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十四、同舟
    徐平走进货通银庄,这是周围一条街里最热闹的地方,往来间,都是海宁有头有脸的人,衣物,气度都是不俗。银庄外,停着许多马匹马车,各式各样衣着的护卫守在门外,显然是银庄内客户的私人守卫。银庄内有十个柜台,可以正常办理银票取现或者现银过磅兑换银票的业务,也有放贷,典当,不一而足。

    几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有几双眼睛不时盯着场内,徐平猜测这些人应该是货通银庄内的安保力量,毕竟在场的这些有钱人,做兑换的时候,现银都是一箱一箱的,风险确实不小。

    徐平朝楼上看去,脑袋忽然又是一阵刺疼,楼上是贵宾室,只有真正的豪贵才能上得去。“脑袋里怎么又闪现出了自己带剑上楼的画面,这里面连私人护卫都不让进,为什么自己可以带剑上楼?”徐平扶着脑袋,满头冷汗,“前面那个女人是谁?”徐平在脑海里努力回想着,他想把视线往上移,去一睹那身影的真面目。从后面只能看出这身影着蓝色外裳,上楼时步伐紧凑,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手臂摆动幅度也不大,整个人像是时刻警戒着似的。忽然,那人转过身来,腰间一块玉牌轻轻跳动,徐平脑海里的画面戛然而止。

    “客官,请问您是要办理什么业务?”旁边一人边问着,边要上前验身。徐平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他感觉自己隐隐约约已经把事情串起来了。

    走在大街上,阳光和煦,周围还是此起彼伏的店家,喧闹声不绝于耳。徐平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内心对于曹璎的愧疚油然而生。

    徐平拿手遮了遮眼睛,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在外面闲逛也有一两个小时了。细碎的阳光透过指缝浮在徐平刚毅的脸上,“好刺眼。”徐平嘴里模糊不清的嘟囔着,周围忽然传来呼喝声:“朝廷水波阁波纹大人莅临海宁,闲人退避。走开走开,不要围观。”

    徐平怔住了,他眼里没有了斑驳的日头,全是那个骑着马的笑脸女子,那袭蓝衫一如记忆中那般瑰丽,没有复杂的纹饰,没有奢华的金饰,就只是纯粹的蓝,像天空一样纯净无比的蓝色,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徐平终于看清了记忆片段中的人脸,卧蚕眸上乌眉一跨而过,鹅蛋脸点缀以晕开的酒窝,徐平不知道这个微笑下面隐含了多少的鲜血。周围的人高呼“波纹大人花容月色。”“波纹大人沉鱼落雁。”

    徐平置若罔闻,他全都想起来了,他一个月前来海宁的目的,他的耳边响起了那时候她转过身来说出的话:“水波阁第八滴水—云影,虚位以待。”那个轻轻扬起的玉牌上面,刻着的赫然是一朵在水里摇曳的云。

    ……

    ……

    离中午还有两个小时,曹璎和陆品颜刚从城主府出来,沈心那边已经安排好车队前去城北驿站迎接波纹了。曹璎脸色沉重的走在路上,陆品颜担忧道:“波纹拿着便宜行事令,沈心也不得不听他的,现在海宁官场这边,除了施援兵之计,根本抗衡不了波纹。”

    曹璎没有反驳,陆品颜说的是事实,便宜行事令在泽国是轻易不授权的,非大事不给。太子那边搬出这道令,真有这么急吗?曹璎在思考着太子的动机,想着有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陆品颜见曹璎没有应话,接着说道:“曹正屿那边要动手,必然要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波纹到来很可能就是给他官方背书。我猜他是要用波纹的官方力量,直接给家族产业换血。”曹璎沉思了一会,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曹正屿那边没这么多人,他的人根本吃不下王府产业。走到最后,必然要我们配合,只有我们这边的人才能维持住家族资产的运营。如果他们不是想涸泽而渔,吃一波就走,那就不会选择和我们鱼死网破。”

    陆品颜若有所思,曹璎接着说道:“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杀一儆百,然后再怀柔,保留原班底为他所用,仅替换几个高层。这个方案成功率很高,即使其他家知道我还活着,也不会选择和官方作对,况且到时候波纹那边必然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陆品颜惊道:“那些人如果倒戈,那璎璎你不就……”曹璎点了点头,那些知道自己没死的人,很可能就会把自己供出去,换取利益,那自己就危险了。说话间,两人已经回到品颜楼,曹璎跟陆品颜说道:“趁现在波纹来的消息还没有人知道,你带着隐卫把各家账本还有银庄凭证商印全都取来。能拿几家拿几家,越多越好,找个地方藏住。”陆品颜恍然大悟,这才是我家有勇有谋的璎璎嘛,“那你呢?”“我在这里等他,等他带我走。这里我暂时不能呆了。”

