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四、入海宁
    海宁城地处泽国东南,分布近似四方形,四边开四门,徐平自北门而入。城内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屋舍林立却井然有序,行业分区分块又不显散乱,隐隐衔接自然,城内布局应该是有高人操作,这样的模式比起后世也不遑多让了。徐平暗暗对这操盘之人起了兴趣。

    “客官,要不要进来用点点心,今日叉烧包折价大卖哟!”这时旁边茶楼传来小二的吆喝声。反正看城内似乎还没有反馈出什么迹象,不如先在茶楼内听听风声,打听一下海宁王府的情报。徐平转身进了茶楼,拱了拱手:“小哥,帮忙安排个座位,我喜欢热闹点的地方。”小二扫了一眼徐平,带着徐平往食客扎堆的地方走去,笑道:“客官瞧着面生,风尘仆仆的是从哪来呀?”

    徐平看了看前方,四张桌子位于角落,仅有最靠里边的那张无人落座,其余三桌也不像是本地人,茶楼果然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希望能有意外之喜,听到小二的问话,徐平道:“自关中而来,准备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买卖可以做。关中那边都是大老粗,生意实在难做。”旁边一桌有人问:“不知阁下准备做点什么生意?”徐平侧过头,原来问的人是一个身穿淡灰色长衫的中年人,面容白净,眼睛炯炯有神。

    徐平拱了拱手,径直落座,笑道:“家里做点水粉生意,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中年人闻言点了点头,他刚刚也不是随便问的,眼前男子举手投足间沉稳大气,不似一般人家,衣物做工考究,布料也明显是上杭城那边的货。问一问也是抱着结个善缘的目的,不过这人说是做水粉的,浑身上下却没那股味,应是有别有所图,想到这,便说:“海宁水粉市场,海宁王府的品颜楼你一定得去看看,出门左拐,到西门去,那边最大的水粉楼便是品颜了。至于我的名字嘛,日后有机会见面,再说吧。”徐平见他不愿多说,也就没有追问下去,点头致谢。隔壁一桌也传来了声音:”你是关中来的?早就听闻那边尚武成风,当真是人人武夫?“徐平摇了摇头,无奈道:“人人武夫就有点言过其实了,不过尚武倒是事实。尤其是关中卫戍军的招兵,更是年年大摆擂。”那人又道:“关中卫戍军和关中王府兵不是一块儿的嘛,那关中王府兵……”话音未落,旁边同伴便捂了他的嘴,讪讪笑道:“不好意思,我朋友乡下来的,不懂规矩,莫怪莫怪。”

    徐平倒是一笑了之,心里暗暗吃惊,连这路人都觉得不妥,这关中王真是司马昭之心不加掩饰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几个月之前游历关中的时候,卫戍军和关中王府兵可是秋毫不犯的,怎么的现在成这样了。徐平倒没有多想什么,平复了心情,点了几个叉烧包和一壶茶水,便琢磨着要从哪着手。

    这边正想着,门外突然十几匹大马呼啸而过,显然骑手是心急如焚,手中长鞭挥动发出啪啪声,吼道:“走开走开,紧急事件,莫要妨碍公务!”

    “哎哟,我的老腰诶,你人马冲撞进城,公事也不是这个冲法吧”

    “别撞了我的招牌呀……”

    门外怨声载道,但也没人真敢去拦。拦不拦得住倒还两说,就算真拦住了,妨碍公事的罪名也没人担得起。民不与官斗,但是嘴臭几句是莫得问题的。随着马蹄声渐行渐远,门外走进来两个人,边走边聊:“刚刚那是驿站的人吧,照这个跑法,估摸着应该是从凌晨跑来的了。”

    徐平算着时间也差不多对的上,这批人应该是来爆料海宁王的事情的。徐平匆忙起身,便想潜入城主府,这时小二一手撑着盘子,一手急忙拉住徐平:“客官,你这叉烧……?”徐平掏出钱,这几个钱是他从屋子里翻箱倒柜找到的,穷逼杀手,浑身上下没几个子,回头找曹璎报销去。不过曹璎现在身上有钱吗?想到这徐平一脸古怪,毕竟她有没有钱,徐平还是一清二楚的,得了,还是得先记账上了,徐平将钱放在盘子上,拿了一个叉烧包,笑道:“剩下的那些包子,分给刚刚那几桌的人吃吧。”

    出了门,徐平径直往城主府跑去。经过海宁城中心时,有一队人马,往西门而去。人数虽不多,但显然训练有素,几名侍从隐隐护在中间一轿旁边,快步赶路。徐平认得,这身衣服是海宁王府的,往西门?是想去品颜楼?那边一时半会也出不了结果,如果真是曹璎那个二叔搞鬼,现在顶多也只是去施压而已,我还是先去看看驿站和城主府那边的态度如何。

    周围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声声入耳,家事,生意事,事事不绝,当真是太平盛世,徐平感慨了一下,刚到这个世界,没什么归属感,倒也不去多想未来的权力更迭会给这里的人带来什么影响,当务之急还是快点跟随那名驿站来的人。

