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璃火 > 第一卷诛心 第二十六章 纵有千番话说与谁人听
    推开阔别三年的无尘院院门,凌尘心中百感交集。

    物是人非,庭院依旧,三年间凌尘虽不在,可翊王府上下却使偌大的庭院依旧保持原样,亦如三年前凌尘离开金陵之时一样,一尘不染。

    庭前梧桐,湖外平芜,其物如故。

    站在门口,望着房前那棵枯枝黄叶,树干苍劲的梧桐树,有一瞬间凌尘脑海里又回响起年幼生日时,萧无忌那温润如玉的声音。

    依稀忆起那人在高晋离、萧彧嫉妒的目光中,挥舞着手中铁锹,在他房前种下这颗梧桐树时的样子,微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头顶,喜悦道“你修炼的是离火功,在四圣功中,代表的是朱雀。而朱雀,也就是世人常说的火凤凰,凤凰非梧桐不栖,若有凤凰栖落,神鸟降临,你小子绝对是未来的天下第一,到那时有你给大哥撑腰,这天下我还不横着走?”

    那时包括萧彧这个皇子在内的兄弟五人都住在翊王府,他们各有各的院子,但在五人之中却唯独无尘院是光秃秃的,草木不见,唯有一方跟萧无忌院子共享的湖泊,还要时常遭受离火功的侵扰,挥发成水蒸气。而梧桐树虽说也惧怕火烧,可相比其他树类,要强上许多,是最适合无尘院种植的草木。

    越靠近梧桐树,凌尘眼眸中的回忆越多,那时因萧轲常年领兵在外,教导几人武功的重任便落到年龄稍长的萧无忌身上,加之他武功也是最高的那一个,因此凌尘总是寻他喂招,数年下来,徐徐生长的梧桐树树干上免不了被凌尘刻下几条刀痕,以至于亲自种树的萧无忌总是骂骂咧咧的收拾凌尘一顿,告诉他这颗梧桐树有多么多么的珍贵,他是费了多大劲跟人买来的,但揍完凌尘后,他又亲自来给凌尘上药,眼底满是下手过重的悔意。

    笑呵呵的拍了一下树干,凌尘抱着南明离火刀一跃到树梢,望着隔壁的院落,随风晃动,目光中闪过一丝眷恋。

    五岁那年的冬季,金陵下了一场很大的雪一直持续到年后,由于戎狄南侵,北燕分身乏术,北方三国无法针对楚国,萧轲特地赶回金陵陪他们兄妹五人过了一个团圆年,顺道还把萧彧那个常年不回家的浑小子撵回了皇宫。

    初五,也称破五,除去吃饺子放爆竹,也是各个王公府邸相互走访的日子,那日萧彧不知搭错哪根筋,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把萧康跟虞皇后最喜爱的长公主带到了翊王府,当所有人都穿着厚厚的锦袍玩闹打雪仗时,只穿了一身白衣,看起来有些单薄的她,孤零零面无表情的站在庭院中间,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盯着满天飞雪,哪怕雪覆盖了脚面,兄弟几人的雪球在她身边炸裂,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

    或许感觉他们这般有些不地道,凌尘捂着脑袋硬生生挨了高晋离一个大雪球,快步跑回屋内,等他回来时,手里抱着一把跟他差不多高的伞,身后还跟着一脸担忧的大管家。

    “喂,虽说你这般显的仙气满满,但貌似没有那个仙女是傻子吧?这么大的雪,那么大的雪球往你身上砸,你就不怕给自己冻成萧彧那个笨蛋?”

    被殃及池鱼的萧彧顿时一愣,反过来神来,双手叉腰鄙视道“凌尘你不止笨,你还蠢,你没发现我姐是在练功么!”

    听到萧彧的鄙夷,凌尘回头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迅速将伞打开,罩在比他高一头的萧雪芯头顶,咧嘴笑道道“虽说我不知道你练的是什么功,但遮风挡雪总归没有坏处!”

    谁知萧雪芯只是漠然注视着飘落的雪花,不仅没有接凌尘的话把,就连动手接伞都有些欠奉,完全就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可凌尘偏就不信邪,萧雪芯不接伞,他便亲自举着,不灰心也不气恼,边安安静静的站在萧雪芯身旁,哪怕高晋离跟萧彧几人说他无趣,他也不动,最多还给他们一个白眼,嘴里嘟囔着威胁的话。

    那一日,满天飞雪,两人一伞跟其他玩闹的五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导致见到这一幕的萧轲眼角直跳,紧忙把周围服侍的下人赶出了庭院,生怕有什么不好的流言蜚语从翊王府传出。

