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青青志 > 六、秦晋之好
    一天的喧嚣后,天色渐渐泛青,夜晚就要来了。

    兄弟二人来到前院上房大厅,见厅门外下人伺立,厅里家人端坐着,下人们站在他们的身后,有两个座位空着,显然就缺他俩人了。两人相互看了看,默默地坐到自己应坐的座位上。

    铭卿垂着头,谁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瑞卿环视了一下众人,首先看见二嫂和母亲在抹泪,正坐在母亲旁边的小凳上抽泣不已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不用说,她一定就是张白贞的奶妈。可他们已全然辨认不出这位平常并不陌生妇人:衣服灰土土的,衣袖口带着火烧过的灰痕,没了往日干净利落;脸上一双红肿的眼睛,也不知是哭的,还是没休息好的缘故。

    二嫂季氏坐在那里抹泪;其他人都垂着眼,心神沉重的样子。

    李老太爷也垂着眼,口中直叹气,心里却是既舒松、惊讶又难过、悲悯,心里揣测:这大概是天为李家解僵局。虽然这种解决方式让人心惊肉跳得不好接受,可终算没让李家极其难堪的在张家那里失了信义的面子……

    安排好张白贞的奶妈张妈妈,众人在老太爷一声令下,各房回房休息去了。看着大家散去,老太爷子悄悄的吩咐李忠派几名嘴严实腿脚麻利的去打探一下梅家的情况。

    暮色下沉时,李忠来报,说:梅家大门紧闭,外头也看不出异样,只是无人出进,叫门也无人应答,附近也无人可打探点儿消息。

    这消息让老太爷子有些苦笑了,心里道:难道说,这两家的亲是一家也接不来了?

    草草吃了晚饭,老太爷子吩咐李升把老五、老六找来。

    李升先到五老爷的房里,结果被迎面撞见的贾氏盘查了一遭原委后,听她不屑的口气说:

    “五老爷一吃完饭就出去了”。

    李升在五房屋站了大半天,只得了这样的回话,无奈的跑出来……他来到六老爷屋里,见五老爷也在这儿,忙擦着汗向他们传达了老太爷子的话。兄弟二人听说父亲找他们,就相互看了一眼,起身跟李升往上房走。快到上房时,李升突然说:

    “五老爷、六老爷,你们做的是件积德的好事,不过也不要跟老太爷闹僵了。”

    听这话,吓了二人一跳,他们停住脚,李瑞卿拉着李升问:

    “李升,你这是听谁说的?我们做什么好事了?”

    李升奇怪的看看他俩得举动,笑着说:

    “老爷,你们把家里多余的粮食散给那些快要饿死的人,这不是明摆着的好事吗?哪里还用去听别人乱说!”

    听他这么说,两人才放心的继续往前走,边走边告诉李升:

    “我们这么做也不过是保全自己的家,否则,这次闹蟊贼还不知会是个什么结果呢?”

    “嗯嗯……”李升似懂非懂的应声答应着。

    进了上房大厅,兄弟二人都琢磨着刚才商定的计策哪条才能让爹同意散粮,可没想到,他们刚请完安,就见老太爷子目光黯淡的看看他们,然后说:

    “你们,想散粮就散吧!留些,别让家里人没得吃就行。”

    语气虽然透着万般的无奈,可依然让二人分外高兴。两人毕恭毕敬的等他再说下文,可过了许久也没动静。铭卿张嘴想说句什么,就见老太爷子端起一碗茶,挥挥手让他们出去。

    二人退了出来,瑞卿把厅外的李忠叫到一边问老太爷的究竟,李忠压低声音道:

    “究竟为什么这样,我们底下人也不知道。只是老太爷知道了张家出事后,就叫我着人去探听梅家情形。结果什么也没探听到。回来的人说是在梅家门口没见到一个人……”

    瑞卿听了,望了铭卿一眼,怔了怔神,忽而忍不住笑起来。铭卿不解的白了他一眼,然后皱起了眉头。李忠见瑞卿这样笑,看看铭卿、看看瑞卿,也跟着傻笑了笑。瑞卿越笑越起劲,最后捧着肚子蹲了下来,笑了一阵,伸出两根手指对铭卿比划着说:

    “我们还……还以为你两位,两位!结果一个都没了!一个都没了,哈哈哈,嘿嘿……”

    铭卿明白了他的意思,瞥了五哥一眼,理也不理的往后院去了。

    瑞卿也站起身,笑着跟着往后走,眼中的泪都跟笑出来了。

    晚上无事,任氏品着茶,突然紧皱眉头,问红儿:

    “这两天有没有听说五老爷、六老爷前些时候去了哪里?干什么去了?”

    “没有,跟着两位老爷的小厮都不知道,就很难探听出来!”

