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坏东西 > 第一节 智斗双奸4
说起唐钕歧为何被尤四娘毒打乃至心生怨恨产生报复的想法呢?事情是这样的:原来,布丁所说魏寅生暗中幽会唐钕歧这些事儿都是真的,只不过中间并没有布丁啥事,魏寅生偷偷给了唐钕歧一两银子做定金,要她假装上午买东西时偷偷前去相会。唐钕歧私会的钱是入个人腰包的,中间少了老鸨的盘剥,这当然不合jiyuan规矩。都这样,老鸨还靠什么吃饭?回来后,被尤四娘觉察出来,便将其一顿毒打,唐钕歧心生怨恨。

    唐钕歧和魏寅生幽会完,回寻翠坊的时候,正巧碰到布丁和阿娇在街上玩。阿娇相中了摊上仅剩的一支簪子,带的钱却又不够,这时,唐钕歧看到便出钱买下。布丁后来去寻翠坊找唐钕歧买回簪子,唐钕歧刚被一顿毒打,正要找人出气。得知布丁的厉害后,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布丁,只要布丁为她出了这口恶气,她便将簪子送给布丁。布丁为了大牙的事也正憋了一肚子气,天天琢磨着寻尤四娘的晦气,于是将计就计答应了唐钕歧。

    唐钕歧进了大堂战战兢兢地跪在那里,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布泰珲问道:“你就是那唐钕歧?”

    “是……是……是民女。”

    “本县问你,你可要如实回答,若有半句虚言,你且看墙上的拶子。”

    “是……是……大……人请问。”

    “前些日子何记当铺的魏寅生可曾暗中许你银两,偷偷与你幽会?”

    唐钕歧抬眼看了眼一旁的魏寅生点头道:“是……是是他。”

    布泰珲满意地一点头:“你且暂退一旁。”

    唐钕歧喜出望外,一句话就完事了,扫了眼眼布丁,布丁正朝她眨巴眼睛。

    布泰珲猛地一敲惊堂木:“大胆魏寅生,你可知罪?”

    魏寅生早吓得体如筛糠,看到跪着的寻翠坊诸人时,他已然暗暗猜测,定是与唐钕歧的那点私事被人撞破了。难道尤四娘为此便来告自己?这算什么事?又看到被告席上的布丁,想起那个金坠子,顿时恍然大悟:坠子定是这小贼偷的,然后卖给自己,接过被主家告了。完了,赚小便宜吃大亏。正自懊恼,布泰珲一声威喝打断他的思路。魏寅生急忙主动交待道:“大人请明鉴,那金坠子不是草民强取豪夺,是草民收来的。”

    布泰珲一听,心说:做贼心虚啊,没等问,自己就招了。嗯,此人私会妓女是真,金坠子一事又已明了,看来小布丁所言非虚啊。再加上布丁自始至终一副可怜兮兮的乖孩子相,还满嘴叫自己祖宗,布泰珲无形之中已然带有些偏袒情绪。

    问:“你说并非强取豪夺,可有证据?”

    魏寅生道:“草民一被传唤便已猜到此节,特随身带来。”说罢,掏出金坠子和收据呈上。

    布泰珲接过金坠子一看,便已知价值不菲。再一细看凭据,兑银三两(铜碗顶一两),不由冷哼一声道:“好你个刁民,还敢说冤枉。你即便未曾豪夺,也一定是巧取,你当本县是没见过世面的村翁不成?这金坠子分明是宋朝的东西,该值个几百两不止吧?”

    魏寅生这才隐隐觉出面前这个少年不简单,慌忙解释道:“是这小子心甘情愿兑予小民的,他说他家有个生病在床的爷爷,急需钱去抓药。”

    布泰珲看了眼布丁:“可否属实?”

    布丁不说话,又一扬起青肿的脸,露出一副苦相。

    布泰珲点了下头,自认已经成竹在胸,一敲惊堂木:“混帐,还敢在本县面前信口雌黄,快快把你如何逼迫殴打孩童,强取人家祖物,火烧寻翠芳一事招出,否则大刑伺候。”

    魏寅生听得一头雾水,这哪跟哪啊?喊道:“老爷草民冤枉,我没打他,坠子确是我用三两银子收来的,草民也没烧寻春芳。”说话工夫,不经意间目光扫到了何大劲的脸上。

    何大劲一开始忐忑不安,但见布丁果然没有告自己,反倒诬赖魏寅生,心下十分欢喜,对布丁好感大增。对他来讲,别人冤不冤枉跟他没关系,自己好才是真得好。此刻,见魏寅生把目光看过来,他不由又是一阵紧张,下意识产生错觉,以为魏寅生知道是他打的,所以才看过来。立时急怒攻心,站出道:“老爷,这厮出了名的狡诈刁钻,不给他点厉害,恐怕不会招供。”

    布泰珲为此事做了一天堂,早已累得够呛,也想尽快结案。闻言点了下头,他对魏寅生全无半点好感。这可能跟魏寅生的职业有关,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当铺只在危难时刻起到落井下石的作用。所以,不论贵贱,凡是进当铺的都会遭到压榨盘剥,不是被逼急了谁去当铺啊?再加上魏寅生生平刻薄小气,狡诈钻营,唯利是图,人缘是十二分的不好。所以,布泰珲红签一扔,管他狼嚎一般喊冤,何大劲暗示手下人十几板子下去,便皮开肉绽,魏寅生受不过,只得口呼认罪。

    布泰珲道:“念你尚未铸成大恶,本县罚你入狱三月,并赔偿尤四娘所有损失。”

    魏寅生不敢再说啥,签字画押,被衙役拖了下去。

    布泰珲对尤四娘道:“尤四娘,本县这么判罚,你可有异议?

    尤四娘瞠目结舌,本是来告布丁的,当日有人亲眼看到布丁纵火后逃走。岂料,又牵扯出个幕后主使魏寅生来,魏寅生此人小气刻薄,不仅不来给她捧场还暗地里偷会自己的小姐,打他一顿她也自感出气不少。再说了,魏寅生眼看相好的姑娘被自己打了,想法替她出气也是很正常的。但看看布丁,要说这小滑头全然是无辜的,却又心有不甘,难道街坊的传言是假的?

    不管怎样,尤四娘来此无非是讨个赔偿,若是真要小布丁赔,把他爷俩卖了也赔不起,有魏寅生这个大老板在,岂不是一把火烧来的横财?想要多少赔偿,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尤四娘想到此,美滋滋地道:“多请大老爷为奴家做主。”

    最后剩下布丁,布泰珲走下公堂,将金坠子塞到布丁手里,和蔼地道:“你可把它拿好了,切不可再被坏人看见,要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好了,快快回家去吧。”

    布丁磕了个头:“谢谢青天老祖宗。”

    撒腿跑了。

    布泰珲看着布丁跑远,捋须而乐,戚佑才缓缓走到布泰珲身旁,从始至终他都一声没吭,现在他才对布泰珲道:“大人,晚生有了对付小霸王的主意了。”

    布泰珲面露惊喜,道:“哦,愿闻其详。”

    戚佑才指着小布丁的身影道:“非此子不可。”

    布泰珲诧异道:“这么个乖孩子,如何能对付小霸王?”

    戚佑才嘿嘿一笑:“大人只须拭目以待。”话毕,面露诡异神色。

http://www.iewatch.com/7_7756/35471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