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一、初相遇
    “璎璎,这次京城之行,有没有看中哪家公子?咱们海宁王府,封地东南,离着京城是稍远了点,可架不住咱钱多。”一名锦衣中年人,手指轻轻摩挲着玉扳指,于护栏前转身,“甭提什么位高权重,只要你看上了,什么千金买骨?爹爹给你万金买婿。”

    眼前的少女,玉-肌雪肤,乌黑的长发直坠而下,散乱披于肩上,除去几束特立独行落于身前,余下发丝于身后随着清风的律动而轻舞,就像湛蓝的大海上涮上了一道黑晶,粼粼发光。

    “妹妹,也该听爹爹的一句劝,趁早嫁了吧。我觉得王将军就很不错啦,虽然是大老粗,但是王将军可是咱们海宁城的实权……”身后传来的声音令人心烦不已,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个整天游手好闲的哥哥拾梯而来。本来还想说几句的少女,默默转身离开。父子二人也早已习惯了她这样的清冷,也没指望她能蹦出几个词。一般的女孩十五六岁就已经出嫁了,可这孩子都18了,婚事还没个踪影。饶是海宁王再神经大条,也是心忧不已,还好自家闺女出落得水灵水灵的,不愁嫁,再等个一两年估计也没事。

    “爹,妹妹的容颜就算是放在群芳争艳的京城里,也是一枝独秀的存在。这次进京,爹爹就没给妹妹介绍几门亲事?”

    “私下里给我递请帖的多了去了,只是璎璎没什么态度,估计是一个都没看上……”

    “嫁不嫁不就是您一句话的事嘛,这么宠着她,她不得上天了。小时候想学筝,合乎情理,学了也就学了。后面还学人家舞动弄枪的,那叫什么事?十六岁那年,多少人眼巴巴的看着,她一句不嫁,您就挡下了所有人。这次京城之行,多好的机会,如果搭上了……”

    “行了行了,不要再提了。清禾临终前希望璎璎能自由的选择自己的人生,我既然答应了她,就不会食言而肥。”

    “王爷,一切准备妥当。再走一段,咱们就能回府了。”楼下传来了侍卫的声音。海宁王摆了摆手,便下了楼。这个华服公子哥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跟随父亲下楼。

    ……

    ……

    “无相功?”在一张摊开的老旧纸张上写着这三个字与一段话,“天行有常,生发有序……”徐平一手压着起皱的纸张,一手翻动字典逐字逐句的识别。饶是自认沉着冷静,也是被这作者气得半死。要是古董也就算了,你用古字体我可以理解,你这明明是用现代的纸张,为什么就不能翻译后再抄进去?一定要后来者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找字典?哼,我也不翻译,恶心恶心后面的人。想到这忍不住嘴角上扬,是了,上一个人估计也是这样想的,真是个坏胚。

    窗外是窸窸窣窣的虫鸣声,夏季的山林里这样的情景并不少见。清风拂面,虫鸣声被树叶沙沙的响动压下,此起彼伏的不止是声音,还有吹起的衣摆。“风是不小,可还是挺热的,不如吹空调去。”徐平拿出打火机准备点燃那张记载秘籍的纸张,让它如同这个夏天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去,“那么多人争这张破纸,结果就写了这堆屁用没有的东西,拜拜了您呐”

    砰砰!两声巨响,惊起漫天飞雀。徐平身上根根汗毛炸起,空前的危机感弥漫心神。下意识弹出手里的纸张,抓起身旁的剑,弧光斩过,火花与刺耳的摩擦声同时出现,身后传来了叮叮的碰撞声。

    徐平感觉额头一凉,两发子弹,狙击枪是吗?一阵无力感随后袭来,练剑再多,体悟再多,也不过重武器一个扣动的事。一腔怨气无处发泄,相伴十数年的剑再也拿捏不住,双手无力的垂下,直至双脚再也支撑不住。努力的往远方眺望,除了尽耳的虫鸣声再无其他。渐渐的虫鸣声也越来越小,周遭景物向下掠去,余光中瞟见纸上的火光,心愿已了。徐平再也无力挣扎,视线一片昏暗,万籁俱寂。

