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喽啰传 > 第五章 决战前夕
    白虎岭黄卷山有一个妖寨,唤作机灵寨。寨主是一个名为苏瑜的老鼠精,自称潜心大王。他年约三十,外貌端正,脸上的八字胡修得很整齐,身材偏瘦,188CM,看上去像根竹竿。最让人羡慕的是他有文武两位夫人,可谓享尽齐人之福,要是个人类的话,可算是人中极品,男人们的偶像——超想殴打的对象。

    文夫人名叫闵嫣,是一只花鼠精,她是姐姐。擅长出谋划策,法术天赋颇高。年满二十六岁,柳眉杏眼,唇若涂脂,非常妩媚动人。170CM的身高加上婀娜多姿的曲线,就算是女人看到也会眼红。

    武夫人在遇上苏瑜前,本来是无名无姓的一只老鼠精,出嫁之后跟随夫姓,取名苏凝。她武学天赋挺高的,有领导兵将的能力,所用武器与夫君一样,都是长枪。外貌丝毫不逊姐姐,爽朗的气质加上180CM的高大身材,魅力难挡。年龄比闵嫣小六岁,她是妹妹。校场之上,训练兵卒;沙场之上,冲锋陷阵。巾帼不让须眉。

    闵嫣、苏凝在对待夫君方面都是温柔体贴,关怀备至,几乎是百依百顺。

    在义女求医,丹药变异的这一个凄凉又诡异的夜晚,黄卷山机灵寨里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当时,妖寨内张灯结彩,鼓乐齐鸣,一派喜气洋洋的样子,与之前所提及的两件事情,画风完全不一致。

    当晚,潜心大王苏瑜宴请他的结义大哥鹤素心。他是一个雀精,年约五十,身高比苏瑜要矮了那么一点,在诸多妖魔鬼怪里算是温和友善的。他刚踏进寨门,守门小妖就迅速通报寨主,传话小妖高声唱曰:“欢迎白虎岭纷扰山欢跃寨飞霓大王鹤素心光临。”话说这一个连带地址的名号,不知道寄信能否寄到,只见小妖话音刚落,就给来宾一个九十度的鞠躬,鹤素心说道:“不必多礼。”没走两步,迎面走来的几个巡逻小妖见到客人也是一个个礼貌地说“欢迎光临”,接着又是鞠躬什么的一套虚礼。

    一路走到会客的忠义堂,沿路碰上几十个小妖都逐一施礼,这让鹤素心有点应接不暇,怪不好意思的。刚走进忠义堂,苏瑜就迅速迎上,他抱拳道:“有失远迎,请大哥恕罪。”素心面露为难之色,尴尬地笑道:“贤弟吖!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一套,弄得我好不自在。”苏瑜赔笑,一边让素心入坐一边道:“大哥,我这不是学着好好‘做人’么!”他的言外之意有点猥琐过分,此处不必明言。素心轻皱眉头道:“啧,啧,啧,你这......哎......”言毕轻叹一声。

    苏瑜见状,连忙问道:“小弟愚昧,请大哥明言。”

    “贤弟,你我相识多久呐?”

    “大约十个寒暑。”

    “一十三载有余。”

    苏瑜假笑着说:“哦......有这么久呐。”

    “你真个是快活不知时日过。”

    苏瑜替素心斟上酒,笑着说:“兴许是。”

    鹤素心问:“可知我名字的意思?”

    苏瑜说:“愿闻其详。”

    鹤素心说:“于我等而言,能生作人身实属万幸,生活中一切简单随意就好,如此更为舒适。”他名字的真正出处是:交友须带三分侠气,做人要存一点素心。他不直说,只是不想给苏瑜这个愣头青带来任何思想负担。

    苏瑜笑道:“大哥是潇洒明白人,小弟望尘莫及。先饮一杯,给大哥赔罪。”说罢一饮而尽,接着又连饮两杯,可见苏瑜这鼠精还是有点酒量。他说:“今晚,兄弟俩好好叙叙旧,吃好喝好之后,我有一要紧事和大哥说。”

    鹤素心望着一大桌的佳肴美馔,以及义弟的盛情款待,他毫不吝啬地说:“你如何对待他人我管不着,可对我就不必如此,客气了就显得见外。”

    苏瑜无话可说,只能以笑遮羞。

    酒过三巡。

    苏瑜见素心不下一箸,遂好奇地问道:“大哥怎的还不起筷,可是菜肴不合胃口?”

    “今天是我的斋期。”

    苏瑜狠狠地拍打了额头一下,连忙吩咐工人,说:“来,来,来!叫厨子给我大哥炒几个素菜来吃。”

    工人应诺而去,鹤素心望着义弟浅浅一笑,苏瑜说:“平日里家事忙得慌,与大哥聚少离多因而忘却,我再自罚三杯,万望大哥恕罪。”

    “贤弟,你又来了。”鹤素心说:“喝得如此着急,莫不是怕我喝光你们家的酒不成?”