    曹璎想起那个人,说话时眼神情意绵绵,脸上布满化不开的柔情。陆品颜欲言又止,曹璎摇了摇头,一个人走上顶楼,眉眼含笑。那个临死前看到的身姿,无论未来我会被如何背叛,都不会褪色,他的身影一定不会离开我。

    ……

    ……

    我不知道原徐平到底因为什么要和水波阁搭上线,但现在我才是徐平,是一个睡觉都没有安全感的女孩的支柱。

    徐平先去了一趟不饿楼,叮嘱田典师注意安全,他猜测最快今晚他就会被带出城灭口,约定了下午见面后,就出了不饿楼。

    周围的景色飞速后退,徐平冷着脸往城西海宁卫戍军大营行进。他记起了自己的任务,他负责盯住王敢当营里那个神神秘秘的军中一品高手,是关中王专门派来保护王敢当的。王敢当这人不知出身哪里,之前完全没有消息,就好像在这一年间新星崛起,得到关中王巨大的资源倾斜。从一个白丁到掌管一城万人卫戍军,实权三品镇海将军。徐平一边飞奔着,一边拼凑着脑海里的种种线索。

    黑风六煞负责策划绑架海宁王,协助曹正屿消化几大产业。而自己在盯住王敢当的同时,也要暗中协助黑风六煞,不过近来他们进展颇为顺利,倒是没有联系自己。波纹的到来一是为了在关键时刻抗衡那个军中一品,也是给曹正屿带来朝廷的支持—便宜行事令。不过自己为什么会自杀?徐平不认为一个接了任务的杀手会自杀,他感觉自己忘掉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是一件持续了近二十年的事。

    军营就在前方,徐平不再思考没有意义的自杀一事了,他隐隐觉得自杀的这件事是自己的一个秘密,跟此次事件没有关系。徐平知道这附近有不少眼线,事关重大,现在还不能暴露。绕了一圈后,徐平瞧准一个空隙溜了进去。营内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现在还不是战时,就已经这般戒严了,还是说这仅是常规巡逻?徐平往军营里行进了一段,便放开了气息。与其自己一个一个去找,不如直接把那个人引来。只要在军营内部不要被外面那些眼线看到就可以了,徐平相信以这个军营目前显露的素质,即使内部在集体扭秧歌,外面的戒备还是会一如既往,岿然不动。

    “是你?”徐平眼前出现了一名穿着淡黄衬衣,淡黄短裤的男子,男子皮肤呈现古铜色,肌肉隆起,却没有丝毫累赘感,与体形相称反而凸现出豹子般的野性,那男子盯着徐平,目露疑惑,眼前这人他没见过,但他释放的那股气场自己在军营外排查的时候有感受过。徐平也盯着这名抱着枪的男子,他没有刻意的动作,却仿佛处处无懈可击,徐平摘下自己的佩剑,朝他扔了过去,道:“带我去见王敢当。”男子接过剑,眼神犹豫,不过迟疑片刻,他还是点下了头,挥了挥手让周围的士兵退下,带着徐平往大帐走去。两人一路上都是一样不发,各想心事。

    徐平进入大帐,帐内仅有一人,大帐周围的人也被清空了。帐内那人盯着一幅挂在壁上的陌生地势图,徐平进来也看到了,目光一凝,心存疑惑,这幅地势图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明显不是海宁周边的地势,会是哪里呢?王敢当回过身来,一手握着指挥棒轻轻敲击桌面,一手负于身后,看着徐平,声音平淡却中气十足说道:“云光剑影—徐平?说吧,什么事,你可别告诉我你要我帮你对付海宁王。”

    王敢当并没有派遣内应到海宁城内,所以消息比起沈心曹璎徐平这些人差了一些,但对于发生的事,他还是有个底。他知道前段时间在营外蹲着一个修为很高的人,今天听辜战说那个气息的主人来了,联系起那把剑,泽国境内有名的用剑高手,修为相近的,也只有二品巅峰的云光剑影徐平了。

