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嫡女狠角色 > 第二百零三章 不愿
    这种结果是她不想看见的。

    文清浅从宫中离开的时候还是笑容满面,但她不知道的是,马上他不安于室的名声就传遍整个京城。

    这一日文丞相大怒回府,看门的小厮险些被文弘之踹了两脚。

    文弘之怒气冲冲地前往文清浅的院子,这个他昔日捧在手心的女儿,竟然让她如此丢脸。

    现在文武百官都在讨论文清浅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才让司徒怀决闹到皇帝跟前儿,宁愿挨打,也要跟她解除婚约。

    今天他去上朝的时候竟然还真的有朝廷官员来问他,当时他的脸色又青又白,最后竟然在几个颜色中疯狂变幻。

    虽然看不清自己的脸,但文弘之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

    因为那出声问他的官员,已经脚底抹油跑了。

    “文清浅!”

    文弘之一进院子就大喝一声。

    什么都还不知道的她,听到父亲的喊声匆忙出来,看到的就是怒发冲冠的文弘之,对方身上还穿着朝服没来得及脱下,但一张脸却是涨红的,头上的发冠也歪了,嘴巴张张合合,不住的往外吐气。

    文清浅看这样子,就知道父亲生气了:可这原因她却是一无所知。

    “父亲,发生什么事了?”

    “还不是你做的好事!”文弘之又是一声大喊脸色更红了。

    他堂堂朝廷宰相,竟然还有如此丢脸的一天,一整个早上,他连头都不敢抬,生怕触及皇上的目光。

    而此等脸上无光的事情,竟然是他最宠爱的大女儿给他带来的,这让文弘之心中又怒又愤,憋得心里发慌,只想赶紧发泄出来。

    “小姐,外面传话来,说是文清浅的名声坏了。”

    轻柔见自家小姐脸色不好,本以为听说了文清浅的事情,小姐会开心点,结果听完之后,曲妙凌的脸色更差了,看着黑沉沉的。

    轻柔非常担心小姐万一要是没忍住,冲进宫里跟皇上理论,那可怎么好。

    其实轻柔是白担心了,曲妙凌活了两世,更是明白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却碰却碰都不能碰。

    曲妙凌看着绣篮内的绸线,忍不住想起自己坐在桌边给司徒怀决绣荷包的情景。

    而那个荷包最终却让她扔掉了,虽然可惜,而这些日子,她也一直打算着在给司徒怀决再做一个,一定要比前一个针脚更密,花样更好看。

    可是现在她还有送出荷包的理由吗?

    曲妙凌的神情更失落了,轻柔看见了也慌了。

    “小姐您先别着急,事情一定会有转圜的余地的。”

    轻柔小声安慰道。

    “是吗?”

    “现在文清浅的名声坏了,想必皇帝也不会给自己的亲生儿子指一个这样的媳妇。”轻柔说得有理有据。

    可是圣旨已经下了,司徒怀决也去劝了,可是皇帝还是固执己见,甚至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当庭杖责。

    真的还有转圜余地吗?

    曲妙凌只感觉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一点都不踏实。

    “宫中来消息了吗?三皇子的伤势怎么样了?”

    现在曲妙凌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了。

    轻柔赶紧说道:“来信儿了,医院里的太医都过去了,听说不太好,人被送出宫的时候,都昏迷了。”

    曲妙凌一听,当即从椅子上站起来。

    “不行,我得去看看。”

    轻柔赶紧拦在自家小姐面前,“小姐您不能去,你要是去了,殿下这罪可不就白遭了吗?”

    曲妙凌一脸恍然,轻柔说的也对。

    她忍不住又砸了下桌子。

    她好恨,为什么皇上没有把自己许配给三皇子,现在司徒怀决病了她都不能过去看一眼。

    “轻柔,你马上让人关注郡王府的动向,一有什么消息,马上汇报。”

    “是。”

    轻柔脚步匆匆的离开,只要自家小姐别犯傻,她就算再忙十倍也愿意。

    “小姐,文夫人把那两个教养嬷嬷送过来了,说是让您自行处置。”

    刚才在前院,曲妙凌心急如焚,她担心司徒怀决的伤势,并不愿意跟文氏虚于委蛇,便借口推脱了。

    可这文氏竟然这么不要脸,把那两个教养嬷嬷送来了。

    “小姐,文夫人还说了,你若是不喜欢这两个,她便派人去宫中,让皇后娘娘再送两个来。”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曲妙凌微微皱起眉头,脑子拼命的转动。

    皇后娘娘竟然对她的婚事如此上心,刚才她跟皇后娘娘交谈的时候,对方看着她的眼神也非常奇怪。

    曲妙凌当时并没有多想,可现在想起来,她心中生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这文氏该不会是跟皇后娘娘亢瀣一气了吧!

    这个念头一闪现,曲妙凌就险些倒吸一口凉气。

    文氏竟然还能找到如此大的靠山,可皇后娘娘又凭什么帮文氏呢?

    曲妙凌一时间想不明白。

    就在这时,那派去郡王府的小厮回来传信说:“回禀大小姐,奴才听说三皇子殿下的伤势非常重,廷杖都打断了,三皇子殿下都没松口,殿下人事不知昏迷过去,皇帝才让人把他送回府,并勒令不许其余皇子前去探望,让三皇子殿下好生反省。”

    “什么?”

