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璃火 > 第一卷诛心 第五章 我好想你(二合一)
    楚昭和元年三月初九,金陵城内。

    四名贵族子弟为庆祝兄长诞辰,特意跑到城中最具名气的勾栏场,天香阁,包下所有花魁,气的那位平素以节省著称的王爷直在府中跳脚骂娘,直骂‘四个小兔崽子’哪怕管家提醒这其中还有一位皇子殿下,也没让王爷噤声,反而大声质问这位忠心管家为何没替他看好自己的小金库,弄得一旁替四位弟弟顶罪的翊王世子与看热闹的义女,哭也不是笑也不行,只能硬憋着。

    而不敢在城中鲜衣怒马太过招摇的四人则在定好开宴时间后,专门赶到紫金楼,替他们那位被当做冤大头的老师,定了一桌上好酒菜,预备在开宴时送王府,以免老人家跑出王府打扰他们哥几个的兴致。

    谁知当晚,翊王世子刚抵达天香阁,两封圣旨便送到了翊王府,把正在狼吞虎咽小声安慰自己的男人气的放下了筷子,然后火急火燎的杀进皇宫去找那位兄长理论。

    可让王府众人想不通的是,等王爷从宫中回到王府,脸上再无气愤,深邃的眼中反而多了几分如是负重的矛盾情绪。

    待隔日清晨五子归来,站在前院的男人竭力掩饰内心的担忧,对五人平静道“昨夜陛下下旨,让我北上御敌,遏制齐国水军的建立,太子会随行至淮南接管对燕战事,无忌跟凌尘同去辅佐,方凡、晋离赶赴弋阳协助萧安。”

    没等众人回过神,男人瞧了一眼既兴奋又惶恐的凌尘,轻咳一声,继续道“还有,陛下私下跟我承诺了,只要凌尘这次能在对燕战役中立功,他就会明旨赐婚!”

    “什么?父皇允准凌尘跟皇姐的婚事了?这也太草率了吧!”

    “我了个娘嘞!”除去翊王世子外,其余两人齐声惊呼道。

    瞥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凌尘,萧轲淡笑道“这也是皇后娘娘的意思,我估计她们二人也是怕哪一天突然蹦出来一个外国皇子或是王官贵胄来提亲,到时你让陛下怎么拒绝?毕竟皇家跟寻常百姓家不同!”

    萧无忌拍着凌尘的肩膀羡慕道“看来陛下这是想替凌尘铺路啊!”

    “咳咳,不该说的少说!”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儿子,萧轲把头转向四皇子萧彧,无奈道“至于睿王殿下,陛下也说了,由于你最近常常夜不归宿,从明日起禁足鸾昭殿,好好研习皇家礼节,由皇后娘娘跟长公主亲自督导。”

    “啊?母后跟皇姐一起?”

    得知这个消息,萧彧如丧考妣欲哭无泪,与凌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逗得其他三位兄弟捂嘴直乐。

    当其他几位兄弟玩闹时,凌尘看了一眼萧无忌,对萧轲疑惑道“可是不对啊老头子,明明北燕战力更胜,陛下为何要调你去对付北齐?我们三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对付鲁城这只老狐狸那跟鸡蛋碰石头有什么区别?”

    闻言,萧轲从怀中掏出一份天一楼密报递给凌尘,微笑道“昨夜得到的消息,鲁城老父已于日前去世,慕容正博特旨召他回京扶灵戴孝一年,如今淮北全权交付给北燕大皇子慕容春狄主理,因此陛下认为这是一个的机会,由你们三人对付慕容春狄,而没有了鲁城,北魏那边也好对付!”

    歪头扫了一眼密报上的消息,萧无忌啧啧道“历练、破敌、铺路,陛下这是想一石三鸟为大楚培养第二个父王的意思啊!”

    兴许知道儿子这是酒劲还没过,萧轲无奈的叹气道“知道就放在心里,不用在为父面前显摆,还有方凡你们师兄弟两个也得注意,千万不要轻敌,慕容春狄虽然年少,但从军经验却比你们不知多了多少,要是因轻敌而战败,到时可不要怪我这个老头子拿你们立军威!”