    徐平打量着眼前穿便衣的王敢当,他惊讶的是王敢当的年龄不大,相反的来说,三品实权镇海将军居然看起来还不到30岁,徐平平复心情,道:“将军可知此次波纹来海宁所为何事?”王敢当敲击桌面的频率降了下来,想了一下,说道:“表面上是为了绑架案前来,实则意在整个海宁的产业。”徐平眼中精芒一闪而逝,这城中王敢当并没有什么眼线,一猜就猜出了个大概,徐平反问道:“那将军自当如何?”王敢当朝着辜战使了个眼色,哈哈哈大笑道:“那你觉得呢?你明明是波纹那边的人,却来问我该怎么办?”徐平感到后心有股寒意,由点及面的扩散开去,越靠近心脏的位置越是毛骨悚然,然而最中心的那个点相比于周围的汗毛炸起,却是风平浪静一如寻常。徐平知道自己被那个抱枪的高手盯上了,一品二品的实力差距可不小啊。

    徐平暗自比较,掏出了系于腰间的两枚玉牌,丢给了王敢当,不以为然道:“这是县主曹璎的玉牌,还有小世子曹则的四海升平印。将军可随便找人验视,我此行不为其他,只希望将军能帮个小忙。”徐平看到王敢当拿起玉牌仔细看了起来,觉得有戏,接着说道:“前两天我在茶楼饮茶,就听见有人在议论关中王,在场可有不少人觉得关中王所图不小。明明前段时间还不曾如此明显,这段时间却一反常态,将军可有深思?”王敢当眯起眼睛,他当然知道为什么,只是此等大秘,一个仅在江湖有点名气的杀手又怎么知道,王敢当道:“哦?那是为什么呢?”徐平闭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的答案仅仅是他的猜测罢了,权当赌一把,徐平缓缓说出一个石破天惊的信息:“皇帝病危。”咔嚓一声,王敢当的指挥棒不小心在桌子上戳出了一个洞,徐平也感到后心处的寒意有那么一瞬间遍布心脏。

    徐平知道自己赌对了,趁热打铁说道:“将军想没想过为关中王拉来一部分支援?”王敢当也不答话,点了点头。徐平见状,松了松筋骨,也不管辜战的气机,找了个位置坐下。王敢当摆了摆手,自己也坐了下来等待徐平的下文。徐平整理了一下思路,这才说道:“海宁一系既不亲太子也不亲关中王,抱着作壁上观的态度,等着两虎相争,乱世这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话毕,徐平身体前倾,接着说道:“将军来海宁许久,仅仅秣兵历马,可对得起这一年来的升迁?想必关中王那边的其他将领早就眼红了。”王敢当面不改色,心中却早已泛起涟漪,他在海宁一年,什么都没干。王爷那边给自己的指令是休养生息,以待时变,可是其他将领的嘴巴可就管不住了,自己这一年来的升迁实在太耀眼了。王敢当说:“行了,别叽叽歪歪的,说出你的计划。”

    徐平心中狂喜,最关键的大石即将落地,强压激动,徐平缓缓说道:“我会在需要的时候请将军出手挡住波纹,让太子计划彻底破产。我可以很准确的告诉将军,波纹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接管海宁,海宁是泽国境内有名的富城,如果落入太子手里……”王敢当沉吟不定,徐平嘴角轻扬:“到时候宣传上会不小心带上海宁卫戍军,当然具体的文本也可由将军自己操刀。”王敢当见徐平说的这么直白了,也不避讳,伸手攥拳捏的咯咯作响,道:“我还要更多。”徐平故作犹豫之色,沉思良久,一脸不舍地说道:“我可以作主,每年供应将军10万两白银。”王敢当皱着眉头,怒道:“你打发乞丐呢,我要20万两。”听到前半句徐平还暗叹了一口气,听到后半句则窃喜不已,这铁憨憨,本来自己打定主意要大出血至少50万两以上的,徐平怕迟则生变,假装肉痛地说道:“行吧。时机到的时候,我会差人过来通知将军。”王敢当感觉自己好像被涮了,不过想想自己只要出点人挡住波纹就可以了,风险不大,有这样的收益也差不多,关键是宣传上能堵住那些尸位素餐的人的嘴就可以了。王敢当沉声道:“我需要看到你的成果,如果你拿不出相应的战果给我看,到时候就算你来求我,我也不会理你的。”毕竟现在关中王还未和朝廷撕破脸皮,蠢蠢欲动是蠢蠢欲动,还在纸面下勾心斗角,纸面上还是一派祥和。自己犯不着为了这一点利益下场死磕,如果徐平那边失败,或者进展不顺,自己完全没必要去面对已成胜局的波纹。徐平拿回两枚玉牌和佩剑,道:“那是自然,等我消息吧。合作愉快。”说完就出了军营。

    “辜战,你觉得这人怎么样?”

    “人才,但是两面三刀的人我不喜欢。”

    “辜战,有利可图就可以了,政治不讲人性,只讲利益的。”

    “所以辜战只喜欢练枪。”

http://www.iewatch.com/20_20088/89862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