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刘洼村又与往日不同,除了晨练一景之外,多出门了一辆牛车与一辆平板车,妇人中的领袖人物里正媳妇带着俩儿媳妇跟二儿子,瘸腿刘大山家三口,跟刘氏进城的装备一样,兴冲冲出发了。

    刘里正脸上的笑容又多了一层,努力隐忍着不去高调炫耀。

    坠在晨跑队伍最后面的女娃群里,又多了一个红涨着脸的刘大妞。

    尽管几家人都没大肆宣扬,有早起的妇人还是看见了车上的装备,从而迅速推测出真相。

    不再是独家的买卖了哈,那为什么不可以加进去自己家?

    尽管心存敬畏,看向头前儿领跑的李华时还是眼中火热。

    包括也同样现身在吃瓜群众队伍里的老李家人。

    能帮扶里正家还可以理解,巴结村官嘛。

    凭啥帮着瘸腿刘大山?

    做善事不得先顾着自家长辈?如今青黄不接全家人都不得吃饱了,村里暂借的那点粮食又要见底儿……

    愤怒,不甘,又不敢。

    抓心挠肺的江氏再看不下去了,走下地洞咬牙切齿的唾骂,还不敢高声。

    地洞角落里那团颓废的人形缓缓坐了起来,游魂似的飘出去。

    晨跑队伍第四次经过老李家的地洞上沿儿,队员们早就断成了好几截儿,各自“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流着热汗,哪儿还注意得到多出个异类?

    瘦的竹竿儿似的,浑身散发着颓靡之气的异类,也会有巨大的爆发力。

    目标,正前方,领队人,冲过去!

    李华的呼吸依旧均匀,尽管给四肢又加上了负重,她还打算今天多加两圈的运动量,感觉自己还可以突破。

    大徒弟肯定跑不下来,早说过个人量力而为,随时可以脱离队伍。

    二徒弟是紧跟不辍的,身后的脚步声从不间隔出两米。

    李华跑的忘我,意识到声音不对围观妇人神色不对的时候,身后已经摔倒一大片。

    二徒弟的细瘦身子也在其中,双臂紧紧摁住一团拼命挣扎着的人影,披头散发,看不出是何方神圣。

    因为这两个人滚落在地,后面已经跑到力竭的村民根本收不住腿,直接栽到一起。

    “小心着爬起来,原地活动活动!”李华赶紧跑回来做安排。

    那团挣扎着的人影却静止了,仰面朝天,寒风吹起披散的头发,是李思壮,瘦脱了形的李家四子,那个曾被全家人捧上天的读书人。

    从地洞到摔倒的距离,也就是二百米吧,竟然昏迷了。

    无独有偶,被波及到的几个青壮汉子里,也有一个没爬起来,身子软绵绵,脸色蜡黄,嘴唇都没了血色。

    讲真,李华的心有点儿哆嗦,她想解释责任不在她,提前就嘱咐过的个人量力而为;她想大叫“请郎中”,可是明知道刘洼村没有。

    二徒弟被吓傻了,抖动着嘴唇只会叫“师父”……

    做师父的可不能露怯儿,李华扬手给了自己侧脸一巴掌,很好,清醒了,镇定了。

    “谁家近的端碗水过来!”第一道指令后,她摸出一个小小的色彩鲜艳的袋子,双手撕开封口,倒出一颗颗鲜红的半透明的东西,分别塞进两个休克者的嘴里。

    扣扣糖,将就着补补糖分吧。

    来不及去掉包装了,救人要紧。

    已经在人前显露,李华也不再避讳,直接拽了石头,在他手心倒干净,然后把包装袋塞回怀里。

    “给大家分一分。”

    摔在地上的几人都有份儿,全是当灵丹妙药来吃的。

    因为被波及才摔倒昏倒的那个汉子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睛里流转着奇异的光,仿佛在说:我吃了什么仙丹?好甜……

    都不愿意喝水了,怕把仙丹滋味冲没了。

    李思壮那边扑过来好几个人,都是干扑没端水的那种,再加干嚎。

    奉献出自家大海碗的那个村妇真心讨厌老李家人,不愿意把水给脏污邋遢的李思壮饮用,这得多少天没洗过手脸了啊?衣裳也臭烘烘的,给他喝过水,这碗还能再用吗?

    李华扫了一眼就秒懂,她刚才往李思壮嘴里塞扣扣糖就觉得犯膈应,恨不得马上给手指头喷十遍消毒水。

    干扑到李思壮一米开外干嚎的田氏跟耿氏,只觉得后脖领子一紧,人已经被甩出去。

    “去端水!”

    三个字冷冷的。

    其实这时候,李华已经发现李思壮的眼皮下面眼珠子在动,她的心定了,不在跑步队伍里出人命最好。

    刘里正也从祠堂那边赶过来,一语道破其中玄机:“这就是饿的!空着肚子跑步,头一天下晌儿那点食儿早耗干了。”

    刘洼村村民一天吃两顿,大致在巳时和未时,从未时到第二天的巳时实在漫长,再加上剧烈运动……

    条件好的人家能常备些吃的,饿的时候垫补点儿,普通农户呢?本来收成就低,一年只种一季,还要交税粮,再不去找个挣钱的营生,可不就靠着扎紧裤腰带计算着米粒儿熬日子?

    本来以为刘洼村还算好的,勤快的人家能多开山地,边边角角也种上菜蔬瓜果,存放得当能挺到来年有收成。

    可是今天昏倒了两个人,李华觉得自己必须重视。

    “解散!都回家吃饭!吃饱了也把自己收拾干净,再去祠堂听故事哈,埋汰的不给听。”

    这话说的就像村中老大,但是连里正都跟着点头了,嘱咐大儿子:“不干净的不给进祠堂,别熏了祖宗。”

    李华摆手离开,没再理会继续装昏迷的李思壮,这不是她的责任。

    随便闹吧,老李家在刘洼村明显引起众怒了,昏倒了都没人肯送碗水喝。

    她的计划要再作调整,还是那个原则,一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放,一群羊……集体放呗!

    根本不需要等里正媳妇跟黄氏回来看效果,豆腐脑这种小本生意很好做零风险,就是管理上麻烦点儿。

    但是,有煞神的名头在,在刘洼村,谁敢给麻烦?

    老李家人刚才不就没敢往她跟前儿耍赖?

    主意拿定了,把洗刷的活儿交给俩徒弟,李华回屋继续背《西游记》,昨夜背到一半儿就睡着了,想继续装字母,还得努力!

    

http://www.iewatch.com/13_13928/6498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