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带着武馆做农女 > 083 承情(给七分之一彩虹加更)
    刘洼村在山脚下,村民们却并不盛行打猎谋生,只因为太过危险,只敢在近处打个柴,顶多谋算一下没有攻击力的野鸡野兔。

    猛不丁看到被叠放起来的这么些野狼,杀手还只是一个黑瘦丫头跟一只躺担架上的恶犬,难以想象。

    再次迷迷瞪瞪坐起身来的小胖子,被直接忽略,想也知道这孩子不顶事儿,远不如那条丑名传遍刘洼村的恶狗子。

    李华回赠给刘大成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刘大成其实是需要确认:“真的分给村里人?其实……大家伙也没帮上你什么忙,这老些狼皮老些肉,你能卖不少钱……”

    “分了吧,大半夜的肯来山上,我承情。”

    这话说的挺恳切,刘大成不由生出一份骄傲之情来:“咱村里平时看着各忙各的也会招惹闲是闲非,可真要是谁家有大事儿了,招呼一声,都能并肩子上!”

    火把光下,他的眼神又有些闪烁起来,神情也带出几分不屑:“就是新来落户的那几家,怨不得咱村子排外,个个装怂当没听见外面招呼。还有你家那群……”

    刘大成摇头,看向李华的眼神里又多出几分同情。个人心里有杆秤,听说老李家人不但不肯上山参与搭救活动,还恶语诅咒,恨不能李华真就死在山上才好。

    对此,李华耸耸肩摊摊手而已,她觉得不帮忙才正常啊,那几户难民都上门求过自家地洞被拒,仇恨还新鲜着,老李家人说不定就等着她出事的消息然后继续谋算她盖的房子呢。

    “狼!师父,有狼!”小宝忽然惊呼,貌似智商终于充上一块钱的面值了。

    “站起来,看看能走不?咱们要下山了。”

    十八代传人的脸色冷肃,她在想以后如何加大自己的训练强度,光凭借武馆里面的战斗装备加持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她要变强,变更强,变最强!

    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在村民心中已经达到最强的境界了。

    下山时,除了抬着狮子头的担架的,还有主动背着小宝的,其余人全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把所有能收拾出来的狼尸都搬运下去,欢声笑语一整路,没一个叫苦叫累的。

    跟李华搭话时更是小心又恭敬,毕竟这位可是以一己之力战死几十头恶狼的英雄,绝对的武力值,让大家忽略了她的性别和年龄。

    最小心的是那两个被开山斧削过的光棍汉子,期期艾艾磨蹭半晌儿互相推搡着表示了自己的歉意跟敬意。

    “李……李华,对不住哈……对不住,上次,是我们俩犯浑……没出息……以后再不敢的!”

    看两个扛着狼尸被压的弯腰驼背的邋遢汉子道歉,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还真没生气的意思,小小教训一下好了:“看你们长得也不丑,四肢也健全,脑子没毛病,怎么就打上光棍了?是纯懒害的吧?以后勤快些,农忙时好好种地,不忙了再想些别的营生,手里攒点钱,把自己拾掇干净了,说不定就能娶个媳妇了呢。”

    十三四岁的黑瘦丫头,如此语重心长的说教两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老光棍汉子,这场景……

    前面原本不敢跟英雄搭话的汉子们也放开了,回头笑道:“大土二土,上次可真被削老实了吧?以后啊,有李华在咱们村,你哥儿俩不只不能再欺负女人家,家里的地再不勤快打整,也照样管教你们!”

    原本就是混江湖的性子,李华可真没当自己是扭扭捏捏娇娇滴滴的女人家,拍拍腰间的开山斧,扬声回道:“正是!以后各家需要我这把斧头帮忙治治懒病的话,尽管开口!”

    大土二土弯腰驼背的也跟着傻笑起来,跟在李华身侧,能沾了煞神之光似的。

    就是吧,忽然一股打着旋儿的山风吹过,十八代传人骤然跳到五米开外,暴喝一声:“八辈子没洗澡了吧?”

