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阴阳相师,捉妖除魔 > 第九章 死——难
    生前积怨在喉咙,恍惚数百载,笑然离去。

    是造化,是机缘,也是天意。

    老尸生前怨积在喉,死后吸天地浊气,生毛发长獠牙,也是僵尸一列。

    好在机缘造化,遇到了吸浊排清的雪域癸兰,洗涤怨念,清除暴戾,转而生出灵智,不过即便如此,暴戾深入骨髓,稍有外界干扰,或偶然或意外吸食阳间血,他便会直接变化成僵尸。

    嗜血如命,杀人如麻,成为人人闻之色变的毛僵。

    就如之前,揍打假方琼上瘾,暴揍阴阳右使状若疯魔,这还因为有雪域癸兰在,而一旦雪域癸兰离开。

    天地浑浊,吸浊气增长,他骨子里的暴戾,心中的怨结便会被无限放大,到时候必然成为一方祸害。

    比起苏红娘的因果轮回,恶果自吃,老尸今日的释然,笑然离去,还在雪儿,奶胖心底留下了高大伟岸的形象,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完美。

    秦诚倒是不怕沾惹因果,只是老尸本来早就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此刻,也算是完美落幕。

    所以,看着老尸含笑飞奔赴死,他并没有出手,而是略微点了点头,对老尸表示崇敬。

    “秦大哥,赶紧带我夫君离开!”

    疾呼声响起,只见雪儿爆发出莹莹华光,璀璨夺目,红绫化作烟波巨浪,冲向了城隍司左右使。

    她以死来给奶胖争取逃跑时间。

    “哎~~

    这么在乎奶胖,我也不能让你灰飞烟灭不是?”

    秦诚叹了口气,指尖绿芒似匹练直奔雪儿而去,同时,他又画上了一个‘敕’字打在了奶胖背心。

    敕,委任、整饬。

    打入奶胖背心,也意味着委任他整饬城隍司左右使,还能将他全身的爆发力激发出来,阳人拳脚有着阴人的力道。

    这个‘敕’字,加持奶胖身上,对付城隍司左右使再合适不过。

    “啊~~

    你把我媳妇打成了雪域癸兰,胖爷今天要将你们统统打死,打成渣渣,打成混合肥!”

    奶胖本是神医方木支的药童,对药草有着独天得厚的认知,似天赋一般。

    他一眼便认出了面前那株姿态端秀、别具神韵,根茎包裹着被他咬过留下硕大牙印的山药,摇晃着绿莹莹犹如绿宝石的兰花,便是传说中生在雪域雪峰寒谷,吸浊排清的冰清玉兰。

    兰花中瑰宝,早传已灭绝。

    不过此刻,奶胖完全没有把她当着兰花,而是真真切切的当着了媳妇。

    看着自己媳妇被打成了雪域癸兰,奶胖气的眼都红了。

    似发了疯,发了情,发了狂的洪荒野兽般,抡起拳头,似乎一身的肥肉都凝聚成了力量。

    狂怒着抽打了起来。

    “哎哟~~不错喔!”

    秦诚笑了笑,走到了奄奄一息就是死不成的假方琼面前。

    看着那双求死的眼神,秦诚蹲下身子,满目心疼,接着安慰道:“你这个样子伤得不轻呀,不过你放心,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你救活。”

    说话间,秦诚将目光转向假方琼大腿,面容惆怅道:“你这大腿都碎成渣渣了,骨渣子到处都是,要想复原,几乎不可能,

    不过,倒是可以接条狗腿在上面,狗腿太小了点,不合适,还是接一条半大的牛脚吧!”

    “狗腿子?

    牛脚?

    那他成了什么?”

    假方琼嘴角抽搐,他不敢想象一个人站着一只人脚一只牛脚那会是个什么模样。

    眼咕噜乱转,这刻他特别特别的想死。

    “别看了,这儿没牛脚,

    哦,对了,你这手掌也挺严重的,接什么好呢?