    在树梢上晃了晃发沉的脑子,凌尘蹭着鼻子,抿嘴叨咕了一句‘不好意思啊老头子!’那模样就好像偷了人家心爱之物的小贼,耸肩窃笑。

    树下是活水形成的湖,湖的另一边是属于萧无忌的青瓦小院,原本那间院子是跟他们一样,不过自从萧无忌随天一楼在绍兴执行了一次任务后,他便喜欢上了这种青瓦建筑,任务结束回到金陵时,他东拼西凑攒了许多年私房钱,才有本钱将院子改成这样,只是院子动工没几天,兄弟几人就去了北境,至死都没见过院子改成后的样子。

    念及此,凌尘跳到冻住的湖面上,毅然运起离火功,将火焰附着全身,烧的脚下冰面呲呲作响,蒸发的水蒸气不断向上飞腾,挂在梧桐树的树枝上,转眼形成绚丽的雪枝。

    哃的一声,凌尘掉入湖中,水火相交的湖水顿时开始沸腾,延绵到青瓦小院的湖面彻底炸开,刺啦作响。

    浑浊的湖水中,凌尘不断下沉,因周身火焰剧烈的燃烧,身体早已不着片缕,湖中安生繁衍了四年的白鱼好像回忆起什么糟糕的事,皆被这股热浪吓的四散逃窜。

    沉至当年被萧轲沉在湖底的大石上,凌尘盘膝而坐,禁闭的双眼陡然睁开,炽热的火焰在凌尘眼前形成一道无形的屏障替他遮挡蒸气。

    低头活动着手掌,凌尘平静道“看来老头子说的没错,功法提升不一定就代表着实力的提升,想要将火焰炼至水火共存,怕是难喽!”

    正当凌尘思考萧轲所介绍的哪几种火焰时,一个翊王府侍从站在湖边冲水下喊道“公子,你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小的给你放岸边了!”

    听到声音,凌尘收起周身的火焰,顺着水蒸气引发的白烟,浮出水面,咂嘴道“你把东西放那就行,等一会去取个渔网,叫几个人把湖面的死鱼收拾一下送去厨房。”

    想起这湖中白鱼的美味,侍从紧忙笑道“喏,小的这就去喊人。”

    目送侍从离开,凌尘迅速飞出水面,换上送来的白衣,提起地上的两壶好酒,轻飘飘掠到萧无忌的小院,坐在湖边,打开两壶酒,细说他这三年来的经历。

    “大哥,天一楼我从老头子那里接过来了,实力比从前强不少,你不用在担心朝中那些闲言碎语了,翊王府有我在的一天,他们就不敢炸毛。”

    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凌尘盯着早已平稳的湖面继续道“还记得你小时候教我的那句以诚待人么?大哥,我做到了!天一楼我收了九个笨蛋,虽说九个家伙的仇人都不是什么简单之辈,不过你在那边也不用担心,毕竟我可是未来的天下第一,收拾他们是迟早的事!”

    恍惚间,凌尘好似听见那一如既往波澜不经的温和嗓音笑道“作为本世子的弟弟,你小子肯定是未来的天下第一啊!”

    闻声,凌尘提着酒壶的手一顿,紧忙回头,揉了揉微红的眼睛,却发现孤寂的院中并无那人身影,只有习习凉风袭来。

    嗤笑一声,凌尘再次提起酒壶,狠狠的灌了一口,嘴里继续叨咕着他这三年遇到的趣事,比如在南蜀见到了被称为娥皇女英的洛家姐妹,在洛阳揍了一个鼻孔朝天的姬氏子弟,在北燕戏耍了号称小女帝的岳胜男,顺道在慕容夏狩的府邸放了一把火。

    渐渐地,凌尘有些醉了,模糊间,他好似见到萧无忌坐在他身边拎起另一壶酒,亦如当年他练武不顺时,打趣道“咋了?又控制不好火的强弱了?要不大哥帮你把雪芯请来?”

    “嘁,那我还不如找方凡那货练手呢!”

    眯着眼打了一个酒嗝,凌尘醉醺醺的抱怨道“你别总拿她来吓唬我,等我练出天下第一,你看我不烧了玲珑宫的!”

    谁知萧无忌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好似在劝说他什么一样。

    突然听不到对方声音的凌尘,此刻醉意昏沉,眼皮极为沉重,伸手摸向萧无忌却什么也摸不到,只能模糊的看着萧无忌。

    “大哥你说啥我听不见,我困了让我睡一会,等我醒来咱们再聊!”

    “行,我等你!”

    得到萧无忌的保证,凌尘笑吟吟的闭上双眼,却不知在眼角处留下一行热泪。

    “大哥,我好想你...”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快睡吧臭小子...”

    “对不起...”

http://www.iewatch.com/21_21153/94113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