    兄弟俩有说有笑,高高兴兴的不作叙述。

    酒足饭饱后,鹤素心抢先对苏瑜说:“贤弟,这回我是有备而来的。”苏瑜带着一丁点醉意点了点头,素心说:“我有一宝物,是前段时间于赌局里赢来的,那东西邪乎得很,我降它不住。如今看贤弟愿不愿将它给接手,好让我‘逃出生天’。”苏瑜疑惑不解,说:“大哥从来不赌,为何又在赌局中有所收获,搞得我好生糊涂。”素心摇头叹气道:“都怪白虎山上那厮,他邀我多次,都被我好言拒绝。后来他闲极无聊,硬要逼我跟他玩上几局,我寨里兵微将寡怎敢违拗。没想到那厮运气不好,被我赢了他,他就把这个‘祸害’送了给我。”

    听到白虎山上那厮,苏瑜便怒从心上起,脏话嘴里吐,一旦开启骂人模式,他就肆无忌惮地骂得自己都几乎气绝身亡。难为鹤素心听他吐苦水,这大哥亦是相当难得。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苏瑜才停下来,等缓过气来,他喘着粗气说道:“白虎山原是我的地盘,那厮恃强凌弱,逼得我到这黄卷山来住......”话说到此,苏瑜灵光一闪又想起素心所说的那个宝物,他说:“‘祸害’?是什么宝贝值得被大哥这般数落。”

    鹤素心从身上拿出一个木盒并将其打开,只见一道黑气直冲屋顶,打穿瓦片,直达云霄,良久方绝。

    木盒里装着一只明晃晃的银色手镯,上面还刻有一串不知名的符号,散发着夺目的红光,还夹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邪魅之气。

    “好家伙,好家伙嗄......”苏瑜赞口不绝,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危险。他端起盒子,贪婪地打量着手镯,甚是喜欢的样子,他说:“大哥,这个......何必客气。”

    苏瑜这妖怪学做人,别的事情暂时不知,单说虚伪这方面,早已得心应手,嘴上说“何必客气”,手镯拿在手中却舍不得放下。鹤素心见他如此如醉的模样,遂叮嘱他说:“贤弟不要小看此物,如有差错可能会掉了性命。”苏瑜正看得痴迷,鹤素心继续说:“若要留着此物可要一万个小心,至于有甚意外,贤弟可别怪罪于我。若不要时,随便吩咐人将其送还于我就是。”

    苏瑜被宝物吸引,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他说:“要!大哥好意我怎敢不要!不会有意外的,不会,绝不会!再说了,我怎会怪罪于大哥呢?我......不客气呐。”于是,鹤素心就将镯子的使用方法告诉了义弟,还生怕他记不住,特意写了一份“说明书”让他保管。

    苏瑜有意留鹤素心于寨中多住几日,素心推辞,他这才实话实说,他道:“不瞒大哥,三天之后将有一大事发生。”

    鹤素心不解,苏瑜说:“我家婆娘打探回来的消息,三天后将有一场惊天动地的生死决斗,我留大哥于此,实为此事。”

    “惊天动地?”鹤素心说:“贤弟,未免言过其实了吧。”

    “绝无虚言,大哥依我就是。”

    苏瑜所说的正是柳天慎和呼延宇之间的一战,没想到连妖怪也收到消息。如此看来,此事已经不单纯是高手过招那么简单。

    实际上,收到这消息的不单单只有苏瑜这一家,还有一伙更加厉害的妖怪,也收到同样的风声,而且他们不只是想当观众,似乎还有别的阴谋。

    荒无人烟之地,妖怪聚集之处。

    “这不废话么?”一把悦耳的女声响起,她似乎有点生气。随即就有个男子说道:“师兄说你两句都不行么?”

    “我看我刀关你屁事?”说话的是一位年方十八的姑娘,名叫上官思玲。她的五官精致秀气、甜美可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有着勾魂夺魄般的魔力,哪怕是女人看上一眼似乎都会被她迷住。

    思玲面前悬浮着一杆两米多长的大家伙——青龙偃月刀。只见她左手握成拳,食指、中指并拢伸了出来,指尖发出金黄色的光芒格外耀眼炫目,右手亦是握成拳,上面的皮肤都变成石头表面一样粗糙,一直蔓延到手腕位置,像一块磨刀石。她说:“此乃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莫非她在磨刀?

    刚才说话的男子唤作花千树,是她的师兄,更是一只爱美的蛤蟆精。他眉清目秀,那张脸简直是花美男一般,而且生得高大威猛,身长至少有193CM。

    花千树“语重深长”地说:“师妹,将来要是有啥危险,或者需要动武,我必然舍命护你,此时你就别操这种心了。”

    上官思玲冷淡地说:“谁稀罕你,滚一边去!”

