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镇世仙尊 > 第741章火燕玲,逝去,炼器师莫干山
    牛伤天道出了‘‘天鹏九剑’’之名,令方青极其吃惊,蛟荒芜也露出回忆之色,老家伙的目光非常幽深,像是想起了什么古老的往事。

    “破虚金鹏!他们为何要斩杀这么一头独一无二的的火麟兽?还是说,这头火麟兽因为什么事情得罪了破虚金鹏一族的高手?”

    “哼!真是霸道,老牛迟早要去讨一个公道,敢那般欺诈、算计老牛,老牛和他们没完!”

    识海深处,牛伤天露出思索之色,很快,老家伙想到了自己的经历,这些年来,方青也了解到了牛伤天为何会陨落肉身,那应该是和破虚金鹏、弑天妖虎两大族群有关系。

    “天鹏九剑?与乱天九剑有关?”

    方青在心中询问牛伤天,他听到天鹏九剑之名,当即就联想到了威震风云界十几万年的乱天九剑。

    因为,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破虚金鹏一族一定是参照乱天九剑之名,创造出来天鹏九剑。

    “不错!破虚金鹏一族的天鹏九剑,正是受到乱天九剑的影响,继而创造出来的圣阶武技。”

    “可惜,他们空有大气魄,空有制霸天下之心,其镇族武技,根本无法与乱天九剑相提并论。”

    “剑气纵横三万里,剑意激荡九重天。破碎虚空雷霆起,世间不见乱天圣!”

    “乱天圣人乃是风云界古往今来,剑道领域的第一高手,无人可以与其相提并论,破虚金鹏一族如何与他相提并论?”

    蛟荒芜开口了,他是知道当年破虚金鹏创演天鹏九剑一事的,道出了破虚金鹏一族欲与乱天圣人相媲美一事。

    很可惜,风云界二十万年来,没有人可以媲美乱天圣人,他是剑道中的第一高峰!

    方青深吸一口气,他今日再一次得知了风云界古老的往事,特别是乱天圣人的恐怖成就,再一次让他感受到了伟岸与可怕。

    二十万年了,风云界到底走出了多少剑道高手,无人可以统计,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媲美乱天圣人,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火麟兽看着方青静静地站立着,眼神深邃无比,脸色时而变幻莫测,时而充满了敬畏,令火麟兽非常好奇,它忍不住开口询问方青。

    方青看着单纯稚嫩的火麟兽,眼中充满了复杂与怜惜之色,这个遗腹子,它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因何而陨落吧?

    “小家伙,你要好好地修炼,来日,去做你应该要去做的事情,莫要让前辈的亡魂遗憾,你知道吗?”

    方青看着火麟兽,神色复杂,道出了这么几句意有所指的话,令火麟兽的大眼睛内充满了不解与迷茫。

    小家伙看向母亲的遗体,露出哀伤的神色,它盯着那道狭长的剑伤,若有所思,联想到方青的话,时不时有剧烈的情绪波动产生,有恐怖的煞气浮现。

    嗡!

    就在此刻,一股奇异的力量波动衍生,火麟兽巨大的尸体微微颤抖,其头颅顶端,有氤氲粉气浮现。

    看到这一幕,方青并没有丝毫意外,这种场景,他经历了不止一次,雷龙雷玄生是一次,千秋门炼千秋是一次,这是第三次。

    三个呼吸后,氤氲粉气凝聚成了一个极其虚幻的人形,那是一个宫装妇人,体态婀娜,充满了威严与奇异,她看向火麟兽,眼中露出了慈爱与怜惜之意。

    “小麟。”

