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青青志 > 七、一地鸡毛
    太阳再次升起时,众妯娌都早早到上房来请安,其实大家更想看看李家新入门的媳妇带来的非凡的“热闹”。

    新人来了,众人看见,这位六太太只穿了一身传统的红色吉服,却没穿让人咋舌的素白洋装来请安。不由得让那些好事的女人们有些扫兴。

    李丹姊和众位嫂子们的心态不一样,她不屑于争斗,也不屑于热闹。梅爵的到来对她来说是件不快之事。她对这位非昔日期盼的姐妹般的嫂子礼节性的瞟了一眼,毫无亲近之举。除了在长房见面,要对这六嫂子行个长幼之礼外,就当她是空气一样。虽然李丹姊只是瞟了一眼,还是对这位六嫂子印象深刻:一头乌发,圆润的脸颊,稍尖的下巴,高挺的鼻子,尤其是目光锐利的双眼,很是惹人注意,显得很有昂扬果敢之风。传统的红色的缂丝吉服拖泥带水,与她的气质很不相配,倒是利落的洋装应该更适合她吧。

    梅爵认为请过老太太的安后,要一一见过各房长嫂还有兄弟姐妹,没想到却没有提出进行这一礼节。免去繁文缛节固然是好,但是李家这诗礼门户的做派却很是让她疑惑。她不言语,只是很仔细的看看这位李家众弟兄中唯一的一位女儿家:肉乎乎而略长的脸面,纤巧高挺的鼻子,樱桃小嘴,一双亮眸,目光里留露出不屑之气。虽然垂着眼,神情亦还是满溢出来……不过举止端庄,不失闺秀之仪,也许终究是弟兄多了,女儿也受众位兄长的影响,所以,有小姐之派,却无小姐之娇,倒有几分傲骨豪爽的气质。

    按李家规矩,刚过门的媳妇要同丈夫陪公公、婆婆同桌吃一个月的饭,这一个月里学习李家的家风门规,接受公公婆婆的训诫。也就是要接受了李家的家规训诫,才能按照李家的家规在这个家的屋檐下生活。

    梅爵按照要求同公公、婆婆吃早饭。餐桌上,公公家长派头十足,饭间板着脸,一言不发,吃完,扔了碗就走了。她看得出,婆婆同丈夫的脸上都有些尴尬。但看见这情形的她只觉得怪异而又好笑,毫不在乎的放了碗筷也要走,却被婆婆叫住了。陪嫁过来的小丫头也被叫了过来。

    苏氏吃完饭,回到大厅,却拿捏着做长辈的派头,半天不说话,任梅家的这主仆二人跟着过来,站在她眼前……

    小丫头跟在梅爵身后,似乎胆怯,不安的几次偷偷瞟着端坐的苏老太太。但梅爵却不屑的扭头欣赏墙壁上一幅山水图画,显得很不耐烦、心不在焉的的样子。

    铭卿看母亲和梅爵一起去了客厅,不放心,也闷声跟了过去。

    苏氏看着这胆气高过家中其他任何人的主仆二人,也没了普气,瞅了瞅丫头,慢声稳气道:

    “你叫什么名字?”

    丫头瞅了苏氏一眼,又瞅了瞅梅爵,然后垂下眼皮刚要回答。就听这六儿媳妇不耐烦的抢答道:

    “她叫冬子!”

    苏氏瞅瞅儿媳妇,皱皱眉头,说:

    “从今儿起,你就叫冬儿!这是李家婢女名字的规矩!”她说着又朝身旁一名丫头做了个手势,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雪儿,你同冬儿一处,以后就服侍六太太。另外,冬儿初来,你要多帮带着些。这两天先教会她家里下人的衣着装束和礼仪规矩……”

    冬子一听说要改名,就撅起了嘴巴。又听说还加了位二主子,嘴巴撅得更高了。

    那梅爵依然毫不在乎的样子,等婆婆把话说完就不客气的道:

    “娘,名字有什么改的必要啊?她是名丫头不错,也不能换个地就落个连名也不保的凄惶地步吧!雪儿呢,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要是缺丫头使唤,会从梅家带过来的。对了,我正想报于您,陪嫁进来的丫头小厮,除冬子外,其他人我想都遣回去!不知可否?”

