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青青志 > 十、口水征伐
    李家城里的宅邸除了比乡间的府邸小些外,别致之处又着实的胜过乡间建筑粗犷的气派。阔绰而又显贵的风格,花园也修得别致灵秀——亭台楼阁、山水花木,更有讲究,当然也就少了一份深邃与空阔。

    虽然城中相对安定,但女人们还是更喜欢原来的空间,因为地方大,就觉得拥有更多自由空间的享受,要少些拘束,多些自己的舞台空间。在一个迈出自己空间或者在自己空间内举目则遇他人的空间里,纵使个人不被干涉,也觉得仿佛被别人挤占了地方,很不舒心。

    住进新家,任氏不满地方憋窄,满心的嫌怨,不过她不会说,而是频繁拜访二房与三房。这天,她一早梳妆好了,到上房请安,遇到韩氏。二人请安问候后离开,任氏提出:

    “老三媳妇,没事我们一起到老二那里去坐坐吧。到了城里有些日子了,也不知他们收拾好了没?如果还需要人手,我们也好帮帮忙!毕竟我是大嫂,你们如果还没安顿好,老太爷、老太太知道了,定要责备我这个大嫂懒惰!”

    韩氏也知道大嫂心计繁多,不想同行,但是也不想得罪,就只好应允:

    “好吧!去看看,让大嫂费心了。”

    她们到了二房处,见季氏正在屋里教训儿子。季氏看见来客,连忙打发丫头带儿子吃早餐去了。任氏就责怪季氏道:

    “小孩,淘气就淘气吧,何苦一早凶巴巴的对他们!”

    “你们是不知道,一早两人坐在一张桌子边就相互踢打起来,就为争个桌子边!一刻也不省心!”

    “那不愿小孩子,要愿大人!就这么小的地方,能不相互磕碰么?”

    “是啊,自从搬进城里,心里总觉着不顺气!”

    “呵呵,习惯就好了!”韩氏豁达的笑道。

    “习惯了原来的地方。再这么住下去,就怕相互磕碰的不是孩子,是大人也说不定!”任氏道。

    “就是,就是,有些人少看一眼,多顺心一会儿!”季氏道。

    女人的抱怨由各房间辗转,而后就传到了上房。老太太听了直叹气。一方面,她也不愿挪动,虽然城内的新府邸亭台楼阁的精致胜过乡间,然而总是觉得人在异地为客,不似在自家;另一方面,也叹气这些儿媳妇们不够妇道,怨言不知道吞咽,而且到处传扬,一点妇道之家的含蓄和沉稳都没有,更别说维护这个家的体面了。老太爷听到老太太因为儿媳妇们的口舌而不住叹息时,就脾气大发:

    “挪挪地方就这么多嘴多舌,一群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什么时候都是只会挑剔,什么时候都担不了点儿事,撑不起场面!……”

    李家的收入搬到城里后收成锐减,尤其是乡下田地里的收成,而开支反倒比在乡下大了好几倍。主要是到了城里物物均要购买,城中的东西原本就贵,且战乱纷起,物价飞涨;而最近新上任的高官,敛财名目繁多,捐税多达五十多种。

    新上任的省主席被号称“叔不知将军”,城里百姓对其极为怨言载道。他们面对这“叔不知将军”如此恶贯,除了暗中骂口不绝,也别无他法。而李铭卿却认为他应该叫:“季不知将军”,即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枪、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除了这三不知外,还有不知道自己设了苛捐杂税多少。这位“不知”将军凭借自己的想当然,来到这一方水土后,让自己的“不知”内容更加多了起来。

    李家店铺的生意收入虽然好,却好不过支出之大。财大气粗的李家也不得不开始计较钱财。这让李家的人开始注意财路,尤其是女主人们对家里的财产敏感起来。她们注意到李家的粮店、布庄等店铺生意一般,钱庄越来越清淡,甚至赔损,只有药材店铺越来越旺。药店的财路成了李家瞩目的一块白花花的大肥肉。