    “总有知道的时候,只是时间的问题!另外,他们回来后,没有人听说两人又有什么异常的?”

    “只听说外出还是常有的,只是出去做什么也没人说得清楚。”

    任氏听了凝眉不语,丫头站侧小心翼翼看着,不敢再多言。

    第二天,是正式接亲的日子,李家人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妯娌们出门请安,却只见张灯结彩中家丁忙进忙出正在散粮……

    就在瑞卿、铭卿兄弟二人指挥青壮年家丁不知搬运了多久,正在忙得晕头转向时,十三岁的老七李第卿一溜烟的跑来。

    瑞卿抬头,见七弟身着驼色福字纹样的暗花缎镶橙色边马褂,兴奋不已的脚不沾地儿的跳来跳去,且口中大喊大叫;又见后头伺候主子的李倌、李春、秦嫂、赵妈跟在后头,吓得了不得,也是大呼小叫的。众人看来,这很是风景。

    瑞卿皱皱眉,对老七笑道:

    “七弟,是不是你的八哥飞到这儿来了?”

    老七听五哥问他,就站定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我找六哥的!找六哥……”

    “找你六哥要这么大的排场啊!咋咋呼呼的……”

    “六哥,六哥,你的新娘子来了!”

    这一句话让瑞卿和铭卿面面相觑。

    见两位哥哥对自己的话都郑重且意外的神情,就咯咯一笑,又兴奋的接着补充道:

    “新娘子穿得那样……”

    他兴奋得跳着比划着,尽量想让哥哥们更加在意他的话。可究竟哪样呢?除了他自己,谁也不明白他比划的意义。

    铭卿可没心思追究七弟极其想表达的来人是怎样的装束,他纳闷是谁来了在这个时候,不会是那梅姓家族的姑娘吧?还是白贞还活着吗?

    瑞卿听了,也很是纳闷:不知道要接的这两家中的哪一家的人来了,抑或是一起来了?那可又热闹了。他也来了看热闹的心情,拉起铭卿和第卿就往前院跑。铭卿被扯得趔趔趄趄跟在后头;第卿却又蹦又跳的跑到前头去了,口中不停的吵吵嚷嚷的炫耀着自己的大见闻……

    来到前院,兄弟二人就见上房厅门内外站满了人,老老少少,上上下下,男男女女,围着一乘再平常不过的轿子,轿后是四名轿夫,轿前是两位姑娘:一人一身水红洋绉衣裤,头上插别着淡红小花;另一人则是一身令人乍舌的洋装:一身洁白的婚纱,长长的头纱拖着地。走动时,脚上金色镶钻的皮鞋露出来些许,闪着耀眼的光芒。

    见来人与家人相互对立在那里,彼此无语,瑞卿与铭卿两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似乎二人都想从对方脸上看出答案什么的,但是什么答案也没看到,只得往前走过来找。

    二人过来,见爹娘也在,就先朝着他们走来。一见铭卿,苏氏就神经质的一把拽住了他,然后把他往身后拉。可没想到,洋装姑娘却如男子般的大大落落的朝这边儿走来。她的这一举动,惊得老太太都忘了要跟儿子说什么,呆在了那里。

    瑞卿过来就盯着洋装新人不放,对着她看了半天,忽然冲过来就要拉她的胳膊,但刚要触到她时又缩回了手,兴致高昂的笑道:

    “原来是——啊哟!”

    就在瑞卿终于认出来人时,铭卿也认出来了,他听五哥忘乎所以的话要漏破绽,忙在他的脚后跟上踢了一脚。

    瑞卿被踢了这一脚,疼得叫出了声,也意识到了什么,就道:

    “是……是,六兄弟媳妇!”

    铭卿十分尴尬的看看爹娘,看看来人,再看看周围的人,不知如何是好。恰时,五嫂贾氏打扮得花枝乱颤的朝这儿来,远远的她就细声软气的道:

    “新娘子还没入洞房吧!我又落在了后边,可别没赶得及瞧上一眼。”

    贾氏其实也同众妯娌一样早得了信息,但她想在众妯娌中出奇拔彩,怕让这新人给比了下去,就花了心思装束了一番,所以比别人来得迟许多。

    她这喜滋滋的娇气声,无非是想让所有的人注意她,而不是注意新人罢了。等她到了近前,不由得一惊,既而才知道自己的功夫是白费,无论自己再如何花貌相惊人,再如何装束明艳,也难以成为今天令人瞩目的焦点。自己再是会穿,都比不得人家敢穿。终究无法匹敌。好半天她才正常起来,笑容满面的小声道:

    “表妹,真是不寻常!”

    然后走到公公、婆婆面前柔款款的行礼,老太爷一见五儿媳妇这时候还这样,就理也不理,老太太忙摆手让她一边去。

    就在这僵局无法收拾时,门房的李升跑来报说:

    “外头一队人马朝这里来,看穿着,好像是官府的人马!”

