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武道徐图 > 泽国定风波 十八、杀营
    徐平趁着夜色悄悄摸进房子里,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房内有一个庭院以及三四间小屋子,倒是不需要去找,因为仅有两间亮着烛火。徐平没有轻举妄动,因为这几间屋子,窗户都开着缝隙,显然房内有人在观察者外面的情况,不过幸好的是屋外没人放哨,想来是最近太过顺风顺水,让他们失去了警戒心。回想起记忆中的黑风六煞,好像也不是情报机构出身,只是江湖草莽杀出的凶名,让他们去强攻才是适销对路,干这种精细活,真是屈才。徐平在黑暗中埋伏着,一来等着看看有没有人先跑出来白给,二来,他在等风。

    废墟这里,不在官道上,并没有路通进来,周围被高大的阔叶木遮蔽着。白天人迹罕至,晚上更甚,沉默中透着一股荒凉。远处的虫鸣,天上的月明星稀,为小屋添上了点趣味,层层削薄数十年如一日的浓重孤寂感。如果没有这场事故,给这小屋稍微修葺一下,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憩处。徐平黑暗中站立,一手搭在腰间匕首上,一手扶墙,感受着屋内人推门的那一刹那震动。黑风六煞有六人,居中那间屋子大概是李槐李的住所,自己旁边这间里面感觉只有两人,不知道是哪两个。徐平不知道黑老六死于曹正峰之手,黑老五也死了,黑老二在海宁王府传递消息,剩下的人全在这了。

    “我去给那老家伙再上点药。”一会儿后,徐平旁边的这间屋子黑老三走了出来。他拿着瓶瓶罐罐,骂骂咧咧的往对面一个黑漆漆的屋子走去,徐平这才注意到周围几间黑屋子,只有那边的门是关着的。此时一阵风刮起,黑老三动作僵了僵,“还没入冬就这么冷了,这次任务结束,老子要到海边度假……好像这边也离海不远。”借着风声,徐平掌风一吐,把旁边屋子窗户关上,绕过中间屋子,在黑老三迈入对面屋子时从身后跟上。

    徐平捂着黑老三的嘴巴,匕首尽-根没入他的心脏,狠狠转了一圈。黑老三的眼睛兀自睁大着,蛛网状的血丝包围着渐渐失去焦距的瞳孔,他到死都不明白,杀他的人到底是谁。人生经历像跑马灯一样出现在脑海里,黑老三感觉呼吸越来越微弱,热烈的血流进气管,可自己却咳不出来,连咳的动作都做不出。

    我是在海里溺水了吗?大哥在哪?快来救我……好冷,海里怎么会有风?在黑老三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倒在地上看到一双脚从旁边走过,眼皮却越来越沉,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原来我还在海宁啊……

    徐平拿着黑老三的药,稍微闻了一下屋里浓浓的味就明白了,这些人给海宁王下情药。难道屋里还有女人,他们准备让海宁王身败名裂以此威胁他?徐平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这时候可能出乱子,环顾四周,如果出现其他人,我一定要在她喊出来前制住她或者他。

    可是映入眼帘的只有在前方呼呼大睡的海宁王。徐平幻想过无数海宁王的惨状,断手断脚,皮开肉绽,可是他独独想不到堂堂海宁王会被割开裤子龟甲缚,睡眼惺忪的躺在地上。“你是璎璎派来的吗?”曹正峰带着鼻音问道,山间的夜晚有点冷,能调用的内力又稀少无比,不意外的,海宁王感冒了。这是他被绑以来受到最大伤害。

    徐平扒下黑老三的裤子拿给曹正峰,替他解了绳子,“岳……月黑风高,王爷小心风寒加重。”徐平撇了眼海宁王的开裆裤,虽然屋里没什么光源,看不真切,但是挺有本钱的。“你刚刚是想叫岳父?”曹正峰翁声翁气的声音传来,不大,在徐平眼里却像雷鸣一般,老丈人这脑补能力也太猛了吧?饶是见过了大场面,自认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他也无法想象在这种场景下和老丈人见面。黑风六煞都他妈干什么吃的,有这样逼供的吗?

