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林木森帮忙拖着两个野物,李华的步子轻松了一点儿,但还是得到了路过村民们的瞠目结舌。

    这小孩儿力气真大啊!

    “小子是哪个村的?没听说其他村子里有这么本事的人啊,一下子打了三头野狼,是全村进山?”

    李华整个人都被野物埋起来了,自然不吱声,林木森护犊子一样专心拖拽野物,都舍不得叫别人帮忙,满头汗就解释一句:“这是我……兄弟。”

    哈哈做人兄弟挺好的。得亏自己明智啊,继续男装进的猎户村。

    李华还发现,村口到林木森家的石洞,就没见过一个妇人。

    林父迎出来时也吓了一大跳,他以为李华至多能送来一个需要剥皮子的大家伙。

    “这些……都是你自己个儿……从刘洼村拖来的?”

    实在是有点儿匪夷所思,可是李华能说不是吗?

    “家里人送了几步的……”

    “等回去时我送你。”林父愉快的决定了,招呼着,“你先吃饭,狗子非叫我给你炖肉,你们家能打这么些猎物,哪儿还稀罕肉……”

    林氏父子居住的这个石洞算是比较宽敞的,摆了两套床铺,一个不规则的石桌和几个枯树根凳子,墙上挂着两副弓箭,一大一小,石洞口是各色毛皮拼接的皮帘子,长期用于挡风遮雨的功能,让皮帘子整个儿发黑发黄。

    石洞内的肉香还是很浓郁的,林父给李华狠狠盛了一海碗,冒着尖儿。

    “狗子你陪着再吃点儿,爹得赶紧处理那些皮子,看着可不新鲜了。”

    林父着急忙慌的样子,偏他儿子也是忍耐已久,这会儿憋不住,跟他爹吼一句:“我叫林木森,林木森,不叫狗子了!”

    眼眶里都闪着泪光……

    这个年龄段的小朋友,在朋友面前最要面子。

    “行行行,爹以后不忘了,木森木森……狗子……”

    林父好脾气的答应着,其实心里特别不以为然,那么拗口的名儿,出门在外的时候叫一叫不让人看不起就行了,在家里还是叫“狗子”顺嘴儿。

    李华开始品尝那一大海碗肉,第一口,表情就丰富了。

    却原来,闻着香可不一定吃着香。

    抹了一把脸的林木森满眼期盼的看着李华,追问:“好吃不?这是我爹最拿手的饭了,他做别的饭食都没法儿吃。”

    李华嘴里的那块肉正在痛苦的徘徊,是吐出去还是咽下去?

    肉块儿太大了她不解决就没办法说话。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李华的眼睛里也泛出了泪光,她此刻怀念起刘氏的手艺来,虽然距离自己十万八千里远,好歹都能吃啊!

    林木森脸上笑容荡漾,很欢快的表示:“是吧?你也觉着我爹炖肉炖的最好吃了吧?我打小就是喝我爹炖的肉汤长起来的,都说我有福……”

    一串泪珠从李华脸上滚落,那是生生逼迫自己咽下去肉块噎的,如果有人听说在这样的时代她因为吃肉被噎死了,肯定也要羡慕她说她有福。

    还要不要继续跟对面这个连最基本的判断食物优劣香臭的本领都不具备的小屁孩儿做“兄弟”?毕竟这是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李华放下筷子站起来,考虑绝交的话怎么说得更委婉,眼前的小屁孩儿大眼睛清凌凌应该绝对不是二傻子,为什么却拥有最没办法跟十八代传人长期结交的臭毛病?

    “你觉得……”她的眼珠子忍不住游离开,转向林木森后侧,眼神呈虚空状态。

    “哈哈李华你也觉得我这床褥子好看是吧?”林木森小朋友身后是他的床铺,参差不齐的木板搭起来的床架子,不稀奇,稀奇的是上面铺的皮毛褥子,得有四五块儿不同质地种类的皮子缝缀到一起,花色斑驳。

    小朋友都喜欢跟自己的朋友炫耀自己的宝贝儿,林木森跳过去抖搂花褥子,洋洋得意显摆:“我爹给我缝的,我挑的皮子,是猎户村最好看最暖和的褥子了对吧?”

    这一抖搂,皮子跟皮子之间的大针脚连线就暴露无疑,李华的眉心跟着跳了好几跳,如果这样的缝纫手段堪称最好看的吧,那自己手缝的麻布口袋不成了艺术品?

    要谦逊啊,真正的高手应该有容人之量,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条件下指点与帮助普通人。

    逼格渐高……

    “我来的时候吃饭了,现在真不饿,等学了剥皮子再吃吧,我也给你露一手厨艺。”

    叫你知道知道到底什么滋味儿才叫真香。

    林家做饭跟做工都在石洞外面,入目是几块已经光滑如砥的大石头,上面的颜色发红发黑,可见的工龄长久。向上看,主人家借用从石缝中顽强长出的树身绑了绳索,挂了几只铁钩,处理猎物跟晾晒毛皮都用这套设备。

    林父这会儿已经初步给一只烂了头的野狼剥皮,地上的大木盆里是割下的狼肉,空气中血腥气浓重。

    “幸亏天冷,这肉还没坏,李华你不是说是前两天打到的猎物吗?按说皮子该糟了些,可还挺好,就是难剥点儿……”

    “你们看着哈,剥狼皮最好从这里下刀……到这儿……”

    “这只狍子可惜了,这是乱刀砍死老师傅啊!打猎人多也不能都下手,一看就是头一次打猎,啧啧……”

    林父干着活儿,嘴里不时嘟念上几句,也不需要有回答,做的挺带劲儿。

    他这种教学方法倒也轻松,自己爱教啥教啥,徒弟爱学啥学啥,反正师傅不藏私,唠叨不断,徒弟爱听不听,爱听多少听多少,都乐呵。

    李华这个徒弟就有点走神儿,林父这样的好脾性,且能干,能吃苦,家里怎么就父子两个?好歹这般本事也是能娶到媳妇的吧?

    “我做饭去,林木森,你家米面在哪儿?”

    肚子还真是饿了。

    一直在自娱自乐传授本领的林父瞬间回头,热情回应:“做啥米面啊?咱有肉!吃了了还有!”

    林木森:“咱接着吃……”

    “不!”李华正义凛然拒绝,“肉太贵重了,我要吃米面!”

http://www.iewatch.com/13_13928/6498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