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坏东西 > 第一节 智斗双奸3
布丁每迈一步,脑子里就合计着下一步对策。突听有个女孩在身后呼喊:“布丁啊,不好了。”

    布丁一回头,是县学周夫子的女儿周玉茭。周玉茭比布丁小两岁,因为父亲的缘故,反倒是布丁这帮人的文字教官。布泰诨不愧是生员出身,他任知县这些年,别的政绩都一般般,唯独搞县学搞得有声有色,他在东门附近开办了一所学堂,起名为朝日学堂。而周玉茭的爹便是聘来的生员,因为整日一副清高穷酸的模样,大家都叫他周夫子。朝日学堂不是免费的学堂,收费也不算贵,一般人家也能上得起。老布毛靠着精湛的手艺过日子虽然说不上富裕,却也温饱有余,只是布丁并不愿意去上学,老布毛抡着烟袋锅子硬逼着布丁读了三年学堂。三年下来字认识得不多,也凑合着够用。他上学堂那年,就和周玉茭一起。周玉茭那时很小很娇气,胆不大还老爱哭,伙伴们都叫她阿娇。阿娇一开始仗着当老师的爹,很是瞧不上布丁,叫布丁修理了几次,就成了布丁的跟屁虫,成天跟一帮小子混在一起。

    但作为布丁团队的唯一女子,阿娇也是很受宠的。只要阿娇提出来的事情,布丁没有不答应。阿娇喜欢的东西,只要甜甜地叫声哥哥,布丁定会千方百计地去完成。

    布丁见是阿娇,停下问:“阿娇,咋了?”

    “布丁啊,不好了,官差去你家了。”

    布丁咯噔一下,拉着阿娇就往家跑,边跑边对阿娇说:“阿娇,你要的簪子,我很快就能搞到了,你耐心等着。”

    “哇,哥哥你真有办法。”阿娇欢呼雀跃。

    到了门前,只见门口拴着三匹马。布丁绕到院后,爬上墙外的老槐树,透过枝叶缝隙,只见老爹布毛正坐在屋墙底下,身前站着三名捕快正对他吆三喝四。三人都是老差骨,布丁认识其中一个。其中一个正是住西门的衙役袁江。袁姓在西门一带是大姓,村中十之五六姓袁。而袁江家虽不算富户,但也有几亩薄田,平日吃饭是足够了。后来,袁江唯一的兄长袁海出门做生意,客死他乡,袁家就剩袁江这一根独苗。那会儿,正赶上县衙皂班出了个缺,何大劲跟袁家交好,便偷偷知会了一声。袁父一狠心,将几亩薄田变卖,给袁江捐个胥役。布丁和袁江的儿子袁文自小相熟,还一块读过学堂,因而就认得袁江。

    只听那何大劲说:“从进门到现在你这老不死的只会哼哼哈哈,我再问你一遍,你儿子布丁哪?”

    乔四道:“我说,老布,都是街坊,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们也不想为难你,但你也别为难我们,你快说出儿子下落,你放心,县太爷就是有几句话要问他,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布毛手里攥着大烟袋,低眉顺目,依旧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半死不活模样。

    何大劲手里攥着马鞭,有点着恼,喝道:“再不说,老子抽你。”

    布毛也怕挨鞭子,抬起头又摇摇头,拿手指指天,嘴里嘟囔了一句:“咳咳……唉……”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何大劲和乔四面面相觑。

    袁江解释说:“班头,老布的意思是说他也不知道在哪,让你候着,天黑前一准儿回来。

    何大劲:“嘿,咱们候着他,县老爷还在那儿等着哪,布丁小子闯了这么大祸指不定躲哪去了,干脆先把老的押回去交了差再说。

    说罢掏出镣铐,就待上前铐人。

    只听身后一声稚嫩的声音道:“你家少爷好端端在此,缘何说我藏了,长眼何用?”

