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十三、记忆碎片
    徐平心里狠狠骂了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怎么个个都是这副脸色,老子救人就一定动机不纯吗?欸……等下,他刚刚是不是说了璎珞?徐平疑道:“曹璎原名叫曹璎珞?”姚升象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一副你连这都不知道的样子。姚升象一把年纪,灰白的头发,皱巴巴的皮肤,额头的纹像梯田般层层堆叠,脸颊仅剩两个颧骨挂着一层灰暗的皮,不过眼睛却透露着不合年纪的精光。

    姚升象不理徐平,自顾自走到椅子旁示意徐平坐下,自己则拿出烟斗点起了烟草,狠狠吸了一口。徐平心想这老头还端起架子了,等他说完,我不得狠狠削他一顿。徐平打定主意后,乐呵呵地坐下,等着姚升象的下文。姚升象瞟了他一眼,你个小狐狸想什么以为老夫不知道?年轻,璎珞还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想报复老子,等到百八十年后吧。姚升象吐出一口白烟,问道:“你刚刚打的什么拳法?”徐平愣了一下,诶,这人要是想交易,怎么摆个这么欠打的态度,是不是没被教育过啊?徐平挠了挠头,茫然说道:“刚刚被老先生那一脚踢傻了,好像忘记了欸。”

    姚升象也不恼,接着说道:“曹璎原名是叫曹璎珞,只是自他娘过世后,她就改名了,老爷也没说什么,由着她的性子来。其实吧,这其中还是有点故事的……”姚升象一拍脑袋,说道:“差点忘了要问你,那套拳法叫什么来着?你想起来没有?”徐平暗骂老狐狸啊,不过又被他挠得心痒痒的。徐平谄媚地笑着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叫太极。改天有空跟老先生切磋一下,这套拳法还可以养生呢。每天打一套,老先生说不定可以活到100岁。”

    姚升象嘴里念着太极,在脑子里搜索一下,似乎没有对应的人事,江山代有人才出,自己真的老了。姚升象看徐平那张脸,心里好笑,说道:“老爷并没有什么经商的天赋,之前全靠王妃打理才能有所起色,而世子殿下就是……心不在此,所以也不适合。能扛起海宁王府这杆大旗的只剩下她了,她也是继承了王妃的才干,很快就把转运,饮食和米铺三家生意打理得有声有色。”徐平暗叹,还有这样的事,原徐平来的时候,不过一个月前,对这些陈年往事并不太清楚。把整个家族托付在一个女子身上,这些男人也太废物了点吧,回去要好好疼疼璎璎,这几年太苦了。

    徐平问道:“那璎珞?”姚升象看到他眼里的黯然,心情这才好了几分,接着说道:“一开始,要接手庞大的生意自然没那么容易,人员交接,一些规则的学习,还有无处不在商战,璎璎一开始也吃了不少苦头。后面,她就写了张字帖”璎珞,不弱于人。“,自那之后,就改叫曹璎了,想来是珞和弱谐音,以此明志。”徐平叹了口气,他对于她的了解实在不多。

    姚升象看徐平一副忧伤的样子,冷不丁冒了一句:“你俩八字还没一撇,你现在搁这伤春悲秋是不是太早了点?”徐平看了姚升象一眼,琢磨着刚刚已经被曹则误会了,多一个人少一个人也没差,笑道:“老先生你怎么知道八字还没一撇啊?”姚升象看徐平笑眯眯的样子,嗤笑一声,唬老头子我?徐平也不反驳,老神在在的坐着,想着其他事情。过了一会,姚升象坐不住了,烟斗敲了敲桌子,说道:“小子,老实说,到底怎么回事?做到哪一步了?”徐平站起来,又摆出刚刚那副茫然的样子,挠了挠头:“就……就正常的发展啊。”姚升象顿时有种辛苦种了十几年的白菜被猪拱了的吐血感觉,低骂你他妈的,抓起刚刚的匕首就扔了出去,然而徐平已经先一步运起清风行,没了身影。姚升象见他跑了,这才舒缓了脸色,嘴角扬起:“小狐狸,跟我斗?璎璎看得上你?”

