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喽啰传 > 第十一章 狭路相逢(二)
    刚进地牢没走几步,上官思玲回头一看,入口已然消失,她心想:原来是结界,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机关陷阱,看来灵霄观也不过如此。待会儿救出师傅,我就不信闯不出去。

    地牢通道很宽,足够五人并肩而行。思玲没跑多久,就看到一具妖怪的尸体横着躺在通道中间,身上插着几支小箭。显然,通道里有机关。思玲自持身手灵活,完全没有把这当回事,直接跨过尸体继续前行。

    又跑了一会儿,通道的光线逐渐变暗,很快两边的墙壁都出现了火把,感觉跑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级的楼梯,好不容来到地牢的第一层。

    此处的气氛与通道截然不同,火把很远才有一个,光线不足让气氛变得阴森诡异,使人非常不适。

    上官思玲对此恐怖氛围似乎是免疫,她放慢脚步一边往前走,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越往前走过道就变得越宽,很快两边都出现了牢房,木制的围栏几乎都被破坏,里面一个囚犯都没有。思玲心想:他们动作如此利索,看来我得快点赶上才行。

    她使劲跑了起来,一心要赶上屠万韧、花千树他们。

    地牢入口,烟尘四散,地上躺着十多个道士,那些活着的全都已经撤离。

    熊无惧嚷嚷道:“臭道士,来来来!老子还没杀得痛快。”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难听,不知是否发功过度所致。

    倒是荆微婧察觉到不妥,她问:“见到思玲了没?”

    四位女生纷纷表示没注意到。

    荆微婧眉头一皱,心想:小妮子肯定是趁乱溜进地牢里了。她担心师妹安危,随即吩咐四个女的说:“你们在此守候,无论如何不要闯入。”四个女生答应一声“是”。荆微婧便走进地牢,找上官思玲去了。

    地牢第三层,所有守卫已然阵亡,屠万韧正领着众妖寻找通往第四层的入口。

    众妖一路无惊无险,沿途一直放出被囚禁的妖魔鬼怪,此时他们的队伍人数已经激增至三百名,数目如此庞大找一个通道入口简直易如反掌。

    “找啥,快来厮杀吧!”

    一个身材高大得可怕的妖怪拦住去路。先看他什么模样:顶上是寸头,脑后留长辫;粗眉大眼满脸疤,身材魁梧鬼神怕。披着鱼鳞甲寒光闪闪,手提狼牙棒杀气腾腾。

    那怪身材魁梧,身高接近190CM的屠万韧只是到他的腰部,众妖都被他的气势所震慑。

    屠万韧并不打话,抓紧时机,三尖两刃刀直取那怪的中路。那怪高举狼牙棒由上而下狠狠地劈来,兵刃碰撞,火光闪动。

    两个斗了十来个回合,花千树眼看师兄与其势均力敌,再斗下去亦是难分高下,他说:“想当年号称‘力扛三山’的狄猃,如今却替那些所谓名门正派卖命,去当一条走狗,实在是可惜、可惜!”

    “激将法?呸!蛤蟆,俺不吃这一套。”狄猃说着狼牙棒是越使越急,劲道是越来越猛。

    此时,有些不怕死的小妖想趁机冲过去,却被狄猃发现。他一扭头,脑后长辫一把就将敌人打倒,这力气实在是大得可怕。有些不信邪的三三两两一起冲过去,不是被他的长辫打倒,竟然是被他的影子逮住,往墙上一磕,晕倒过去。

    狄猃不单单只会甩甩辫子,耍耍狼牙棒,还会用影子抓人。他一边使狼牙棒对付屠万韧,一边操控自己的影子应付其他闯关的妖怪,本事实在了得。只听他朗声喊道:“来啊,全部一起来!看俺如何收拾你们。”

    花千树原本是个蛤蟆精,最讨厌被唤作蛤蟆,他念起咒语,衣服三处地方长出蛤蟆般的一大片皮肤,颜色阴沉,疙疙瘩瘩的。倏尔,三处蛤蟆皮上各张开一个大嘴,里面各吐出一条比手臂还粗的舌头,上面带有很细的倒钩和粘液,异常恶心。三条粉色舌鞭趁着狄猃不避,快速地朝着他飞了过去。

    常言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厉害如狄猃也只能乖乖就范,一下子就被敌人从头到脚连人带狼牙棒捆了起来。

    花千树说:“师兄,带着大伙过去,此地交给我!”他或许是为了方便自己说话才会在身上变出嘴来,

    “万事小心。”

    屠万韧说罢便带众妖前行。

    狄猃被三道舌鞭束缚,裹得严严实实像个种子,一时半会儿难以挣脱,眼睁睁地看着众妖在自己身边通过,他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叫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花千树说:“‘力扛三山’是吧?看今日谁收拾谁。”