    肯定句。

    众人又是一番大笑,除了一直沉默着的刘四成,三成恨铁不成钢的抽空子踢了弟弟小腿肚子一下,四成默默地受了。

    少年的心煎熬的时间不短了,其实也早明白了李华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心上,只是,他还得再缓缓,才能像别人一样心无芥蒂的大笑。

    刘大成也背着一捆狼尸呢,差点儿摔个个子,调整一下身后的重负回头骂道:“滚去下风口呆着!回去让我爹安排好卖狼的事儿,分给你俩的钱统统不许乱花,把自己个儿洗干净了换身新衣裳新鞋先能见人再说!”

    刘大成的年龄比大土二土小,但辈分高,得被叫“叔”,这样唾骂还很正常,大土二土傻笑着应了。

    大家又开始憧憬有可能分到多少肉多少钱,又感激了李华一番。

    下了山,又是一番热闹,家里的青壮出去了,刘里正带着几个族老长辈在村口转圈圈儿,毕竟刘洼村没有专业猎户,上山有危险,各家都惦记着。

    结果不但个个安全,还拖回来了这么多猎物,半个村子都沸腾起来。

    刘里正笑的呵呵的,再次跟李华确认一番这些猎物的归属问题,没口子的赞扬几句,安排人帮着送回狮子头跟小宝。

    “华丫头快回去歇歇吧,你娘还等着呢,妇人家胆子小,今儿跑我家来哭的跟天塌下来一样……”

    “是啊是啊,李华辛苦啦,叫咱村子早早的就过个好年。”

    “以后家里有什么需要搭把手的,尽管招呼哈,俺们不如你本事大,可也有把子力气。”

    ……

    这样被人热情的目送,李华还真是不太适应,只觉得后背上热火撩燥的,嘴皮子也明显不利索了。

    刘洼村的村风……还算可以哈,有人情味儿。

    跟她同路的邻居,一跛一跛瘸腿的山子叔,很是与有荣焉的跟另外几个帮忙护送的村民聊天儿,手中举着的火把也在一跛一跛的晃动。

    “前年连着下大雪的时候,你们还记得不?村里养的那几条癞狗一点儿声音没敢出,野狼下山咬死了咱村多少只鸡?没舍得杀的猪也叫祸害了两头,石头他爹心疼牲口,摸黑儿从屋里出去操棍子打狼,结果被咬的……哎!那次半夜里进村的那群野狼,怕不就是今儿个李华跟这条好狗子打死的这些?可真解恨!”

    “……是哩,咱村有了这条敢咬死狼的好狗,以后好歹能有个警醒,也不怕山上的野兽饿狠了下来祸害,大年下的夜里睡觉儿也睡得安生。”

    山子叔笑的挺由衷:“我们家住的离李华家近,嘿嘿,可是沾了大福气……”

    不再是敬而远之的煞神跟恶犬了吗?变化挺快,幅度挺大。

    变成好狗的狮子头跟个大爷似的在双人抬的担架上哼唧,看意思都不愿意下来接接地气了。

    小宝早就睡着了,随便抬随便背估计拉出去卖了也醒不了,拍开院门的时候,李强还以为小伙伴死翘翘了……

    李华只让村民送到院门口,抱拳拱手再次道谢,看着两道火把的光离开。

    刘氏怀里被塞了个叫不醒的小宝,没办法捂嘴巴憋哭,也不敢多说话,估摸着是害怕被李华责怪她自己拿主意找里正帮忙上山寻人。

    李华哪里可能怪她?深更半夜李丽李强都跟着熬着不睡,她都想马上进武馆找些稀罕玩意儿送给他们。

    “你把小宝放床上去睡觉儿。李强你也去睡,注意着点儿小宝,有什么动静就马上喊我。”

    “李丽先帮我烧锅热水,狮子头身上的伤我得重新给它上药包扎。”

    一家之主回家了,所有人的心里就安定了,听安排别哔哔行动起来……

    刘氏今夜没挨训,主动性更强了,安排好小宝跟李强,接着来厨房用小锅灶熬煮了红糖姜水,热热辣辣的,端给李华喝。

    笑话了,姐是纵横江湖十八代传人,手里还有感冒药,需要喝下这种黑乎乎来自老母亲般的关爱?