    虚幻的妇人发出灵识音,叫出了火麟兽的名字,令火麟兽浑身颤抖,大眼睛内流出了大颗大颗的泪珠,它低吼着,叫了一声:‘‘母亲’’。

    虚幻的妇人剧烈颤抖,差点消散,这么多年了,她是第一次听火麟兽小麟叫她母亲,即便是执念体,也令她激动不已。

    “母亲!母亲!母亲!”火麟兽小麟不断地叫着妇人,情绪剧烈起伏,激动到不能自已。

    方青心中一痛,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在柳林镇那么多年,每次见到这种场景,他也无法释怀,时常偷偷转身离去,独自沉默很长时间,方不悔每次看到他的样子,都自责到无法抑制情绪,将自己关在屋内大半天。

    “这位人族修士,你是如何进来的?”虚幻的妇人发出威严的灵识音,看向方青,眼中充满了质询。

    “人族末学后辈秦玄黄见过前辈,打扰了前辈安眠,请前辈谅解。”

    方青对着虚幻的妇人身影躬身行大礼,这是一位生死境巅峰高手,也是风云界独一无二的火麟兽,值得他礼敬。

    “秦玄黄?好大的气魄。本尊火燕玲,我若是没有看错,你应该是伪五行体拥有者吧?”

    火麟兽火燕玲开口,她道出了自己的名字,令方青再一次躬身行大礼,承认了火燕玲的话没有错。

    很快,方青就将前因后果告知了火麟兽虚影,令火麟兽虚影目光凝重,俏脸上充满了担忧,她没有想到,风云界已经步入了乱世中,令她极其担忧小火麟兽的安危。

    “秦小道友可知我火麟兽一脉的来历?”

    火燕玲的执念体沉吟了片刻,眼中浮现出回忆之色,她像是做出了一个决定,这样开口询问方青。

    “天地间有至高无上的神兽麒麟,麒麟一脉有水火之别,火麒麟可驾驭天地间的火之本源,其威势可与神兽凤凰一脉媲美!”

    “据秦玄黄猜测,火麟兽一脉应该是得自神兽火麒麟血脉,乃是火麒麟的一个分支,不知道秦玄黄说的可正确?”

    方青略微沉吟,联系到了风云界的一些传说,又得到了蛟荒芜的提点,他道出了这些话,令火燕玲极其诧异,露出赞赏之意,确认了方青所言不虚。

    “小道友见识不凡,无愧于伪五行体拥有者!分支之说,却是高看我火麟兽一脉了。”

    “我族的确是拥有一丝神兽火麒麟老祖宗的血脉,令我族得以立足风云界,也曾经威震四方。”

    “十四万年前,我族乃是风云界的传奇种族,与万妖山脉诸多种族竞逐顶级之位。时过境迁,我族没落了,族人流离失所,埋没在了风云界。”

    “燕玲空有复兴族群之心,但身为女儿身,在错综复杂的风云界,却是难以立足,为诸多顶级势力所觊觎。”

    “风云历十九万一千年,燕玲遭遇截杀,重伤垂死,艰难地逃回来,以一身本源力护住胎卵,诞下麟儿后,燕玲再也无法支持,只能陨落。”

    “火敬麟乃是不足月所生,燕玲有一事相求于小道友,望小道友助我麟儿弥补先天不足之患,燕玲在九泉之下感激不尽!”

    火麟兽火燕玲缓缓地道出了这些话,令方青甚是惋惜,昔日的强横种族,如今没落到只剩下一头火麟兽火敬麟的地步,实在是令人惋惜啊。

    听到火燕玲后面的话,方青非常无语,又是一个托孤者,又是一个先天不足者,这让他想起了小雷龙小紫,那个小家伙也是有此经历,生而先天不足,需要他尽全力去帮助小雷龙小紫。

    “小道友有难处?以小道友的天资,以伪五行体之力,日后威震风云界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燕玲有意助小道友完善本源力,成就真正的五行体,威震天下,不知小道友可有此意?”

    火麟兽火燕玲看到方青露出为难之色,下意识地认为方青不想承接这份责任与因果,她当即抛出了资助方青完善伪五行体一事。

    “前辈误会了,秦玄黄并非不想照看小家伙,而是,秦玄黄之路,注定了腥风血雨!”

