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十五、波纹的故交
    在卫戍军军营里虽然仅有短短的几句对话,对于徐平来说,仿佛度秒如年。等到出了军营外,背后传来阵阵寒意,即使是正午的日头也难以消去,徐平摸了摸背后,全是汗,苦笑道:“希望以后不要让我再打这种逆风局了,这样搞下去迟早会心脏病的。”徐平匿了身形往品颜楼赶去,璎璎应该早就谈妥了吧,不知道品颜楼有没有吃的,感觉有点饿了。

    品颜楼三楼主管室内,窗户旁,一张藤椅上坐着一个绝美的黄衫女孩,风轻轻拂动她的秀发,在静谧的房间里飘舞,藤椅摇动间,若隐若现她扬起的笑颜。“你在看什么书呀?”徐平来到曹璎身后看着上面的文字有点难以置信的问道。“呀,你怎么跟鬼一样都不出声的啊,外面的隐卫都是吃干饭的吗?”曹璎急忙将书合起,从藤椅上跳起来面对着徐平娇呼道。

    门外的隐卫听到室内的对话一脸黑线的走开了,小姐明明很开心,就会拿我们开涮,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说见他如见她的。两名隐卫掏着耳朵有一句没一句的,“你说小姐什么时候嫁出去啊?”“我不想猜,别问我。”“唉,我们的青春……”“闭嘴。”两名隐卫打打闹闹的跑开了,他们知道在事情完结之前,这个三楼都不能呆了,其他兄弟去忙活大事,剩下他们两个来接应那名男子和收拾三楼的一些文件。徐平笑着举起了手:“刚刚为了我们的事,我可忙活了好久,都没有空吃饭,在城东的小吃街那边打包了一些回来,不知道有没有你喜欢的。你喜欢吃辣的还是甜的啊?”说完就递了一盒给曹璎,曹璎接过后闻了闻:“这个是……啊,别呀!”

    徐平递了一盒给曹璎后,空出了一只手,运起风合身法,如一抹黑影移到了曹璎身后,抓起她藏于背后的书,举高,瞧了眼,乐道:“霸道高手的宠妻日常?璎璎你喜欢这个呀?”曹璎急忙回身踮起脚要抢回那部话本,徐平不动声色的往后撤了一小步,曹璎重心顿时不稳,直接扑到了徐平身上。

    两人就这样靠着窗户,近距离看着对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眼里都是浓得晕不开的情意。“是书上比较霸道,还是我比较霸道?”“你无耻。”说完,尽皆莞尔一笑,“走吗?”“嗯。”徐平一上三楼看到消失得仅剩两人的隐卫就明白曹璎她们应该也知道了波纹的事,既然波纹来了,那曹璎就绝对不能待在这里,很好理解。

    只是曹璎并没有提及哪怕一个字的波纹的事,徐平也就默契的不说,打打闹闹,维持着无言的默契。两人十指紧扣,分享各自手中的美食,在街道两旁行人揶揄的目光中走过午后的街道,走过满是士兵的城门,走过郁郁葱葱的林道。徐平估摸着现在时间大概是午后一点左右,日锋渐盛,站定,松了松手腕,问道:“要抱着还是背着?”曹璎搂着徐平的脖子,跳了起来,徐平顺势抄起。“当然是抱着啦,这还用问吗?”曹璎将头靠在徐平肩上,在他耳边娇声说道。徐平刚要动身,曹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忙拍了拍徐平的肩膀,说道:“我带你去看看丰宁米铺的粉仓吧,就在那里,也顺路。”曹璎另一只手指了个方向,徐平点头,运起清风行,两人如疾风过林飘然而去。

