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坏东西 > 第二节 簪子引发的血案2
寻翠坊是个三层土木建筑,院内妓女按照档次分为春、夏、秋、冬四个阁层。迎春阁人少只占了二楼一半的空间,住着寻翠坊最红的四名头牌,唐钕歧算是其一。

    唐钕歧早等得心焦,门半掩,时不时透过门缝向下张望。布丁一进大厅,就已落入她的视线,老远便细声呼唤。布丁进了屋子,唐钕歧迫不及待地掩上房门,靠着门板眼睛定定地瞅着布丁,瞳孔里好几种神情交替闪烁。最后,化成一团直欲将人融化的岩浆,猛地朝布丁扑去。布丁身着长衫,行动不便,躲了没几下子,便被一把搂个正着。接着两瓣红唇就压过来,布丁只能尽力向后仰着身子,眼看躲无可多。突地,唐钕歧大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笑中含着求饶的意思。原来,她被布丁捏住了腋窝。布丁见她怕痒,心里舒了口气,把她反按在座椅上,以一个征服者的姿态居高临下,对她再无丝毫顾忌。唐钕歧腋窝一脱布丁的控制,立即又想扑来。布丁道:“再来,包你笑上一个时辰。”

    唐钕歧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幽叹一声:“你这小心肝,让姐姐亲一口都不行啊?”

    布丁开门见山地问:“簪子呢?”

    唐钕歧答非所问:“你这小坏蛋,真是狡猾,原来用的是一石四鸟之计,姐姐我还以为你是在帮我,却没想到,我都被你利用了呢?”

    布丁闻言,吓了一跳,自诩为天衣无缝的计谋,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唐钕歧见布丁的神色,知道自己说得没错,就道:“不过你也别怕,咱们终究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姐姐不说,尤老虎是不会知道的。”

    布丁奇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唐钕歧幽幽地道:“姐姐也是书香门第出身,若不是家门不幸,也不会沦落风尘,你这点小心眼我还能看不出吗?“

    “厄呸,恁书香世家的人就一定聪明了?哼,我看你头大无脑,被人利用了尚且不知呢?”

    “什么……”没等说完,唐钕歧突觉出门外异常,立即向布丁飞扑过来。布丁原以为制服了她,未料她还敢“捋虎须”,冷不防便被她一下子压在身下。正待把手伸进唐钕歧的腋窝,门陡地被撞开,尤四娘和几个彪形大汉出现在门口。

    尤四娘看着一上一下叠在一起的二人,眉头都快拧成一个大疙瘩,道:“嘿,你小子人不大,还真挺淫浪的。——你二人有床不上,尽在地上折腾个什么劲儿?”

    布丁故作不耐烦的样子道:“天当被子地当铺,本少爷就喜欢这样,又不少你银子,你管得着吗?快出去,休得碍了少爷的好事。”

    尤四娘本是防他来此有诈,突袭之下,竟是这番光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见此情形尤四娘随即转忧为喜,对于她这种买卖人来说,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从此多了个送钱的主儿也或有可能。

    一颗疑心尽去,换了一副笑脸,道:“那好吧,我就不打饶你了,钕歧你可要伺候周到。”

    尤四娘刚关门出屋,屋内便传来唐钕歧的咯咯浪笑,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尤四娘不由对着屋子呸了声:“这骚蹄子,可逮着个小童子了,看她乐得一副yingdang样。”

    殊不知,尤四娘一出屋,布丁便先下手为强,一把反拧了唐钕歧的胳膊,一手掐在她腋下,反骑在她身上,直咯吱的唐钕歧连连求饶。

    “簪子呢,再不交出,就叫你笑脱下巴。”

    唐钕歧道:“别,别,我……我受不了了,簪……子不在我这。”

    “什么?你……还要不要坠子了?”手上用力咯吱。

    唐钕歧笑得脱了力,求道:“好布丁啊,你就饶了姐姐吧,那簪子真的不在,一个破簪子才值几个钱?我不骗你的。”

    “不在你这会在哪里?”

