有一只完全空闲的手去操纵战马了。

    两边的骑兵加起来有两百人左右,他们还没有汇合,也就是说他们的包围圈还没形成,正面冲锋的话很可能赶在他们的包围圈形成之前就能冲出去,一旦对方的包围圈形成就难说了。

    战马的马蹄踏在地上的形成好听的轰鸣声,每个骑士都在全力催动自己胯下的战马,不管是包围的还是突围的。包围圈合上的那个点显得尤为重要。

    “掷矛!”罗尔夫的骑兵中有一个指挥官大喊一声下令道,不得不说这些寒塞的骑兵很强,因为两边几乎是同时发出的指令,每个指挥官对于战斗的节奏把握的都很好。

    “咻咻咻咻”掷矛破空的声音随之传来,鲍里斯的骑兵瞬间倒下去七八个,大部分都是被射中了战马,因为掷矛投掷过来的同时两边的骑兵就已经把手里的扇形盾举了起来。

    在掷矛之前双方的军队就已经很近了,在掷矛的攻击范围之内当然很近,一波掷矛之后基本上三个方向的人就快冲到一个点上了。

    眼看着要撞上对面的大队骑兵,混战在一个t形里对鲍里斯他们可不算有利,更何况那些骑兵还会不断从两侧包围上来。

    “向左冲,冲击左边骑兵的薄弱位置。”格雷弗大喊了一声,伤残并不能影响这个男人对于战争的敏锐直觉,相对于正面冲撞,现在选择一侧的薄弱位置显然更合适,因为多不了多少路程却少了至少三倍敌人。

http://www.iewatch.com/10_10423/46106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