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二十四孝叶奶爸,让小师尊骑在肩头,一起逛了百寂城的夜市,买了一些新奇玩意儿,吃了不少好吃零食。眼看小师尊心满意足开始打瞌睡,显然是不打算跟自己做一次平(野)等(蛮)和(家)谐(暴),叶息带着小师尊来到百寂城护城河旁一处幽静地方。放下小孩,叶息弯腰杵膝对他道:“你能变回去,我们好好谈谈吗?”

    小师尊揪着他的衣摆前后晃动,一副困极了的样子:“好困哦……”

    叶息耐耐心心地劝说:“你不能总这样,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不可能一直不露脸吧。你出来,我保证心平气和地和你谈。”

    “……”小孩眨了眨黑宝石似的两只大眼睛,忽然抱住叶息的大腿耍赖:“我想睡觉!你带我回去嘛!叶息,我累死了,呜呜……”

    “……”叶息无语望苍天,倒是累的是谁呀?!苦守寒窑那么多年(并没有),一把屎一把尿把熊(萌)孩子拉扯大,终于等回渣男,面都没见着人就找了小三,这日子没法过了!

    (暗魔怒:“胡扯!谁是小三,老纸为救弟弟让你们占便宜占大了!”)

    越想越是悲从中来,叶息忽然仰天哀啸道:“雪胤你太渣了!我、我不跟你过了!”没等小师尊反应过来,他一个猛子扎河里去了。

    小孩瞪着黑黢黢的河面,呆了。试试探探地喊了一声:“叶息?”

    除了流水和远处的人声,周遭再没别的声响。他落水处也只荡着一圈圈波纹。

    想到他那生无可恋的神情,小雪胤“嗖”的一下变回本尊模样,毫不犹豫也跳到河里。

    这一下原本平静的护城河就像开了锅,像有两条小龙在河底翻腾似的,搅得那一片河域水花四溅。

    闹了一阵子,叶息率先在靠近河岸的浅水处冒了头,雪胤紧跟其后。叶息往后连退几步与他拉开距离,指着他道:“我特么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了,你离我远点儿!”

    雪胤听话地站着不动,只道:“对不起。”

    叶息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就炸毛,炮仗似的开了口:“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吗?你进虚空之阵跟我商量了吗?我允许你去了吗?上回在巍州城我伤了你的心,这回你就报复回来是吧?!我怎么没发现你恁的小心眼爱记仇!你也不想想,我那次是为了救你啊,不像你胸怀大志是要拯救苍生。不愧是师尊,境界比我这样的高多了哈!”

    雪胤一脸痛苦愧疚,说话的音儿都抖了:“叶息,不是那样……

    叶息不让他说话,继续道:“你要当英雄没关系,只要你还活着我都可以等,你让我练功我就练功,你让我培养你的魂气我就培养……再苦再难都可以忍耐,我特么就盼着跟你团聚……”说到这儿叶息哽咽了,双眼像被光刺了般酸痛,不知不觉有泪流下,混进了脸上的水渍里,“你明明回来了,你不跟我见面,居然跑到暗魔的识海里练功,你是嫌我修为差不如暗魔牛掰是吧?”

    雪胤张口想辩解,但叶息一指他喝道:“不准说话,好好听我说!”他立刻闭上嘴低下头,像个犯错的、正接受家长责骂的孩子一样。

    “师尊,雪胤,发生了那么多事,你不该给我个解释吗?我像个孙子似的,三催四请你总算露面了,可变成小孩是想好好谈话的态度吗?”

    雪胤嗫喏道:“我以为你喜欢那样……”

    “我是喜欢!你什么样儿我都喜欢!可你不能仗着我喜欢就一意孤行!我们已经结了缘,我是你的伴侣,朋友和搭档,你做决定的时候该不该考虑一下我?退一万步说,就算你单独做了决定,事后该不该说清楚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说完这番话,叶息崩溃了,遮住忍不住哭出声。他嫌丢脸,扭开头拿胳膊遮住眼睛。

    他说的每个字都像一把刀,一刀刀刺进雪胤心底,刻出道道深刻的血痕。雪胤自认唯有以己为饵方能找到破解虚空之阵的方法,推开叶息的时候,他有不舍但并不后悔,然而此刻,听着爱人的责难,看着那双总是带笑的眼睛流出眼泪,他后悔了!后悔自己太心急,或许可以慢慢再寻其他法子,并不需要走这条危险的路;后悔自己太自负,没有事先跟叶息商量,好歹让他有准备,不至于突然遭受打击,在忧急中煎熬;最后悔的莫过于太在乎脸面,暗自害怕叶息生气,才先躲起来,后又耍赖般逼他原谅。

    其实自己也是有私心的,总期望叶息无限地包容,不管他遭受了什么,自己只要卖个萌,他就会谅解接纳……

    “叶息。”雪胤走上前,去扳他的肩头。他正在气头上,化身倔牛,扳了好几下才扳动。还不等看清他的眼睛,就被他当胸推了个踉跄。雪胤又想去抱他,这回遭到了暴风骤雨般的拳头。

    “走开!别指望我会原谅你!”叶息像打个沙袋似的打向师尊,怜香惜玉之心早被丢回云绶山,剩下满腔的怨怼,非暴力无法发泄!

    雪胤用一道灵力屏障护住自己。

    叶息气得跳脚:“你还敢用灵力!有种你别施法!”

    雪胤无奈道:“我如今寄生在暗魔的琉璃佩上,我怕你打疼手。”

    叶息这才想起面前人只是魂魄,打也是打在寄生物上。没处撒气,他要憋疯了都!于是扔下一句大逆不道的话,转身就走。“滚!”

    修魔两界,会喊雪胤真人、战鬼王滚的,他还是第一人。但雪胤非但没滚,反而扑上来,从身后抱住他。这个魂魄力大无穷,叶息再倔也是胳膊扭不过大~腿,不仅没挣脱,反被提溜着转个身。不等他开骂嘴就被堵上了。

    雪胤坚定地撬开紧闭的嘴唇,舌头刚伸进去就被狠狠住。叶息头脑发热,不管这舌头是不是琉璃佩所化,狠命地咬,终于咬出了一嘴血腥。雪胤显然很痛,喉头发出闷哼,然而他的嘴唇和怀抱都很稳dìng,似乎想用柔情来融化爱心心头的坚冰。

    叶息尝到血的味道,湿漉漉的脸再次沾上水珠。水珠有温度,带着淡淡的薄荷香气,令他忆起战鬼王宫里那些眼泪凝成的千变莲……终于,他松开了牙关。

    雪胤用额头抵住他的额头,轻声呢喃:“对不起对不起……”

    叶息盯着他唇边的血迹,在魔界的月光下格外猩红触目。也许这血迹是暗魔的幻术,可他仍然生出一种自己咬在他魂魄上的感觉,宁愿这是他的心在流血。如此,才痛快。

    下一刻,他狼似的扑了上去,野蛮地吻住雪胤带血的嘴唇。什么对不起,见鬼去吧!这男人是我的!

    雪胤被他又吻又咬的,痛得全身颤抖,还得承受他全部的重量,最终没站住,抱着他仰面再次跌进河里。

http://www.iewatch.com/7_7716/35227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