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宰辅 > 第二十七章 周阎王
    许小闲主仆三人又乘着那辆老马破车出了门。

    稚蕊很喜欢,觉得这样才应该是少爷该有的模样——读书虽好,但闭门死读书却不太好。

    “少爷要去哪里?”来福回头问了一嘴。

    “去淡水楼。”

    “好咧。”

    稚蕊忽然又有些紧张起来,少爷这时去淡水楼?

    难不成少爷又缺银子了?

    少爷天天晚上都要沐浴,以前他一个月不过沐浴一次。

    本以为是少爷更爱干净了,而今看来恐怕是少爷想要洗去他身上的那龌龊事儿。

    稚蕊捏紧了衣摆,弱弱的说道:“少爷……咱们不去淡水楼,好么?”

    许小闲就觉得奇怪了,“差不多该去了,眼见着春就过了,得赶紧再弄点银子买地。”

    稚蕊心肝儿一颤,抬眼惊愕的看着少爷——他果真是去那淡水楼寻那陶掌柜换银子的!

    少爷好苦!

    少爷平日的笑……都是装出来的!

    ……

    就在这个午时,周巡查的儿子周作周阎王抵达了凉浥城。

    这二世主带着足足三十名狗腿子,骑着高头大马,耀武扬威的站在了凉浥城的南门口。

    他抬头望了望这凉浥城低矮的城墙,眉儿一皱,嘴巴一瘪,“破地方,我爹呢?怎么没有出城来迎接本少爷!”

    “少爷,想来老爷有事。”

    “哼,他有个屁的事,恐怕又在某个烟花巷子里鬼混,也不怕娘拔了他的皮!……少奶奶也没出来迎接我?难道我爹还没把少奶奶那事办妥?搞什么东西,老不死的都来凉浥县十几天了,这点小事还没办好,走走走,先进去吃个饭,少爷我饿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了淡水楼。

    “少爷,是不是按老规矩?”一名狗腿跳下马来牵住了周作手里的缰绳点头哈腰的问了一句。

    所谓老规矩,就是清场。

    周家大少爷吃饭,通常都是大气的直接将酒楼给包了。

    没办法,周少爷兜里的银子太多,背景还极其强大,哪怕是在凉州城,也是横着走的主儿。

    “这特么还要问?”周作手里的马鞭一扬,吓得那狗腿一蹦三丈,“所有人,跟老子进去清场!”

    三十个狗腿子浩浩荡荡的冲进了淡水楼,此刻正是午饭时间,在淡水楼用餐的食客较多,他们这一冲进去吓了所有人一大跳,

    “出去出去,统统给老子滚出去,这楼今儿个咱们家少爷包了,便宜了你们,掌柜的呢?叫掌柜的出来!”

    凉浥城的人哪里见过这般阵仗,食客多为商贾,商贾本就胆小,此刻一看,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很快,整个大堂便空空荡荡。

    陶喜从二楼慌慌张张的跑了下来,在这凉浥县经营这淡水楼已经足足十二年,还从未曾遇见今日这种状况——这特么是个什么情况?

    “你们……”

    “废什么话?你就是掌柜的?”

    “在下正是。”

    “你丫走了大运,我家公子看上了你这地方了,二楼还有没有人?有人就叫他们出去,莫要等我们动手。”

    二楼有人呀!

    正是这凉浥县首富之子朱重举,今儿他带了一帮凉浥县的才子在二楼宴请从苏州来的那位苏公子,其间还有一位特殊人物——大辰名士张桓公!此刻恐怕正在吟诗作对。

    “你家公子贵姓?”这阵仗太大还面生得紧,陶喜想要摸摸对方的门道。

    “凉州周巡查的独苗少爷,怎么,怕不给你银子?咱们少爷虽然强横了一点,但绝不会吃你这霸王餐,快点快点,别特么啰嗦。”

    陶喜心里咯噔一下,周阎王!这厮怎么跑凉浥县来了?

    人的名树的影,凉州周阎王的名头那可是响当当,他不敢惹啊。

    可楼上的那位又是凉浥县首富之子,他这淡水楼最大的金主,也特么不敢惹啊!

    这怎么办?

    陶喜连忙堆起笑脸拱手道:“二楼还有雅间,请周公子上二楼雅间可好?”

    “你这是给脸不要脸啊?兄弟们,上去把所有人赶走!”

    陶喜一慌,正要阻拦,却被面前这凶人一把给拽住,便听一个声音传来,“慢着!”

    他抬头一瞧,就见一高挑秀雅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约莫十六七岁年纪,头插一根羊脂白玉发髻,穿着一袭冰蓝丝绸袍子,袍子上绣着雅致竹纹,腰缠一条雪白玉带,玉带上还挂着一个碧玉葫芦配饰。

    若非那瘪着的嘴和紧皱的眉,这少年算得上是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

    “本少爷就是周作!”

    陶喜心里咯噔一下,便听周作又道:“初来这破地方,你恐怕不知道本少爷的规矩,这上面……还有什么人?”

    “回周少,上面是本县首富之子朱重举朱家大少爷,宴请的是从苏州而来的苏家少爷,另外还有一位名宿,张桓公。”

    陶喜以为搬出这些人的名头,这位周阎王恐怕会顾忌两分,却没料到接着便听见周作沉默两息说道:

    “哦……不认识,十两银子,叫他们走!”

    二楼雅间。

    朱重举一席人谈论的并不是诗词文章,而是在说着许闲。

    “……可是昨儿他确确实实让那白纸显现了字迹,那纸还是周巡查拿着的,他都没碰那纸,可上面就是出现了字迹。我虽然未曾亲见,但衙门里那么多官差都有看见,这假不了。”朱重举信誓旦旦的说道。

    张桓公一捋长须淡然一笑,“《荀子、解蔽》一书中说,凡天地之间有鬼,非人死精神为之也,皆人思念存想之所致也。致之何由?由于疾病。人病则忧惧,忧惧则鬼出。”

    “许繁之可惜了,他读书极为勤奋,偏生受了那打击而得了疯病。他是个有病之人,还恰好是精神之症,弄出些神神叨叨的事不足为奇,尔等读书人,当一笑了之罢了。”

    这位大辰名士都这样说了,朱重举心里的疑惑并没有解掉,可他也不敢再出言辩论。

    就在这时候,他们听见了楼下的异动。

    这又是怎么了?

    没片刻,一名小二跑了进来,“朱公子,凉州城的那位周阎王来了,大堂的食客已被他们全部赶跑,掌柜的正在下面和他们理论,看来、看来无法理论,莫如公子等人先行离开可好?”

http://www.iewatch.com/22_22611/100711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