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坏东西 > 第二节 簪子引发的血案1
布丁打了个大胜仗,既给大牙出了气,又给阿娇免费搞到了簪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连蹦带窜往家跑。到了屋门口,布丁先是探头朝屋里扫了眼,没人!进了院子也没人!正奇怪呢。只听院外有人喊:“布丁他爹回来了啊?”

    然后就是——“咳……呵呵……”算是回答了。布丁知道是他爹回来了。看来老爹担心他出事儿,这是去衙门了。布丁想着,心里暖烘烘的。可门一响,布丁立即有点生气了。只见布毛左手拎着一陀猪头肉,右手拎着一壶酒进来了。老布不喝酒,今儿竟破天荒地沽了一壶酒,布丁不觉有些傻眼,心想,儿子差点被关起来了,老爹竟还喝酒?

    忍不住没好气地问道:“爹呀,买酒作甚?”

    布毛白了他一眼,回答:“能作甚?”

    “你啥时候开始喝酒了?”

    “今儿啊。”

    “有酒还有肉?”

    “庆祝呗。”

    布丁趁布毛不注意,一把夺过酒壶就跑,“你到底是不是俺亲爹啊?娘啊,你在哪啊?”

    老布毛在后怒道:“放下。”

    “俺——就——不——”

    老布毛从腰后抽出一尺多长的烟袋锅子,牙缝蹦出俩字:“讨打。”

    然后,挥舞着烟袋锅追的布丁到处猴窜。布丁被追急了,一脚踩空摔了出去,酒壶碎了,酒撒了一地,院子里顿时弥漫着股子药味。爷俩都累得呼哧呼哧,不跑了。布丁奇问:“咋一股子药味?”

    许烨才正好进来,说:“药酒自然就该有股子药味。”许烨才跟布丁同龄,既是县学堂的同窗也是布丁的死党之一,死党们都叫他“野菜”。野菜爹是县里的仵作,家里有制作药酒的祖传秘方,仵作大部分时间没事做,就在家制作药酒,他娘沿街摆摊。不过,老许极看重学问,一家人使出全力供许烨才兄弟俩读书,希望他将来能有个好前程。所以,至今野菜仍在读书,出来玩的时间不多。

    野菜道:“老远就听你家院子杀猪,原来是你这厮把你爹刚买的药酒打碎了。”

    布丁奇道:“爹呀,你怎买药酒喝?”

    野菜道:“真是呆头,大叔他知道你进了衙门少不得要挨那水火棍,特意去我家沽的药酒。我这才知道你最近闹得这么凶,连尤老虎你都敢惹,啧啧,不愧是我的老大。”

    布丁心又暖和了,望着他爹,有些愧疚地说:“爹呀,那你干嘛还说庆祝呀?”

    野菜道:“庆祝你没挨打呗,大叔怎会有你这笨儿子。”说罢,讨好地看着布丁爹。

    布丁道:“你们像父子俩,我去你家认爹去。”说罢,转身出门。野菜在身后大呼小叫,布丁停也不停。布毛燃上烟袋,对野菜说:“他买酒。”

    布丁头一回对他爹感到吃惊,心想:我的一举一动老爹都知道,老爹想啥我咋就不知道呢?这么想着心里十分不平衡。所谓知子莫若父,从这一点看,布毛不是他爹谁是他爹?

    不一时,布丁沽回一斤白干,爷仨儿就坐在院子里,一人一小口咂着,听布丁讲大闹衙门的故事。布丁凭着他那两排伶俐齿,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少不得吹的是滔滔不绝,口沫横飞。

    ×××××××××××××××××××××××××××××××××××××

    一夜无话,第二日上午,寻翠坊来了个下人带话给布丁:唐钕歧被尤老虎看得太紧,半步也出不了寻翠坊,要布丁亲自去一趟,一物换一物。

    布丁一琢磨,有点象鸿门宴的感觉。有心不去吧,又怕让阿娇失望。为了阿娇,布丁打定主意,就算是龙潭虎穴,本少爷也要去闯他一闯。

    布丁不想被尤四娘认出来,站在镜前刻意打扮一番,把只有过年时才穿的一件丝绸长衫套在身上,头发用梳子沾着菜油梳得锃亮。别说,布丁底子好,这稍一打扮就多了几分富贵公子哥的气象。然后,布丁又把自己的百宝袋牢牢地拴在腰侧。什么是百宝袋呢?穷人家的孩子能有什么宝贝,自然不是金银珠宝,里面的小物件,都是布丁长年累月积累的实用玩物,比如说:有一小袋白灰、一把小剪子、几根大号缝衣针、一个线团、一捆鱼线……没有值钱的东西,却有许多妙用,现在就不一一列举,看官日后自知。一切准备就绪,出发!

    说话工夫,布丁来到了寻翠坊门前。

    下午这个时候,正是寻翠坊一天生意最为清淡之时,尤四娘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懒洋洋地打着呵欠,百无聊赖地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要是其他时间,她早叫小姐们到街上去揽客了,但此刻,小姐们也大都在午睡,去揽也是白忙活。还不如养足精神,晚间把银子赚足即可。

    这时,她瞳仁里突然冒出两团火花,一瞬不瞬地盯着向她微笑走来的这个浑身还透着稚气的公子哥。

    不消说,这个公子哥定是来赴唐钕歧约会的布丁了。唐钕歧跟布丁约定好这个时间,为了不引起尤老虎的注意,特意叫布丁乔装来寻翠坊找唐钕歧。

    可布丁乔装水平不专业,尤四娘只看一眼就穿帮了,只好微笑着过来打个招呼:“四婶婶好啊?”

    尤四娘冷哼道:“哟,这不是布少爷吗?这里谁是你的四婶婶啊?老娘我可消受不起。”

    布丁道:“咱们不是在公堂上认得亲戚吗?四婶婶贵人多忘事。”

    “哦,老娘只记得在公堂上,差点叫你气死,——你这小猴子想必又是受了谁的委托来放火的吧?”

    布丁道:“哪里哪里,小子前几日被逼无奈,才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四婶婶莫要见怪才是。这不,为了表示诚意,今儿特意给四婶婶捧场来了。”

    尤四娘将信将疑地说:“都说你这坏东西一肚子坏水,我怎能相信于你?”

    布丁掏出七八钱碎银,在手里颠了颠,道:“小子三年前就期待着能来寻翠坊耍上一耍,现今终于长大成人,难道四婶婶要跟银钱过不去?”

    这话把尤四娘逗乐了,道:“三年前你才多大呀,看不出你这小东西,天生一副淫骨。哼,罢了,反正在我的地盘,老娘也不怕你耍什么花样,来玩好说,若是再有什么歪主意,小心打断你的腿!去吧。”

    “那小子进去了,四婶婶您歇着。”布丁笑嘻嘻地迈进一楼大厅。

    尤四娘望着布丁的背影,不由暗道:这坏东西就是小点,再过上几年,还真出落个一表人材。琢磨了会儿还是不放心,喊过手下人,暗中盯着布丁。

http://www.iewatch.com/7_7756/35471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