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妙笔计划:守约 > 第八章密室杀局
    “长城守卫军内可能出了叛徒!”

    “还有枪管、瞄准镜和子弹,这些都是很精良的枪械零件……”

    守约心中一惊,突然醒悟了老爹不久前给自己带来的东西是怎么来的了。

    他找到了同式样的狙击目镜……

    “还有这些是什么?”他指着一些更为复杂的机关零件道。

    花木兰白了他一眼:“我也不知道。但一定是很高明的机关,这里还有机关核,哼!胆子真大。”

    “有人来了!”守约一拉她躲进一个明暗交织的隐蔽角落,将披风挡在身前,两人挤在一起,听到货仓的门突然打开了。外面的受惊的马匹已经被收拢好了。正在守卫的呵斥下,被圈到远处一个空地上看管了起来。

    进来的人身披黑袍,带着几个守卫,守约的余光透过货架看到他,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花木兰抓住他的拳头,微微摇头,做口型道:“不是他!”

    守夜也认出了,这并不是昨天晚上那个黑袍人,但这黑袍的形制如出一辙,说明这伙人确实和昨天的黑袍人有关。

    黑袍人围绕着货架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才回过身来嘶哑着嗓子说:“马匹突然受惊,冲击货仓。一定有蹊跷!你们要提起小心,多加警惕,严加防卫。“

    “是!”守卫低头道。

    然后几个守卫才抬起头,小心翼翼道:“可是大人,咱们不是调查过了吗?是因为货场堆放的银器滑落,反射强光,才惊到了那群畜生,让它们挣脱了缰绳,踏破护栏冲了出来。这只是巧合。”

    “巧合?哪有那么多巧合?”黑袍人冷笑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一批货有多大干系,出了岔子,主上能扒了你们的皮!”

    “货仓守备森严,或许只有搞出惊马这种意外,才能被人潜入其中。这几天你们三人一组,加倍巡查,要保证三日之内,务必给我万无一失。现在开启甲字密室,我要查看里面的东西有没有出问题。要是出了事,你们万死莫赎!”

    黑袍人带着守卫来到货仓偏东的一个货架前,他低头拿出一个机关扭,为首的守卫也连忙拿出一个银色的机关扭,两人将货架其中一垛蓬布掀开,露出里面一具锃光瓦亮大型机关器,然后将机关扭插入其中,同时扭动。

    这座银色箱体一般的机关器骤然下沉,箱体裂开,分解,节节下沉,露出一阶阶向下的阶梯。

    黑袍人带着两个守卫起身下去,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回到货仓,点头道:“很好,没有出什么差错,看来真的只是意外。你们小心着点……”说罢,便带人离开了货仓。

    他们走了很久,花木兰才掀开披风,神色凝重道:“这些军用机关器已经是紧要的不能再紧要的物品了。居然还有密室?这些人想要做什么?”

    “密室没有那么好打开。”守约低声道。

    花木兰流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低声道:“这就让你见识见识,为什么长安才是机关之都,河洛才是机关圣地。”

    她从怀里掏出了两个犹如印章的机关器,将蓬布掀开,冷声道:“要是有第三把钥匙,还真就麻烦了。”说着,她将两枚印章按在了机关器安放机关扭的位置,印章下的印文迅速探出无数的齿柱,与印纽的形状咬合。

    随着一声咔嗒的轻响,花木兰扭动印章,机关器再次下沉,露出通往密室的阶梯。

    密室以极为沉重的岩石堆砌而成,从密室的宽度来看,这座货仓的地基,或许都铺满了这些一人宽高,近丈长的矩形巨石,就算真挖地道,只怕也挖不通这密室。随着密室打开,两旁的机关风灯一一亮起,将石室映照着通明。

    里面的面积大约有二十步乘三十步,其中堆放着一些机关半成品,这些机关的零件十分精巧,完全不像是云中自产的。

    但是机关的整体风格,却又与长安迥异。

    “这像是海都的风格……但又有一丝长安的感觉,这是……”花木兰拿起一个机关半成品,凝重道:“上古机关!”

    “上古机关改造物。”守约看着那些机关半成品,上面长安走私而来的精良零件,间或夹杂着某些海都风格的零件,核心却是用一些古老的机关零件改造的,充满了云中实用主义的风格。这些古老的机关零件,来自云中挖掘出的上古遗迹,拥有着超越现在的机关技术,曾经云中发生过一次空前绝后的战争,那处战争造就了许多机关遗迹!