    “……”老太太一听心里直犯懵。她诧异这梅家姑娘所言所做都是什么规矩、什么教养。

    梅爵一席话,窘得苏氏这位大风范的婆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幸好这儿没有几个人,不至于传大话柄出去。

    铭卿坐在一旁看到母亲脸上难堪,忙过来安慰她:

    “娘,这一大早的,让她们先去吧,来日方长,家里的规训着下人慢慢给她们说就行了,何必还要亲力亲为的劳心!”

    老太太听儿子这么说,叹了口气,垂下眼皮,朝梅爵主仆摆摆手,让她们走。

    出了门,冬子跟在梅爵后边抱怨道:

    “是不是老太太女儿少了,就摆布丫头作乐!”

    “还真是,也听说铭卿众多兄弟中,就李丹姊一位女儿家!”

    “我昨晚听雪儿说,这李丹姊,年岁在六老爷之下,老七之上,还一脸稚气的样子。李家弟兄众多,但却只有丫头一位。大概是李老夫妇对这独女的厚爱,抑或是受众兄弟的影响,她一点儿也没有大家闺秀的娇气与柔弱,大大咧咧的举止却有着男儿般的爽气与魄度。听说老太太之所以喜欢留和她年龄相仿的温雅谦和的女客在李家,原因之一希望女儿能感受感受同龄女儿家的娴静柔美,去去她男儿家的大气。以前,她跟着哥哥们一起钓鱼、划船、荡秋千、捉鸟;后来家中陆续来了各房的嫂子。老太太就嘱咐女儿多跟着嫂子们学。可那丫头甩甩头就只是跟着哥哥和弟弟玩。哥哥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忙场,她也就只能多和老七玩。但老七究竟也是孩子,不像哥哥们,没有涵让之心。所以两人常常说打就打,说闹就闹,只要碰到一处,就免不了要争个上下而鼻青面肿……”

    “唉,不说了,这家长里短的事,永远都没完没了,跟家里怕是没什么两样。”

    待铭卿从上房回到自己房,想着劝劝梅爵不要对长辈太冲,多谦让敬重长兄长嫂们,免得口舌一轮又一轮的朝他们甩过来。可他进门发现梅氏主仆不见了影子,顿时就有些焦躁,不知道这位率性而为的梅小姐又跑去何处,做出什么让人意料不到的出格事。便问刚刚被打发到这儿的雪儿:

    “雪儿,六太太哪里去了?”

    雪儿怯懦的回说:

    “刚去上房取香回来,一进来时就看见六太太她们往外走,却不知她们是要去哪里,也不敢多问她们……”

    “这一进门就到处串门子!”铭卿气呼呼的自言自语道。他在房里垂头丧气的坐了一阵子,想出去找五哥,刚迈出门槛子,就看见梅爵主仆二人说说笑笑着回来。他又回到屋里坐下了。

    梅氏主仆一进来,铭卿就打发丫头冬子出去,然后对梅爵压低声音吼道:

    “梅爵!你行行好吧!规矩一点儿吧!这儿不是客栈。你这样随便且不说前头五位嫂子该怎样说你,非得把我爹娘气出病来不可。昨天晚上我跟你说了一夜,这么说,全白费了!”

    梅爵听了笑了笑,并不动气道:

    “我不是已换下了洋装了么!以前在会里见到的你可不是这样的:你说什么做什么,都那么傲骨凌然、锐气豪放,还以为你是当下的一代先锋,可谁知这回到了家就这样怕东怕西、缩头缩脑!”

    铭卿听了,苦笑道:

    “梅大小姐,我们希望做些什么解困济危,改变遍地疮痍,可并不是要把家里弄得鸡犬不宁。我们不是生来就这么大了,可以独立了,可以强硬了!我们欠了别人的,还不完,又还不清,尤其是对父母。所以无论怎样的有道理,都不能对父母完全的理直气壮。哎——你到会里去,我真没注意到你是女的。虽然我也觉得你气度不与我们类同,却没多想。要是我知道你是女的,尤其知道你到会里是去选丈夫的,我一定会躲得远远的!”

