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妖王永夜 > 07 鲛泪
鲛人的命运是怎样的?

    也许,从女娲大神创建这一族开始,便是一个错误。

    半人半鱼的模样,即不能完全化为人形,又不能做单纯的鱼。

    虽然名为鲛人,却不是人。

    虽然录数于妖族,却不被妖怪认可。

    妖怪尚可化为人形,他们呢?只能算是半妖。

    像在夹缝中生存,天地之大,尘海茫茫,却无容身之所。

    最终,他们选择远离海岸,生存到大海深处,与世隔绝。

    可生存并不简单。

    大海的残忍,食物的争夺,海底生物的战争,都让他们疲于应对,本就少的族人一个一个减少。

    直到最后,只剩下了两个鲛人。

    那就是七星的父母,他们为了让七星平安的长大,决定远离深海区域,又回到了远祖时的海岸。

    一边躲躲藏藏的,害怕被人发现,一边偷偷的,羡慕着人类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他们再也无法忍耐下去。

    父亲决定用禁忌之法化为人,他要上岸,登上陆地,去寻找妖王,一个统领着妖族代表着未来与希望的大妖,他要请他帮助,改变鲛人的命运。

    禁忌之法,既然是禁忌,那定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鲛人变成人后,只有六百天的生命,六百天之后,便会化成没有思想没有感情的鱼。

    一年零八个月之后,六百天的最后一刻钟,父亲回来了,满身的疲惫,满脸的失魂落魄,他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便倒在水里,变成了一条没有感情的鱼。

    母亲把他抓住,养在了身边。

    却整日以泪洗面,七岁的小七星还不懂,问母亲:“为什么要哭?父亲变成鱼了,以后都不用躲躲藏藏,多好呀。”

    母亲抱着她,哭得更加痛。

    然则,鱼漠然的望着一切,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懂的,不记得他的妻子,不记得他的孩子,不记得他自己。

    鱼不懂得人情世故,谁给它食物,它便跟着谁走。终于有一天,他被人用鱼饵钓走了。

    那天,母亲突然擦干了眼泪,她决定登上海岸,要去救她的丈夫,要去改变七星未来的命运。

    小七星被留下了。

    一年又八个月之后,她的母亲没有回来,父亲也没有回来。

    七岁的小七星慌了神,不顾一切的冲上沙滩,因为不能直立行走,她就躺在地上滚着走,那样的夜晚里,漆黑的没有日月,没有星辰,她一边在沙滩上滚着,一边喊着父亲母亲,回来,不要丢下我……

    最终,什么都没有,整个世界都空旷了,只有她自己的哭声。

    她缩在岩石旁,卑微而弱小的自己,只能不停的哭泣。

    有谁从远处走过来,轻声问她:“小姐姐,你怎么哭了?”

    小男孩,怯生生的表情,一双无邪的大眼睛望着她。

    他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你的头发好漂亮,眼睛也好漂亮。咦?你的身上好凉,你冷吗?我抱着你,就不冷了。”

    小男孩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小七星竟然忘了挣扎,从来都没有人夸过她漂亮,也从来都没有人拥抱过她。

    这是她接触到的第一个人类,那么温暖的体温,温柔的呵护,不像曾经远处望去时,那些捕鱼者的凶神恶煞。

    男孩伸手,轻声地安抚她:“小姐姐,你也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吗?我也走丢了,但你不要哭,我们要乖乖的等在这里,他们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他的声音软糯糯的,并没有多么大的安全感,但却出奇的,让七星平静了下来。

    七星有些自卑的把自己的鱼尾藏在岩石的暗处,听到小男孩问自己的名字,便低声道:“我叫七星,北斗七星的七星。”

    在小男孩睡着后,她悄悄的离开,回到了大海。

    躲在海里,看着一对男女匆忙的走来,抱着男孩流泪,然后,恋恋不舍的看着他们带着男孩离去。

    这个人,和那些人都不一样。这是她,第一次清楚的意识到,这个人,是不一样的,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她摸了摸自己的鱼尾,那一刻,就像悬崖上的金鱼姬,强烈的渴望长出一双腿来:狂风暴雨中,我奋力奔向你的世界,我要变成人,我想和你一样……