    徐平心里对黑风六煞的怨攀至顶点,面色古怪的说道:“是,我和璎璎……”“行了行了,不用解释,我又没说不同意。”

    “?!”这么随意?她可是你女儿诶,这么随便的吗?不过徐平也没有刻意再说,目前平安出去才是最重要的。“岳父,你现在还能行动吗?”

    “可以,他们没怎么上刑。你刚刚帮我解了穴道,我就没什么问题了。”徐平让曹正峰在这个房间呆着,他去解决另外的人,完毕后再一起走。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徐平还是先将曹璎的秘密据点方位告诉了他。交代完毕后,徐平微开窗户,瞄了喵对面屋子,他知道那屋子里还有一人,自己得找个机会顺便宰了,再去对付李槐李。不过上天似乎是站在了徐平这一边,黑老四也出来了,因为黑老三过去太久了,他担心黑老三玩脱,把曹正峰整死了。

    黑老四推开了门,就看到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曹正峰,地上满是鲜血。他大吃一惊,屋内却不见黑老三踪影。黑老三急忙蹲下身去检查曹正峰的伤势,千万别死啊臭老头。月色如水透过半开的门洒在了地上,尚未凝固的血反射着淡淡荧光。黑老四无暇顾及这画一样的景,他的影投在地上像水里的石,翻动的双手如游鱼嬉水,想为曹正峰不存在的伤口点穴止血。又有一条鱼在画中出现,不带有一丝涟漪的撞上了石头,巨大的石顶部垮塌,无声无息的倒在了静谧的水里,连带着两条鱼压在了废墟下。

    曹正屿睁眼看到七窍流血的黑老四还有立于月光下黑衣飘动的徐平,嗯,长得倒是称得上丰神俊朗。徐平解下腰间佩剑递给曹正峰,“岳父,这把剑给你防身,你先去找璎璎汇合,我和李槐李斗上一斗。”

    “一个剑客没剑怎么行?”

    徐平嘴角扬起,眉眼间一股傲气展露无疑,“小婿,二品无敌手。”曹正峰心自安定下来,就刚刚击杀黑老四那不带烟火气的一掌,自己就拍马也赶不上。想到这,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徐平一眼。递出一拳,徐平倒飞而出,摔落在地,尘土激扬,虚弱的声音传来,“多谢岳父手下留情,是小婿孟浪了。”曹正峰挠了挠头,璎璎跟这家伙在一起,可能会被欺负,但肯定可以把日子越过越红火。想到这,急忙起身,扶起徐平,惭愧道:“是我这一拳没收着力,怪我。”徐平眉头痛苦地皱起,脸上满是感动,“岳父打得好,趁早打醒我才不至于自误,咳咳。”赫然是鲜红的血液……曹正峰瞪大了眼睛,难道刚刚那一拳真有这么大威力?我可连内力都没有用上诶……徐平挤眉弄眼地轻轻扬了扬手里的小瓷瓶,嘿嘿笑着。

    曹正峰奇了,这家伙怎么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两人又上演了一番父慈婿孝的戏码,这才双双作罢。“注意安全,事不可为就赶紧回来。大不了咱们救出小则,和璎璎一起离开,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才是最好。”曹正峰替徐平理了理衣领,心中也有淡淡的哀思,要是大儿子有女婿一半可靠就好了。想起儿子惨死,曹正峰心中悲凉,虽然那个儿子的一些作为自己不喜欢,可毕竟是血脉相连,想不报仇是假的,可是这次的事件诡异异常,他不想把女婿也搭进去了。徐平听着曹正峰的话,心里暖暖的。嗯了一声,就带着曹正峰光明正大的走了出来,自己则躲在暗处,“岳父,你只管放心的走,李槐李来了我帮你拦住。”曹正峰知道他要埋伏李槐李,点头,随即故意发出声响,远遁而去。

