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证道成功,相貌并没有太多变化,但众人依旧能够从他的躯体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生机。

    对于夫子来说,迈出这关键的一步后,立马就能迈出无数步。

    现在的修为到底有多深厚,众人还真的无法猜测。

    有一点可以确认,夫子很强!

    “恭喜夫子证道成功,感谢夫子为人族再开新道。”

    前句话是以弟子的名义,后句话是以人类的名义。

    多年夙愿一朝得成,夫子也很开心。

    于是。

    整个猕猴山都变得明媚了起来!

    夫子看着一众弟子,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异常慈祥,捻着胡须笑道,“多年以来,你们跟着我餐风露宿,都辛苦了。”

    众弟子齐声说不敢,但各个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夫子成功,也代表着他们多年的坚持,都是值得的。

    夫子扫过弟子们都有些苍老的面颊,笑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你们不需要像我这般,再卡这么久了!”

    到现在还愿意跟随夫子的,自然都是继承夫子的衣钵,不打算走炼化异魂之路的。

    夫子都卡了那么多年,这些弟子们自然也被卡。

    “既如此,那我今天就宣讲本我觉醒之道吧!”

    夫子一语落,众弟子们纷纷笑了,齐齐起立,躬身给夫子行了一个大礼。

    夫子压压手,示意众人坐下。

    “我曾听闻,在远古有神兽名为烛九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而我今天要讲的就是觉醒,觉醒就如同烛九阴睁开眼,天地也因此变为白昼......”

    伴随着夫子的开讲,众人忽然感觉整个猕猴山都变得黑暗起来。

    而这,用夫子的话来说,就是“夜暝”。

    不说人,天下万族,生来其实都算是在昏睡之中。

    一切修行,本质上也是在黑暗中摸索。

    因为黑暗,所以看不到方向。

    因为看不到方向,所以只能磕磕碰碰、落拓而行。

    就如元气生万物,人本就是元气的一部分,但在弱小的时候却无法攫取天地元气为己用。

    待修为高深了,开始加深了和天地元气之间的联系。

    但因为没有觉醒,一如盲人摸象,始终无法窥见本质。

    但一旦睁开双眼,整个天地都会因此变得不一样。

    夫子讲解的深入浅出,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一时都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每个人都获益匪浅,心中都被满足和幸福填满。

    夫子笑道,“觉醒的本质,就如同睁开一直闭着的心之眼。我无法代替你们觉醒,但却可以让你们感知到心眼的存在,让你们少走很多弯路!”

    夫子语毕,伸手,往虚空一点。

    大量的秩序神链浮现,开始繁密交织,慢慢的化为一只眼睛的模样。

    无尽神光汇聚,这只眼睛始一出现,立刻迸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独特道韵,众人深深被吸引,再也无法挪开眼睛。

    “去。”

    夫子一语落,这只眼睛瞬间一分十一,落向了在场的每一个弟子。

    融入眼睛的刹那,所有的弟子尽皆陷入了悟道之中。

    就连孟夏,也第一时间感觉自己多了一只眼睛。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身上并没有因此多出一个器官,但它却又真实存在。

    不过。

    孟夏毕竟是在做梦,倒还能保持清醒。

    因为清醒,孟夏也发现了一个异常。

    夫子面前那颗眼球,竟然还存在。

    但就在此时,孟夏却是看到了夫子向他看来。

    这一瞬,孟夏不由张了张嘴。

    也不知为什么,但这一刻,孟夏能够感觉到,夫子是真的在看他,而不是在看小灰。

    夫子捻了捻胡须,笑道,“有趣。虽不知为什么,但冥冥中的天机却告诉我,眼球应该是十二,而不是十一。”

    “去。”

    夫子一语落,眼球瞬息就向小灰攒射而来。

    瞬息,孟夏就知道了,这颗「心眼」夫子是送给他的,而不是小灰。

    轰!

    在这枚眼球融入的瞬间,孟夏就陷入到了一种玄而又玄的境界之中。

    和刚刚隔靴搔痒的感觉不同,这一次,孟夏是真正感觉身躯中多了一只眼睛。

    这只眼睛和他血肉相连,说不出的玄妙。

    正在捻着胡须的夫子一怔,直接把胡须都给捻断了数根。

    “老夫,还真有第十二个弟子啊?!”

    “大道之玄妙,果非人力所能穷也!”

    半日后。

    融合心眼的众弟子纷纷醒转,纷纷叩谢夫子传道之恩。

    众人已然明白,他们想要觉醒,只需要开眼即可,而不需要向夫子这般开路。

    夫子叹息。

    “赐予你们心眼的时候,我尚且和天心相合,也因此心眼最妙。只要给你们时间,你们或许能走到我这个高度。”

    “但若你们不争气,无法企及或者无法超越我,你们赐予弟子心眼的时候,却只能以我这枚心眼为模板进行再构造,这枚心眼或许就是天花板了。”

    众弟子面面相觑。

    夫子天纵之才,再开人族大道,谁敢轻言胜过夫子?

    “愚蠢。”

    夫子不悦道,“时代滚滚向前,若不能超越前人,难道还要一直故步自封不成?”

    “我等知错。”

    “善。”

    教导完弟子,夫子抬头望天,道,“我大道有成,而人族也刚好面临一场灾劫,此时正是我等出山之际。小聚一场后,我们就一起出山吧!”

    “谨遵夫子教导。”

    一场简单的宴会过后,夫子就带领一众弟子出山。

    但是。

    跃跃欲试的小灰,却专门被夫子留下看家。

    小灰哪儿能乐意?

    撒娇、卖萌、耍无赖,各种手段都用上了。

    但最终还是只能乖乖留下看家!

    因为,夫子说了,当他们困了倦了之后,他们希望能来猕猴山歇息。

    小灰重重点头。

    “夫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将家看好!”

    夫子笑了笑,宠溺的拍了拍小灰的头。

    “小灰,还有小十二......我走了!”

    小十二?

    夫子一语落,不仅是小灰,其他十个弟子尽皆讶然。

    小灰入门最早,但因为正式拜师比较晚,大家都习惯性的将他当做小十一。

    那么问题来了......小十二是谁?

    夫子走了,连同门下“十走狗”一起走了。

    整个猕猴山,就只留下小灰一个看家。

    十年。

    二十年。

    五十年。

    一百年。

    小灰一直在夫子住过的山洞等候夫子的回来!

    但是。

    夫子一直都没有回来!

    不仅是夫子,就连其他的所有师兄弟,都一个都没有回来。

    一百五十年。

    两百年。

    三百年。

    慢慢的,小灰一身金色柔顺有光泽的毛发,开始变得黯淡无光。

    而猕猴山的猴子,也逐渐多了起来。

    袁大、袁二、袁七等等后辈,也逐渐成长了起来,慢慢成为猕猴山的中流砥柱。

    小灰也彻底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猕猴山大王!

    而小灰,依旧在等待!

    他的时间停留在了夫子和众师兄们离去的那一刻!

    对于小灰而言,没有什么责任重于泰山,更没有什么朝闻道夕死可矣。

    在他眼里,山只有一座,那就是......猕猴山!

    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夫子和所有师兄们的......家!

    咔嚓!

    伴随着一声宛如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大梦空间所有的瞬息崩碎,化为一个个碎片。

    而孟夏彻底怔住。

    孟夏从未想到,小灰所说的不愿因一粒尘而舍弃一座山,说的竟然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山!

http://www.iewatch.com/22_22956/102137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