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五、绑架案发酵
    领路人带着驿长穿过一道门来到一栋四周皆有围墙的独栋建筑前,敲了敲门,微微躬着身子,朗声道:“老爷,北门外驿站驿长有要事禀报。”这时屋内传来声音:“知道了,让他进来吧。”领路人道了声是,便退下了。此时徐平已然轻轻落地,靠着墙壁听着屋内动静。

    驿长一进屋内,就看到墙上挂着的一幅字“金玉其内”,笔锋锋芒毕露,横竖撇捺干净利落。驿长觉得隐隐有道声音在颅内响起,诉说着字帖的志向。驿长急忙摇了摇头,收敛心神,转过身对着远处看书的红衣男子行了个礼,开口道:“昨日海宁王于驿站内被绑架,绑匪留下文书,七日内带银两100万两去北门驿站赎人。”

    沈心听到这个消息有点懵了,放下书,皱起眉头,问道:“曹正峰被绑架?”驿长脸色发白,直到把事情说出口,才知道刚刚一直做的心里建设都是纸糊的,驿长战战兢兢地说道:“是,在驿站内还发现了世子的尸体,县主下落不明。”沈心惊疑不定,难道是太子那边动的手?还是关中王?不对,卫戍军那边有人盯着,况且曹正峰可是有两百人的府兵跟着,副总管姚烈也是高手,没有个四五百人怎么可能在这些人手里把曹正峰绑了,他又不是不会跑。沈心问道:“那府兵那边伤亡如何,你可有看到袭击者的面目?”驿长一脸苦涩,无奈道:“我昨天大概下午5时左右,在大堂内处理点事,这时姚副总管踉踉跄跄地过来,指着我骂道,你居然敢用迷烟,谁指使……话还没说完,就有两个黑衣人从天上跳下来一下击倒了姚副总管,我吓了一跳,正想高呼求援,颈后一痛,我也倒了。”驿长摸了摸酸痛的后颈,接着说道:“我醒了之后,急忙跑到海宁王所在院落。到那里,仅有一封交赎金的纸条。”

    驿长从怀里掏出那张纸条给沈心,沈心细细一看,纸条并没有动什么手脚,写的东西也如驿长所说。“我回去叫醒了姚副总管,跟他大概说了情况,他带着我出去,我才发现,府兵营地里的士兵全倒了。他叫醒了府兵,下令让府兵封锁了现场,派了十数骑随我回来。”驿长心有余悸地说道。这是他这一辈子见过最大的阵仗了,他多么希望自己在做梦。屋外的徐平听着,暗暗点头,这幕后之人跟他预料的差不多,采取了这种方式,只是……屋内又传来了沈心的声音:“你随我一同回驿站,我去现场看看。”说完两人出了门,沈心点了几个人:“阿大,你去城外卫戍兵兵营找人问问,昨天有没有兵马调动,阿二你去衙门叫上几个伶俐的跟我去看现场,阿三你拿我手令去通知城防那边的,说戒严开始,启动二级战时通行证,原因就说日常演习,顺便调查一下今天城里的生面孔。”

    驿长心中暗暗佩服,好一个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不过这个战时通行证是什么东西?驿长问道:“大人,这个战时通行证是什么?”沈心一边往外边走去,一边说道:“凭证出入海宁,仅官家以及一些大商贩还有一些特别通行证持有者可以出入海宁,控制人员流动。”徐平已经获得足够多的信息了,正欲离开,听到这个战时通行证,也是暗自点头,这个沈心能跟海宁王府斗这么久,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几个闪身,徐平已经到了府外,外面还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丝毫没有大雨将至的慌乱。“上一辈子的我,也是这样子的吗?”徐平自嘲地问着,沿着来时的路全力冲刺,在全城戒严时跑出了海宁。“北门驿站在什么地方呢?”徐平喃喃自语着,想了想,脑中就浮现出了去海宁的路,这丫的还算凑活,没有当个家里蹲真是万幸,徐平运起清风行,又开始了长途跋涉。

    ……

    ……

    嘎……门响动后,“你是?二爷?”屋内一名肤白胜雪,婀娜聘婷的女子柔声道,“二爷来此地有何贵干?您也想买点胭脂水粉吗?”曹正屿不以为然道:“陆品颜,你不必对我冷嘲热讽的,现在是你的那个好姐妹曹璎要你帮忙。”陆品颜这才收起似有似无的淡淡笑意,正色道:“怎么说?”曹正屿一脸悲痛说道:“王兄被绑架,我那侄子惨死,曹璎她……她下落不明,现在绑匪要价100万两七天内备齐,你知道的,光靠丝绸和瓷器两项,我根本凑不出100万两。待会我还会去一趟另外三个地方,跟他们说说。”

    陆品颜又惊又疑,失声道:“两百人的府兵,怎么可能连个人都护不住?姚烈在搞什么东西?还有下落不明是什么意思?”陆品颜一手撑着额头,发丝自指间留下,柔顺无比,在阳光下闪动着淡淡的光泽。虽然很是不想相信发生了这些事,可是看到曹正屿这样过来了,她就算不想相信也不得不去信了,毕竟他曹正屿犯不着说谎。陆品颜说道:“钱的事我会想办法,一时半会我肯定拿不出那么多。”曹正屿倒也没说什么,这个结果已经是他意料之中比较好的结果了,点了点头,他就带着汪精离开往下一个目的地丰宁米铺。