    但她不是金鱼姬,也长不出腿来。

    十年后,他们再次相遇了。

    缘分,不过如此。

    他出游的快艇两两相撞,受了重伤。

    她救了他,一直托着他浮在水面,等着救援的到来,然后悄然离去。

    躲在远处,再次看着他被人带走。

    那一刻,她终于下定决心,她要上岸。

    她不要一次又一次的看他被带走,她不要总是被留下,孤独的等待。

    真正的七星,终于走出了大海。

    等她听到他用着她的名字时,差点喜极而泣。

    然则,他即使记得这个名字,却已经忘记了她。

    七星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后面的故事,大家都已知道。

    永夜已经被社长亲手抓了回来,捆成粽子丢在一边,自然少不了一番教训,也不知有没有听到七星的故事。

    “本佛爷来了!”和尚一声大吼,双眼通红,定然又是为钱入了魔。

    他身后跟着梵梦,还有另一个七星。

    七星从地上站起来,回头静静的望着他,湛蓝的眸子,那样近的距离,又那样遥不可及。

    男七星站在那里,看了许久,问:“你是谁?”

    一瞬间,七星潸然泪下,没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事情,纵使相逢应不识,却难耐,心中伤。

    “我来,是和你告别的。”七星转身,一步一步走入大海。

    晶莹的泪珠洒落,在月光下闪闪发光,落到海里,发出叮咚的响声。

    “是你,不要走!”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奔跑着,向着海里追去,“是你,是你对不对?七星,你不是梦!”

    七星回过头来,月光下,对着他盈盈一笑,天地失色。然后涣散,一条鱼,“咚”的一声,跳入水中。

    他收回伸出的手,掌心,只有一滴泪。

    鲛人的泪。

    千金难求的明珠。

    在他的掌心,发出盈盈的光芒,一如,她最后的那一笑。

    七星回过头来,呆愣愣的问:“她去了什么地方?”

    “你就当她死了吧!”白雪冷笑一声。

    “什么意思?”七星好像还不能明白,或者,是不肯接受。

    “人鱼公主看过没?最后变成泡沫的那个,她虽然没变成泡沫变成了鱼,但却也跟死了没什么区别,你就当她死了吧。”

    “没死?还活着?”七星好像魔怔了般,弯腰在水里疯狂的寻找着:“鱼,鱼,哪一条是她?你们快过来帮我抓鱼,万一被别人捉到,当普通鱼吃了怎么办…七星,七星不要怕,我带你走…”

    白雪闭上眼睛,眼角,一滴泪滑落。

    颦颦轻声叹息:“不要找了,找不到的,她,已经是一条普通的鱼了。”

    永夜滚到君隐身边:“阿隐,帮我把绳子解开,我去帮他捉鱼。”

    永夜跑到海里,陪着七星一起捉鱼。

    七星疯了般,茫然又无措的叹息:“哪一条是七星,哪一条是七星,怎么办?找不到,分不出来……”

    永夜低头,空空的海水里,什么都没有,没有鱼,没有虾,也没有贝壳水草。

    她不知道七星看到了什么,但她,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最终,她看着已经没过腰的海水,还有仍旧往里走的七星,只能把他拉回海滩。

    七星已经筋疲力尽,跪在地上,双眼空洞洞的,似是失了灵魂:“我一直都以为,那是我儿时的一场梦。可是,七星,我从小到大的梦中情人,原来不是梦,不是梦……”

    若不是对七星心存执念,这个名字,不会一直记到现在,刻入到自己的身上,甚至人生里。

    “说完了?”少司命抬起右手,掌心白光闪耀。

    “师父?”永夜惊呼,“这样做,太残忍了。”

    “怎么?你觉得我残忍。”少司命面无表情,无悲无喜。

    “师父,他已经失去了七星,难道连关于七星的记忆都不可以拥有吗?至少,也该问一下,他自己的意愿!”

    回应的,只是少司命无声的拒绝。

    七星倒在了地上,再也不会记得,曾经,还有另一个七星。

    永夜无力的跪倒在地,从没有这样的无力过。

    “阿夜,站起来!”君隐站在她的身边,伸出一只手。

    永夜抬头,哀伤的眸子好像要哭出来。

    “站起来!”伸着的那只手执着着,不曾收回,还是那一句话,却好似充满了魔力,永夜真的站了起来。

    他突然伸出一只手扣在她的脑后,一把把她的头埋进自己怀里:“哭吧,大声的哭,尽兴的哭……”

    永夜终于哭了起来:“君隐,我什么都做不到,我救不了七星,也帮七星抓不到鱼…我救不了痴念,帮不了梵梦…他们一遍一遍的把故事叙述给我听,可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能改变…君隐,我什么都不能改变…什么都为他们做不了……”

    君隐摸着她的头,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低声的安抚:“阿夜,他们或许,并不需要你帮他做什么,只是想要一个忠实的倾听者,一个可以理解他们感情的人…这些,你都已经做到了,已经很好了…”