    李华瞪眼:“我又不是第一次在外面过夜,早就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了,你们喝吧。”

    “姐喝,我们在家不冷,今儿还烧了炭盆,真舒坦。”李丽抢着说。

    小丫头眼巴巴的挺真诚,李华的态度收敛了点儿,努力压着脾气解释:“姐不爱那个味儿,要不然你把小宝叫起来灌他两碗,省的担心他受凉伤风。”

    刘氏讷讷半晌儿,只能端着碗出厨房,口中嘟念着:“祛驱寒气,这个管用。不然受了寒,女人家以后不好生养……”

    声音远了,李丽却发现一直无动于衷的大姐大骤然起身,自己从小铁锅里盛了一碗黑乎乎的红糖姜水,抓着一把眉头,恶狠狠看着,然后英勇就义一般的仰脖儿——干了。

    李丽——傻了。

    不是不爱那个味儿,不是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了?

    再干一碗,大姐大不需要解释!

    剩下的都倒进狗盆里,狮子头也需要去去寒气,补补血。

    接下来就把母女二人赶回房间睡觉了,灶上的火还烧着,狮子头享受病号待遇,一锅乱炖排骨玉米胡萝卜带煮二十个鸡蛋,李华也给自己垫补了一下。

    主人讲义气,端上食盆才开始重新为憨狗清洗伤口,酒精消毒时能感受到狮子头身上传来的颤栗,却依然抵挡不住它吃肉的热情,“biajibiaji”,翻译过来就是“好吃好吃送到嘴边儿的熟食好吃”……

    都没吃出来消炎药混在骨头汤里的一丝丝异味儿。

    李华这边一切安定下来,大家伙背回来的猎物也暂时收到刘家祠堂里,等天亮统一安排。

    等天亮的这点时间空隙里,刘洼村各家欢喜的多,懊悔与愁苦的……就是没舍得派人参与上山活动的那几家新户,包括同时被撵出借住的屋子统统住进了地洞里的老李家。

    时运不济啊,听说李华进深山半夜没回来的老李家人都想好怎么驱赶刘氏跟那俩孩子,然后霸占新房子新院子了,甚至在是不是发善心允许刘氏活在地洞里侍候他们的问题上起了点儿小争执,结果还没过完一宿儿,脑细胞都白白浪费了。

    原本就是因为被借住的人家驱逐,万不得已才下力气挖了地洞,主要壮劳力就是李二壮李三壮跟李大奎,其他人都只瞪着眼儿看着,所以,三个人挖了一个地洞就算完成任务,反正天儿越来越冷,一大家子挤挤更暖和。

    分了田也分了宅基地,还是硬生生给过成难民般的日子,跟当初挤在山神庙差不多,老两口跟二房三房分作三堆挤着,中间连个布帘子都没有。

    吃的暂时还能厚着脸皮跟村里借点儿,许诺好来年田地有收成了归还,但是李思壮的读书问题就很难解决了,上次打算空手套白狼,找个学堂先生送上诗文希望得到赏识从而免费供读他的学业,结果……没有结果。

    花钱交束脩在京城读书……还是别想了。老李头两口子手里可能还攥着点儿钱财,但肯定杯水车薪……

    所以,李思壮被深深的打击到了,原本书不离手的雅士风范也丢弃了,天天在地洞里躺着窝着,开始怀念故乡,怀念肯赞赏他的先生,曾经敬仰他的村民……

    就这样人不人鬼不鬼赖在刘洼村过寄人篱下的日子有什么意思?刚才那些结伴回家的汉子们故意在经过地洞时高声讲述他们上山的收获,还赞美李华,就是为的说给老李家人听的,为的扎他们的心,为的疏远他们,看不起他们。

    读书人的玻璃心啊,不耐扎的好吗?

    一点儿都不被李思壮期待的天亮,却还是亮了。

    刘洼村再次沸腾起来,把早早就等在村口却没等来牛车跟刘氏母子们的猎户给吓到了,什么意思?刘洼村要抢走猎户村的名头了?吵吵着一下子灭掉几十头野狼……

    昨夜里那一番折腾,李华哪里会早醒?狮子头也睡得昏天黑地,刘氏倒是起来了,但她喊不起来李丽跟李强,俩孩子困狠了。

    刘氏哪儿有勇气独自出门到村口跟猎户们说缘由?她是寡妇,村里又热热闹闹的。

    小宝跟李华她更不敢叫……

    

http://www.iewatch.com/13_13928/64982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