    待二人离开后,陆品颜才重新抬起了头,脸上又挂上了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打了个响指,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门外,陆品颜看到他才略微安心,道:“陆乞,刚刚的话你都听到了?”陆乞道:“听到了,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刚刚有府兵十数骑具装进城,直奔城主府而去,应该就是报告这件事。”陆品颜点了点头,道:“那你觉得这100万两我们该怎么办?”隐卫:“此事还有蹊跷,我会去调查看看,100万两该出的部分还是要出,世子惨死,县主杳无音讯,还有小公子需要我们帮忙,我们不能留下话头。”陆品颜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呼出,道:“交给你去办吧。”

    ……

    ……

    驿站不大,呈长方形分布,外围土围墙,内里清一色的木制结构,想来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奢侈到可以给驿站上石料的地步,徐平远远观察了一下,并没有意料之中的两百名士兵,估计驿站外也就十几二十人,不过人人身披黑甲,黑甲光泽发亮,应该是府兵中的精锐,剩下的人大概被送回营地了。也是,既然已经绑了海宁王,那这个驿站也就没什么用,自然也没有人有对驿站动手的欲望,留个十几个人还有海宁王府府兵的身份,对付路人足够了。“不过这驿站也太矮了吧,没有稍微高一点的建筑吗?”徐平疑惑的低语着,慢慢靠近驿站。瞅准了巡逻府兵的间隙,徐平纵跃间便进了驿站。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废墟,是的,驿站内的一片废墟。徐平根据承重柱的一些特征,推测这个建筑原本至少有十二三米高。这个承重柱的断裂面极不规则,徐平想起了曹璎回忆中所说的巨响,想来是房屋倒塌的声音了,不过能把这直径30公分的树木打断……徐平想到这,从断裂面上折了点木材在手上捻了捻,能当承重柱的木材,一般来说质地是较为坚硬的。徐平分不清树木的区别,但是从他手中扬落的木屑,他心情却有点凝重。

    击断树木之人,修为不在他之下,至少也是二品上,而且还是二品上中的顶级好手。海宁王不过刚入二品,面对黑风六煞自然毫无抵抗之力。

    相同修为,徐平的长处在于匿迹杀人,那人走的是正面对敌的阳刚路线,倒也是各擅其长。徐平在废墟旁看了一会,没什么其他有用的消息,就退了出去。出门之后是一条土廊道,右拐便可离开驿站,左拐穿过几座相邻的房屋,又拐了几个弯才到大堂。说是大堂也并没有如何大,相当于前世酒店的一个前台罢了,再加上十几平的空地,就算大堂了。

    门口台阶上坐着一个短发具装男子,看年纪也不过30出头,呼吸吐纳却是深远幽长,徐平暗暗估计这人有二品实力,难道是那个姚烈?30出头的二品高手,放在其他城市也算一把好手,在海宁王府当500府兵的副总管,有点可惜了。如果是关中王的府兵副总管,也没他的事,不过独领一军是肯定没问题的。回去得问问曹璎,这个姚烈什么来头,见大堂这里也没什么有用的信息,恰逢远处传来马蹄声,沈心带的人马赶来了,门口的姚烈睁开眼,迎了上去。

    徐平琢磨了一下,跳上房梁,准备静观其变。这驿站里已经没有什么有用的证据了,昨天从驿长五时左右昏倒,到次日醒来,中间留了十来个小时给黑风六煞操作,而且时间点上,也没有人会在半夜赶到驿站,真是好算计。

    屋外,沈心一路风尘仆仆赶来,看到姚烈坐在门口,勒马停下,翻身落地,拧紧眉头,厉声问道:“好端端的人怎么说晕就晕了?”姚烈起身,一脸悲痛,叹息道:“那时我和他们刚吃完饭,一阵异香袭来,起初还没什么感觉,直到后排的士兵也闻到了。我觉得情况有变,忙下令部队散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们成片的倒下,我站起来也是觉得天旋地转。整个过程也不过四五息时间罢了。”

    沈心闻言也是震惊不已,竟有如此神妙之物,四五息就可以放倒两百人的部队,沈心继续问道:“你怎么断定驿长是行事之人?”沈心平静地说道:“事出紧急,那时候驿站内仅我们海宁王府的人马,和驿长及几个下人,并无其他人,能动手的只有他们。”“你们的饭盒有没有可能被动手脚?”“不可能,饭盒是不饿楼的人带来的,我……我不相信是他们动的手。”沈心听完后也没说什么,和姚烈一起走远了。徐平从房梁上下来,闪身出屋,朝着海宁城的方向跑去,他想去不饿楼看看。

    在山林间穿梭时,徐平回想起刚刚姚烈和沈心的对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有点不正常。不过一时半会又说不上哪里不正常,索性不想了,长途赶路,加上时间临近中午,虽然是初秋时节,但大中午的太阳也不是那么好瘦的。徐平觉得嘴巴有点干干的,舌头像张砂纸在嘴唇上摩擦,除了带来点点凉意,没有一丝一毫湿润的感觉。徐平调转方向,往记忆中的小河寻去。

http://www.iewatch.com/20_20088/8986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