    三人忙回头,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布衣少年不知何时站在三人身后,两手抱在胸前,面带不屑的神情,俨然一副小大人模样。

    何大劲说:“你就是布丁?”

    “是你家少爷。”

    “嘿,就你这副穷相,还敢自称少爷?”

    “哼,你难道没听县学周夫子说过:‘少者,小也。爷者,老也。’少爷就是小老子的意思,哪里说有贫富贵贱之分。看你堂堂七尺之躯上挂好大一颗头颅,可惜,头大无脑。”

    “混帐,果然牙尖嘴利,看我怎么收拾你。”何大劲被一个没他孩子大的少年这一顿数落,立时有些着恼,伸手去抓布丁的前襟。布丁跟个小猴子似的从他腋下一闪而过,蹭蹭蹭,没几下就爬到院内梧桐树上。何大劲跑到树底下,指着骂:“你小子胆敢拒捕?快给老子滚下来。”

    乔四呵呵直乐:“我说班头,怨不得尤四娘嘱咐咱们逮这小子得牵条狗来。”

    布丁坐在横伸的枝桠上,悠闲地晃着双腿:“狗来也白搭,是狗都不会爬树。”

    阿娇捂着嘴直乐。乔四恍然大悟,气得直跳脚,“好小子,敢骂我们。”

    “为何捕你家少爷?”

    “老子懒地跟你废话,到了大堂便知。”

    “那本少爷也懒地理你,有本事你逮住你家少爷。”

    把何大劲给气地一把抽出腰刀,照着树身就砍,道:“猴崽子,你在顶上吧,老子摔死你。”

    乔四给何大劲出主意:“头儿,跑了和尚跑不了庙,逮不住小的还有老的在。”说着仰起脸对布丁道:“小猴子再不下来,就连你老子一块铐去,哼哼,到时有你爷俩受罪的时候。”

    阿娇也在旁劝道:“布丁,快下来吧。”

    布丁不想连累到老布,道:“冤有头,债有主,你家少爷玩够了,这就下来。”

    说完,布丁从树上一跃而下,灵便的像个小猴。何大劲生恐布丁跑了了,左手将他当胸捉住,右手一扬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打的布丁脑袋一歪,再正过来时,右脸上多了五根血红的指印。

    何大劲骂道:“老子叫你骂,还骂不了?”

    还要再打,被袁江劝住:“班头,别打了,您忘了布老爷最恨堂外私刑了。还记得上任班主不?到了堂上还不任由咱们打,何必急于一时?”

    何大劲点点头,心知自己是急了,看看布丁的脸,有些后悔道:“这是你小兔崽子骂老子的薄惩,待县老爷问你时,你若是识相就老老实实说是自己摔的。否则,哼!”

    布丁一仰脸,说:“你教教本少爷去哪能摔出指印来?”

    “这……”何大劲被问得一愣。

    布丁继续道:“我说不是你打的不就完了么。”

    何大劲道:“对,只要不说是老子打的就行,否则,老子以后饶不了你爷俩。”

    乔四镣铐给布丁加上,才发现布丁这小体格,镣铐根本没用,一铐上就自动滑落了。摇摇头,一把将布丁夹在马背上,三人匆匆回返,县老爷已经等了快一个时辰了。

    布丁到了大堂之上,一众原告被告都齐了,布泰珲重新开堂。惊堂木一敲,重新问道:“原告,所为何事啊?”

    尤四娘便道:“青天大老爷,可要为奴家做主啊……”便又将半夜仓房失火一事复述了一遍。说完了,布泰珲对着被告石上跪着的布丁道:“被告小布丁,你可认罪?”

    布丁抬头,露出一副委屈的神情,道:“青天老祖宗,小孩冤枉。”

    布泰珲闻言不由一乐:“胡闹,什么青天老祖宗?”