    就在曹正峰前脚刚走,李槐李后脚就破门而出。身形像颗炮弹似的,直取曹正峰后心。“三弟四弟!”李槐李气急败坏地大吼道。

    “别叫了,乡巴佬,在你摸鱼的时候,你的那些小弟已经被我解决了。”曹正峰充满嘲讽的语气适时传来,徐平咂舌,这老丈人嘴是开过光啊。

    李槐李看到曹正峰出门的时候就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只是他不想相信。不禁悲从心来,当初几人结拜为异性兄弟,承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些年也积攒下不少家当,到如今,六弟身亡,三弟四弟相继殒命,“曹正峰,我跟你拼了!”李槐李骤然如罗汉降世,皮肤渐黄,运起一掌朝曹正峰天灵盖拍去,此刻他已不管什么任务不任务了,大不了自己带着兄弟们的家当跑了就是了,泽国呆不了,那我就跑庆国去。

    徐平蹂身而上,匕首对着李槐李左耳,斜插而去,这一击击实了李槐李逃脱不了脑浆喷涌如柱的下场。无相内力急转,匕首也覆上了一层微光,半步一品的实力尽数催动,面对着修为相近的李槐李,徐平偷袭占了先机,也没有掉以轻心。李槐李感到有人从侧面袭来,左耳劲风阵阵,不过他没放在心上,自己的金甲经早已修至二品巅峰,隐隐摸到一品门槛了,整个海宁除了波纹还有谁可以破了自己的神功?想必那个负责接应自己的云光剑影也不行吧。

    李槐李铁了心要吃下左耳这一击,震杀曹正峰于掌下,忽然,金甲经的运转出现了阻碍,什么!李槐李感到自己左耳上皮已经有所破损了,居然真的……他硬扛强行收功的内伤,匆忙转身,抬起右手朝那人印了过去,他不敢赌,杀了曹正峰自己却死了,没命拿钱就什么都没有了。徐平也是心惧不已,这厮练的是金刚不坏身吗?还好这一击全力出手,不然老丈人可就危险了,他可不想被璎璎恨上一辈子。

    金刚不坏身?那不就是个靶子吗?徐平嘴角扬起,遮着面,眼神里的嘲弄之意不带丝毫掩饰,表露无碍。李槐李自然是看到了他的眼神,怒火中烧,来了个曹正峰恶心人,这边又来一个!金甲经再度催动,皮肤由浅黄入深黄,他不敢大意,一出手也是十成功力。刚刚那一匕首不费吹灰之力就在自己脸颊留下来一道痕,对方确实有与自己一战的资格。

    徐平盯着李槐李,他身上的黄色较之之前更深了,远远就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披坚执锐般的肃杀之气,李槐李的修为比传闻中更高一点,与自己相似,离一品应该也就一线之隔了。徐平好整以暇的等着李槐李进攻,他只需要替曹正峰争取时间就可以了,而李槐李不同,跑了曹正峰,会对波纹计划带来很大影响,时间站在自己这里。

    徐平想到了,李槐李也想到了。他欺身而上,金拳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徐平胸膛击去。徐平脚步微变,风合身法催动,瞬间化作一抹黑影环绕李槐李四周。匕首蛇动,带着森然寒意,变幻莫测的刺在李槐李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金石交击声。李槐李几次攻击落空,看着黑影像飞蚊一样飘忽不定,空有一身气力无处可施,心中烦闷至极。索性舍了灵活性不要,全力施展金甲经,他的金甲经不承受攻击时,损耗极小,他不信对方可以一直保持这诡异的身法。

    只要他敢停下来,往大功率催动很难,但要把功率降下来,还不是瞬间的事,自己就会在他停下的那一瞬间全力出手。徐平见他不动,自然也停下身形,站定。李槐李见机双腿蹬地,地板瞬间凹陷,带着尘烟冲了过来,一记手刀自上而下朝着徐平肩膀劈去。