    “昨夜,南门的王公子王鸿波曾来找过我,簪子被他抢去了。”

    “王鸿波?小霸王?”布丁心里一凉,大名鼎鼎的小霸王城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是呀,就是他。”

    布丁面色很是难看,一把松开唐钕歧,坐到椅子上下神。唐钕歧半坐在地上,懒慵慵地望着布丁,这一顿闹,发髻凌乱,面颊桃红,身上一点劲也没有了。外人一看,还以为刚做过那事一样。

    唐钕歧道:“要不这样,姐姐这里的簪子都取出来,你相中哪支尽管拿去。”

    布丁没应声,把坠子搁在桌子上,起身走向房门。

    唐钕歧柔声道:“这便走了么,一支簪子算什么,你可千万别去招惹哪个小霸王,衙门都惹不起他。”

    布丁回头道:“谁说我要去招惹他了,本少爷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得很。”

    唐钕歧手扶着栏杆,望着布丁渐渐消失的背影,一股子落寞涌上心头。其实,唐钕歧只比布丁大四岁,本应是名门淑媛,奈何命运捉弄,沦落风尘。多年来逢场作戏,虚与委蛇,唯有刚刚像回到儿时般自在快活地戏耍了一回,布丁一去,这种真实便立即从眼前消失。这时,隔壁的房门吱嘎一声打开。师爷戚佑才走到唐钕歧身侧,在她手里塞了一两银子。温言道:“你做得很好。”

    唐钕歧脸上又恢复成风尘模样,嗲声道:“师爷,恐怕你的计划要落空了呢?小东西猴精,区区一个破簪子,哪值得他去冒险?”

    戚佑才自信一笑:“戚某这一生,别无长处,唯独善于观相之术,什么人我只需瞧上一眼,便能看出他有几分气象。我绝不会看错人,现在需要担心的是布丁是不是那小霸王的对手。”

    师爷戚佑才为何会在此?原来,昨日布老爷断案,完全凭着主观臆断,半偏半向着布丁,案子断的可以说是武断至极。而戚佑才从始至终观察着众人面相变化,真伪虚假在他眼里昭然若揭。布丁一副油肠滑骨,没逃脱戚佑才的双眼;唐钕歧一进大堂,从畏怯闪烁的目光中,又被他看出此女的心虚;而魏寅生的屈打成招,他也历历在目。待布老爷断完,戚佑才也想好了以毒攻毒之计。就是想方设法让鬼机灵的布丁去对付骄横狂妄的小霸王。二人年纪相仿,各有优劣长短,倒是个很好的对手。

    戚佑才心中计议一定,先是私访到唐钕歧这里,几句话,就问的唐钕歧无言以对,跪地求饶,答应听他指派。然后,戚佑才又去狱中探望魏寅生,得知了大牙挨揍和家传铜碗之事。簪子和铜碗这两件事使他简单了解到布丁是个怎样的人。毫无疑问,布丁是个很讲义气的人。抓住布丁这一特点,戚佑才自信能完全驾驭布丁,使其按照自己设定的路线去走。由此可知,一个并不值钱的簪子突然莫名其妙地飞到小霸王那里,自然是师爷戚佑才计划的第一步。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目前小城里最风云的两个人物碰面。

    然而,事与愿违,他们却一直没有碰面。戚佑才不禁有些焦虑,差亲信家人戚升前去打听,方知布丁最近常去江边钓鱼,几乎是每日一早出门,直到黄昏十分才回家。

    戚佑才得到这个消息,自信心大受打击,蹙眉不语。家人戚升是戚佑才的堂弟,本在家务农,却十分有上进心,农闲无事时,自修了四书五经。后来,戚佑才被布泰珲聘为师爷,每个师爷按例都会配给一个跑腿的差卒。戚佑才便跟知县求情,将这个堂弟带来做了他的随身仆从。戚佑才之所以看中戚升,不光他知书识字,还因他行事上很是精明,人也老成。此刻,戚升看表兄愁眉不展有心助其一臂之力,便道:“兄长啊,到底为何事忧心?怎的如此关心一个半大孩子?”

    戚佑才道:“告诉你也无妨,但须你知我知,不可向外透漏半句。”于是便将自己的计划告之。

    戚升闻言哈哈一乐,道:“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表兄,想让二虎相遇有何难哉?”

    戚佑才闻言大喜:“看来,我这堂弟有胜过愚兄的智谋啊,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戚升附耳道:“兄长只须这般这般……”

    戚佑才面露喜色,点头喃喃道:“布丁啊,你莫怪我心太狠,只因你太聪明啊。”

http://www.iewatch.com/7_7756/35471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