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三日,韩啸都是来到孙铁匠的店铺。

    共四件制成的法器。

    一柄五尺长刀,重八十二斤,刀身篆刻急速、破甲符纹,没有其他的特色,就是坚韧,适合武道修者使用。

    一把精钢灵扇,掺杂了些许孙春福贡献的幻灵磁石粉,折扇不止可以如刀剑劈砍,展开之后,还有制造幻像的效果。

    第三件是一把软鞭,层层钢丝扣扎而成,符纹顺着钢扣勒在其中,可御使水火。

    最后一柄金瓜锤,韩啸只出手刻画了符纹。

    按照韩啸的建议,孙春福出手锻造一件不需要太考验力道的兵器。

    他选择了一件金瓜锤。

    在掺杂辰月金和定光石两种灵矿之后,孙春福花了一日夜,终于锻造出这辈子第一件法器。

    没有刻画符纹,应该算是法器胚胎。

    不过不会刻画符纹的炼器师也有不少,没有刻画符纹的法器更多。

    一身疲惫却满脸振奋的孙春福将金瓜锤捧到韩啸面前,请他刻画符纹,并请他收下。

    按照修行界的规矩,炼器学徒晋升炼器师的第一件法器,要交给指导自己的老师,做谢师礼。

    这几日孙春福能脱胎换骨,一举锻造出法器,全凭韩啸的指点。

    说韩啸是他在炼器上的老师也不为过。

    韩啸接了金瓜锤,刻画了三道符纹后,又将金瓜锤还给了孙春福。

    这柄法器对孙春福的意义重大,韩啸还没到占着的程度。

    之后,打发疲惫不堪的孙春福去休息,他拿出之前得到的轻灵玄铁。

    半日后,一柄二尺长,通体半透明琥珀色的梭形短剑成型。

    持剑在手,韩啸运转全身灵力,刻下六道符纹。

    这是轻灵玄铁材质的极限,也是中品法器最顶尖的刻画程度。

    再多一条符纹,这法器就是上品了。

    六道急速符纹,将这柄短剑加持到一个骇人的速度上。

    将短剑一抛,韩啸飞身落在剑上,悬浮于半空之中。

    灵力透过足底窍穴灌注剑身。

    光芒一闪,短剑带着韩啸的身影消失在原处。

    长宽不过丈余的锻造房内响起一道奇异连绵的尖啸声。

    韩啸的身影从一个变为两个、三个,无数个。

    盏茶之后,尖啸声止,韩啸落在地上,伸手收起短剑,满意的点头。

    这柄剑若论杀伤力,连凡器都不如。

    可只论速度,就是那些上品法器,也要甘败下风。

    “大人,我想关了铺子追随大人。”等韩啸走出锻造室,孙春福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沉声说道。

    这几日,他已经被韩啸锻造技艺折服,恨不能随时跟在他左右。

    之前胡柄曾私下透露,韩主簿有意招收几个追随者,这让他心痒不已。

    现在成为炼器师,赶忙来请求韩啸收他。

    韩啸沉吟一下道:“追随之事也无不可,至于铺子,你现在也有资格收几个资质尚可的炼器学徒了。”

    “谢大人!”听到韩啸的话,孙春福欣喜的大礼参拜。

    韩啸伸手扶他起来,然后看向一旁的胡柄道:“明日你们一起去我那,我送你们些丹药。“

    丹药!

    “多谢大人!”两人对视一眼,忙躬身抱拳。

    韩啸这几天通过炼化灵液、灵石,加上锻造等方式修行,炼体修为已经达到四层境界。

    外人看来,他修为不过是炼体四层,但五牛之力的炼体四层,此世怕是少有。

    还有他的窍穴已经打通六十余处,离突破炼气三层也不远了。

    这还是他循序渐进,不愿一味突破,才压制住的。

    回到小院中,他招来徐福。

    “可有炼制固体丹的灵药?”

    固体丹是炼体九层境界突破到炼气境时,固化经脉,激发灵气所吞服。

    这种在突破修为时有大用的丹药,一般被称为破境丹。

    固体丹可谓是最低阶的破境丹了。

    “主人,灵药倒是不缺,可我还未寻到合适丹炉……”徐福惭愧道。

    此时他的修为已经是炼气七层,在整个河远县也是顶尖存在。

    有这样的实力,却寻不来一尊丹炉,实在很没面子。

    没有丹炉的丹师,就像没有战马的武将,完全发挥不出实力来。

    “你先给我一份灵药,至于丹炉,等两日吧,我们去一趟坊市。”韩啸思索一下道。

    他有很多办法可以不用丹炉炼制丹药。

    可这些办法都无法交给徐福。

    没有后世那些修行理论做支撑,徐福也不会明白那些炼丹原理,反而会让他思绪混乱,走火入魔都有可能。

    与其这样,还不如给徐福找一尊丹炉。

    修行界也有交易之处,被称为坊市。

    这种地方出入都是修行者,其中交易的物品也都是修行者用得上的宝物。

    丹炉这种炼丹师所需之物,坊市应该会有。

    “大人,县尊大人请您去县衙。”徐福刚把灵药交给韩啸,门外响起禀报声音。

    去县衙?

    韩啸微笑着站起身来。

    看来剿灭流寇的功劳下来了。

    果然,等韩啸来到县衙,就看到一位身穿青黑色八品文官服袍的官员,与陆晨对面而坐。

    “来来,志诚兄,我为你介绍,这位就是我河远县主簿韩啸。韩大人出身昌宁韩家,是不可多得的俊杰。”

    见韩啸来,陆晨忙站起身,笑着介绍。

    “韩啸见过县尊大人,见过许四叔。”韩啸笑着一礼道。

    来人他认识,昌宁十八世家之一,许家四老爷许志诚。

    本准备为韩啸介绍的陆晨闻言一拍脑门道:“看我的记性,志诚兄你也是昌宁世家出身。”

    “哎,韩啸啊,我早叫你入书院。若是有书院弟子身份在,你这次怎么也能补上陆县令的位置。”许志诚有些遗憾的说道。

    旁边的陆晨给了韩啸一个歉意的眼神道:“郡守府调我去做六品郡长吏,本来我推荐了你做河远县县令的,可惜你不是书院弟子,修为也不够……”

    的确,在外人看来,这是韩啸的短板。

    大楚官场,要么修习儒道,要么武道能镇压一方,否则激发不了金印中的玄黄之力,便没有主政一方的资格。

    “多谢四叔,多谢大人。”韩啸一抱拳,沉声道。

    这件事他想过,就算他修为到了,也不可能真的得到县令之位。

    昌宁十八世家,没有哪家子弟会被安排在一方主政位置。

    这是大楚官场的潜规则,各处世家子弟不得主政。

    “我明日便去述职,”陆晨将一方金印和一枚铜印交到韩啸手中,“郡守府行文,提升你为八品县丞,暂代河远县县令之职,等待新任县令到来。”

http://www.iewatch.com/20_20322/90763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