    屠万韧带领众妖越战越勇,势如破竹,地牢内的小兵小卒无法抵挡,一直杀到第六层。

    刚放出此层被困的妖怪,屠万韧吩咐两个兔狲说:“路家兄弟,有劳两位带领大伙,找一下通道。”

    路蹁跹和路踟蹰欣然领命,正准备分头行事之际,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一个长发披面,身穿兽皮,身材和屠万韧相差无几的妖怪走了出来,他说:“甭找,此地只要不打倒洒家,神仙下凡也逃不出去。”

    众妖诧异,议论纷纷。

    此妖名叫狃犰狳,喜读兵法,颇有领导能力,擅于奇兵突袭,乃是第六层的守卫。他一早就带领自家弟兄藏身于地牢之内,待被困的妖怪放出来后,他们就混进妖怪队伍里面。

    如今,大队伍正到达狃犰狳把守的楼层,他不得不现身于众妖面前。他说:“屠先生,阔别多时可曾想起洒家?”话到一半,众妖就乱了起来,那些事先埋伏的地牢守卫,把一众不明就里的妖怪杀得措手不及,叫苦连天。

    屠万韧紧握兵刃,对敌人所作所为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立即把他碎尸万段。

    狃犰狳脱下兽皮,指着一道由肩膀直至腹部的疤痕,他说:“今番洒家要与你好好算账。”眼看三尖两刃刀冒出烈焰,他又说:“有意思,多年不见本事见长呐。”屠万韧始终一言不发,狠狠地瞪着仇人。

    “生气啊?姓屠的,你不就一个野猪精嘛,洒家从来不放眼里。”

    “还忍个屁呀,来嘛!”

    面对敌人的挑衅,屠万韧忍无可忍,手上兵刃一挥,一道半月形的火焰朝着狃犰狳的下路快速地飞去,取的是他的膝盖,势道之猛如狼似虎。狃犰狳打着哈欠,瞅着火焰刀气逼近,右脚一踩,正好踏在刀气之上,呼的一声火焰刀气随风而散。此招正是取下风卷灵石兽首级的一个杀招,没想到在狃犰狳面前竟然像吹灭火柴一般轻然易举地破了,如之奈何?

    “小娃娃,为着迁就你,洒家与你使一样的兵器。”话音刚落,狃犰狳一弯腰,右手直插入地,从地里拔出一把石质的三尖两刃刀。

    屠万韧眉头一皱,牙关紧咬,连续打出三道火焰刀气。狃犰狳单手拿着兵刃,赶苍蝇般拨散三道刀气。他笑着说:“小娃娃个急啥呀!洒家可要告诉你,偷袭并不是一个好习惯。不过,多年不见就长了这点本事?看来狄猃那小子是太过大意轻敌呐。”

    短兵相接,狃屠两妖斗了起来,才刚过三十回合,屠万韧已感力怯。狃犰狳则斗得兴起,大声喊道:“有啥本事尽管使来,免得死后有人说洒家欺负你。”

    众妖被杀得七零八落,东歪西倒。幸亏两个路姓的兔狲脚力极好才勉强撑着败局。

    在此生死悬于一线之时,一个魅力十足的身影闪出,刀光过处守卫倒地,不消片刻,全数守卫尽被歼灭。

    狃犰狳正全神贯注地单打屠万韧,那里分得出心神去顾及这么许多,一个不留神被人手起一刀,脑袋就搬家了。

    屠万韧抬头望去,正是上官思玲。

    “我不是让你在上面等么?”

    思玲尚未开口,花千树的声音响起,他说:“我说师妹吖,等等我……”

    屠万仞遍体鳞伤喘着粗气,要不是小师妹及时赶到,可能一命呜呼,眼见大敌已除他也不想废话。

    狃犰狳倒地,触发机关,通往第七层的入口开启。

    经此一役,众妖伤亡惨重,可是他们顾不得休息,火急火燎地继续闯关。

    地牢第七层,路蹁跹终于在此层中寻着了妻子诸氏,夫妻久别重逢,相拥而泣,场面感人。

    在花千树和思玲的帮助下,队伍行进速度快了很多,一下子就来到了第九层。

    在进去之前,屠万韧特别嘱咐思玲说:“囚禁于此地的均属一等一的高手,待会见面,不得无礼。”思玲“哼”了一声,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甚是可爱,她心想:要真是高手,怎会被关在此地。

    花千树以为小师妹生气,急忙说道:“师妹机灵聪敏,区区小事算得了什么。”边说边给思玲使眼色,示意她对大师兄致歉。思玲性格倔强,哪有这么容易低头。她一扭头,装作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地走到一边。

    屠万韧说:“你看你把她宠得,哼!”