    “嗯?”李槐李又惊又怒,势在必得的手刀又落空,徐平身体像羽毛一样,顺着自己的气倒退身形,一击落空,背后空门大开,如风刀般的寒意袭来。李槐李金甲经内力朝背后涌去,背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金黄生辉。如果是遍及全身,那内力运转速度不快,可是仅仅流向局部区域,李槐李冷笑,瞬间就能布上挡下二品高手攻击的金甲。徐平一记手刀劈下,咔嚓一声,李槐李左肩应声脱臼,还没从疼痛中缓过来,左肩大穴酸麻无比,由一生二,二生三,三及全数,左手所有穴道都被封上,而这一切都仅仅在一息之间发生。

    李槐李如坠冰窟,遍体生寒,这是什么速度?徐平此时像世上最资深的剔骨人,匕首在他掌间就像跳舞的精灵,耦臂行云流水,舞步铿锵有力,每一次落地都带起片片尘土,翻飞间,地下的宝藏带着温泉的热度汩汩而出,这是赤铁矿,这是地泉,这个白色的?这是银矿!

    李槐李全力涌向后背金甲内力毫无用武之地,流向其他部位的内力稀少可怜,左臂脱臼穴位尽数被点,已成内力的不毛之地。他调动内力回防,奔涌如潮,左臂像筑起了大坝,潮水惊涛拍岸,落入大坝另一侧的只有少数溅起的水花。

    李槐李吃痛不已,左臂千疮百孔,血肉片片飘落。“喝!”一掌击出,逼退徐平,李槐李痛苦地抬起左手,已然可见白骨,手臂上下无一处健全的地方。对面的徐平一声不吭,跨步而立,握匕之手稍稍落于身后,一道血线由柄至尖端,血珠从尖端滑落,滴在地上,沙土染上一片深红。李槐李难受,徐平也微微喘气,这个烈度的高速动作,他同样有点顶不住,手臂轻颤,略微脱力。

    就在两人对峙之时,一只海宁王府黑金唆落到了地上。李槐李大喜过望,踢起一个石子瞬间击碎了黑金唆的头,“黑金唆乃异种,从海宁王府到这里不过十五分钟路程。我和老二约定,如果二十分钟之内没有回复,那就说明这里出问题了。”就在刚刚看到那只黑金唆的时候,徐平知道情况不妙了,他记得这是在王府高楼上的鸟,也大概猜到了它们的作用。李槐李十有八九说的是真的,现在波纹在海宁王府,一品的她赶来绝对不超十五分钟,等她来了自己就死定了。

    他明白李槐李的底气所在,“你以为你可以拖住我二十分钟?”,李槐李也不答话,时刻防备着徐平的骤然发难,局势已经非常明朗,多说无益。徐平将匕首换到左手,“你以为你的这个横练功夫我真的没办法正面攻破?”,说这句话时,徐平已经化作虚影围绕李槐李转了起来。李槐李捂住左臂,金甲内力全力催动,这已经是存亡之争了。他不担心徐平会直接跑掉,他只要敢跑,自己虽然追不上他,但短时间不至于落下太多,自己可以留下信号给波纹大人,等波纹大人追上,他就死定了。还有刚刚他还耍了个小心机,黑金唆的一趟根本不需要十五分钟,而是十分钟。

    叮叮叮的交击声传来,李槐李知道自己的气海被攻击了。他选择这个位置,还算有点本事,如果是以前,自己还会怕,可是这个位置早就被自己练上了。

    徐平面无表情,身形越来越快,叮叮叮的声音逐渐化为叮的长鸣,李槐李听得头皮发麻,渐渐的他发现情况不太对,自己的气海感受到了震动。李槐李惊怒,双目赤红,金甲经的内力流转再度加速,超越极限的加速,生死存亡之争,激发了李槐李的极限。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障碍出现了裂纹。徐平察觉到李槐李的异变,难道他妈的这个家伙要临阵突破?徐平咬着牙,速度再拔高一线。终于在不知道攻击了多少下之后,李槐李先扛不住,气海攻破,喉头一甜,嘴角溢血。