    战争遗留的机关物,也成为云中赏金猎人的一大财源。

    守约怀里的这把枪,就是他父母留下的上古机关物!

    “核心缺少了什么?”守约随手拆解了一个六边形,探出六只利爪的机关,看着核心的缺失,眉头微皱。

    “这些机关都缺少了核心……”

    “是机关核吗?”

    花木兰随手拿起一枚小型机关核,塞入了核心处,但整个机关却没有半点反应,机关核上蓝色的能量依旧稳定,没有丝毫激活机关的意思。

    守约神色微变,他抬眼扫视密室,朝着更深处走去,守约注意到了一个放在角落,蒙着桑麻蓬布的箱子。

    他掀开蓬布,露出一个精钢打造的铁笼子,笼子里关着一个似猫似兔,人立而起的奇异生灵,它的身体仿佛玉制,温润无暇,两只眼睛清澈的仿佛不含一丝杂质。但此时这个生灵的精神有些委顿,脚上被两只镣铐缩着,无精打采的缩在笼子里。

    看到守约,更加恐惧的往笼子深处躲去。

    “是玉仔!”

    “玉仔?”花木兰也凑了过来,低头看着这个小可怜兮兮的生灵。

    “玉仔在云中也已经是传说了!相传它们是生活在矿洞中的一种独特生灵,能够与玉石共鸣。”

    守约摊开双手,小心安抚着这个奇异的生灵。

    花木兰知道,玉石是云中独一无二的隗宝。它能驾驭魔道的力量,拥有奇异的能量。

    云中最为繁华的城市便以玉为名,昔年这条云中商道,也是为了玉石而形成的。但如今随着秘玉会渐渐控制了更多的玉矿,玉石的资源渐渐枯竭,再很少出现在其他地方了。

    没想到流沙镇的神秘组织,竟然禁锢着一个可以寻找玉矿的奇异生灵。

    如此一来,神秘走私组织和秘玉会的关系,似乎越发紧密了起来。

    “我知道机关核心是什么了!”守约骤然抬头,他在旁边翻找,果然发现了周围的箱子里装着一枚枚切割好的玉石,这些流动着温润灵光的玉石,蕴藏着一丝丝奇异的能量。守约将它塞入神秘机关的核心,一道无形的能量骤然从机关中扩散开来。

    碧绿的辉光,扫荡过小半个密室。

    此时花木兰骤然发现,她手中的机关核突然不稳定起来,蓝色的机关能量时断时续的闪烁着,仿佛接触不灵一般。

    花木兰一个激灵,颤声道:“这些机关能引导玉石能量,干扰机关核运行。”

    守约和花木兰对视一眼,同时哑然失色,异口同声道:“长城!”

    长城就是云中和长安边境,最伟大的机关造物。这座绵延万里的城墙流淌着不息的机关力量,纵然是魔种入侵也难以撼动分毫。但是这些玉石机关,如果安装在长城的机关能量节点上,就能干扰机关能量,使得长城失去防护。

    花木兰将玉石从机关中扣出,挑选了两个较小的机关,放进腰后的背囊中。

    “这些机关事关长城安危,我必须尽快回守卫军汇报,召集长安的机关大师研究。所以,守约。我恐怕不能留在这里帮你复仇了。和我一起回长城吧!”花木兰抬头对守约道。

    守约只是沉默,微微摇头道:“我不能再失约了……”

    他四下里张望,道:“这里好像不只有一种玉石机关,长城关系云中和河洛两地的安危。你再翻翻,看看神秘组织还有什么秘密,都一起带回去吧!”

    “这里应该不是制造机关的地方,只存着一些半成品,没有图纸和制造机关的工具。”

    花木兰检查了一下,迟疑道:“看来流沙镇里,应该还有一处更加隐秘的机关工坊。”

    这里的机关,除了这种犹如蜘蛛一般探出六个脚,可以抓住墙壁,吸附哪怕最光滑光滑的机关壳表面,释放玉石能量干扰机关核的干扰机关之外。还有一种做成三角形,由三角形探出的三个大足和大足之间机械小足吸附在地上,圆形的核心微微凸起,凸出的圆轮似乎可以转动的地雷状机关。

    守约将玉石塞入机关核心,却在玉石脱手的一刹那,似乎了玉石有了某种奇异的联系,他将这枚机关放在地上,只见三道黄色的光芒突然从机关中射出。

    玉石能量贴着地面,覆盖了整间密室!

