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扶桑幻梦 > 第一章,云雾深 七
    四周是茫茫雪原,高大的树木不动声色的矗立着,却又像伸着抓子静待猎物的妖魔,三人惶恐的想要逃跑,双脚却陷在积雪里,拔也拔不动。

    一阵阵的寒意袭来,他们感觉自己沸腾的血液被凝固,冰棱刺破了肌肤,他们感受着血脉被冻僵时,浑身难耐的疼痛,想大喊想大叫,却无济于事,直到一只手硬生生插进他们的胸膛,还未完全冻结的血液喷了满地。

    女子狼吞虎咽的吃起心脏,又想到此次最大的仇人还活着,便放下手中的心脏朝那相国公子走去。

    可谁知,相国公子腕间的菩提手链突然金光一闪,她顿时犹如被火灼伤,惊慌失措之下从窗户逃离了出去。

    相国公子侥幸逃过一劫。

    她好恨啊!

    她不甘心的游历在茫茫雪原里,一想到那日夜里的遭遇,相国公子却能无所畏惧的夜夜笙歌,她就好恨。

    她若还活着,今年开春时就能嫁给自己的如意郎君,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遭遇这样的事情?

    而那个犯下罪责的人,为什么还能好好的活着?

    她不甘心,抱着琵琶再次回到城里,拦在相国公子回府的马车前。

    她拨弄着琵琶,控制他摘下手上的链子。

    夜色在风雪里显得危机重重,她立在他们面前,杀光了相国公子的侍卫,又循循善想骗诱骗他摘下手链。

    故事说到这里便结束了。

    “相国公子竟做过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扶桑被惊到了,在她的印象里相国公子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模样,会小心扶起摔倒的孩子,会细心为路边的老人添衣,谁曾想,背地里竟是这番丑陋模样。

    女子无助的叹息:“只可惜他还好好活着,而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说着女子变成了另一番模样,相貌清秀,一双眼睛亮如繁星,没那么妖艳,却让人看得格外舒服。

    “奴家相信恶人终有恶报,现下奴家要去做最后的事情了。”

    “谢谢你扶桑姑娘。”

    她朝她行了个万福礼,打开扶桑茶馆的门,走进漫天的风雪里。

    三

    自那女子走后,扶桑茶馆再次安静下来,受着风雪的影响,以及相国公子受到刺杀的事,衙门查封了对门的醉花轩,乃至于整个皇城里都戒备森严起来。

    没有对门的夜夜笙歌,这寂静风雪夜到显得十分寂寞。

    然而就在这样紧张的夜色里,扶桑茶馆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扶桑把门打开,就见隔壁裁缝铺的书生醉醺醺的晃进来,见到她,竟哇一声大哭起来。

    扶桑想去扶他,奈何个子太小,根本扶不动,只能任由他跌坐在地上,哭够了,就到桌子上趴着。

    他喃喃着对她说:“小桑,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很美,又让人十分难过的梦。”

    他说,一天夜里,他温习完功课吹灯睡下,就听见好几日不见的未婚妻在门外唤他。

    他打开门,真的见到她站在自家门外,温吞的问他是否可以进他家门。

    这种事情自然不必问,毕竟这家终归是要她进门的,便开心的把她迎进房里。但又害怕被爹娘知道,因此是十分小心翼翼。

    寒冬天冷,他家并不算富裕,为了筹备聘礼,这大冬天的都舍不得烧炭。他每日都是蜷在被子里醒来又睡去,直至天阴双脚都还是冰凉的,但现下她来了,无论怎样困苦,他都舍不得让她冻着饿着。

    便到厨房烧个炭盆备了些茶点到房里,细心的把炭盆放到她的脚边,又将自己的披风裹到她身上。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大半夜的过来了?”递给她热茶后,他问她。

    女孩有些局促的坐在她床上,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接过茶杯,磨擦着手指小声到:“奴家……只是有些想你了。”

    声音极小,可在这狭小又安静的寝室里,是如此清晰的传进他的耳朵。他也跟着脸红起来,局促的捏住手指,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也……很想念你。”

    他低下头小声的也表达了他的思念,恰巧余光瞥到他放在枕头底下的画,有些尴尬的想要去把它收起来,却被女孩瞧见,拿到手里认真的看。

    屋子内的光线昏暗,可她还是很清晰的看到画上的自己,温柔娴静的笑着,一双眼睛活灵活现,潋滟着春色水光。

    在抬头时,满屋子的墙上,都挂着她的画像。

    她不在的这些日子,他在纸上一笔一划勾勒着她的模样,温柔的,爱笑的,生气的,伤心……

    女孩看着这些画像,渐渐湿了眼眶:“这些……都是你画的?”

    书生看到她哭,慌了起来:“你你你,怎么哭了?”

    她收起画,低头擦掉眼泪,可那泪水像断了线的珠,止也止不住,反而落得更加凶猛。

    书生疼惜的伸过一只袖子慌乱又小心的替她擦去泪痕:“念奴,你别哭啊,我会一直一直都陪在你身边的。”

    当初她娘亲在山神庙里生她的时候,不知是谁在窗外唱了一首《念奴娇》,母亲不太识字,却觉得此曲哀怨婉转,十分凄凉又动听,便给她取名念奴。

    这是一个不那么好听的名字,可从眼前的男子口中念出来,是如此的好听。

    她喜欢听他唤她的名字。

    念奴,念奴。

    这是她最后一次听了。

    “良生哥哥,你还记得当年山神庙的那颗菩提树吗?”她带着哭腔问他。

    那是他们常去的地方,他当然记得。

    “我今天还想去一次。”

    “可是现在很晚了,还下了很大的雪。”

    书生听到她这么说,迟疑着,外头的雪那么大,而且城门已关,他们怎么去得了。

    周念奴却擦干了眼泪,拉着她的手往屋外走:“我们再去一次吧。”

    书生被他拉着出门,迎面是晴朗的月夜,哪里有什么风雪,更奇怪的是,他们出门就到山神庙的后院里,那颗菩提树脚下。。

    山神庙建在城南的落湖边,后院便是落湖,一棵百年菩提树就坐落在湖边,庙里的主持在菩提树下支了个秋千,供庙里唯一的小神使玩耍。

http://www.iewatch.com/22_22969/102177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