    曲妙凌一拍桌子站起来。

    皇帝竟然如此心狠,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

    一抹心痛划过心间,这种痛苦她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过了,就好像肺腑内的肝脏被人用小刀狠狠刺中,再猛地拔出来,再刺下去,如此反复。

    若是有机会,她一定要到俊王府去探望……

    曲妙凌暗暗想到,但是眼下她什么都不能做,曲妙凌默默捏紧拳头,手掌心都被捏出红印儿了也不在乎。

    “轻柔,你跑一趟景康侯府,让我四哥哥去郡王府跑一趟,皇帝只是说不让皇子们去,又没说不让臣子去。”

    曲妙凌抓到这个漏洞,便吩咐道。

    轻柔心里松了口气便去了。

    这件事她得亲自去办才行,交给别人,她不放心。

    闵仁一口答应,立马就去了一趟郡王府。

    可闵仁带回来的消息并不乐观,直到司徒怀决昏迷过去,皇上都没有松口只是神情冷厉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儿子,冷声冷语的让人把他抬走。

    司徒怀决在太医的不懈诊治下终于醒来,后背到臀部到大腿根儿,都被廷杖给敲烂了。

    没一处好肉不说,伤口的位置又红又紫,被打破的地方也能看见皮肉。

    那伤情惨不忍睹。

    闵仁看了都不忍直视。

    皇帝没改主意,司徒怀决如遭雷劈,他本以为皇上一向疼爱自己,自己提的请求不会被回绝。

    但是现实确实与理想相反,司徒怀决先是震怒,但随即就落魄起来。

    他真没用,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

    忍不住愤恨的砸了几下床榻,闵仁连声安慰,却收效甚微。

    没办法,闵仁命中只能把事情和盘托出,说是曲妙凌让自己来探望他的。

    司徒怀决一听表情果然一喜。

    但是马上就又黯淡了下去。

    “我无能,只会让妙凌跟着我受苦。”

    闵仁叹了口气,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这一对儿被上天拆散的爱侣,闵仁心中喟叹不已。

    到底是造化弄人,可能这二人就是有缘无分吧。

    闵仁离开郡王府,直奔武德侯府。

    “什么,他竟然伤的这么重?皇上竟然……”

    “妙凌!慎言!”闵仁自然知道曲妙凌想说什么,他当即大喝一声,制止了曲妙凌接下来的话。

    “四哥哥,我该怎么办?”

    “为今之计,只有等。”

    现在正是多事之秋,皇帝刚刚震怒,而曲妙凌跟司徒怀决一个被许配了人家,一个被许下婚事,闵仁不宜在侯府内多呆,便离开了。

    在闵仁走后,曲妙凌的神情也越来越落寞。

    她看着决王府的方向,忍不住呢喃了一句什么。

    轻柔没听清楚,只隐隐听见一个“爱”的音节。

    如此又是几日过去,武德侯上朝回来脸色紧绷,所有人都知道定是出了事情。

    就在这一天匈奴人进攻边境,一夜之间竟然有十几个城池接连失守,而镇守边关的三十万大军,也被全部歼灭,皇帝大怒下令彻查。

    竟然是守城大将原诺刚愎自用,盲目相信自己的才能,导致阻击战接连失败,匈奴大军进攻入境,数以万计的百姓被掳走,属于大陵朝的粮食美女,匈奴人也尽数掠去。

    八百里加急的奏折被送进宫廷,皇帝看完,当即就把那奏折摔在地上。

    朝臣齐齐跪下。

    “废物!废物!废物!”

    皇上接连大喊三声,声音震天,每一个字都饱含着他心中的怒火。

    原诺身为大将军,在边关镇守几十年,从未出现过差错,而因为原诺大将军的名号,匈奴人也不敢进犯,这让皇帝分外高兴,对原诺的赏赐也是源源不断,就连他的女儿原琼玉做下了那样的丑事,他也把她许配给了武德侯做平妻,虽然不是第一个进门的,但也与文氏平起平坐,甚至说更高一层。

    皇帝自诩对原家已经仁至义尽。

    可那原诺竟然如此回报自己,这让皇帝如何能不恨不怒!

    “来人,给我宣端王,景康侯觐见。”

    没过多久皇帝下的命令就传出宫廷,敦煌一家还有金康侯府的几个男子,都要上战场杀敌。

    上午皇帝的旨意才刚刚下达,下午司徒怀决就带着病体进宫求见皇上。

    “儿臣愿上阵杀敌,还请父皇准许。”

    司徒怀决此时面庞苍白,身上的伤还没好透,跪下的时候后背都隐隐作痛,因为肌肉撕扯,渗出来的鲜血把纱布都给浸透了。

    可司徒怀决就好像一无所觉,他保持着恭敬的跪姿,声音也是铿锵有力,丝毫看不出病态。

    皇帝看着跪着的儿子,到底什么话都没说,只让司徒怀决回去听信儿。

    司徒怀决还想说些什么就被皇帝身边的太监拉走。

    “请父皇准许儿臣上场杀敌。”

    乾坤殿外,还能听见司徒怀决的呐喊声。

    皇上揉了揉酸痛的额角,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而曲妙凌收到消息的时候,也非常慌张。

    上一辈子的事情,这一世终于要发生了吗?

    当时司徒怀决也是自请上战场杀敌,皇帝同意了,因为没有抗婚的事情,司徒怀决全须全尾的去了战场,立下赫赫战功,但当捷报一封封传递到京城,就在众人都以为司徒怀决定会凯旋归来的时候。

    噩耗还是传来了。

    司徒怀决在战场上被挑断了左脚脚筋,从此司徒怀决就成了一个残废。

    而自古坐上皇位的,都是健康人,司徒怀决如此,就已经与皇位失之交臂,再无可能。

    而这一幕,正是他的劲敌司徒怀渤所希望的。

    后来她嫁到怀王府,司徒怀渤不小心说漏嘴,跟她提起过这件事。

http://www.iewatch.com/17_17928/88762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