    布丁道:“小孩姓布,大老爷也姓布,尤四娘长小孩一辈,却仍要称您为大老爷,那小子自然就该称您为老祖宗了。”

    此言一出,堂上一片笑声。

    尤四娘指着布丁骂道:“哎哟嗨,你看看他这小嘴多甜,这马屁拍的,你个小马屁精。”

    惊堂木又一敲。布泰珲虽说听惯了马屁,但小布丁这响亮的一记马屁,仍觉很是受用。再者说,小布丁一上来的追宗认祖深得布泰珲之心,外人听不出来,但布泰珲明白,他们布姓本是稀缺的姓氏。历史上布姓来源众说纷纭,但最可信的渊源之一就是出自战国时期赵国大夫布子,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布氏人虽少,分布却很广。布泰珲的老家——位于阳谷县境西北部的大布乡便是布姓聚居点之一,因有布氏族人祖居于此,故名为大布乡。

    布泰珲上来便对布丁充满好感,手敲惊堂木道:“不得喧哗,小布丁说说你冤在哪里?“

    “大人请看。”布丁努力扬起右脸。布泰珲注目一瞧,这才看清,布丁白皙嫩滑的右脸上有五道清晰可见的指印。布泰珲此人深受儒家熏陶,极为看中规矩法度,为官这些年,治理的一县井然有序,依靠的就是森严法度,曾一再告诫衙役捕快不得滥用私刑。尤其是出门逐捕,只要对方不反抗,绝不许用刑。若有违反,必被他深究。前一任快班班头就是飞扬跋扈,滥用私刑,被布泰珲一怒之下,杖责五十,轰出公门,永不录用。现在在西门大街卖猪肉,日子远不如以前风光。

    何大劲打完了布丁后,想起上任班头,一路都在后怕。数次叮嘱威胁布丁不得提起此事,不料,布丁上来就说出此事。见布泰珲板起脸来,不由胆战心惊,腿肚子直打哆嗦。只听布泰珲怒道:“这是何人所为?

    说着看向何大劲,布泰珲已然猜测到可能是何大劲所为。因为,在那年月的官府衙门,衙役们仗着公差的身份欺凌小民之事时有发生,这一点,布泰珲心知肚明。

    何大劲差点就要跪下承认,这时,布丁说话了:“青天老祖宗,打小子的是西门大街开当铺的魏寅生。

    布丁这出一句话,满堂上下都愣了。人人俱在想:这么个小案件,怎么又牵扯出一个大老板来。

    只听布丁小嘴巴巴地说:“大人,事情是这样的,何记当铺掌柜魏寅生前些日子想去找相好的姑娘就是寻翠坊里迎春阁的姑娘唐钕岐,可是又苦于被婆娘盯得紧,便给了小子一钱银子,要小子权作月下老人,左右逢源。不成想,那唐钕岐收了魏掌柜的一两银子后,不知怎的却没合魏老板的意。魏老板一怒之下,要小子退回那一钱银子,可钱都花完了,无钱可退。他便要小子去纵火烧掉寻春芳,小的不去,他便动手打我。后来还抢了小子娘亲的遗物来做要挟,小子没办法只得违心去做。”

    “他抢了你什么东西?”

    “是娘亲家传的刻有金佛的小金坠子。”

    布泰珲没再深究。这时,尤四娘骂道:“大人,不可听他一面之辞,这坏东西缺娘管教,什么话都能说出口。”

    布丁道:“你我都是缺娘管教之人,缘何还要互相攻击?”

    众人不解其意。布丁摇头晃脑地解释道:“尤四娘,又——死——娘,不是也缺娘管教的吗?”

    众人哄堂大笑。

    尤四娘差点背过气去,正待回骂,惊堂木再次敲响:“传唐钕歧和魏寅生。”

    这俩人挨着县衙近,不多时,二人便被带到。唐钕歧老远看见尤四娘和布丁,便吓得两眼发黑,唯恐布丁将自己暗请他出面火烧寻翠坊泄愤一事说出。一旦尤四娘得知真相,那她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http://www.iewatch.com/7_7756/35471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