    荣卿听了,跟爹娘打了一声招呼,就往外走,赓卿同慎卿也跟了出去。李长炳看看儿媳妇们,然后一个往后打发人的手势,众妯娌们忙惊慌的往后退,转身回各自房去了。

    还站在这里的女人除了老太太还有新人。老太太小声问老太爷是不是让这新人也往后边去避避,可李老太爷白了苏氏一眼,没答话。

    不大会儿,就见来人气宇轩昂的走进来,荣卿在一旁唯唯诺诺的引路。

    来人走到李老太爷子与苏氏面前,刚要施礼,而李老太爷子一见来人一身石青仙鹤补服,就抢先施礼过去,来人就势伸手搀扶,口中道:

    “使不得,使不得,怎么说,我也是晚辈!”

    这时空气里肃静的气氛有了缓和。

    来人看了看洋装姑娘,然后对李老太爷和老太太道:

    “老人家,今天本来是个大喜的日子,谁知闹起了该杀的蟊贼。家父本打算另择吉日举行大婚。可我这妹妹任性,偏偏不听……”

    姑娘听哥哥要往下说,立刻瞪起眼睛嗔怪着打断道:

    “哥——!”

    “好,好,不说你了!”这兄长果然有长者之风,立刻笑着对妹妹说道。又转而对李长炳道:

    “家父之意,就今日完婚,现在外头不太平,我们两家也就不宜大操大办。今日匆忙,所以妆奁之物先送这些过来,其他的如果还需要什么再择吉日送过来!”他指着身后一队人抬的红红绿绿的东西对李老夫妇说。

    李老夫妇一看,仅这些先送过来的,就胜过前头五位儿媳妇的妆奁总数,气势之大堪比泰山压顶,这就得不应也得应了,就口中就应声道:

    “是!是!”

    李荣卿在一旁小心提醒父亲:

    “该请客到客厅里头坐!”

    李老太爷这才意识到自家失礼了,忙请来客到大厅里坐,又叫苏氏快去吩咐下人备宴及着人去准备拜堂之事……

    准备就绪了,这时众人才发现不见了梅家姑娘,铭卿也不见了踪影。丫头、婆子们去找,回说:

    “六老爷同梅家姑娘都已经在六老爷的新房里了!”

    老太太一听,有些哭笑不得自言自语道:

    “这叫什么事!还有这样的事儿!唉……”

    倒是这位舅爷痛快,听说妹妹还没拜堂就入了新房,就哈哈一笑道:

    “免去这一繁文缛节,也罢!”

    老夫妇两人听了拉下了眼皮,又抬起来,相望了一眼,又忙勉强堆起满面的笑容满口应对来客……

    夜里,李铭卿恍如自己在梦境中,翻来覆去的长吁短叹,满脑子都是张白贞的音容笑貌和历历在目的往事。凌晨时,他依然全无睡意,干脆出了屋子来到花园里。他往花园里去,为的是躲开张白贞的影子。可是花园里还是一样,到处都有她走过的地方。他在湖边站住,眺望远处,月色蒙蒙,湖面灰暗静谧,灰蒙蒙中可见湖边凋零的残荷七零八落,垂萎的荷叶沐浴在袅袅的雾气中。他似乎看见白贞往日的面庞映在雾气中,微微笑着看他……

    ……

    夜里,李丹姊因为张白贞睡不着,躺在床上辗转反复,起身叫丫头珍儿过来床头和她说话:

    “你说白贞姐姐真的不能成为六嫂了吗?”

    “白贞小姐都已经……”经历一天的惊慌,珍儿感觉半夜的屋里除了床前的灯光所及之外,到处阴冷冷的,她不敢说下去。

    “和她可谓情同亲姐妹。各房嫂子们陆续被接进家里来,自己也不得不尽量做得像女儿家,但是自己平日看不惯、也看不上众位嫂子们尔虞我诈、争风斗气。我觉得张白贞将是我们家唯一位像儿媳妇的儿媳妇,也是自己唯一一位愿意将之视为嫂子的嫂子。现在呢?她不仅连人都不在了,而且家里众人言传的那位出格至极的女子嫁进来顶替了她,她比前几位嫂子让我觉得更离谱……这可真是世与吾愿相违。”

    “小姐,白贞小姐即使嫁进来,你也快被董家接去了。何必操心各房嫂子怎样!”珍儿机警的提醒道。

    丫头的话,听似无情,却着实提醒了李丹姊。她想到自己的夫家,不知道自己的出现会是怎样一个场景,也不知道他们会如何看待自己。但她确信自己是绝对的无可挑剔的。她对自己固然很自信,可是未来的夫家并不能确信……