    “放心吧老师,咱不说大哥,就是凌尘跟我们,也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再说我们在您老手底下学习这么久,您也别总觉得我们不行好吧?男人不能说不行!!!”

    要说萧轲对谁最不放心,那就是这个高晋离,跟其他四个人相比,他的思维最跳脱,奇正相合的用兵态度在他那里就是放屁,总喜欢搞点出其不意,每次推演战局时一说他,他还振振有词的反驳道‘一城一地的得失根本无所谓,疲敌歼敌才是最明智的打法!’因此这些年萧轲都不敢让这小子接触兵事,以免为本就处在风口浪尖的翊王府再添新罪。

    “‘高大将军’麻烦您老闭嘴行不?我还有问题要问老师呢!”用胳膊肘怼了一下高晋离,方凡迅速捂住对方想要骂娘的嘴,赶忙向萧轲问道“老师,我知您老一直瞧不上北魏军队,认为对方是酒囊饭袋,但据我了解,北魏军中也有一批以刺客构成的军队,如若他们出手,我等当如何应对?”

    不屑的哼了一声,萧轲眼角带着满满的讥讽回答道“早就没了,甄行那废物信奉黄老之术,天天研究长生,朝中政务尽在于吉手中,若不是还有几个肱骨之臣,怕是北魏早就成燕国的附属了!”

    “如此说来,我们拖住北魏给大哥他们赢取时间就行!”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到时你们听萧安的安排就行!”

    “明白!”

    “那剩下的我也就不多说了,一切等到了北境,咱们再以书信商讨!”

    “我等谨遵老师(父王)教诲!”

    翌日,楚帝萧康在宫中设宴亲自为翊王府众人送行,席间又对这帮急于证明自己的雏鹰提点了一番,使得众人对此次北上充满了信心。

    而包括太子萧嘉在内的这五人也确实没让楚帝与翊王失望,刚抵达北境,便打开了局面,五人以太子权势暂时架空了萧安,随后利用水军封锁河面,将北魏军队与北燕军队压制在北岸,使两国军队不得不在淮水沿岸设立军塞,防止对方分割两军偷袭其中一方。

    六月初。

    “老师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慕容春狄绝非善类,跟个铁王八一样,一点空隙都抓不到,刚要登岸就从旁边窜出数千名骑兵!”或许是天气炎热,又或许是被慕容春狄气的,凌尘刚回到帅帐便把头盔扔到桌上,气呼呼的骂道。

    萧无忌与萧嘉对视一眼,后者摇头笑道“咱们初掌兵事能维持这般已属不易,你小子也别太贪了!”

    萧无忌也劝慰道“北燕铁骑荡天下,那不是说笑的,其实我感觉太子哥哥说得对,维持当下情况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白了一眼满脸微笑的萧无忌,凌尘哼唧道“你们两位当然不着急,都是皇亲贵胄,能承袭老师跟陛下的权位,但我能一样么?我可还指望着立功娶媳妇呢!”

    说实话,凌尘要不是自己未来的妹夫,楚帝跟皇后也十分喜爱他,萧嘉肯定要好好收拾收拾他这张破嘴,教教他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萧无忌见凌尘说话毫无忌讳,萧嘉被气的歪头,他赶忙上前拍了一下这货的脑袋,气骂道“臭小子,别在这跟我们说没用的屁话,有本事你也替咱们大楚练出来一支能荡平寰宇的骑兵,到那时我跟太子哥哥保证拦你!”

    谁知凌尘突然变脸,指着对方大喜道“你说的啊!不许反悔!”

    萧无忌虽然感觉自己被凌尘算计了,但他也清楚凌尘的迫切,于是他用眼角瞥了一眼萧嘉,看对方陷入了沉思,眉头或皱或舒,遂肯定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件事我代太子殿下应下来了,父王那边由我去说!”

    “好,两个月后,我给你们打造一支无敌骑兵!”

    等凌尘走后,萧嘉开口道“无忌,你觉得皇叔会答应么?”

    其实萧嘉内心当中也想建功立业,让自己的太子之位更稳,但战争不是儿戏,稍有不慎那就是万劫不复,他不敢把未来压在一个外姓人身上,哪怕那人被所有长辈都看好!

