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偷天换日2 > 3、欧阳琴心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打断了左徒对无良系统任务的诧异。

    从轻盈而又快捷的步伐里,左徒可以准确的臆测到此刻女护士的心情,这是一个因为某些事或者某个人而心情愉悦的女孩。

    不然步伐不会显那么轻快而又那么富有节奏,当然节奏感与身体其他因素也有关联。

    左徒不会因为系统任务,把自己的快乐强行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哪怕是受到恐吓及暴力威胁。

    如果确实迸发出高尚的爱情,自然另当别论。

    他毕竟是个善良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满满正能量的人,一个好人。

    重要的是一个拥有好心情的女孩总会说一些比平时更多的话。

    哪怕多个只言片语,这样左徒也会更多的知晓一些外面的事情。

    自己究竟在这里躺了多久,一天?一周?一月?或者更久。既然自己已经是植物人,

    又是什么人想要自己死呢?是家族利益?或者是隐藏更深的人?

    这里既然是个奇异世界,植物人真的会无解吗?

    他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他需要答案。

    很多谜题需要自己去解答,只有了解现在自己的处境,才能做出更明智的判断。

    加菲猫已经早早钻入了左徒被窝里,她可不想被当成一只野猫被医院驱逐出境。

    一只高贵的猫咪是不允许被任何人鄙视的,哪怕是自己的老板。

    左徒还是要装作昏迷熟睡状,突兀的醒来会造成很多误会。

    病房的门被打开,脚步声由远而近。

    欧阳琴心走到左徒身前,按照惯例她给这位躺着左家小少爷测体温、血压、脉搏、心跳。

    还有擦拭、按摩身体。

    对于护士她并不专业,对于这些简单流程她已经轻车熟路。

    是她在左小青面前主动请缨来保护左徒的,她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女护。

    这是来看护第三周,伺候这位少爷也已经二十一天了。

    此时此刻女孩的心情是愉悦的。

    当她想到自己决定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这件喜欢的事里有一个特别的人,这个特别的人又是自己没有理由讨厌的。

    能保护一个人本身是一种无私的救赎,一种单纯的、甚至散发着一种伟大的母性胸怀的救赎。

    她无法无视这个男人。

    不…

    是小鼻涕虫,被人欺负,伤害。被人看不起的废柴。

    是的,她无法无视,一个自己解救过的人却又陷入到另一场危险中去。

    至少在自己的看护下他不会有那么的危险,欧阳琴心想。

    在欧阳琴心看来即使没有左小青这层关系,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守护他。

    她绝不会相信左徒无缘无故的从废柴变成废物,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她笃定一定还会有刁民来害左徒。

    她不知道的事,真正的左徒已被害。此刻躺在病床的只是个替身。

    欧阳琴心手法熟练地开始给左徒按摩、擦拭。

    加菲猫翻着白眼,已经退无可退。她已经被欧阳琴心逼到了左徒的腰下位置。

    欧阳琴心仅用了十天就已经熟识了这套手法。这是求师叔得来的,她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用,这是她的一番心意。

    她额头上已经弥出了些许多细细的汗珠,欧阳琴心有了些轻微欣喜,这小屁孩子有反应了?

    这是件好事,她却不太喜欢左徒这高雅的兴致。

    但他终究是病人,我的病人…欧阳晴脸上浮起了一层红晕。

    她的心情慢慢的开始平复,她认识他,是在很久以前...

    这个小时候玩游戏,被小伙伴忽悠后,独自留在缸里的鼻涕虫。

    如果不是同样小女孩路过的欧阳琴心砸了缸,估计穿越的左徒还不知道穿到哪个犄角旮旯。

    在时间静默里两个静默的人,只有熟悉的窸窸窣窣和偶尔短促的喘息与细微的she

    yi

    声。

    都是局里人谁能不迷失呢?

    局,不破不立。

    但这个局?怎么破?破不了局那又谈什么破而后立?

    苦涩的果,自己吞下,然后承受果的苦涩?在苦涩里寻找快乐吗?

    此时的左徒挣扎着,困惑着,痛着,并快乐着...

    欧阳琴心按摩手法越来越娴熟,左徒心想这女人没有申请牌照真是太可惜了,白瞎这么个人才啊。

    当然现在的穿越地需不需要牌照目前左徒还是无从得知的,记忆里完全没有印象。

    加菲猫已经有被暴露的危险,这可恶的老板为什么还没有把自己收回系统的觉悟,实在让她头痛啊,这情何以堪呢?这是在践踏猫咪的尊严!

    “老板,我建议您把我收了吧...”

    左徒根本无心在乎加菲猫的呼唤,他也快装不下去了,他必须佯装刚刚苏醒,真的,他的生命不能再承受如此之轻薄。

    再擦拭下去,难免发生擦枪走火事件。

    左徒内心还有个声音在呼喊,让诱惑来得更猛烈些吧。

    左徒想把这种荒谬的想法抛诸脑后。

    他觉得这些想法并不属于自己,前世的自己是个单纯而善良的人,是不是前世与现在的灵魂融入出了点小小的意外呢?现在还没有时间考证。

    左徒略微侧头,想睁开眼睛,嘴却碰触到一片甜蜜。

    以前,欧阳琴心都是全身擦拭,今天看到左徒反应比较强烈,不自觉有些羞涩,她觉得左徒有了意识,如果继续向下擦拭,她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她准备把左徒抱起翻转过来擦拭背面。

    然后,她的双唇就碰到了一片火热,她急忙撤身。

    左徒便看到了一张好看略带羞涩的脸庞,脸上因红润而更显突兀的几粒雀斑给欧阳琴心凭添了几分可爱。

    “哦,您是...护士吗?”左徒努力把自己佯装成大病初愈的状态。

    他还是挺感激这个陌生而又毫无印象的女孩。

    她具有隔壁老王没有的亲切感,哪怕她会是个陷阱。

    左徒记起了今世的某些片段,譬如在他外面租住的公寓隔壁住着一只猫。昼伏夜出,因为他们经常碰面,她总是喜欢偷喝左徒的咖啡,如果早晨开始晚些的话左徒可能喜欢它多一些…

    原来他的心里真的曾经住过一只猫。

    再譬如...他小时候被司马光砸缸的故事。

    “你醒了...我不是护士。我是欧阳琴心,你姐请来照顾你的人,当然也可以称之为保镖。”

    欧阳琴心因为左徒的醒来,很是高兴。即便他喊自己为护士,因为左少爷真的是不认识她的。

    左徒不信,这位欧阳琴心到底什么样的人,他需要慢慢体察。

    或许在她进来之前已经被某些人控制,说些什么话做些什么事,毕竟昨天这个世界的自己刚刚归西,没有人来确定死亡是不符合逻辑的。

    但任何人都无法妨碍她想说还是不想说,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那么女人的好奇心可以杀死四五只,这猫哪怕是加菲猫。

    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女人的勇气。

    左徒忍住痛把加菲猫收进系统,他觉得自己的左腿可能受伤了。

    加菲猫并不是讨厌老板和这位女人打情骂俏,她是讨厌这个环境,她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甚至万一不小心老板体内的二氧化碳超标,是她的高贵不能承受的,那将会成为她一生的污点。

    于是,她只是轻轻吻了下老板的苗条的左腿。唇亡齿寒之下,才能相依为命。

http://www.iewatch.com/22_22950/102125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