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皇帝煞白的脸蛋泛上了红润,身子也有劲儿了,声音更脆生:“就这么干!”

    来喜公公脚底下一个趔趄,赶紧打出十二万分的精神头来应对,指挥着几个没牵扯进去的小太监:“塞上嘴拖出去,找个肃静地方,杖毙。”

    德胜殿所有太监宫女去观刑,必须睁眼看着,还不许出声。

    来喜拿出真本事来,还是很有震慑力的,根本不需要去麻烦大总管太监,来顺咽气死不瞑目的同时,来喜继续调查取证,把一干平日与来顺交好的太监宫女全部发落。

    其他人被搜出来的东西不算多,单算来顺的,掘地三尺,从房间搜出来银子七百多两,首饰若干,布料鞋袜,还有两箱子笔墨纸砚……

    人在深宫轻易出不去门,银子花不出去,首饰戴不出去,布料……只能穿宫里发滴,笔墨纸砚全是没用过滴。

    小皇帝没去观刑,也被李华逗得开心了,只是,小家伙不肯放李华走,宁可自己马上就受训,开始蹲马步。

    这份孺慕之情没办法被忽视,李华只能答应他留下住一宿儿,宫门外还有个暗十五驾马车候着呢,也叫进宫里来安置下。

    哎,没办法啊!本来只想让暗十六一个人羡慕,现在得搭上一个群体……

    暗十五吃饱饭飞上德胜殿屋顶,仰躺在琉璃瓦片上一口一口吸溜儿,酒囊里装的是李师父给要来的御酒呢,房间里还有,爱咋喝咋喝。

    同人不同命哦!

    以前怎么没发现,皇宫的夜空这么好看,暖风吹的也一点儿都不讨厌。

    李华此刻可不如暗十五舒坦,小皇帝打小不跟太后娘娘住在一起,从前的奶嬷嬷在登基后的清洗活动中也消失了,太后娘娘生恐宫女们带坏了小皇帝,寝宫里只许来喜侍候。

    来喜还忙着处理来顺留下的遗患呢,他必须得好好表现,以求保住自己的金饭碗。

    所以,小皇帝留住了李师父,还要求李师父陪伴到他安眠。

    只陪着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是小皇帝头一次受训,又是蹲马步又是出拳踢腿的,躺到龙床上就哼哼唧唧,需要揉揉腿捏捏胳膊,还想听《西游记》。

    李华难得的耐心,不停手也不停嘴,给小皇帝一人讲了一个新章回,指望这瓜娃子听睡着了,结果发现,越听他越兴奋……

    “说好的哈,就讲一个章回,快闭眼,睡!”

    脑海中都闪过好几回给小皇帝一记手刀送他找周公会晤的主意了,可是空气中有波动……

    小皇帝双目炯炯还会钻空子:“师父,咱们说好的只讲《西游记》的一个章回,我还想听‘天山童姥’,春喜说你就是天山童姥,你讲讲……”

    这么一个白白胖胖的宝宝扭着身子叫“师父”,李华能不讲吗?

    “那你必须闭着眼睛听。敢睁开,我就揍你!”

    李师父凶巴巴滴威胁,还对着波动的空气瞪了一眼,哼,姐是看不到你们,但是闻得到,你们今夜有酒气!

    小皇帝“咯咯”笑出声来,脑袋瓜儿往李华的方向靠了靠,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李华开讲《天龙八部》,把有关天山童姥的片段讲的支离破碎,想起哪儿就讲哪儿,一只手不由自主的去拍抚小皇帝的后背。

    就像最平凡的家庭中的母子那样。

    世界安静而温馨,小皇帝的呼吸均匀了,在明黄色的缎被下,蜷着小小的一团。

    “就这样,天山童姥给乌老大服下了断筋腐骨丸……”

    李华的声音停顿,收回手,欲要起身,发现小皇帝的几根手指还攥着她的一侧袖口。

    她轻柔的,轻柔的掰开小皇帝的手指头,内心湿湿软软的。

    只要你需要,我会守护你,守护你长大。

    不是因为你是九五之尊。

    来喜守在寝宫外,看到李华出来,小声道谢,更小声的告罪。

    “奴婢知错了,李师父。”来喜一揖到地,鼻音浓重。

    李华驻足,她不了解其中内幕,来喜对她的态度也一直不错,她能说什么?

    “知错……就改呗!”

    李华打了个哈欠儿,施施然往外走。

    小福子跟朱果在远处招手:“主子,走错方向了。”

    “哦,我转个弯儿想多走走……”

    李华又打了个哈欠,讲故事太累人了,又回身嘱咐来喜:“听着点我徒弟的动静,我担心他做噩梦。”

    可怜的小朋友,白天惊吓那一下,睡前故事又挑选的神话跟武侠打打杀杀……

    这会儿估计脑电波就波涛汹涌跌宕起伏了。

    有心找时间跟太后聊聊陪伴儿子的问题,又想到太后如今掌管着国家大事,除了坐帘子后面上朝,还得批改奏折,招百官议事,跟定国公定夺,只能算了。

    自己尽力吧。

    明儿一早就赶回村里去,上山给小狼崽喂奶。

    还得看看石灰石的进展,作坊的准备工作,又送了几车砖瓦。

    袜子的生产要扩大……

    好在现在身边有三个可随时指派的人手。

    李华进了屋,看到再次跪地的小福子,直接摆手:“别跟我谢来谢去的磨叽,明儿你回村里住着,帮我安排作坊的修建,其他事儿也多给我操操心就够了。你小子今儿不简单啊,有心眼儿,会挑发作时间,看你以后表现哈。”

    对朱果说的是:“以后你三个的工钱归你发,就照着在宫里的数目涨一倍吧。”

    朱果送出去眼珠子通红的小福子,回屋侍候李华洗漱,笑微微的禀报:“主子,奴婢问过暗十五了,他说不要您的工钱,只要管酒就行。”

    千杯不醉的酒量,确实比要工钱划算。

    难道姐以后还得琢磨建个酒坊?不然真供不起……

    李华躺在了床上,叫朱果自去睡:“我不习惯房里有别人,以后洗漱也不用侍候,你是我的账房先生呢,有身份的人。”

    把朱果哄的脸蛋红红笑容满满的走了。

    身在德胜殿,李华几次兴心,想回武馆去,愣是没敢。

    暗卫的存在真是很麻烦啊!

    等明儿回村再好好搜罗一遍商场,实在找不到想要的东西再跟思密达联络……

    

http://www.iewatch.com/13_13928/64983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