    “因为,眼下的风云界容不下我,我只能一路艰难前行,能不能护住小家伙,玄黄并没有太大的把握,这一点,前辈要知晓。”

    方青如实道出了他的艰难前路,令火燕玲非常诧异,像是看出了一些事情。

    火燕玲点点头,她当即道出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之说,其虽为女子之身,却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大气魄。

    “火燕玲代火麟兽历代前辈感谢小道友,此恩此情,火麟兽一族永世不忘!小道友,燕玲陨落在即,最后提醒小道友一事。”

    “此地乃是一位人族炼器师之墓穴,据燕玲所知,那应该是一万八千年前的天阶炼器师,小道友自可取其收藏,充实己身!”火燕玲将此墓穴之事告知了方青,令方青眼前一亮,点点头表示感谢。

    “麟儿,为娘要离去了,玄黄小道友天纵之资,日后,我儿当以玄黄小道友为主,若有可能,光大我族!”

    火燕玲严肃且不舍地看向火麟兽火敬麟,告诫了火敬麟这些话,火敬麟不断地落泪,这短短的半刻钟,它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心中五味俱全,不断地点头。

    嗡!

    火燕玲施展了最后的一丝力量,令其本体颤抖,浮现出一个核桃大小的印章似的金属,其上铸刻着一头威严无尽的火麟兽,充满了古老气息,流光溢彩,散发出璀璨的红光。

    “小道友,这是我火麟兽一脉的‘火麟印’,乃是开启火麟兽一族祖地的唯一凭证,请小道友代为保管,日后请相助火敬麟。其中之物,小道友亦可自取,就作为火麟兽一族的心意,小道友请接好。”

    火燕玲道出了火麟印之名,考虑的极其周到,她一挥手,当即将小小的印章交给了方青,诚意十足,气魄非凡。

    方青接过火麟印,对着火燕玲行大礼,做出了承诺与保证,令火燕玲如释重负,虚幻的身影即将要消散了。

    心念一动,方青催动混沌仙灵珠,一丝七彩仙光骤然间出现,激射向火燕玲,包裹住了火燕玲的执念体,令火燕玲大吃一惊,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一瞬间,七彩仙光的造化气息充斥整个石室,其虚幻的身影凝实了十几倍,婀娜多姿,倾城倾国。

    “前辈,诸天有道,轮回有路,逝去的,终将归来!愿前辈一路走好。”

    方青最终还是动用了混沌仙灵珠之力,护持火燕玲的执念体最后一程,她能否轮回转世,不彻底消散在天地间,方青就不得而知了,这是他最后唯一能够做的了。

    “火燕玲永感小道友的大恩大德!小道友,麟儿,再见!”

    火燕玲最后对着方青躬身行大礼,一瞬间消失在了方青与火麟兽火敬麟眼前,神鬼莫测,天地间没有火燕玲的任何气息了。

    “母亲......”

    火敬麟跪倒在火燕玲巨大的尸体前,葡萄大小的眼泪不住地流下来,它呜咽不已,悲痛到了极点,这短短的一刻钟内,小家伙大喜大悲,经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与成长。

    方青目光深邃,他看向石室顶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识海深处,两个老怪物肃穆以待,混沌仙灵珠缓缓地转动。

    在其一侧,六道轮回盘散发出古老神秘之气,其上,七彩混沌规则秩序发光,无时无刻不在镇压着这件恐怖至极的存在。

    “轮回?长生?转世?时空?这片天地太神秘了啊,我只是一个蝼蚁,相比于天地,微不足道。”

    方青在心中喃喃自语,每次遇到这种事情,他都有很大触动,越是进化,越是知晓自身微不足道,前路漫漫。

    “小家伙,你母亲的话,你记住了吗?哭泣与哀伤,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要做的就是不断地提升自己,为你母亲讨一个公道。”

    “燕玲前辈虽未告诉你是谁害了她,但是,她知道,秦某却是可以分析出此事的,不告诉你,是在保护你,日后,等你强大起来,由我来告诉你,明白吗?”