    李家上下都知道,李丹姊的亲事是在她十岁时就确定了。对方乃一代名士董震峙次子——董宏阅。董氏家族怕李家唯一的一位千金日后会下嫁到他家去,就早早的提出了下定,以免日后节外生枝。此后两家节日往来,礼仪如同亲家。

    李丹姊的母亲很不赞成这样早早的下定,她倒不是为女儿家考虑什么,而是考虑到家里的事要有先后和主次,而不是将还没成家的儿子们放在一个女儿家之后。而李老太爷则是恰恰相反,虽然他也认为,儿子的事比较重要,所以更要郑重,二女儿家的事则是次要的,她早晚都是别人家的人,所以早定早了早完,早素净,免得李家长年累月的还要替别人家的人操心……

    大哥荣卿对父母点头的这门婚事很是反对,因为董家虽然为书香门第,但是根基远不如李家深厚,认为他们不过是企及借枝繁叶茂的李家门第乘荫纳凉而已,而对自家的家势家运没有什么帮衬。其他兄弟皆以父亲马首是瞻。老太爷、老太太知道,反对这门亲事的应该不是长子,他哪里有心思管家中的家长礼短,应该又是长儿媳妇的主意……

    董家观李丹姊的众位兄长皆仪表堂堂,举止斯文,没有见过面的李家独女自然也差不了的。董家知道越早确定下来,未来这门姻亲无法连结的不确定的可能性就越小。虽然定下来了,但是两家的来往也只是礼节上的,平日少有往来,尤其是家眷之间。所以李丹姊与董宏阅从未谋过面。

    李丹姊看看黑魆魆的窗外,许久后继续说:

    “我明白自己被父母定亲后,就非常羡慕和六哥定亲的张白贞,羡慕她可以出入我们家,羡慕她可以见到哥哥。而我只能在闲暇时猜测那位和自己定亲的人的可能样子,揣度自己的未来的运气是优还是劣于白贞姐姐。不过,以前觉得无论怎样,白贞姐姐都将是自己的嫂子,亲如姐姐的嫂子。白贞姐姐是家里的常客因为两家是世交,所以女眷之间的交往也很频繁,加上二嫂是白贞姐姐的表姐,盘根错节间的,两家更是亲上加亲。白贞姐姐到我们家来,是很平常的,虽然身份是客人,却和家里人都很熟悉,就如同家里的人一般……”

    “我们也发现小姐最喜欢白贞小姐来家里了,因为她来了,小姐就多了位分享喜悦分担心事的人……老太爷、老太太管得严,小姐是难得走出家里的大门的……”

    “是啊,想迈出家里的大门则是需要充分的理由,重重盘问,左边丫头陪着,右边老妈子看着,前面是仆人开路,后面是仆妇跟随……”

    李丹姊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丫头眼看她要睡着了,就轻轻给她掖好被子,端着灯回了就寝外厢房。丫头凤儿被她们的说话声吵醒了,黑暗中瞪着眼听着里间屋里的断断续续的说话,看见门外有灯光,就侧头去看:珍儿端着光线幽黄的灯回来了。她轻声问:

    “小姐睡下了?”

    “哎呦,吓我一跳!嗯!你也醒了”珍儿手中的灯晃了一下说。

    “说了什么,这么晚!”

    “还能说什么,就是因为白天听说张小姐的事,扰着了,太息自己出家门难……”

    “她是不是从未见过自己的未来的夫君,想出去看看那董家虚实?”

    “想归想,那是怎么可能的事儿!李家金枝玉叶的千金出门,很有隆重的味道,即便是平时也是随便不得的。”

    “我发现近几年,她很注重观摩张小姐的举止,学习怎样做一名具备三纲五常的合格的女子。还发现她时常注意张小姐和六老爷眼看着彼此而各自心灵相悦的神情……呵呵!”

    “梅家姑娘嫁进来,看样子小姐比六老爷还不情愿,呵呵……”

    “你说,小姐出嫁,我们跟去好,还是留下好?”

    “都不好!伺候人,去哪里都是由人使唤,如果能回自己家,即便一天只能吃两顿饭,我也愿意!”

    “过些年,你攒够了钱,就求小姐让老太太和老天爷同意你赎身,那你就心愿实现了!”

    “实现太难了!今年家里收成不好,加上有人看病吃药。前天来要走了我所有的钱。怕是再也攒不够赎身的钱了!唉……”

    “你还叹气,我倒是没人来跟我要钱,可是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出道门还有家人,我什么都没有。如果我陪嫁去董家,只希望少点儿责骂就是最大的期盼了。”

    “罢了,以后的事。谁知道呢!赶快睡吧!明早起晚了又要被说!”

    夜渐深,夜色紧紧的笼罩着李家大院,也紧紧的包裹着生活其中每个人的心事!

http://www.iewatch.com/22_22739/101249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