    徐平估摸着时间已经去了十来分钟了,此刻的他也是像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大汗淋漓。现在杀了李槐李不难,可是短时间要杀了他,真的不容易。他拖得起,自己拖不起,波纹来了,自己必死无疑。此时的李槐李胆寒无比,自己的金甲经居然被正面攻破了……居然被正面攻破了……而且对方还不是一品,是和自己同样修为的二品。

    李槐李定了定心神,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要活下去,调动起金甲经内力,活下去。徐平看到他肤色又开始变黄,真想骂娘,转身就走。他知道他拖不下去了,曹正峰应该已经到营地了。自己的目的达成,既然杀不掉李槐李,那就杀不掉吧,接下来还有大事等着自己做。

    李槐李看到徐平身影消失,心中松了口气,又强运金甲经一会后才散功,他真的被徐平杀怕了。李槐李看着自己的左手,面露苦涩,这手应该算是废了,那人对于人体穴道了如指掌,自己的手虽然看起来白骨露出,但真正的致命伤是,一些关键位置全毁了。李槐李虎目含泪,仰望着天不让眼泪落下。忽然感觉身体内部的气息异常,急忙打坐引导,一会儿后,李槐李心中狂喜,自己突破了。

    虽然气海受损,但境界是实打实的冲上来了。一品和二品的差别是内力外吐,倒也不可以笼统定论,像李槐李这些修行金甲经的,他们的一品境界,金甲内力更上一层楼,且副作用对于自身速度的压制大幅降低。也就是说,修至大成,完全有机会再现徐平的诡异身法,加上钢铁般的身躯。李槐李想着刚刚那个人后面速度的提升幅度越来越小,应该也是到极限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突破一品的契机,他那个速度要是突破到一品,那自己还是要挨打啊。李槐李平复心神,巩固着来之不易的一品境界,直到波纹到来。

    另一边的秘密据点。“爹!”曹璎抱住了眼前这个风尘仆仆的男人,声音带着哭腔也带着喜意。“傻孩子,爹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曹正峰拍了拍曹璎的背,心中百感交集,只有分别后,才会觉得亲情的可贵。曹璎忽然想起什么,睁开眼睛看了看曹正峰的身后,“爹,徐平没跟你回来吗?”。两人分开,曹正峰想了想,“你说的是那个一见面就叫岳父的男子吗?”一抹红线自曹璎脖颈直到颅顶,曹璎感觉自己的脑袋晕晕的,脸好烫,半响不语,低着头,扭着衣摆。

    曹正峰看到这一幕,知道女儿是真的喜欢那个人,之前想过无数次让她嫁出去,如今真的要嫁出去了,自己反而有点不舍,“傻丫头,爹同意了。”曹璎抬起头,眼里泛起水雾,不过开心雀跃的心情却藏不住,黑色的瞳异彩纷纷,“谢谢爹。”一颗大石落下,曹璎还以为爹会嫌弃徐平的出身,毕竟他的职业见不得光,也没有功名在身,也没有家族势力。

    “爹,那徐平呢?”

    “他说他二品除了一人之外,无敌手,要帮我拦下李槐李。”

    “嗯?他跟我说他二品全无敌的……怎么突然多了个一人之下?”曹璎疑惑地看着曹正峰。曹正峰则是挤眉弄眼,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笨女儿,那个人不就是我咯?

    “那边很危险吧,他一个人……”

    “爹看他行事干脆利落,心思活泛,不是迂腐之辈。而且,武功真的很高,我见过李槐李出手,凭李槐李一个人,是拦不住他的,况且那边也就剩一个李槐李了。”

http://www.iewatch.com/20_20088/89862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