    熊掌?不,熊掌太昂贵了,还是鸡爪吧!我看鸡爪挺合适的……”

    “鸡爪子?

    接上鸡爪子,那他还如何袭凶呀!”

    假方琼急的胸口沉闷,一口恶血涌了上来。

    这一口恶血,让秦诚不禁多看了他一眼,更是深深的叹了口气:“哎,你这脑袋呀,伤的实在太重了,没救了。”

    “没救了,好呀好呀,杀了我吧!”

    听到了没救了,假方琼眼光中闪出了一丝光亮,总算可以死了。

    而就在此刻,秦诚冷不丁防道:“我想到了,可以给你接个狗头,你想象一下,二哈那硕大的脑袋,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是不是很霸气呀!

    哎,你怎么了,你可不能死呀!”

    假方琼两眼一翻,鼻孔冒出一股白气,差点昏过去。

    可他不敢昏过去呀。

    怕昏过去,在醒来,然后牛脚,鸡爪子,狗脑袋,说不定还会换了其他零部件。

    “呜呜……让我死……”

    满嘴血水往外涌出,也带出了这几个字。

    “死?

    不会的,牛脚,鸡爪子,狗脑袋,这些材料又不是什么天材地宝,绝世奇珍,很容易弄到的,你放心,你一定不会死。

    哦,对了,你双腿间那玩意好像也伤着了,要不,给你换上一条蚯蚓怎么样?”

    假方琼噗嗤一声。

    胸口传来剧烈喘息,血水开了闸,混合着肮脏的食物,喷了出来。

    力道又不够,全都洒在了假方琼脸上。

    “哎,吐了这么多血,看来还得换一条狼心,可这狼哪儿去找呀!

    算了,救你一个要斩鸡爪,锯牛脚,砍狗头,掏狼心,实在太残忍了,还是不救了。

    嗯,不救了。”

    秦诚挺直身板,犹豫了好会儿,才做了这艰难的决定。

    “不救了?

    真不救了吗?

    “大恩不言谢呀!”

    假方琼心底感激万分,全然忘了这一切是谁所赐,心底只求着秦诚帮他最后一个忙,杀了他。

    假方琼看着天色,慌了。

    天快亮了,要是他魂魄再不能离体,那么,之前一切一切的准备都白费了,不仅准备白费,还真的得嗝屁。

    嘴里咕噜咕噜顺着血水,努力的挤出了一句:“求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

    我是大夫,怎么可以杀人呢?

    你让我救不了你,这已经是对我职业的侮辱了,而今,你还想让我做一个杀人魔,你是个坏人。”

    秦诚板起一张脸呵斥道。

    “坏人……该……杀……杀呀!”

    假方琼顺着秦诚的思路求道。

    “嗯,坏人的确该杀。

    不过不应该有一个大夫来杀,而是经过审判后,由刽子手来砍头。

    你真这么想死呀!

    那好,我现在就去通知衙门,让他们快一点到这儿,在快一点审判,在快一点把你送到刑场,在快一点砍头。

    想必不用等到秋后,你就能顺利的死了。

    你看如何?”

    “秋后?

    老子现在,立马就得死,你跟我说秋后?”

    假方琼两眼一翻,喉咙不停上下挪动。

    噗嗤……

    一大滩血液混合着还没有完全消化的食物再次喷到了脸上。

    堵住了鼻塞。

    看着鼓着双眼,失去了生命特征,任满脸惊恐的假方琼,秦诚淡淡的将手心的结印抛了出去:“阴地换魂,不错哟!”

    假方琼一心求死,对死亡没有丝毫的畏惧,秦诚便想到了一种可能。

    用冥器布置阴地,跟别人换魂。

    换魂对他们这样的三流水平三教九流渣渣来说难度极大,必须的提前打开与之还魂之人的身体甬道。

    而甬道一旦打开,便会魂泄。

    如果不及时补上,与之还魂之人就一定得死翘翘。

    这也是秦诚没有一巴掌拍死他的缘故。

http://www.iewatch.com/22_22948/102119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