    方青拍了拍火敬麟的身躯,道出了这么一番话,火敬麟露出极其坚定之色,看着方青的眼睛,郑重地点点头。

    “燕玲前辈的尸身,暂时由我保管。日后,由你带着燕玲前辈的尸身,去那一族讨回公道。记住,仇在心中,实力为本!”

    方青道出了这些话,他神识力涌动,一瞬间笼罩住了火麟兽巨大的尸身,一挥手,当即将火麟兽尸身收入了镇世界内,放置在了雷玄生、冰无欲的尸身旁边。

    做完这件事,方青拍了拍火麟兽火敬麟,和它一起走向了那棵萎靡不振、枝叶发黄的火玉灵果树前,他打量着这棵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火玉灵果树,眼中露出异色。

    “了不得啊,在这种环境下,这棵地阶上品灵药居然可以活万年之久?”

    方青非常诧异,他看出了那棵焉不拉几的火玉灵果树的存活时间,很是震撼。

    因为,他的八卦药园内,那棵玄阶上品火玉灵果树,他还是在万妖山脉内收获的,年份不足一千年,那已经是难得一见的火属性灵药了。

    “小家伙,我暂时收起这棵火玉灵果树,想办法复活它的生机,日后再令它为你提供进化所需。”

    方青对火敬麟解释,火敬麟点点头,好奇地看着方青,它虽然单纯,但是也知道这个人族青年非常神秘,它的母亲都对这个青年万分敬佩,它对方青的话唯命是从。

    收起了火玉灵果树,方青将它抛入了镇世界内的八卦药园,由万岁宝药接过,那株老药也对火玉灵果树赞不绝口。

    认为这棵火玉灵果树的潜力巨大,特别是它的生命力,极其顽强,比八卦药园内的另外一棵火玉灵果树要值得培养。

    方青看向了三个石门,他走向了其中一个石门,缓缓地开启了石门,入眼处,堆积如山的金属发出寒光,皆是珍贵的金属。

    从黄阶下品到天阶极品,应有尽有,甚至,方青还发现了三块桌面大小的圣阶下品金属,令他非常欣喜。

    “不愧是天阶炼器师,这收藏也是不可小觑的啊,他居然拥有这么多金属,倒是解决了我一桩心事啊。”

    方青喃喃自语,一挥手,所有的金属就被他收入了镇世界内,放在了他缴获的那堆灵器、金属区域,那被他称之为‘‘藏金地’’。

    随即,方青开启了另外一个石室,这间石室就没有什么东西了,只有一个普通的石床,一张石质桌子,一个石凳,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最后一个石室才令方青感到欣喜,其中摆放了一尊巨大的炼器炉,炼器炉呈淡绿色,据蛟荒芜所说,那是以圣阶中品绿歆金所铸,足够炼制出三阶法器了。

    还有十几部炼器的古籍、炼器心得,其中一部书册上注明了这位炼器师的名号:莫干山!

    莫干山是一位天阶中品炼器师,曾经乃是南武域炼灵宗的一位太上长老,因为与炼灵宗发生矛盾,愤而离去。

    莫干山在探索追仙古遗迹时,得到了圣阶中品绿歆炉,与仇家在北武域大地上激战,不慎为其所伤,艰难逃回。

    他机缘造化不绝,在东武域这片大地下发现了岩浆湖,自此居住在此地数千年,精研炼器之道,在晋升轮回境九重天时,旧伤复发,不慎陨落。

    “怪不得此地能够出现一位炼器师墓穴,原来,莫干山乃是南武域炼灵宗的太上长老啊,这份不小的因果,又被我所承接,真是......算了,小爷承接的因果还少吗?不多他一个。”

    方青看完手中的古籍,喃喃自语,眼中充满了无可奈何与明悟,他随后了然,承接下莫干山的因果,日后再处理此事。

    

http://www.iewatch.com/10_10900/90844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