    “太子哥哥平日忙于政事,可能有所不知,在整个翊王府,甚至真个金陵,我敢说凌尘的才智能力当属第一,就连我父王也经常在我面前夸奖这小子,要知道我父王那脾气,你见他主动夸过谁?当然这不包括对政事跟人情的梳理,所以太子哥哥,你且放心,两个月后我敢保证他会让咱们三兄弟的名字响彻天下!”

    略带怀疑的看了一眼对方,萧嘉随后把目光转向被凌尘扔到桌上的头盔,喃喃道“希望如此吧!”

    八月中旬。

    离营差不多有一个月的凌尘终于归来,前来迎接他们的萧嘉,在看到对方身后那一支破衣烂衫却精神抖擞的骑兵后,心中大定。

    回到帅帐后,当即把此军的命名权交给了凌尘。

    而早已想好名字的凌尘,呲牙笑道“名字的事小弟早就想好了,就叫火云骑!淮水高秋生火云,狂雷席卷天下城!!”

    “好名!好诗!那本宫就在这静候你小子的佳音了!”

    “不过小弟有一件事还希望两位兄长成全!”

    对凌尘保佑深切期待的萧嘉紧忙道“有什么事就说!”

    见状,凌尘嘿嘿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两位兄长帮小弟做个假身份迷惑燕军,等尘埃落定时在正名!”

    “这是为何?”萧嘉不解道。

    倒是萧无忌好像猜到了凌尘的心思一般,虚点了两下凌尘后,附耳跟萧嘉解释道“这小子怕是担心主动出击后被我父王责罚,让咱们两个先替他抗雷!”

    “嘿,没问题,只要能胜,就是父皇下旨斥责,本宫也替你一并担了!”

    “凌尘多谢太子殿下!”

    时光飞进,转眼便到了深秋时节,这段时间以来,慕容春狄被楚军气的差点早夭,天天吃不下饭。

    “谁能告诉我这个楚离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

    “启禀大皇子,据镇抚司传来的消息称,他们也不知道这个楚离是谁,自凌尘病后,他便接手成了楚军的先锋官,那支火云骑也是他训练出来的!”

    “三城十八塞被对方连续摧毁,我们居然只知道两个名字!镇抚司是吃屎的么?查,给我查,让镇抚司给我查清这人!”

    “喏!”

    与此同时,淮北城外,凌尘带着十数名亲卫亲至此地探查敌情!

    “不愧是号称北燕第二坚城的淮北,有点难办啊!”

    亲卫统领钟彪挠头道“将军,实在不行咱们去北魏那边打秋风吧,不是属下怕,咱们这点人实在是拿淮北没招啊!”

    亲卫护旗手钟艾这时突然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招,一箭之地以外燕军根本对咱们够不成威胁,咱们不妨跟他们斗将,杀杀他们的锐气!”

    “斗将?你小子的脑子是不是让驴给踢了?咱们火云骑中哪有武道高手?万一输了怎么办?”

    被亲大哥教训了一顿,钟艾丧着脸嘟囔道“那也比跑去北魏那边好啊,至少...”

    “你小子还说!”

    闻声,钟彪伸手就要敲钟艾的头。

    “等等,钟艾的计策可行,斗将么,输赢不就是个脸面问题?本将师承翊王,还能比燕军那群猪弱么?”

    “将军!这...”

    挥手打断钟彪的话,凌尘转头对钟艾吩咐道“回去之后我写一封战书,你替我送过来,记得,要点名送给慕容春狄,就说我楚离要好好跟他比划比划,输了就退回南岸!”

    “喏!”

    俗话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双方本以为这会是场焦灼战,谁知长期处于焦虑中的慕容春狄在对阵时突然头昏,被凌尘一刀砍下战马,要不是亲卫及时赶到,燕军怕是要陷入到群龙无首的状态中。而凌尘那边也因此战受到了燕京那边的重点关照,二皇子慕容夏狩秘密赶赴淮北主持战事,同时还带来了鲁城针对火云骑的锦囊!

    “化整为零,广筑塞,少驻兵,见火即撤,不给对方任何扩大战果的机会!同时利用暗探接触楚军高层,许以高官厚禄诱之,设法套取这支骑兵的情报!”