    ……

    ……

    周围的景物在飞快退去,但始终未曾拉开距离的是身后的追兵。几个小时前,父兄二人下楼,迎来的是无情的刺杀。兄长被一剑破喉,瞪大眼睛,张嘴欲言却只能发出咳咳的声音,捂着喉咙,血液仍从指间喷射而出,惊慌失措的倒地抽搐起来,渐渐没了声息。父亲盯着黑衣人不敢擅动,长子的死亡也不过几息之间,想来他们还在剑上涂了毒,今天看来是难以善了了。

    少女身下的马速度放缓,原来坡度逐渐升高。身后的追兵虽然不多,仅有2个,但是实力不低。刚刚她想下楼,跟随大部队回家。撞见了兄长惨死的一幕,急忙高呼亲卫队进屋,周围却安静得可怕。在6名黑衣人戏谑的眼神中,她马上明白了,既然有人能进来告知启程消息,那外面的亲卫队,多半失去作战能力了,或者说,全军覆没了。虽然仅有200人的亲卫队,但……想到这少女心中一紧,急忙下楼。仿佛是约定好了信号,少女一动,六名黑衣人也动了。海宁王甩手,玉扳指当即射出,迎面而来的黑衣人持剑竖直劈下。玉扳指炸裂,四散的玉块化成更多的攻击袭向周围的4名黑衣人。或点或抹或削黑衣人化解了玉扳指的攻势,然先机已失。海宁王手掌泛起淡淡蓝光,直取最前方的黑衣人,后方两名黑衣人忙递剑攻其后背。

    这时少女身形已至,双手成爪泛起淡淡荧光,一左一右抓住黑衣人的肩膀扔出门外,但抬手期间,被其中一人击中一掌,顿感肩膀剧痛,内力不继。仍硬着头皮冲出屋外,这时屋内发出一声轰响,海宁王一击得手,那一掌似缓实急,拍在了黑衣人胸口上,黑衣人身形爆退,撞上墙壁。“璎璎,分头走”海宁王在三人围攻下,左右闪避,“回府找你二叔帮忙,按计划行事。”少女犹豫了一下,右肩的伤比预期的严重,再留下来恐怕会拖了爹的后腿。决心一定,脚下不慢,一纵跃便翻过了围墙,两名黑衣人尾随而来。在屋舍间辗转腾挪,来到了马厩,翻身上马时,便听到了主屋那边的巨响。心里咯噔一下,想回头,又看到了那两个阴魂不散的黑衣人。索性调转马头冲出屋外,一路疾驰。到了屋外才发现,府兵歪歪扭扭的全倒了。

    ……

    ……

    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在耳旁响起,嗯?难道我没死?徐平犹疑未定,睁开双眼。还是山林间的风景,还是树叶沙沙,但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那样的伤势还有人能帮我救活?”徐平喃喃自语,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站了起来,“是谁把我从屋里搬出来的?”忽然脑袋一痛,许多记忆涌入脑海,左前方几里处有个瀑布,右前方可以去海宁城。“海宁城?搞什么飞机?那是什么地方?”徐平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猛然发现身上的衣服不对劲,“金丝白袍?还挺奢侈,啊?不对不对,谁替我做手术还帮我换衣服的,我额头的弹孔呢?”到了这个时候,徐平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穿越了。

    根据涌入的记忆分析,原主人也叫徐平,有个什么息隐大法的功法在身,是个刺客来着。徐平感觉嘴里有股腥味,咂咂嘴,是血。再看看地上的几株黄白黄白的花。脑海里蹦出一个词,“断肠草!?”好端端的为什么寻死呢?徐平有点郁闷,算了,一时半会也得不出什么结论,身上有股汗味,估计是刚刚痛出冷汗搞的,先去洗个澡好了。

    一步迈出,差点摔个狗吃屎。“怎么回事,我只迈一步而已,怎么会直接跳起来?这身体的原主人这么猛的吗?”徐平暗暗心惊。就这样蹦蹦跳跳的边熟悉身体,边按照记忆中的瀑布而去。