    花千树有点不好意思。

    思玲心想:哼什么鬼,我只是想帮忙。

    如此看来,思玲刚才肯定是被师兄责备了一番。

    踏入地牢第九层,此地的布置与上面八层完全不一样,皆是单人单间,“待遇”上似乎有点优越,或许囚于此地的妖怪真有点厉害,难怪屠万韧要特别嘱咐。

    一眼看去,总共才八个房间,左右各四间,全部护栏都是金属制的。每个房间门上均有一个字,最外面的是一个“辛”字,最里面的是“甲”字。

    “花师弟,告诉大伙于此休息。”屠万韧说:“思玲待在这里,我自己过去就行。”花千树没及回答,思玲瞄了一眼师兄,装模作样地抢着说:“遵命。”

    屠万韧走到辛字房前,兵刃一挥打开铁门,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从牢房里走了出来。

    屠万韧抱拳说道:“晚生参见裴前辈。”

    矮子名为裴鴃,在妖怪的圈子中被称为“鬼爪”。他说:“何方妖孽?报上名来。”

    屠万韧答道:“晚生姓屠,名万韧。”

    裴屠两个一番俗套虚礼后,打开了庚字房,里面走出一位身材娇小,年轻貌美的女子。

    裴鴃说:“看这老娘们是越老越骚,越骚越够味道。”

    “晚生屠万韧,参见前辈。”

    “前辈?我看上去真有那么老?”貌美女子抬头看着屠万韧,以娇柔的语气说:“小哥哥老实告诉我吖。”一字一句可谓是娇媚无比,诱惑之极。此女唤作井藜芙,雅号是“蔓毒仙子”。喜欢勾引男人,然后将其折磨一番,尤其喜欢欣赏男人的痛苦表情和凄厉的呻吟声,玩够了才把男人毒杀,疑似心理变态的老妖婆。

    “难道我不好看么?”

    “前辈在上,晚生不敢做次。”

    “嗯……你这么见外就没意思咯。”

    井藜芙眉眼里总是风情万种,一字一句都似乎在拨动着男人的心弦。裴鴃上前打躬作揖,色眯眯地道:“后生小辈不懂欣赏,让老夫领教阁下的‘高招’。”

    “滚!”

    丁戊己三个房间同时打开。戊己两个房间里住的是一对夫妻,男的叫璜必坚,女的叫秦蝶。夫妻俩的雅号是“血手双尊”,他俩挺恩爱的,一放出来就嘘寒问暖,卿卿我我。

    丁字房里住的是个男人,唤做夏侯盐,没有称号,此妖好色如命,和裴鴃一样连“蔓毒仙子”井藜芙都不愿放过,一看到母的就想替其检查身体,他说:“芙妹,过来!我疼你。”本以为是骚货遇上脂粉客的戏码,结果井藜芙又没看上夏侯盐,她说:“滚一边去。”

    丙字房走出的是个男子,名叫狄烙海。此妖喜用火攻,比起两个好色的下流胚子,他更在意屠万韧,看一眼就知道他身上有神火,心里面是一万个羡慕嫉妒恨。

    乙字房里住的是一个女酒鬼,花千树的亲姐,叫做花似玉,样子还是不错的,相对蔓毒仙子少了点娇媚,多了点正经和冷艳。她是花千树来到地牢的主要目的,姐弟重逢又是一番嘘寒问暖不提。

    屠万韧不知道算是稳重还是虚伪,救出妖怪后总要施礼问安,他一个野猪精何必如此做作,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打开的是甲字房,里面的是个男子,他坐在地上,手脚带着枷锁。你看他什么模样:满头银白随风舞,一对狼眼透凶光。前尘因果风流散,身处牢笼功名锁。再细看他,垂头丧气如名落孙山,一副愁容似家破人亡。

    此妖名为晁专,被称为“老妖”。按理说“晁”姓与“潮”字同音,他应该是一位打扮时尚,朝气蓬勃的帅气小伙子才对,怎么是这幅德性。

    晁专看到屠万韧破门而入,不但没有露出喜悦之色,反而怒从心上起。他双手使劲挣脱了手脚上的枷锁,一个闪身飞到屠万韧面前,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一手扣住对方后脑,一把将其头部摁到地上。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又快又狠,直接把地板砸了个窟窿,响声在过道里回荡。

    花千树闻声迅速赶来,见师兄被晁专摁倒在地,正想上前与之理论,被他一手掐住下巴,发不出半点声音。

    “放手。”

    “婧!”

    晁专看到及时出现的荆微婧,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手一松放了花千树。他眼含柔情,语带温柔地说:“最近还好吗?”过了十秒才挤出五个字,声音还有点颤抖。荆微婧冷冷地说:“别这样,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

http://www.iewatch.com/20_20337/90810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