    这破城平时也没来几次,路都不熟,仅仅有个大概的方位知道城主府在这里,中途不知道走了多少冤枉路,徐平一边埋怨原主人躲在深山老林摸鱼,一边往阴影处走去。环顾四周无人后,施展月步,轻飘飘地落在了墙上。府内守卫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占据几个门,和平时期倒也不好多苛求他们什么。

    在几个守卫聊天吹水时,徐平身影一闪而逝,往内堂摸去。忽地见到了那个骑马的人,徐平咯噔一下,这就聊完了?搁这整泡面番呢?不过定睛一看,原来那骑马人是被人领着往府内走去,应该还没开始上报,不过这速度倒是没预想中那么快。徐平悄悄跟在他们附近,听到骑马人在那边嘴臭:“他妈的都跟你们说有重大事件了,不然我一个小驿长敢担着硬闯海宁城的责任吗?你们是不是天天搁府里摸头啊?”

    两人步履不停,前面的引路人一脸歉意道:“下人平常踢皮球踢惯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我们失察了,待会还请在城主面前,让我们不要太难做人,麻烦则个。”说着便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白花花的银锭,正要递过去,驿长先手把他按住,哀叹道:“这次我都不知道脑袋会不会搬家,我也懒得拉你们垫背,你们以后自己看着办吧。”

    引路人明显是内府的领事,职位不低,不然也没办法随手掏出一块银锭,见识过不少场面,听到驿长的话悚然一惊,忙回过头,对上了驿长那空洞的眼神,糟了,看来这次我们得被老爷狠涮一顿了,那群王八蛋整天就知道抠拿索要,半点事不干,老爷整我,我就拿你们出气,妈了个巴子的。领路人也不在这件事上牵扯太多,无奈道:“驿长何来摸头一说?”驿长听到这个话,眉头一挑,眼里尽是嘲讽,道:“合着脑袋进水了,摸头不就是在水里摸鱼咯。”领路人也不生气,略显尴尬地笑了一下,不多言,两人行色匆匆往城主沈心会客室走去。

    徐平本来就是刺客出身,五感通明,更何况这两人不是武夫,也没有如何压制声音,徐平自然将他们的对话收入耳中。官僚主义真是源远流长,只要有体制就有这的那的问题,不过正好,让我赶上了。徐平心中大定,悠哉悠哉的跟在后面。

    ……

    ……

    品颜楼是一栋四层建筑,外部雕栏玉砌,檐牙高啄。空气中有种淡淡的香气,倒不是单一的花香,而是数十种香气混杂一起,所带来的全新体验。海宁王府一行人于门前停下,侍从拉开门帘,弯腰道:“老爷,品颜楼到了。”轿内一中年人着藏青色长衫,持书正坐,闻言淡淡看了一眼人头攒动的品颜楼,开口道:“我们王府品颜楼生意真是不错。”

    侍卫脸色几度变换,他倒也不是曹正峰那一派的,只是这兄弟俩明合暗分,府内但凡有点心思的也都明白,大家族兄友弟恭估计也只有小时候才真实存在吧。此时曹正屿已经下轿,立于门口,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不过眼神里的嘲弄之意却是出卖了他不平静的内心。“你们留下,汪精,你跟我走。”曹正屿摆了摆手,向前走去,轿子旁一服装精致的男子躬了躬身子,随即跟上。

    楼内多数是女子,衣裳五颜六色,装饰琳琅满目,一楼是香粉和香水专区,不时有少女在其间串来串去,和同伴交流着各种香味的搭配心得。有的男顾客陪同女伴,不时将香粉置于手上递到男伴鼻前,“这个缦回香,香吗?”“香”“那这个勾心香,香吗”“香”“那这个婀娜香和那两个哪个更好呢?”“……”男伴面露难色,曹正屿从他们旁边,也是一脸古怪,这些香味不是差不多吗?哪来那么多废话?

    曹正屿主仆二人沿着楼梯而上,几个下楼的女生看到两个大男人走了上来,稍微打量了一下,长相普通,除了衣服好一点,扔到人堆里也没人认得出来,心里纷纷吐槽,两个老男人来逛品颜,羞也不羞。心里这样想的,表面上还是欢声笑语,只不过比刚刚在二楼的叽叽喳喳欢呼雀跃小声了一点,时不时瞟一眼他们主仆二人,交头接耳好像在讨论着什么,比如这两个老男人哪个更普通点,或者二人的关系。曹正屿不知道这群女孩的心思已经拐过了九十九道弯,脸色如常的走了上去,心里却乐开了花,有人关注,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汪精注意到老爷突然挺直了身子,心里微微叹气,老爷喜怒不形于色是挺好的,可是就是有点自恋,这几个女孩的眼神可藏不住,哪有什么喜爱啊,唉。

    不一会儿,主仆二人便来到了四楼主管层,廊道铺着薄毯,落脚柔软,像是踩在了松软的草地上,一旁的木制墙壁不知道刷上了什么闪动着微微的光泽,走进廊道清新之气扑面而来。“倒是个会享受的。”曹正屿感慨道,迈步前行,到了一个挂有总领事木牌的门前,推门而入。

http://www.iewatch.com/20_20088/89862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