    这一刻,守约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他和花木兰的足迹覆盖在了哪里。此时,他才突然察觉到,在密室的隐蔽角落,一个已经开启的玉石机关,正在扫描着他们的足迹。机关放在货架最隐蔽的底下,一直在运转着。

    “不好。”守约骤然反应过来,这是个陷阱!

    守约飞跃到了旁边的货架上,转身对花木兰道:“快离开地面!”

    密室之外,几道弩箭飞来,精准的射向他们原本站着的位置。

    花木兰早在守约出声的第一时间便一跃而起,在窄小的石室内飞掠而过,瞬息间,她的脚尖在货架上借力一点,毫不迟疑地掠上了石室顶上,四肢撑住了墙角,整个人与地面近乎平行地卡在那里。

    于是,退得更快的守约,也有一箭射向他,而花木兰却躲过了几乎所有的箭矢。

    守约抬头,只听到了噗的一声弦响,箭便已经到了面前,他只能尽量侧着身子,移开身体的要害,眼看这一箭便要贯穿他肩膀,一道寒光闪过,将那箭矢劈落。竟然是花木兰身在半空之际,便甩出的一柄短剑。

    花木兰飞快解下外衫,扔向地面,同时朝着墙面一撞,发出肉体碰撞地面的沉闷声音,同时一声闷哼。

    守约刚开始还有些不解,但马上领悟了花木兰的意思,将披风抛下,闷着脸喊了一声。

    “啊…”

    “他们受伤了!冲进去……”

    外面的人冷笑道。

    几个人影从门口冲了进来,都是穿着劲装,武艺娴熟的守卫,但他们进入石室,只注意到了抬起长枪,半蹲在货架上的守约,不料头上一个轻盈得不可思议,偏偏速度极快,行云流水一般的身影飞掠而下,手中短剑顿时如吐信之蛇,转眼刺穿了三人的咽喉。

    花木兰犹如凤鸟一般飞掠,不可思议的轻盈,与守约印象中那个拿着巨大的重剑砸人的狂暴身影格格不入。

    轻重之间,那个身影似乎有种格外动人的律动,将那具身躯的柔韧,力量与敏捷发挥的淋漓尽致,这般千锤百炼的武艺,以女子之身将武学修行到这种地步,甚是难得。

    就在这起落之间,最后那为首的守卫还想招架,却被花木兰一剑格开胸前的架势,刺入胸膛。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倒地,石室外的人冷笑起来:“好!很好!没想到我这引蛇出洞,引来的竟然是阁下这般的高手。以惊马扬尘作为遮掩,潜入我戒备森严的货仓,在我的眼皮底下藏得天衣无缝。非得我故意开启这密室,往密室内布下了静谧之眼,才找出了阁下的踪迹,将你困在这密室之中。”

    “这般高手,云中难得一见,唯一一位,也在昨日被我家主人送上了天。阁下应该是长城过来的吧。”

    守约听到这话,捏紧了双拳,花木兰却给了他一个眼色,让他回答。

    守约压抑着怒吼,沉声道:“是你们,杀了拓跋老爹?”

    “看来赤鹫真的是你们的线人!也是,唯有他控制着流沙镇的赏金猎人情报体系,才能发现主人计划的蛛丝马迹。也难怪你们能摸到这里,若是让你和他接上了头,还真是个麻烦。不过,拓跋昨天就被主人亲自处置了!而阁下也被我诱入这等绝地,纵然你武艺高强,能起落之间解决我的四个手下,但这密室乃是一丈厚的巨石所堆砌,门更是三尺厚黄铜机关大门。”

    “一旦我从外面锁上,你就是绝顶高手,也要被困死在里面。纵然有天大本事,又能如何?”

    “不如投靠我们,乖乖投降。”

    花木兰给守约继续使眼色,守约沉声道:“好!我降了!”

    “哈哈哈……阁下不要打着引诱我进来的主意,你就是说破大天,我也绝对不会踏入石室一步。你要投降,那就放下武器,赤身走出来,门外有十二把机关弩和两只枪对着门口,都是长安来的元戎一型和虎贲二型。你应该看过货仓内的货物,知道我不会骗你。”

    花木兰心中微微一沉,这黑袍人如此谨慎,没有给她半点机会。

    她还是大意了。被人骗入了密室,自陷绝地,原本在开阔之处,她还有自信一人两剑,杀出重围,但现在被困在石室内,就算她武艺再高强十倍,也没有施展的余地。

    更别说还要带着这个拖油瓶。

    花木兰狠狠瞪了守约一眼,用眼神吓唬道:“姐都叫你不要过来了!”

