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 5、我是韩啸,河远县主簿
    听到韩啸的话,苏战一怔,有些愣神。

    苏战和他手下那群捕快,可以算是韩啸在河远县唯一的班底。

    韩啸初到河远县,手中无兵无权,便将主意打到县衙中三班捕快身上。

    这些捕快身手一般,但好歹有个官身,震慑宵小、清肃地方还是能做到的。

    特别是捕头苏战,炼体四重,在河远县也算高手。

    韩啸在韩家是嫡系,哪怕不受重视,来到小小的河远县,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

    他自身修为也算得上河远县青年一辈顶尖高手,来河远县,还带来百块灵石的家底。

    一块灵石价值百两白银,普通捕头一年也不过挣个三五十两俸禄,百块灵石,堪称巨款。

    韩啸出手豪爽,家中久在军伍,与苏战也对脾气,一番收买,便将捕头苏战与一帮捕快笼络住,好不亲近。

    一时间,韩主簿在河远县名声大起。

    可他的行为着实惹恼了县尉刘昆。

    三班捕快和地方厢兵的指挥权本都在县尉手中。

    主簿是九品文职,县尉是九品武官,都是平级,没有上下统属之权。

    韩啸此举,分明是挖刘昆墙脚。

    刘昆气不过,又不敢真与韩啸作对,便将气撒在苏战等人身上,每日各种刁难苛责,稍有不如意,便是棍棒加身。

    三班衙役,苦不堪言。

    韩啸刚收服苏战等人,自然要为他们出头。

    官司打到县令陆晨那里,陆县尊板着脸不说话。

    师爷徐继秋便做个和事佬,两方劝慰一番,让韩啸和刘昆以抓捕匪患为赌注,输的人便退让一步。

    韩啸需要半个月内,解决侵扰河远县数月之久的匪患。

    若是在期限内办成此事,以后三班衙役都调在韩啸手下,算是手中有了实权。

    如果韩啸逾期未能办到,便要向刘昆摆酒赔罪,并将苏战等人交还给刘昆,从此不再过问县衙兵事。

    就像苏战所说,韩啸输了赌注不过罚酒三杯。

    苏战他们再回刘昆手下,不死也要脱层皮。

    眼见商定之期将到,苏战等人怎能不急。

    “苏捕头,对我家主人如此不敬,你是不是对主簿大人有什么不满?”立在一旁的徐福看着苏战,面无表情的问道。

    “卑职不敢。”苏战回过神来,低下头,咬着牙抱拳一礼,躬身退后。

    “大人,昨日闻听大人外出探查时受伤,卑职等也是心急如焚。”

    “昨晚刘昆派人带话,只要兄弟们今日回去,他可以既往不咎。”

    苏战躬身咬牙道:“刘昆的话我是不相信的,但兄弟们也要考虑自己的前程,大人这边要是再没有什么进展,我怕是压不住了。”

    别人回去,刘昆可以既往不咎,可他苏战,没有回头路!

    看一眼苏战,韩啸放下汤碗,微微沉吟。

    依照他的本意,自然是直接弃了官职,离开河远县,寻一处福地潜修。

    三五十年后,必然成就一方高手,再去纵横天下。

    可昨夜打坐,冥冥之中有感,天道不可违。

    他现在与原主人神魂融合,那他就是韩家十六子,河远县主簿韩啸。

    若他全盘否认原主人的身世,必然招来天道之罚。

    如果真的被天道惦记上,以后修行之路,每一步都坎坷万分。

    特别是突破高层次境界时的雷劫加身,就算重活一次,韩啸也没有把握与天道为敌。

    我就是韩啸,现在是河远县主簿。

    韩啸心底默默告诫。

    “召集人手,等我行动。”韩啸站起身,提起大剑,大步迈出。

    苏战忙抱拳道:“卑职明白。”

    “算你有几分忠心,那些赏你了。”韩啸回头一指桌上的药罐,转身走出小院。

    徐福端起还有一碗余药膳的药罐,递向苏战道:“主人赏你的。”

    苏战伸手接过,徐福快步走出。

    抱着药罐,苏战面上神色阴晴不定。

    “主人,这药膳对你调养身体大有好处。”追上韩啸,徐福低声道。

    “你是怕那家伙糟蹋了你的东西吧?”韩啸轻笑一声道。

    徐福讪笑一声,低头不语。

    无论丹道修士还是器道修行者,都是一个样,总觉得自己的东西是最好的,给谁都是糟蹋。

    更别说一位丹道宗师做出的药膳,送给一个小小的县城捕头享用。

    “我手上缺人,苏战刚好用得上。”韩啸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徐福:“才炼气三层?”

    徐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

    夺舍一个凡人,一夜之间恢复到炼气三层修为,这还不够?

    “我传你一篇敛气诀,回去将修为遮掩住再来。”

    韩啸不得不皱着眉头,又念一篇收敛气息的秘法。

    这个丹玉子,连收敛气息都不会?

    要是就这般走出去,徐福何时有了炼气修为?这岂不是自投罗网。

    打发走徐福,韩啸径直走向县衙。

    要调动捕快行动,在没有直属指挥权的情况下,他需要向县令陆晨报备。

    “呵呵,昨日听说韩主簿伤重不治,看来是谣传,这不是活的好好的?”

    才到县衙门前,一位身穿青色武官劲服的络腮胡大汉已是高声嚷道。

    县尉刘昆,年过五旬才修到炼体九层,已经失去了再进一步的可能。

    但他这份修为,在河远县, 也能镇得住。

    “我没死,不知刘县尉是高兴,还是失望?”韩啸手提大剑,边往前走,边淡淡说道。

    “死了自然更——”刘昆话没说完,忽然瞪大眼睛道:“你的修为?”

    在他眼前的韩啸,分明只有炼体二层修为。

    “没死就行。”韩啸已是踏上台阶,越过刘昆,走入县衙大堂。

    如果是原来的韩啸,还会把刘昆视作在河远县的绊脚石,欲除之而后快。

    现在的韩啸,知道谁才是真正算计他的人。

    刘昆,充其量不过是被人当枪使了。

    “韩啸拜见县尊大人,今日韩啸来请令调派三班衙役,捕拿流匪。”韩啸的声音从大堂中传来。

    “慢着!”

    刘昆大步迈入大堂,向着上首身穿七品青红官服、颌下三缕清须的县令陆晨一抱拳道:“大人,韩主簿伤势不轻,这捉拿流寇之事还是我来吧。”

    陆晨微微点头,刚想说话,立在他身旁的清瘦老者忽然一躬身。

    “大人,捉拿流寇之事要紧,韩主簿与刘县尉的赌约,便算韩主簿输了吧。韩主簿身家丰厚,想来不会舍不得一顿酒钱。”

http://www.iewatch.com/20_20322/90763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