    在徐平探访海宁王府的时候,曹璎和陆品颜已经处理好大小事务,乔装前往城主府了。隐卫并没有跟随,他们被派往各大产业通知曹璎秘密归来,并传达按兵不动静待时机的指令。

    城主府内,沈心书房。曹璎看着“金玉其内”四字字帖,不管几次看到,都会被这字上舍我其谁的霸气所深深折服,当初也是看到这四个字,才下定决心接下母亲的担子和沈心联手,把持海宁政局。曹璎眼里充满缅怀之意,陆品颜立于曹璎身后,关于和沈心结盟的事,印象深刻的反而是之后两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成立品颜楼,北上南下,打通供应链,乔装打扮亲自下场去推销,靠着不计成本的低价铺货,挑拨离间在几家老水粉商的结盟中杀出一条血路。

    陆品颜闭上眼睛,那时候的焦头烂额仿佛还在眼前,“璎璎,低价铺货,周转是能周转起来,但水粉不是快消品,这样下去我们会被经营成本拖垮的。”“现在是淡季,我们新入局没关系,老水粉商这个时间段要准备款项还帐的。那些实力比较差的会先垮台,他们的市场让出来,我们才有希望。水粉靠低价倾销很难有活路,要涨价,涨出一片新天地。”那之后,曹璎收购了几家资金链断裂的水粉商,在海宁站稳了脚跟。后面就是亲自代言,立人设,先是陆品颜,再是曹璎,品颜楼的水粉价格水涨船高。低端区先是被品颜不计成本的砸盘,几年价格都提不上来,高端区品颜一家拿了六成市场,还搞限购,真实盈利更加惊人。直到看到品颜楼的报表,府里的那些老头才闭上了叽里呱啦的臭嘴。都是见钱眼开的货色,真是让人恶心。

    陆品颜想到这,又看了曹璎一眼,当初品颜楼还是这个小姑娘扭扭捏捏地说:“品颜,你是我身边最信任的人,这个水粉牌子就用你的名字命名,全权交由你经营。”陆品颜那时候感动得不行,直到后面一次谈话中才知道,那个是收买人心的做法,说完曹璎就一直道歉,说她本来就觉得品颜楼很好,只是刚好看书上说的那些驭人之术对上了。觉得有必要坦诚地说一下,然后可怜巴巴的望着陆品颜。陆品颜也是哭笑不得,心里却是很高兴,伸手摸着她细腻匀称的脸说:“真是见外了呢,你个死丫头!”说完就用力一捏,扯着曹璎的脸拉得老长老长。后面一段时间曹璎都带着面纱,外人不知道为什么,陆品颜可是知道面纱下那红肿的脸是个什么样子。想到这陆品颜由衷一笑,再之后成立隐卫,打理其他生意又是另外的事了。

    “一进来就看到陆姑娘的绝美笑颜,今天真是个好日子。”门外传来了中气十足的爽朗笑声,说话的正是海宁城主沈心,跟来的还有李守中。“沈城主说笑了。”陆品颜转过身施了个万福,退到了曹璎身后。曹璎听到声音也转了过来,执了个晚辈礼说道:“见过沈叔叔。”此时沈心才看清楚了曹璎的妆容,奇道:“璎璎,你这妆容是品颜楼的新产品吗?”曹璎眉眼间难掩得意之色,笑道:“是施妆之人技术精湛,任何妆容都能手到擒来。”沈心见她不愿透露名字,也不多问,而是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二叔并没有来找过我,城外卫戍军大营没有什么异动,其他情况品颜应该有跟你提一下吧?”

    曹璎点了点头,二叔要消化海宁王府的势力,不接触王敢当,不接触沈心,那要怎么弄?难道……曹璎疑惑的看了沈心一眼,沈心摇了摇头,城内太子党不成气候,想要动摇海宁的政局根基完全不可能。沈心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曹璎叹了口气,道:“我暂时不方便露面,看看二叔接下来的动作再决定怎么应对。”沈心颔首,笑着问道:“那璎璎是想好应对之策了?”曹璎道:“嗯,有猜过几个可能的演变方向。”这时李守中插了一句:“王府的小狗队,发现不饿楼新来的甜点师家人已经半个多月没露面了。”

    曹璎知道这个人,她有印象,徐平说他有可能是破局的关键所在。“劳请城主府这边多多关注,这人有可能有关键线索。”曹璎望向李守中,“隐卫这边人手不够,力有未逮。”沈心目光变了变,那天晚上的审问,他也在场,这人的反应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虽然家人半个多月没露面有点异常,但曹璎怎么知道这人有问题?沈心忙道:“曹当家的,这人有什么问题吗?”