    守约回以一个凶狠的眼神:“我不过来,你就死定了……”

    这时候,守约轻轻拿起一枚静谧之眼,将玉石安装了上去,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和玉石能量产生了一丝微妙的联系后,将那枚静谧之眼抛给了花木兰。守约则开口道:“好!我先出去,你们不要射箭。”

    花木兰接过静谧之眼,瞬间领悟了守约的意思,她撑在石室的顶上,回忆着石室入口,通道的方位、距离,在脑海中构建了一个大概的模型,然后守约赤着双足,落在了地上,将狙击枪抵在肩膀上,驾着枪一步一步的朝着门口走去,同时沉声道:“我出来了!”

    密室门口,黑派人冷笑着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周围的守卫看到人便往四肢射。只要留一个活口就好。

    此时,门中骤然飞出一个黑影,有人抬手射出了一箭,却是一间短衣,随即又有一物落在了门口,那东西贴在地上,发出一声机关运转的轻响,黑袍人骤然色变。但此刻守约已经感知到了门外脚印所在的位置,他根据脑海中几双脚印,瞬间锁定了那个处于所有人保护之中的那双特殊脚印。

    他飞快闪过门口,透过那丝一闪而过角度,手中的狙击枪轰鸣。

    子弹在瞬息之间,穿过两人之间一条仅容一指透过的缝隙,击中了黑袍人的眉心!

    密室外的守卫人心大乱,所有人都紧张的向四周张望,因为没有人相信,子弹会是从密室中射出来的。守约不顾枪管的颤抖,迅速拉动枪栓,再开一枪。守卫之中,又有一人应声倒地。

    花木兰从密室的门口蓦地飞身扑下,手中的短剑甩出,旋转的剑刃割裂了人的躯体,紧接着另一把剑被她拿在手中,先前挥斩,明明是护身的短剑,却被她斩出了战场的杀伐气势,电光火石之间,剑刃擦过。

    静如影,疾如风!

    大片的鲜血沿着割开的身体喷射出来。

    守约出的枪声再响,犹如死神收割的镰刀一般,一人应声倒地。剩余的守卫已经被完全摧毁了士气,丢下手中的弩箭转身而逃,花木兰没有追杀,这里的响动早已经惊动了其他地方的人,货仓储备的物质极为重要,神秘组织守护这里的人绝不会只有这些,留下他们没有任何意义……

    “快,我们没有支援,得赶快闯出去!”

    花木兰对守约伸手,两人双目对视,花木兰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心中竟然已经承认了这个少年有资格做她的队友。

    守卫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却转头跑回了密室,拿着披风将静谧之眼的机关卷了好些,又将那些玉石狠狠抓了几把,最后临走前,看着笼子里撑着栏杆,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玉仔,又一咬牙跑了回去,打开笼子将它抱了出来。

    花木兰在货仓中一声呼哨,前院货场被围起来的马匹之中便有一只乌云踏雪,浑身黑毛四蹄雪白的骏马抬起双蹄,蹬开栏杆,跑向了她。

    “这么短短一段时间,你是怎么驯服一匹马的?”

    守约抱着玉仔,有些难以置信。

    “你还把这小东西带上了!”花木兰翻身上马,将守约也拉了上来,她眉头微皱,但很快便舒展开来:“好歹也是一条生命,救就救了吧!驾!”

    守约一手抱着玉仔,一手架枪,将冲来的守卫击倒在地,守卫骤然遇袭,皆四处寻找掩体,躲避起来,花木兰趁机狠狠地一夹马腹,往货栈大门冲了过去。

    此时货栈大门紧闭,花木兰纵身大笑道:“打那把锁!有把握没有?”

    “唯有子弹,从不失约!”

    守约抬枪在马上瞬息之间,锁定了那把锁,枪声响起,锁豁然洞开。

    花木兰冷静的可怕,她驾着马冲向大门,在靠近门口时一拉缰绳,马匹人立而起,她在马上回身一旋,蹬开大门,随即驱马犹如离弦之箭似的冲入了黑暗之中。

http://www.iewatch.com/22_22962/102159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