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43章 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从来优雅从容的贵妇,这一次是真的彻底失了态。

    穆雅丹直接夺过陈叔手里的那把刀,就逼向了陆宁。

    “下贱东西!你敢动我儿子,你敢动我儿子!”

    江景焕起身将陆宁护在了身后:“舅妈,事情还没查清楚,您别冲动。”

    “滚开!江景焕你是瞎了眼,别怪我连你一起杀!”

    穆雅丹保养精致的一张脸,此刻扭曲不堪,死死地盯着江景焕身后的陆宁。

    她今天在老宅,就应该亲手杀了这个毒妇!

    警察很快拦住了已经失控的穆雅丹,为首的警察走近陆宁,出示了证件。

    “陆小姐,您涉嫌故意杀人,请跟我们走一趟。”

    江景焕让开一步,没有阻拦,警察是他来的路上叫的。

    如今的情况,他表哥已经昏迷,薄家长辈必然不会放过陆宁。

    她能待在看守所,是最安全的。

    在薄斯年醒来之前,这个案子的罪责就不会定下来。

    陆宁无神地起身,跟着警察离开。

    警车将她带离这庄园,车窗外,这华灯璀璨的夜幕,恍如当年。

    她突然低低地笑出声来,他死了,他被她杀死了。

    当日她杀了顾星河,被无罪释放。

    薄斯年将她丢进精神病院,说等着她再杀一个人,去监狱里赎罪。

    如今,他跟她终于都如愿以偿了。

    她笑得心口抽痛,眼泪好像根本不是自己的,怎么都止不住。

    她进了看守所,转眼就待了三天。

    到了第三天上午的时候,她突然昏迷了。

    医生过来检查,诊断出神经衰弱伴随抑郁症。

    需要心理治疗,可请来的心理医生,没起到什么效果。

    陆宁这一昏睡,就到了晚上,迷糊间,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陆宁,陆宁醒醒。”

    她费力睁开眼睛,眼前隐隐约约浮现宋知舟的脸。

    果然是病又加重了,什么时候都能产生幻觉。

    她眨了眨眼睛,再看向那张脸。

    宋知舟凑近了些,轻声开口:“陆宁,是我,你生病了。”

    她终于看清了,宋知舟真的过来了。

    她呆呆地愣在那里良久,眼底染上了恐惧:“宋医生,我把他给杀了。”

    宋知舟伸手,隔着被子握住了她的手腕。

    “没事,我打听到了,薄先生脱离生命危险了。

    你要记得,一定要咬定你当时是发病状态,知道吗?”

    “真可惜。”陆宁勾了勾唇角,轻叹了一声。

    真可惜,她自认准确的一刀,还是没有杀死他。

    宋知舟皱眉,着急地盯着她的眼睛:“陆宁,你不能这么偏激。

    凡事都有解决的办法,你要相信,你早晚可以摆脱他。”

    她自嘲地笑了笑,没再说话。

    她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准确的说,是在她身上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好好生活下去的意志。

    宋知舟的手有些发抖,拿了药和温水给她。

    “来,先把药吃了,你一定可以离开这里的。”

    陆宁听话地吃了下去,再遵照宋知舟的要求,躺了下去接受催眠治疗。

    半梦半醒间,她眼泪沿着眼角落下来,一声声呢喃。

    “宋医生,我不怕死,可临死了又担心我妈和小蕊过得不好。”

    “你说人要是能没有牵挂,该多好。”

    宋知舟看向近在眼前的人。

    活生生的一个人,却如同一朵娇艳的鲜花,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谢下去。

    就好像是一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样子,恍如活死人。

    她分明已经一点点活过来了。

    那一年的治疗里,他亲眼看着她一点点有了生气,学会了笑,学会了偶尔和他说说话。

    她分明,就应该好好地生活下去。

    如果那个男人一定要毁了她,他宁愿是他替她,去杀了那个男人。

    宋知舟眸底映照着陆宁苍白没了半点血色的脸,双手用力攥成拳。

    治疗也是在看守所,因为陆宁排斥别的心理医生,宋知舟过来找警察说了情况,警察也就同意了让他过来。

    做完治疗后,宋知舟叫醒了她,床上的人还是有些恍惚。

    宋知舟眸底染着一丝血色,低声开口:“陆宁,我不会让你死。”

    陆宁没有听到,她意识还有些涣散。

    宋知舟离开了看守所,这一夜,她照样睡得浑浑噩噩。

    那个男人不可能放过她,这么好的机会,必然会让她在牢里待到死。

    陆宁挨着墙,她身体这两天总是打颤,像是冷的,又好像不是。

    这一睡,又不知道是睡了几天。

    耳边那道声音响起的时候,她陡然打了个寒战。

    “回去。”是薄斯年的声音,很淡,带着很深的疲惫。

    如果不是她真的没有力气了,她怕是要尖叫出声。

    陆宁刚睁开眼,身体就被打横抱了起来,男人紧绷着脸,将她抱出了看守所。

    几天不见,他看起来面色有些发白,似乎还瘦了不少。

    从来一丝不苟的一个人,还有了些胡渣。

    他们出去时,警察并没有阻拦,应该是已经谈好了。

    陆宁一次次费力地睁大眼睛看着他,好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薄斯年将她放在了车后座,坐到她身边时,他凉薄出声。

    “放心,不是鬼。”

    因为里面还用绷带包扎了的缘故,他很少见地穿了一件宽松的上衣。

    就抱着她走了这小段路,他额角冒了不少汗。

    陆宁低低地冷笑出声:“放我出来做什么?”

    薄斯年没吭声,也没看她,面色一直绷着。

    在陆宁想着,他该是在盘算着怎么报复她捅他的那一刀时,他一只手伸过来,压在了她的手背上。

    她的手一直都凉,可此刻,他手心的温度却比她还冷,冷到让她禁不住颤了一下。

    在陆宁侧目看了他一眼时,他淡淡地对上了她的目光。

    “陆宁,这件事情我不追究,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你要放我走?”陆宁心提了一下,下意识问了一句。

    一笔勾销,应该就是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

    她突然有些后悔,没有早点捅他一刀。

    薄斯年的声音还是很淡,“没有恩怨,以后我们好好过。”

    “呵,呵。”她到底是在期待什么?

    陆宁将视线侧向了窗外,一字字开口:“你做梦。”

http://www.iewatch.com/21_21475/95466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