    ……

    ……

    耳旁传来利剑破空的声音,少女身形一矮,前冲,左手成爪探出,直取黑衣人右肩,这一击运上十足劲力,抱着重创一人的目的而去。一抹寒光又从左侧袭来,少女无奈只能化爪作拈花指,贴住剑尖,低头将左侧剑尖引向右侧剑锋。耳旁响起令人作呕的剑刃摩擦声,少女秀眉微蹙,左手再度化指成爪,抓向左侧来敌,右边的黑衣人一记手刀劈向少女受伤的右臂。

    她愤恨不已,每次都是攻敌必救,一对二着实太吃亏了些。这两人明明实力不弱,拳剑交错,虽然没被利刃伤到,但总是被击打,身上已有多处暗伤。左手急忙回救,左臂又被左边的黑衣人一拳打中,剧痛袭来,右脚蹬地退至崖边,狼狈避开二人的后续招式。两名黑衣人步步逼近,从刚刚走上这条绝路开始,少女的背水一战已经好一会了,迟迟拿不下。但诸多暗伤在身,晾她不出几合就得束手就擒,宜乘胜追击。两人对视一眼,迅疾出手。少女有苦自知,这副身体,已经强弩之末,这一波攻击不知道到底挡不挡得下来,身后就是近百米的悬崖瀑布。面对两名黑衣人的再度出手,她实在想不出逆转的方案。

    咬了咬牙,无奈的一声叹息后,后仰蹬地,将自己推离悬崖,在两名黑衣人震惊的神色中,闭上了双眼。

    ……

    ……

    徐平在潭底玩得不亦乐乎,接着又把目光对准了山壁上的一个突起。如果搁那里跳水不知道如何?琢磨着琢磨着,徐平就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到了高台上,才发现,这地方离地至少30米。虽然紧张刺激,但是刚死过的人,对于危险,有种天生的抗拒。正想打退堂鼓,从哪来回哪去,陡然间发现头顶的水幕出现了一片阴影。“好家伙,这哥们跳水比我还猛。”徐平注视着那个渐渐放大的阴影,“这…跳水的姿势不太对吧?哪有四脚朝天跳水的?”

    徐平几步助跑,一蹬,迎着水幕冲了出去,上升的势头还未止住,又是一阵拔高。穿过水幕才发现,是个身着黄衫的女孩。连忙横抱而起,由于惯性太大,徐平一口气差点没缓上来。可是手上还是要放松,沉腰,以此来减少冲量,他可不想抱着断成好几截的姑娘。即使是这样,两人的速度也是极快,这样的速度落到水里十有八九重伤,徐平连忙运起息影大法里的月步,连踩空气减速。这一阵手忙脚乱,徐平才发现怀里的姑娘正看着他。

    “呃…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落水的时候可以好受一点,我这样抱着你下去,你待会可能会瘫痪。”少女怔怔地看着他,身体扭了扭,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另外一手绕过腋下也抓住了肩膀。徐平会意,急忙放下她的脚,环住了腰。眼看快要入水,周围水声轰鸣,徐平夸张的张嘴吸气,示意少女赶紧闭气入水。看着他滑稽的样子,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像万年的积雪一朝消融,露出了雪峰下的磅礴生机,从冬天到春天,仅仅是她一个笑颜的跨度,徐平不由的有些痴了。少女连忙吸气,紧紧抱住徐平,将头贴在他的胸前,一颗芳心狂跳不已,脑海里全是他刚刚混不顾身的样子,有点傻傻的,不过长得是相当凑活了。

    扑通一声巨响,两个人在水里的乱流中翻滚。少女本来就是疲惫不堪,硬撑着身体,刚刚的入水又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再也无力抓住眼前的男子,正欲脱手而随波逐流时,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虽然有点羞涩,但又回到了那个温暖的怀里,好安心。徐平搂着少女沉底,运起内力,两脚撑地,一跃冲出水面,离岸边还有几米距离。连忙踏水,身形再度拔高,最终滚落地面。

http://www.iewatch.com/20_20088/8986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