    读完鲁城的锦囊,慕容夏狩双眼微眯,将其放到兄长案前,微笑问道“兄长以为如何?”

    摸了摸胸前的绷带,慕容春狄闭眼咬牙切齿道“我要用楚离的人头来洗刷耻辱!”

    “当是如此!”

    楚军大营,接连一月都没有新功进账的凌尘,脑袋瘫在桌案上,听着楚帝对三人的嘉奖昏昏欲睡。

    已被楚帝夸赞用人有道的萧嘉对此也懒得追究,反正凌尘只要给他立功,除去这个太子之位,其余什么都好说。

    好不容易等萧无忌念完圣旨,凌尘这才抬起脑袋,无力道“完了?”

    “完了!”

    “哦!那我回营训练去了!”

    “等一下!”拦住凌尘冲萧无忌使了一个眼色后,萧嘉微笑道“先别急着走,我这正好有件事要与你们商议!”

    “何事?”凌尘歪着头问道,萧无忌也是一脸不解!

    “无他,本宫只是觉得咱们这样下去,会贻误绝佳的战机,要知道还有几个月鲁城就要返回,到那时别说这点小功小勋,本宫怕咱们连河面封锁的机会都没了!因此我有个提议,想要跟你俩商议商议!”

    “太子哥哥请说!”萧无忌蹙眉道。

    萧嘉掷地有声道“决战,跟慕容春狄决战,在鲁城反回前,削弱燕军的实力!”

    “不行,我军野战除了火云骑,其他各营很难有所建树!”萧无忌想也不想就拒绝道。

    “凌尘你怎么看?”

    对于萧无忌的拒绝萧嘉早有准备,所以他把目光转向凌尘,希望借凌尘的手来促成这次决战。不得不说,人有的时候真的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贪欲,特别是年轻人!

    “未必没有机会,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有利我军部署!”

    “凌尘!!!”

    “说说看!”萧嘉惊喜道。

    看了一眼表情严肃的萧无忌,凌尘咬咬牙道“鹰峡谷,那个地方不利骑兵铺展,只要诱饵够大布局严谨,慕容春狄肯定会上钩,届时我率领火云骑从背后杀出,由上而下,由外而内,燕军必败无疑!”

    “诱饵?我方需要投设什么诱饵?”萧嘉追问道。

    豁出去的凌尘,用手指点了点在场三人,平静道“太子殿下、大哥还有我,亦如咱们想要灭掉慕容春狄一样,他绝对也怀着同样的心思!”

    “这....”

    萧嘉没想到凌尘所说的诱饵居然是他们,遂把目光转向萧无忌,看萧无忌默不作声,满脸无奈,他便知这是唯一的办法。

    “有几成把握?”萧嘉深沉问道。

    深吸一口气,凌尘先做了一个七的手势,后做了一个九的手势,严肃道“七成最低,九成最多!倘若能在此之前迷惑住燕军,可达到十成把握!”

    “怎么迷惑?怎么布局?”

    “挥军登岸,逼迫燕军出城,同时双管齐下,分兵至鹰峡谷布阵,制造出决战假象,吸引燕军主力前去,我则率领火云骑先攻略北岸,在转道去鹰峡谷截杀!”

    “两边供需多少兵力?”

    “五万左右即可,鹰峡谷地势跌宕,不适合太多军队,三万最多,登岸部队本就是佯攻,投入太多只会造成无意义的伤亡,实没必要!”

    “不行,两万太少,伤亡会更大,我建议除鹰峡谷的军队全军压上!”萧无忌严声道。

    凌尘低头小声道“那本钱太大了!”

    “打仗不是儿戏,更不是买卖,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拘泥仁义,只会导致漏洞百出!”

    萧嘉看萧无忌脸色宛如冰霜,立即插嘴道“那这样吧,三万,登岸部队准备三万,这样我们还能留有预备队接应,你们觉得怎么样?”

    “太子殿下,您要明白咱们此战关乎社稷!”

    此刻,萧无忌也不在叫太子哥哥,而是直接称呼萧嘉为殿下。

    “大哥你难道就这么不相信我么?”