    “这就是璎璎的产业吗?”呈现在徐平眼前的是总计6个的并排大仓,许多人进进出出,即使是午后的毒辣太阳也挡不住他们辛勤的步伐,每个人身上都担负着全家的生计。徐平扫过六个仓库,问道:“这六个仓库放的都是面粉吗?”曹璎摇了摇头:“从左往右数,第一个第二个都是粉仓,后面的是米仓和一点其他的。第二个粉仓已经快要卖完了,第一个粉仓说不定再过几天也清空了,比起其他几家,咱们的库存周转是最快的。”曹璎说这话时眼神时而骄傲,时而黯淡,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看到第一粉仓清空的那天,头倚靠在徐平胸前,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想着不过我最后一眼肯定能看到他。曹璎闭上眼睛,不再看那些忙碌的身影,低声道:“我们走吧。”“好。”两人再度化作一抹模糊不清的身影,消失在了丰宁米铺的仓库外。

    “跑来跑去,还是回到这里舒服。”徐平带着轻松的语气说道。曹璎从他身上跳了下来,细心替他整理有些凌乱的衣领。徐平玩心大起,伸手往曹璎衣领而去。曹璎紧张的抓住了他的手,红着脸道:“等晚上,好吗?不要在白天。”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屋。徐平愣了一下,他只是想吃吃豆腐,不是想吃了她。回想起她自中午以来的异常,徐平大概理解了她的想法,想着未来不知是死是活,要把以前不曾做过的事都做一遍吗?徐平在屋外做了一会儿,复盘着这些日子的种种情节,推敲未来行动的细节,直到一切无碍后,才起身准备进屋。从刚才开始屋里就安静得很,璎璎难道睡着了?徐平推门而入,屋内并没有意料中均匀的呼吸,反而隐隐带着哽咽声。

    ……

    ……

    “波纹大人,不如这些日子就在城主府住下吧。”沈心躬着身子说道。眼前这人就是朝廷的一品高手吗?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也不知道30岁了没有,看这面相说她20岁都有人信,只是这些武林高手,听说寿命都会比一般人长,而且驻颜有术,清泉大人有传言都已经近百岁高龄了。

    “沈城主不必如此客气,我这段时间就住在海宁王府吧,省得有什么意外,让曹正屿也被绑了去。”身前的蓝衣女子语气平淡的说道,但任谁都能听出她嘴里淡淡的威胁之意。既然她已经来了,那就代表朝廷已经明面上插入此事,没必要再维持表面客套了。她何尝不知道沈心让她住在城主府,也有监视她的意思,不过波纹只当沈心是唇亡齿寒的举动罢了,未曾多想沈心与曹正峰曹璎的关系。

    况且,波纹也得快点进府和曹正屿接触,了解目前的情况。刚刚来不及,并没有去找李槐李,只能顺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想到这,波纹的脸上就浮现一抹玩味的笑容。不过笑容很快重归平淡,说道:“ 沈城主,把衙门对现场的调查报告还有提审相关人员的报告送到海宁王府来,接风宴也不用办了,大事要紧。”说完头也不回的骑马而去,留下沈心众人在街道上尴尬无比。

    “大人?”“现在她才是大人,按她说的办吧。”沈心双手拢袖,面露忧色,他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便宜行事令实在太不要脸了。希望海宁产业那边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要是让他们找到借口,那就大势已去了。实在不行,就只能擒贼先擒王了,也不知道守中办的事情如何了。

    海宁王府内,波纹见到了曹正屿,第一句话就让曹正屿脸色尴尬:“嗯?你这长相怎么那么普通?”之前和曹正屿接触的并不是波纹,这也难怪她第一次看到曹正屿会有这种吐槽,波纹只有在出任务的时候才知道任务的具体内容。当然,这次的任务有点特殊,招募人手的是波纹,具体推进的却不是她,直到后面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才换成了波纹前来收官。曹正屿很快平复了心情,道:“外貌不过皮囊,事业才是立身之本。”波纹点了点头,是这个理。两人的寒暄也就到此为止了,后面就是一边的汇报情况,一边的不时发问,总结。

