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已经把所有的资料都交给潘师父,给石头小宝他们了,可以留在村里继续研究玻璃。

      在潘师父等人殷切的注视下,暗十五驾车,李华带上了狮子头和朱果、刘依依,一块儿奔赴皇城。

      到城门口时,已经有了些异常的动静,盘查进城严格了。

      内城更甚,暗十五驾驶的马车,头一次被仔细盘问。

      宫门外的御林军也增添了一倍,个个披盔戴甲,如临大敌。

      狮子头有点小兴奋,忌惮着李华的压制,不然肯定要在皇宫里撒欢儿。

      李华进宫先去的德胜殿,虽然安必孝失踪这件事肯定是太后做主,但是小皇帝早就受够了不被人重视的苦,作为他的师父,李华,一定要把小皇帝放在首位。

      既然这个不满10岁的孩子,已经荣登九五至尊的宝座。那么,他就应该参与到这个国家的管理政策当中,包括体恤臣子,爱惜民众……

      “师父!”小皇帝在宫中颇有些六神无主的样子,看到早就听说了无数遍的狮子头都忘记了害怕,也顾不上逗弄。

      他跟太后不同,安必孝出了事,太后手里有大把的军卒可以派出去,小皇帝没有。他脑海中第1个想到可以求助的对象,就是他的师父。

      “母后说,最晚,明天早上就必须要宣梁皇叔进宫。”

      母子两个,虽然目前在大齐坐着最高的位置,但是日子过得实属不易,在很多地方都受到掣肘。

      还有一个梁王虎视眈眈,虽然没有彻底撕开脸面,但是,梁王身上皇家的血统,就是最大的隐患。

      先是开国玉玺被盗,久寻不得。再是安必孝跟梁王一起带兵进京,本来安必孝早有防备掌握了主动,不料在最不应该出事的地点翻船了,主帅失踪,梁王坐镇军中。

      想想都觉得恐怖。

      李华可没有率军打仗的经验,她只有一腔孤勇罢了。

      “你母后担心军队哗变?”

      “是,母后最担心的就是军队。安将军和梁皇叔这一次共带了1万军队上京。目前,营地里传不出任何消息来,梁皇叔戒备很严。”

      军队是有纪律的,如果主帅迟迟未归,那么,指挥权自然就转移到了副帅手里。

      “宫里的暗卫也进不去军队吗?”

      在李华的心里,暗卫们的本领已经足够强大了,善于隐身,去做潜伏工作,不是水到渠成吗?

      “梁皇叔这次肯定是有备而来。母后派出去的暗卫,都是有去无回。”

      也怪不得不满10岁的小皇帝,面露仓惶之色了。

      “京城里的御林军,守城军,还有隐藏在暗处的暗卫营,都做好应战的准备了吗?”

      李华不了解皇城中的军事防御装备如何,如果安必孝的1万大军真的包围了皇城,到底会不会让百姓生灵涂炭,让百官改弦易辙,自己的徒弟跌下皇帝宝座。

      这样深奥的问题,小皇帝就不得而知了。

      京城内的防备到底能不能抵抗得过久经沙场的1万大军,用脚趾头想,也觉得悬。

      而且,真的兵临城下的时候,即便是能守住城池,城内外的百姓的生活也肯定会受影响。

      好不容易把蛮夷打回去了,大齐再要发生内战……

      小皇帝抓住了李华的衣袖,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师父,像是下了某种决心:“师父,我不愿意打仗,要是真的不可行,我愿意把皇位让给皇叔,我带着母后跟着师父去大黑山……”

      这是一个善良的小皇帝。李华胸中的怒火却燃起来了:“还没打呢,你怎么这么怂?放心,有师父我在,肯定能保证你的安全。而且,不能随随便便把皇位让给别人,尤其是梁王!那个梁王就不是个好人,不能把整个国家交给他。”

      李华拿定了主意,皇帝本来就是她罩着的人,不做皇帝没什么要紧,可关键是即便徒弟让出来皇位,梁王也应该不会让他活下去。

      努力挽救徒弟的命运吧,最起码保住小命儿,实在不行还有可能给带进武馆呢!

      挽救徒弟,还有安必孝的命运。

      “狮子头,交给你个任务。”李华矮下身子,牵了小皇帝的手落在狗脸上,殷殷叮嘱,“我去办点儿正事儿,你负责守护着皇帝,不离身的那种守护,不让任何人伤害他,能记住吗?”

      “欧欧耶耶……”

      李华看向皇帝:“我现在去找太后,去救回安必孝,你不要着急,安心学习。还有,手木仓的技能,也要继续操练起来,以防不测。记住,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能说放弃。大齐的子民等着你成长起来,带着他们过上更加幸福安逸的生活呢。”

      李师父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煽情,忍不住脸涨红了。

      狮子头紧跟着她走了几步,喉咙里面哀鸣着,停止,回头,蹭了蹭小皇帝的胳膊……

      李华的心啊!

      跟太后说话时,就没这样沉重了。知道太后已经安排人把皇宫里里外外全搜了个遍,不可能存在安必孝藏在这里的可能。根据暗卫们不眠不休的寻找和实地推测,认为安将军已经出了城,被扣在军营里的可能性最大。

      “进到军营里的人,没有一个回来的,肯定是凶多吉少。”

      太后在这个时候又表现出来了极强大的力量,腰背绷得笔直,声音铿锵有力:“哀家抓住了宫里出手下药迷倒安将军的人,哀家万万想不到,最大的仇人,就在自己身边。”

      只有在这个时刻,眼里才滑过一丝落寞,一丝苦痛。

      陪着太后出嫁,太后身边最信任的两个嬷嬷,都不在了。

      权贵之家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与你相处的时间越长,关系越亲密,反而是要给你最有力一击的人。

      跟太后常相陪伴的两个嬷嬷,都前后背弃了她,离开了她。

      李华不会安慰人,也不懂得宫斗的艰难,她更关心的还是安必孝的安全。

      “我进军营看看。”

      “不可!很危险!我知道你的武功高强,但是,梁王实在阴险……”

      太后终于不再用“哀家”来自称,她看着李华眼中的决绝,感动。

      “我知道危险,走了!”

      李华的姿势很轻松,动作依然飘逸,红色绸衣在半空中瑟瑟飞舞。

    乐享全本首……发

    

http://www.iewatch.com/13_13928/64984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