    一声**传来,七星醒来,看到围在周围的几人,挥了挥手:“hello,这么晚,还玩cosplay啊。”

    众人都没有说话,和尚已经焦急的跳了出来:“别废话,赶快拿钱来。”

    “钱,什么钱?”七星莫名其妙。

    “欠我的钱啊,赶快拿来。”和尚跳脚。

    “我欠你钱?就你这穷酸样,有欠条吗?”七星上下打量和尚,一幅二世祖的模样,满脸鄙夷。

    “到底拿不拿钱?”和尚双眼通红,又拿出了藏在身上的大刀。

    “原来你们是强盗!我XX的…倒了八辈子霉运…”七星转身就跑。

    “别跑,小子,拿钱来,不然佛爷超度了你。”和尚狂追不舍。

    永夜望着和尚远去的身影和过分跳脱的七星,愣愣的出神。

    少司命打了个哈欠:“走了,回去补觉了。”

    一群人好像没有丝毫负担,施施然离去。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永夜回神,叹息一声。

    身旁却没有人回应。

    她回头,就见君隐双手插兜,背对着自己,一幅还在生气中不想鸟你的模样。

    永夜瞬间泪流满面,这画风转变太快,有些接受不了呀。

    不过,这样的美景,天时地利,虽然人和差了点,但若是不告白,实在是对不起如此良辰美景啊:“君隐,我有句话,特别想对你说。”

    君隐没鸟她,人家一点都不好奇。

    永夜挪着小步子上前,贱兮兮的捏住君隐的袖口,满脸期待的仰视他:“君隐,我们,谈恋爱吧。”

    “我拒绝!”君隐抬头望月。

    永夜不甘,厚着脸皮继续:“为什么?君隐,你没有女朋友,我也没有男朋友,我们两不正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为什么要拒绝。”

    “迟了!”君隐继续望天。

    永夜睁大眼睛:“君隐,难道你有了小三?”

    君隐突然将脸转向大海,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害羞,不过,至少永夜是这么认为的:“那天,我等你说,你不说,现在,晚了!”

    君隐的声音很低,但却能从中听出一丝恼怒和气愤,话一说完,转身就走。

    永夜只能在后面鬼哭狼嚎的追:“君隐,不要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君隐,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不要抛弃我…答应我吧,求你了…”

    君隐视而不见。

    突然,一声尖叫传来,永夜坐在地上大哭:“好疼,我的脚好疼……”

    君隐无奈,又走了回去:“怎么了?”

    永夜抹了把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将可怜进行到底:“没什么,被贝壳搁到脚了。”

    君隐低头看了眼永夜脚边指甲大的贝壳和柔软的沙子,又看见她惨兮兮的表情和赤着的雪白小脚丫,终于没忍心揭穿她,任命的蹲下身:“上来,我背你。”

    永夜欢天喜地的跳上他的背,得了便宜还卖乖:“会不会太重?”

    君隐难得不顾形象的翻了个白眼:“不会!”

    永夜抱着他的脖子,笑的心满意足:在所有的妖怪眼里,她就是个打不死虐不死的小强,是有着不死身的妖王,可在君隐眼里,她只是一个需要人呵护需要人疼爱的小女生。

    “君隐,我不明白,七星为什么要选择回到海里?”

    “生于斯,长于斯,最终也会沉于斯,落于斯。阿夜,七星本就属于大海,她从大海中来,又回到大海中去,大海注定是她的归宿,这也是最好的结局。”

    “我知道,大家都在忍耐,忍耐失去同伴的痛苦,忍耐自己无能为力的绝望。可君隐,疼要忍耐,痛要忍耐,失去要忍耐……人生无时无刻不是在失去,在疼痛,在忍耐。到底,何时才是尽头?”

    “但是,阿夜,即使如此,人的一生,不停的相遇,也快乐过,即使那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当时快乐的感觉,也会促使我们一辈子去追逐。”

    黑暗总会过去,黎明即将来临。他背着她,一步一步走向更远的方向。

    你的身边有没有这样一个人?世界上有没有这样一个人?

    他不在乎你的身份,不在乎你的骄傲,不在乎你的坚强,不在乎你的倔强,他的眼里,只会看到你偷偷抹掉的眼泪,只会看到你藏在眼底的懦弱,只会关心你不曾说出口的害怕,错了时纠正你,需要时陪伴你,跌倒时背起你,他守护你,沉默的等待你,不离不弃,一直疼你疼到骨子里。

    ——卷四《替身有罪:七星&七星》完

    (全文完)注:此文大改,重开中!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http://www.iewatch.com/4_4082/21046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