    姚升象在波纹进府的时候,就已经有所察觉了,一颗心紧跟着也沉入了谷底。如果波纹在府里动手,强杀曹则,自己根本挡不住,不,以她一品的修为,想在海宁强杀任何人都不会太难。那老爷和小姐怎么办?姚升象一下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如果老爷和小姐真敢露面对抗曹正屿,走到那一步,那波纹完全可以拼着名声不要,杀了老爷小姐还有小世子,直接把曹正屿杀成正统继承人。况且,波纹也完全没必要明着杀……姚升象把门关上,点起了烟斗,在一阵阵吞云吐雾中老泪纵横。

    “海宁王,你们的计划没什么问题,今晚就按你们那样办。今晚最高的那个楼不要留人,给我备两坛酒,我要见一个故人。”波纹指着停着一排黑金唆的高楼说道,曹正屿听到波纹叫自己海宁王,心里舒爽无比,点头应承下来,也不想去推测她的朋友会是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汪精今天去了转运施加压力,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坏消息传回来,那就是好消息,曹正屿只觉得时来运转。耳边又传来了波纹的声音,“待会吩咐

    一下,准备桶热水,我要洗澡,一路急行,有点脏了。“曹正屿面色古怪,也不敢表现出来,你完全可以不用和我解释的,解释了反而怪怪的。波纹的奇怪的激起了曹正屿的八卦之心,难道真是她的相好的,那修为不得顶天了?又来一个一品高手?

    ……

    ……

    徐平掀开帘子,看到曹璎看着窗外,泪流满面。徐平只当她是因为压力太大,扛不住了,走近想将她拥入怀里,不料她却闪开了。徐平有点尴尬,这手在空中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挠了挠头,问道:”怎么啦?谁惹璎璎生气了?“曹璎双手背在身后,吸了吸鼻子,说道:”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徐平刚想说,事情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自己已经有思路了,不必太悲观,可是觉得好像和曹璎的情绪对不上,曹璎好像并不是在说这个,那她指的是什么事?徐平老实说道:“璎璎, 我不明白。”

    曹璎不接他的话茬,而是自顾自说道:“从接下母亲的担子直到跳下悬崖,这些年我一个人撑起偌大海宁王府,人人都说我是铁娘子,可谁又知道我不是铁打的,我也是人,我也会累,我也想有个倚靠。可我不能软弱下来,一旦我软下来,就会有人上来把我撕成碎片。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一刻也不行。”曹璎说到后面情绪越来越激动,声音不自觉大了起来,泛红的两眼又开始浮现水雾,“跳下去的那一刻,别人以为我是不甘,其实我是解脱了。直到你从瀑布下出现把我救下来,我从没有哪一刻比那一瞬间更想活下去。”曹璎泪水再度洒下,两道尚未干涸的迹复湿润,一手还是背于身后,一手捂着嘴巴,后面的话呜咽不清。

    徐平隐隐猜到真相可能在她负于身后的手上,可是他不想强抢,有些时候可以抢,有些时候得等她发泄完后再说。曹璎深吸了一气,眼睛扫了一眼屋内,接着说道:“在这里度过的一天,是我这几年来最放松的日子,可以不用管家族生意,可以不用管太子党和关中王,可以不用管这管那,可以不用当曹二当家,可以只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曹璎想起了今天上午和品颜的对话,还有那段永不背叛的可笑想法,心中悲恸更甚。泪眼婆娑,哭喊道:“徐平我恨你!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曹璎缓缓坐在了地板上,发丝散乱,再也没有了昔日的那股清冷气息,可能这才是她最真实的情感流露,藏于冰山下炙热的心。

    徐平直到这时候才看到了她身后手中的那张写有文字的纸,蹲下去取过那张纸。曹璎带着哭腔,低声喃喃着为什么,并没有如何抗拒,徐平打开带有斑点湿痕的信纸,信上写着:月上海宁府,能饮一杯无?字体娟秀却简洁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徐平往下看到落款,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

    留下信件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天见到的水波阁第七滴水——波纹。

http://www.iewatch.com/20_20088/89862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