    梅爵一听到他后边话,心中大为不悦,从朱红坐椅上站起来,红了两颊道:

    “这样说,是我选中你,你却没选中我,觉得屈就是了!那好,我现在立刻就走!”

    说完就无所顾忌的往外走。

    铭卿只得过来拦她,无奈的解劝道:

    “不是我没选中你,是我不敢选中你——怕你!怕你这位女中豪杰!”

    梅爵听他这样说,就笑回道:

    “这么说,你高高站在上头讲的那些壮言大话,只对别人,不对自己了?那——我也怕你!骗子!”

    二人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理,对峙一阵子,以铭卿甘拜下风告终。

    铭卿怕在房里又争执起来,传到上房里去,无法圆场,就找了个借口出来,来到五哥书房里。

    李瑞卿正在抓头挠耳的想什么,见六弟也不敲门,就垂头丧气的进来坐下。他继续自己的思索。

    兄弟二人静静坐了一会儿,铭卿开始向五哥倾诉满腹郁结。可谁知,五哥一听他提到梅爵,却先乐呵呵的向他道起贺来。

    铭卿听了五哥的祝贺,鼻子里哼了一声,嘴角挑了一下,然后不悦的再次说了自己的烦恼。但瑞卿依然兴致颇高,似听明白了六弟的意思又似根本就没听明白。他在屋里转了两圈,忽然跳到六弟面前,有些激动的说:

    “老六,你知道吗?我在会上第一次见她,就注意到她不同寻常。要不是这阵子我们忙事。我就请她去喝酒了。她给我的印象就是超凡脱俗,且有着敢说敢干的爽利劲。这不正是我们所缺少的么。那天她来,我一高兴竟忘了她的身份,差点过去拉她的手,叫她‘梅兄弟’。她要是真是‘梅兄’或‘梅弟’,该有多好!我们就可以无所顾忌的一起煮酒论英雄了!”

    铭卿听了,心烦的道:

    “五哥,你做什么梦呢?她是‘梅婆’!不是‘梅兄’,更不是‘梅弟’!才到这儿,就到处串门子,这要独行,那要特立,惹得没有哪个不在背后说她的。简直就是个事儿妈。这个家,以后要更热闹了!”

    “不对,你五嫂怎么说她只到过花园,连上房都少去!”

    “她怎么知道的?”

    “她们那些人,一天到晚的还不净忙些花里胡哨的不找边际东西:什么东屋长西屋短,七个碟子八个碗。你说她们无聊不?尤其是你五嫂,看着花枝招展,再也没谁能比,而实际真是金玉其外……她一开口,就是首饰啊、钱啊、布料啊、胭脂啊,哪怕她换换话题,说说吃也行……而你呢,倒是有位相与的知音,可你却还不开心。你是不赏识她呢?还是只认准张白贞?她们两人,白贞性情温润如水,你待她应是如那枚翡翠李子,看时小心捧在手里,不看也要好好珍藏,她是那么纯粹又那么娇贵;梅爵爽快果敢,犹如我们并肩的战友,让你士气鼓舞,不畏艰险。她虽然尊贵,却不娇气,不过很是骄气!看样子,你难以驯服吧?呵呵……”

    听瑞卿这样说,铭卿也只是叹气,并不答话。其实他还真不知该如何说,说什么,但心里烦得很却是真的,无端的烦躁盘绕在心里。

    梅爵嫁进了李家,李家的家里家外都地震了一番。

    外面的达官显贵对李家攀结此亲羡慕不已,纷纷传言:这个李长柄,实在是老奸巨猾,悄没声的就和多少人想攀却攀不上的梅家联姻了,这真是个手长眼快的老滑头……李家的未来,越来越不可限量了。

