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点心是不是少了?我明明做得能装十个碟子,怎么只装了八碟?”

    一个白白胖胖红光满面的厨娘在皱眉询问,这个时间点儿不应该呀,正常的午饭时间早过去了。

    李华立刻站住了脚,闪身隐在御膳房的门外。

    有一个年轻的声音回应道:“刚才是留香苑的绿珠姐姐过来拿的点心,说是活儿忙,错过了午饭时间。”

    “这倒是笑话儿了,谁不知道留香苑根本就没有主子,就两个丫头,能有什么活儿干?我看是嘴馋吧?不行,老娘不惯这臭毛病!”

    年轻的声音便赔了笑,压的低低的,似乎是拽住了白胖厨娘:“别着急嘛干娘,那个绿珠没有白拿,给咱送东西了……”

    李华一脚迈了进去,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迅速分开,瘦的那一个还在遮遮掩掩目光躲闪。

    “李师父,是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御膳房里埋汰,可别油污了你的衣裳。”

    白胖的厨娘开口说着,态度还是很老道的。

    “嗯,先给我装两盘点心。”

    皇宫里,现在谁不知道李师父是太后和皇帝眼里的红人?

    御膳房的厨娘自然也是要巴结她的。

    “跟我说说,今明两天,还有哪个宫哪个院里,领吃的东西有异常。”

    年轻的那个宫女,立刻就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被听到了,手里一松,一块玉佩掉了下来。

    “啪嗒”,摔的稀碎呀。

    摔得稀碎,也可以看出是一块上好的玉佩。虽然李华不认识是谁的,但是,她判断,按照之前对绿珠的了解,那个小宫女出身的家庭并不富裕,绝无可能舍得这么好的东西来只换两盘点心。

    只有一种可能,这玉佩是别人给她的,或者是捡的,不然肯定舍不得。

    年轻的宫女变了脸色,身子后缩。

    李华手中吃剩的半块点心倏然飞出,砸向了年轻宫女的面门。

    “说!”她一声厉喝。

    “没……没有了。就刚刚,绿珠来过。要走两盘儿点心,还有一只炖鸡,一份烧鹅……给了我一块玉佩。”

    年轻的宫女要崩溃了,她觉得犯的错误也不是很大,在御膳房工作,收点儿人家送的礼什么的不很正常吗?怎么李师父的脸色就像要杀人似的?

    “闭上嘴,老实点儿。跟任何人不要再往外说。”

    李华直接兜着点心飞出御膳房,边吃边走。

    年轻的宫女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抓住了白胖厨娘的胳膊,紧张的问道:“干娘,这个李师父到底怎么了?她不就是教万岁武功的吗?怎么管到御膳房的头上来了?”

    话音未落,李华阴测测的声音又回来了:“怎么,你有意见?”

    这次,一对干母女全都跪倒在地,吓得哆里哆嗦。

    李华为什么回来呢?

    “你,过来,给我带路,去留香苑!”

    李师父路痴的毛病又犯了。

    年轻的宫女万分懊悔自己拥有多嘴又贪财的毛病……

    她只当让她带路是惩罚,完全不会想到,英明神武的李师父,竟然青天白日里就能在皇宫迷路。

    御膳房距离留香苑,也不过就是五六分钟的路程。

    留香院院门紧闭鸦雀无声。这大白天的,又刚刚提回去那么多美食,也只有两个姑娘,不也应该欢欢乐乐推杯问盏吗?

    李华觉察不出哪里不对劲儿来,直接上手拍门。

    一切好像都挺正常,绿珠开门的时间,把握的不慢也不快。看到门外的宫女跟李华,绿珠面带局促地施礼打招呼。

    “见过李师父……”

    李华可不是来跟她寒暄的,直接抬脚迈进去留香苑。

    绿珠仿佛是出于身体本能的伸手来拦:“李师父,不方便……今天忙碌,院子还没清扫呢。”

    这个院子绝对有问题。

    李华不着急进去。站在门里四下打量,口中还调侃着:“这可不行,你这个宫女实在懒惰。不像我们朱果,现在做我的账房先生,打算盘算账,缝衣服刺绣,样样精通……”

    她的声音骤然一紧,在留香苑的游廊一侧,她看到了什么?

    是李华来自现代的独有的标识!

    上山下山时路痴必会用到的标志!

    她自己确实在留香苑住过,但她可以保证,自己从来在此地没留下过这样的符号。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曾陪伴她一块儿上山一块儿做标记的刘石头……

    电光火石之间李华再不迟疑,脚尖儿一点,窜出留香苑。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还庆幸于李师父窜出留香苑的绿珠,马上听到了李师父的急声大喊。

    “瞧一瞧看一看啊,留香苑里面脏乱差了啊!”

    这样押韵的吆喝,最少得来三遍。

    傻呆呆一直站在门外的宫女,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几乎可以判定,李师父虽然英明神武,但是每个月最起码要发疯几天。

    现在正是把发疯做到极致的关键时期。

    随着李华肆无忌惮的喊叫,整个皇宫都可以听到。

    敏感的神经,感受到了院儿里空气的波动。

    是梁王的,或者是老夫人手下的暗卫带来的波动。

    李华早就见识过暗卫的本领了,不服不行,所以,一经发现有可能是刘石头留下的记号,李华马上窜出院门高声呐喊。

    她能力不够可以叫帮手,宫里肯定还有其他的暗卫,有忠实于小皇帝与太后的安危的暗卫。

    此事注定无法善了,院内的波动已经随着跳出了院外。

    李华感受到微弱的风声,极快,向自己袭来。

    “快来人呀!你们把我徒弟关在里面了!你们还我徒弟来!”

    她是一个看破即说破的性格。

    同时,身子来回闪跳。唯恐被暗藏的空气波动抓住了痕迹。

    若是太后身边的暗卫不给力出现的话,自己就只能背水一战了。

    谁怕谁?

    全当这是有高手在给自己喂招儿。

    随着李华叫破了徒弟在院儿里关着的事实,空气的波动变成了扭曲,一道黑影出现在原地。

    李师父苦中求乐,在疲于应对黑影的袭击时,还在遗憾隐身之法是暗卫们的不传之秘。无论跟暗十五怎样的攀交情讲道理,都拒绝传授。

    

http://www.iewatch.com/13_13928/64984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