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上的老人,安静地看着丁张,似乎知道丁张会睡着一般,也不惊讶,更没有其他动作。{site.name}{site.weburl}o

    他的手,还在冲着茶水,然后端起茶杯,轻轻品了一口,两行浊泪,从眼眶中滑落,顺着满是皱纹的脸,掉落地上。

    “年轻人,感谢你。我的愿望,终于完成了。”

    丁张迷迷糊糊之间,又看到一个身影,正是郑公郑阿土,他似乎有一种得偿所愿的满足,无比的放松。

    “我告诉你佛头的秘密。那个佛头,是从藏边过来的宝贝,经过历代高僧加持,奥妙无穷。本来,我家族拥有佛头,让我家族兴旺发达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灾难。”

    “佛头埋藏地点,就在这里。”虚空之中,似乎有一张图,映入丁张眼帘。

    丁张只需要看一眼,就能清晰记住。

    然后,图纸消失,“要找到佛头,需要我老屋大梁上的罗盘,你去取来吧!”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丁张睁开眼睛,老人正笑眯眯地看着他,“我们先祖托梦给你了?指点你什么东西?”

    丁张看着眼前的老人,忽然也有了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罗盘。”

    老人沉吟一会,“罗盘,罗盘。”他抬起头,看向房梁,“罗盘就在大梁上面,你自己拿吧!”

    “多谢!”丁张站起来,深深鞠躬。

    然后,阿达搬来扶梯,丁张爬上房梁。木质结构的房顶,很是宽敞,房梁之上,放着一团黑布,沾满灰尘,一百多年没人动过了。

    他拿起黑布,带了下来。老人点点头,“你带走吧!”

    丁张点点头,问道,“您是不是修炼过国术?”

    轮椅老人点点头,“30年前,我是永-春白鹤拳的教学师傅,我的父亲,还参加过抗日,就在承天寺出发北上的。”

    丁张想了一会,“我这里有一张心法,不知道能不能请您帮忙讲解一下?剑道心法,我看不懂。”

    丁张拿出自己抄写的傲绝剑道心法,交给轮椅老人。

    老人也不客气,看了一遍之后,结合自己的修炼,跟丁张讲解其中的意思。还拿出白鹤拳作比较。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丁张已经基本明白其中的道理,修炼的话,也有门道了。

    “你不建议你现在就修炼这套心法,太高深了。要不是我祖辈也有精深国术功底,就算是我,也没办法悟透。”

    老人想了一会,“你就先修炼白鹤拳吧,比剑道简单得多,扎好根基,再修炼精深的,才不会走火入魔。”

    “阿达,帮我把床头的白鹤拳谱拿出来。”老人微微一笑,“我年纪大了,留着这些东西,以后只能被卖掉,不如送给你。”

    丁张接过一本黄皮书,书皮陈旧,厚重的纸张都已经磨得很薄,但是纸质还不错,相当耐用。

    他翻开看着,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还有图画。

    这是轮椅老人的修炼心得,还有一些更加陈旧的笔迹,可能是他的父辈记下来的。

    “多谢郑老。”

    “你是我郑家的恩人,一点心意而已。不足挂齿。”轮椅老人摆摆手,准备送客。

    丁张站起来,马上告辞。

    走到门口,阿达还跑过来,用一张符纸在他身上抹了几下,“晦气不在,平平安安。”

    “谢谢了。”丁张微笑着,离开了郑家老宅。

    穿过西街,右边就是开元寺,过了开元寺,转入一条林荫大道,直走到底,就是晋江河边。

    丁张跨上隐形船,身体忽然消失。远处一个路边撒尿的司机,看到一个人忽然消失,吓得坐在地上,屁股都湿透了。

    “鬼?”

    丁张驱动隐形船,开始北上。他从系统空间拿出黑布包裹,打开之后,是一个手掌大小的罗盘。

    上面刻度非常繁复,天罡地煞,黄道吉日,全部都有体现,还有一根细细的指针,历久弥新。

    丁张看不出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凭借罗盘,才能找到消失的佛头,他也挺期待的。收起东西之后,开始参悟白鹤拳的心法。

    基础级别的国术,修炼之后,即使不能让人的体质发生质的变化,但是也能强身健体,耳聪目明。

    …………

    大半天的时间后,丁张就回到蓝海市,一切都是这么熟悉。

    到塘东村码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2点。丁张走进DZ食品公司,灯光都暗了。

    丁张轻手轻脚走上楼,准备找柳燕萍好好享受一番,这么长时间的禁欲,真是够了。

    “咦?不在房间?到哪里去了?”他轻声走出柳燕萍房间,侧耳倾听。

    噢……两个温和的呼吸声,都在丁秀的房间里面。没办法,两个女人一起休息了,丁张只能独自守着空床。

    丁张刚躺下没多久,就听到墙外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偷偷进来?

    紧接着,这个人就悄悄走上三楼,脚步很轻,但是丁张能清楚感觉到。“小贼。”

    这个小贼蹑手蹑脚走上三楼,窸窸窣窣掏出东西,吹了一口气,似乎是迷烟。

    “嘿嘿,两个美人,久等了哦!”小贼发出特殊的笑声,“我盯了好几天,老板一直不在,我的好机会啊!嘎嘎……”

    然后,丁张听到了柳燕萍房间锁被打开的声音,再过一会,这个小贼就退了出来,轻声骂一句,“到哪去了?”

    紧接着,小贼靠近丁秀的房间。

    丁张摇摇头,“你想死,就不要怪我了。”

    他忽然把门打开,手刀一斫,小贼应声倒下。

    丁秀和柳燕萍也听到声音,赶紧开灯,出来查看。

    “老板,你回来了?”柳燕萍欣喜地说道。丁秀也很开心,笑盈盈看着丁张。

    “这是?”柳燕萍指向地上的人。

    “一个小贼而已,没事了。你们去休息。我处理就好。”

    “贼?”柳燕萍和丁秀同时一惊,“难怪我们这几天都感觉怪怪的,原来是被贼盯上了。”

    “还好老板你回来了,不然我们就危险了。”柳燕萍捂着胸口,“老板回来真好。”

    “去,你去跟他睡,我一个人睡觉。”丁秀有点吃醋地说道。

    丁张笑着,“吃醋了?不如一起睡喽!”

    说话间,丁张已经把晕倒的小贼绑好,明天送派出所。

    柳燕萍咯咯直笑,“是啊!一起睡吧?反正老板又不是外人。”

    “不要,我要回房间。”丁秀赶紧躲进房间,但是门没关。

    柳燕萍笑盈盈挽着丁张的手臂,“老板,我们进去吧!阿秀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

http://www.iewatch.com/6_6026/2840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