    出类拔萃的梅爵闯入,犯了李家规戒不说,还惹起妯娌间的争端。自从她嫁进来后,只要一听到有人提六太太,二太太就气急败坏。她气自己的表妹拜了下风,这无疑就是自己在这个家里拜了下风。因此和贾氏也成了对头。不过她还是得意,除了自己外,一向精明能干的大嫂似乎也不喜欢梅爵的,通过这一事上,她不仅少了位对头,还多了名友人。她不管大嫂因何不喜梅爵,只要是不喜她,她就赞赏,管他是什么原因。

    这天早上,任氏隐约听到外面有人一直说话的声音,命红儿前去打探谁在外面说什么呢。红儿出来,低眉顺眼的朝说话的地方走去,就见季氏气呼呼的从对面走来。她连忙施礼作揖,季氏理都没理就过去了。见前面人影绰绰,她继续超前走,看见贾氏带着丫头香儿和卉儿站在那里正和上房的钱妈说笑。待她走近,贾氏转身走了。她看着贾氏主仆的背影问钱妈道:

    “钱妈,五太太什么事这么高兴,远远的就听到笑声。”

    “快不要问了,她刚才和二太太争辩了几句。把二太太气得脸都红了!”钱妈看看四下无人,拉住红儿小声道。

    “因为什么?”红儿小声问道。

    “我刚才去四房传老太太话。路上遇到六太太要去上房请安,就一起走。谁知又遇到二太太去花园散步。二太太看见六太太,就没好气,想拿嫂子的架子教训六太太。结果六太太给她行了礼就走了,不理会她的刺。六太太走了,恰巧五太太来了,两人就对峙起来了。”

    “五太太说了什么会气到她那样?”

    “还不是翡翠李子的事儿。二太太嘲笑六太太没有翡翠李子。五太太跟二太太说:任凭你表妹有翡翠李子,也没嫁进李家,才是正理儿!”

    二人说着,红儿回到长房门前,邀请钱妈进去坐坐。钱妈见这丫头这么乖巧,道:

    “瞧瞧你,还请我进去坐。这么敬我,我可不敢当。都说你们太太会做人,真是不假,连身边人都调理的这么伶俐。可我们究竟是下人,坐就罢了,你快回去吧。我也赶紧回上房了。”

    二人分别而去。钱妈知道,长房能不去就不要去,否则被上房知道,又要被审问第二遍。

    家里贾氏眼眉吐气,季氏气急败坏。二位妯娌带动起的两个敌对派系不久就被上房知道了。老太太把她们叫去,一顿训诫:

    “你们都是当母亲的人了,在这个家里过了这么久,不相亲相敬,还闹起来了。成什么体统?不要说外人,就是家里下人看见也笑话!谁来谁去,又没少你们什么,又不需要你们操心什么,你们怎么就这么不顺气!你们就没一个知道替我们这操碎心的老人省省心……远的不说,你们看看老四媳妇,什么时候都是当儿媳妇的典范。”

    妯娌们都知道了老太太训斥二房和五房。任氏感觉老太太分明是杀鸡儆猴,她这几天奔走各房,没少忙碌。不过上房没有抓住自己任何把柄,也只有敲山震虎。她也知趣的赶紧收敛。被老太太变相训斥后,任氏默不作声,心里却恨景氏,是她这面镜子照出了自己在公婆面前的尴尬姿态。

    贾氏虽然被训诫,心中依然得意。她感受到梅爵的到来,真是光芒四射,就连丈夫似乎也赏识表妹。她既以之为傲,毕竟在这场风波中,她的亲戚赢了,也就是她赢了,又以之为恨,之前她觉得自己的娘家在妯娌最富有,自己在这个大院里最耀眼,现在她不得不退避三舍了。活在别人的光芒下,她很不甘心,盘算着每天都要打扮得出众,重新占据妯娌中光华耀眼的位置。

    看着梅爵出入六房,季元英气急败坏,可是能怎么办呢?表妹家出了大事,人都没了。难道这就是天意吗?

http://www.iewatch.com/22_22739/10124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