    曹璎沉吟了一会,她还是不想暴露出徐平的存在,带着歉意说道:“是朋友探知的消息,璎璎不方便透露。”沈心觉得有点可惜,不过也没过多追问,笑道:“无妨无妨,不知小世子在王府里如何,我这边人手多是多,可是,唉……你也知道,潜入王府还做不到。昨天就想进去看一下,可是一直没找到机会。”曹璎拿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说道:“沈叔叔有心了,我已经派遣人手进府探访,说不定待会就有消息了。”陆品颜见状,也拿起身旁的茶杯饮了一口。

    说这话时的曹璎神色一片柔和,陆品颜喝茶时,看了一眼,暗暗叹气,这丫头陷得有多深呐。沈心人精儿似的,一下也听出这话里不寻常的地方,跟李守中交换了一下眼神,目露喜色,曹璎虽然是非常出彩的晚辈,这些年也都看在眼里。可是女儿身,有些事不方便,而且一些事情终归有变数,不敢重注压在她身上。早点定下来,可能会让一些人止盈离场,但剩下的人才有力量梭-哈到底。沈心想到这,朝陆品颜使了个眼色,陆品颜看到沈心挤眉弄眼,抿嘴一笑,说道:“沈大人不必如此,我也好奇呢。”沈心的小心思被陆品颜一语点破,有点尴尬,埋怨的看着陆品颜,不过陆品颜居然也不知道,这么神秘?曹璎将刚刚喝茶时飘落的头发捋到耳后,柔声道:“沈叔叔,璎璎心里有数,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

    就在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时,门外传来了下人的呼声:“老爷,老爷。”沈心蹙眉,隐有薄怒,看着曹璎说道:“见笑了。”曹璎摇了摇头:“定是有要事禀报,沈叔叔大可听完再定夺,我和品颜……”作势欲起,沈心急忙压了压手,说:“不必离场,璎璎见外了。”下人此时已到门前,听到这话,才脱口:“老爷,朝廷水波阁第七滴水-波纹大人,携便宜行事令,已至北城外驿站废墟处。”水波阁有阁主清泉,是泽国明面上的武宗,其下七滴水,个个都是一品修为,各有所长,有独挡一面之才,江湖人称泽国水鬼。听到这个,在场的人都明白,太子的人来了。原来曹正屿真的傍上太子,而且,来人是水波阁的波纹,那……局面恐怕难以收拾了,海宁王危矣。曹璎看到沈心脸色变换不定,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昨天早上就隐隐有预感,这次的风波可能会有一品高手卷入其中。直到刚刚,那个一品高手尚未出现,她还抱有侥幸,徐平说了二品无敌手,那高端战力自己这边不缺,局势也在自己掌控之中,赢面大的很。可是,波纹来了,那再多高手又有什么用?

    沈心一脸苦涩,道:“璎璎,这段时间你先回避一下吧。”李守中也是一脸凝重,曹璎点了点头,带着陆品颜走了,刚刚热起来的气氛,随着水波阁的到来,如蜻蜓点水,重归平淡。

    徐平从海宁王府出来后,琢磨着,现在还挺早,璎璎那边估计一时半会搞不定,不如现在到处逛逛,待会再回品颜楼找她。于是徐平漫无目的的走着,哪里人多他就往那里凑,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高大建筑前,建筑遍涂橙漆,装饰有各式各样的的铜钱挂件,散发着奢华的气息。在周围建筑都不高的情况下,这座建筑显得特别鹤立鸡群,仿佛在建筑群中无声呐喊:老子贼有钱。徐平摇了摇头,每个时代都有这样的人事物,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排场极尽奢华,殊不知在真正的大佬眼里,这些人就像小丑一样。

    徐平环顾四周,这条街道的马车相比于其他街道多了很多,叫卖声倒是没有了,相较于其他街道,这条街道安静了很多。定睛一看,周围都是银庄钱庄,徐平心中一动,那旁边这个不会是……”货通银庄!“徐平低声出口,有点汗颜,这么说来,这座建筑不愧为大陆第一的银庄,也是有几分可取之处的。突然,徐平感觉头部撕裂般的痛,有许多记忆碎片又跳了出来,”王敢当……黄金千两……云影……一个月前?“脑海里浮现出这几个名词,还有许多片段。徐平从疼痛中缓了过来,他试着把那些名词串起来,找出一条脉络,数次尝试之下,无疾而终。想不出来就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徐平心血来潮,自言自语道:”前世看过不少类似的小说,一般到最后,有这种情况的都成了反派,自己不会也是吧……难道璎璎是反派?反正我站她那边,哈哈哈。“

    摇了摇头,徐平决定进去一探究竟,看看能不能获得更多启发。

http://www.iewatch.com/20_20088/89862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