    矛盾在众妯娌间因财日渐而凸显,一家上下眼见妯娌间的关系紧随经济的变化而变化。大太太和五太太最先觉察到了家里经济的变化,对这方面关注也表现得最积极。

    大太太任氏表面是一点儿也不露声色,却一天到晚的盘算李家的家底儿,从城里一直盘算到乡下,她把所有能入她管辖范围的钱财都尽可能的聚拢起来收着,然后就谁再也不知她手中钱财的去向,谁也别想再看见了。身边的人怀疑她把钱运回娘家了,可是谁也不能证实……

    二太太季元英则是以儿子们要这要那为名,日夜想借口从老太太那里支钱,她的钱多不会留在手边,而是悄悄地运到娘家去。尽管她在悄悄的做,全家上下却都明明白白的知道。当然要得多的离谱了,自然也就少不了受老太太呵斥,这时季氏就会哭表妹白贞,哭她走得惨,走得如何早……老太太很怕提白贞,自觉对不住她,也怕说起。但季氏不管,抓住这个弱点,多多为自己聚些钱,当然她也知道分寸,总是在有一两个人而又距离她和老太太不太近时假意的小声提白贞,让老太太听见,而别人又听不太清,拿到了钱,就达到了目的,就坦然舒心了事……

    下人们悄悄言传,这二太太定是觉得表妹没有嫁入李家,失了面子,故此多拿些钱物回娘家去圆场子。

    贾氏不会攒钱,也不会拿给娘家,她花钱如流水。她感觉钱紧了,就直接抱怨没钱花,什么首饰过时了,衣服不鲜亮了,没法出来见人了,寒酸得没法归宁省亲了,人家会认为现在她在李家讨饭了呢……她希望把自己哭穷的阵营扩大,当然里面只能容自己信任的人。她想到的自然首先是表妹梅爵,一方面梅家的家势大,另一方面表妹这里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声势,既可以给老太太、老太爷以强势的没法避闪的麻烦,如果不兑现表妹的要求,也就可以给自己鼓励和信心。

    贾氏有空闲就到六房找梅爵说话。就连冬子也觉得这位嫂子兼表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提醒梅爵注意点儿。梅爵对冬子笑笑道:

    “她这拜年的心机,连你都看出来了,可见目的是实现不了了。”

    “我们未到李家前,就少往来。到了李家这么长时间,她也没对我们热心过,还动不动争奇斗艳的。现在三天两头的来,可见心里揣的不是什么好心意!”

    “可她是长,我们还是要礼遇!”

    贾氏的如意算盘在这位她自认为在李家和自己最近的表妹那里最落空了。梅爵对她的钱财计划理也不理。她绞尽脑汁,认为只有拿表妹入门以来家里人人讳莫如深的翡翠李子来给自己铺垫了。

    这天,她又到梅爵房中闲坐,说笑间,特意把李铭卿和张白贞的翡翠李子事告诉了她,想博取表妹的欢心,建立自己的财产团队。可是,他没想到梅爵听了虽然吃了一惊,但依然没有对她的感激与亲近,反而离她更远了。

    因为争财产一事,梅爵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应当有一枚翡翠李子的,按照李家娶儿媳妇惯例。她对翡翠李子一直都没有放在心上,不是因为她不敏感,而是因为她不稀罕这些珠宝钱财,她什么也不缺,缺少的是一位与她的无拘自由和灵魂相互慰藉的知音。贾氏提醒,她这时记起自己似乎在很多场合见到嫂子们佩带着枚一摸一样的翡翠李子,她注意到了。尤其是二嫂季氏,有好几次在自己面前炫耀翡翠李子,分明有所指,但她不知道指的是什么,还以为二嫂是穷鬼出身借翡翠李子炫富,原来她指的是自己不符合李家媳妇的人选,而铭卿贤内助原来另有其人,而且是已经选定了的六房翡翠李子的持有人,但是她死了。如果不死,会怎样,她是不是会出现在这个家里,自己的擅自闯入太鲁莽了,这样一想,不知为什么有些毛骨悚然,她不由得开始对这个相处下来彼此都不满的门户谨慎起来。

    知道了关于翡翠李子的意义,虽然梅爵显得依然很自我,但是她在心中却小心的应对每个人,张扬的风格下笼盖的是不得不内敛的慎重。她对李家的事越来越置若盲闻,但是更加关注自己的自由、理想,她更多考虑自己离开李家应何去何从,她要为自己找一个可以驾驭自己的自由的支点。

http://www.iewatch.com/22_22739/101249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