    凌尘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萧无忌楞在当场,久久无声,其实他想让登岸部队多准备一些不是认为计划有问题,而是担心凌尘的安危,相比可以在水路退走的鹰峡谷部队,抢滩更危险,万一敌人把目标转向凌尘怎么办?可瞧着凌尘那毫无惧色的眼神,萧无忌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弟弟长大了。

    于是他叹气道“那就随你吧,不过若发现不对,立马撤到船上!”

    “好!”

    两人达成一致,萧嘉也就没了担忧,连夜便把计划部署了下去,决定四日后行动,可让人没有想到是,慕容夏狩早在半个月前就以鲁城的名义,收买了楚军参将曾康宸,并且暗中调来了齐国水军与北魏军队,同时命北燕镇抚司、北齐暗部、北魏梁风大肆搜捕天一楼埋在三国的暗探。等萧轲收到消息时,齐国水军早已从淮水小道赶至鹰峡谷。

    决战当日。

    起初楚军计划执行的十分顺畅,但当火云骑一骑绝尘杀到淮北城下后,凌尘心底忽然生出一丝恐慌,感觉有些不对,因为他们太快了,而登岸部队又推进的太慢了,慢到乌龟都比他们走的快,根本无法对淮北城造成压力。

    沉吟一声,凌尘咬牙道“回去接应大军,慢慢靠近鹰峡谷。”

    “喏!”

    但等凌尘岸边时,凌尘差点骂娘,怪不得楚军推进的这么慢,原来沿着淮水到鹰峡谷的河边不知何时被燕军挖了陷阱,里面灌满淤泥,陷进去就很难拔出来,楚军不得不小心前行。

    “全军加速支援鹰峡谷,落后的兄弟我们来救!”

    “喏!”

    耗费了一个多时辰,凌尘终于把陷在陷阱楚兵救了出来,而他们凭借骑兵的速度,迅速撇开这群人向鹰峡谷奔去。

    ——————————————

    “投石车给我砸,往死里砸,投石车砸完,弓箭手给我射,本宫就不信萧嘉他们还能飞出这鹰峡谷!”慕容春狄骑在战马上,大声吼道,身后是手握羽扇的慕容夏狩。

    与此同时,在去鹰峡谷的路上,突然出现在此的鲁城,抚着胡须赞叹道“好一支精锐骑兵,好一个楚离!”

    而此时陷入重重包围的凌尘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淮北为何没有紧张感,全因淮北此刻是一座空城。

    “杀,不用管后边,全力支援鹰峡谷!”

    火云骑不愧是萧嘉他们砸出来的精兵,装备的碾压让北燕骑兵很是苦恼,五换一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一场歼灭战打的像是火云骑包围了他们一般。

    值此场景,鲁城微微一笑,让旗手给下边传令,放出一道口子,等火云骑冲出去后,进行沿途追杀。

    对此,凌尘也只能在心底怒骂了一声老王八,按照鲁城给的口子往出杀,争取赶到鹰峡谷与萧无忌等人会和从水上撤兵。

    ——————————————

    然火云骑即使冠绝天下,可在敌军重重包围面前,他们注定是败亡的。

    昭和元年,十月初。

    “杀啊,取楚离头颅者赏千金,连升三级。”

    重赏之下尽是勇夫,火云骑的战线被压缩在鹰峡谷外的河边上,根本突破不开燕军的阵地,再加上有那些巨弩的威胁,火云骑引以为傲的精铠全成了摆设,凌尘更是被袭来的巨弩掀翻倒地,昏了过去。

    闭上眼前,隐约听到钟彪对钟艾喊道“钟艾,别管旗子了,速速护将军撤退!”

    “大哥!!!”

    “快走,将军不能死,火云骑必须留下血脉!”

    “淮水高秋生火云,狂雷席卷天下城!火云骑的兄弟们,随我掩护将军撤离,杀!”

    “淮水高秋生火云,狂雷席卷天下城!杀!!!”

    ————————————————

    昭和四年,淮水河上,血云战船,船尾处。

    凌尘双手背负,仰头望天,双目湿润,喃喃道“大哥,对不起!我好想你!”

http://www.iewatch.com/21_21153/94112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