    “师妹......”

    此时,夜空中一只乌鸦降落在篝火旁边。几道黑气由它身上涌出,随后交缠在一起,慢慢变作一个人形,不多时就露出一个道士模样。

    “别闹,客人来了。”此话是他俩的大师兄所说,他姓屠,名万韧,是一头野猪精。他长相成熟,较之花千树他的模样就是一张大叔脸;年约三、四十岁,身高比花千树要矮一点,但是相当强壮,这副身材与刚毅沉稳的性格甚是匹配。

    屠万韧走到道士面前抱拳道:“承蒙道长赏脸,这边请。”

    道人点头说:“别客气。”

    思玲闭上眼睛,那只发光的手转了几圈,那杆大家伙先抖动了几下,然后就变得像水里的鱼儿一般,跟着她手腕转动的节奏围着主人转起圈来。

    未几,她打了一个响指,“鱼儿”一跃而起“跳”到空中,登时变作一只散发着金光的“小鸟”。它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瞅见主人举起了手臂,即刻俯冲而下,将要接近主人时又立马减速,展开双翅“挽着”主人的手腕变成一条手链。

    小丫头一顿玩杂耍般的操作,将那杆大家伙藏得无影无踪,显然是有些许法术根底。她高兴地走到道士跟前,俏皮地说:“思玲见过金翅道长,有失远迎,切莫见怪。”

    “这位是......”金翅道人打量了一下思玲,随即眉开眼笑地说:“哦!原来是上官大小姐,我以为是谁呢?多年不见已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

    “道长见笑。”

    花千树说:“在我心中师妹何时何地都是这般娇美可人。”

    突然,深林里传来一声像狼非狼、似鬼非鬼的哀鸣,在这种荒郊野岭,夜半三更之时,尤为恐怖吓人。

    上官思玲说:“好像有什么大家伙正朝这边猛冲而来。”

    花千树说:“师妹莫慌,有我在!”

    过了一会儿,一团铺天盖地的浓烟从林中疾冲而来,直接冲到大伙的面前才停下,烟尘中出现一个异常高大威武的身影,唬得花千树几乎忍不住要出手。

    “没想到臭道人比老子来得还要早。”他的声音雄浑有力,似乎有着不错的外家功夫,高大的身材比花千树还要高两三个头,简直让人望而生畏。

    金翅道人没理会高大汉子,大师兄屠万韧却迎了上去,客气地问道:“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敢问贵客高姓大名?”

    “老子熊无惧”高大汉子朗声说道:“姓屠的少来这一套,咱家是个粗人。”

    “放你娘的狗屁!”一个矮子走到熊无惧面前说:“他在问我咧。”

    矮子五官端正,金发紫面,一双瞳孔也是金色,衣着打扮相当大方得体,除了身高以外,一眼过去倒是没什么可以挑剔的。

    道人急忙地上前给矮子施礼问好,随后给大伙介绍说:“诸位,他乃鼎鼎大名的‘紫面金眼狮’西门龙。”

    上官思玲问:“莫不是智取乌龟山,勇斗恶鬼岭的那一位?”

    西门龙笑道:“正是。”

    熊无惧低声说:“一个跳蚤精显摆个屁。”

    “晚辈屠万刃给前辈请安。”

    “思玲见过前辈。”

    “花千树给前辈问安。”

    西门龙有意气熊无惧,他笑道:“瞧!啥叫江湖地位。”

    “好汉不提当年勇。”熊无惧说:“老不死的净会沽名钓誉,老子不屑如此。”

    “哎呀!小屁孩,如此大言不惭,是谁刚与我比试脚力彩头一百两,然后又似乎稍逊于我。”西门龙脸色一变,伸手朝熊无惧说:“欠我银子啥时还我?”

    熊无惧很不服气地说:“银子个屁,老子啥时候输于你,方才明明是我先到的,不信问问大伙。”

    “不服再来比划、比划!”

    陆陆续续有客人往此地聚集,他们有的像金翅道人一般从天而降,有的像熊无惧那样从森林走来,有的甚至直接从地里破土而出,这些全是妖怪,包括那师兄妹三个。屠万韧“咨客”似的逐一见礼问好。

    不久,屠万韧见人员几乎到齐,准备往高处走去,花千树跟他说:“师兄,看他们一群乌合之众不知能否成事?”屠万韧说“师弟多虑了。”望着师兄坚定的眼神,花千树无可奈何,也没啥好说的。

    屠万韧走到高处,望了全场一眼,满怀自信地抱拳说道:“承蒙诸位赏脸......”接着就是一大串的场面话,还有一些鼓舞士气的话,众妖听后齐声喝彩,情绪激动,斗志昂扬。

    此地聚集的“人员”,大多是妖怪里面的高手,不是普通妖怪可以与之匹敌的。

    看来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将要发生。

http://www.iewatch.com/20_20337/90810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