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坏东西 > 第二节 簪子引发的血案4
布丁先没理前面这俩人,回头看了眼,身后站着名书童打扮的下人。心里明白了,这是为了取悦主子欢心,藏在门后跟他搞恶作剧。连书童都这么嚣张,布丁不由火起,心说,搞恶作剧爷爷是祖宗。正要发作,却听布毛说:“布丁啊,快来帮把手,这两位公子等着穿衣服走人呢。”说着,朝布丁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布丁明白,自己以前无论怎么捣蛋,老爹都没干涉过。这次,老爹的眼神分明是在告诫他——这二位惹不得。

    说起这二位是谁呢?其实前文已陆续交代了,临淄小城内势力最为雄厚的三大家,分居东南西三门。他们分别是:东门的孙家,孙家结交黑白两道,也是寻翠坊的幕后老板之一;南门的王家就不必说了,仗着亲兄是江西巡抚,连本地知府见了王家都要礼让三分;而西门的袁家势力也不同反响,其袁姓是县城第一大姓,家族庞大,盘根错节,族丁兴旺,充斥于临淄的各行各业。远的不说,县丞袁栝就是袁家人,一旦有事,家族人相当团结。县老爷但凡遇有大事都要与之相商。而此刻坐在左边的华服少年,正是东门孙家的小公子孙梓寿。而坐在右边的是袁家的少爷袁兹祚。

    这俩阔少同时出现在布丁家可以说是相当的惊人。尽管他们是同龄人,但布丁并不认识他们,因为北门是城里的平民聚居地和外乡来的手工业者。富贵人家多聚居在南门和东门一带,虽说小城不大,但这两片孩童的生活环境差异很大,碰不到面也很正常。

    布丁稍一冷静下来,对背后使坏的书童突然有了印象。书童马彪文原是西门一带的外来户,很小的时候,他们曾在一起玩过。后来,马彪文人长得机灵,被袁家收做书童。从此,自觉眼界高了,看不起儿时玩伴。见了昔日玩伴一概不理睬,走路看天,深为同伴厌憎。布丁也和他早断了往来,不想他今日竟为了主子,戏耍儿时的玩伴。布丁心中对他的愤怒远比对他的主子要大,同时,布丁也猜测到这俩公子哥中必有一位是袁家的少爷。

    布丁稍一权衡,也知道惹不起。强压下怒火,嘴里应着,捡起铜子,挤出一副笑嘴脸对二位公子哥道:“多谢二位少爷赏赐,布丁谢过了。”

    孙梓寿笑道:“哈哈,原来你就是布丁啊,爷爷还以为你长了三头六臂呢?”

    袁兹祚道:“嗨,是不是搞错了,就他这熊样,还敢号称‘北门小霸王’。”

    那书童马彪文道:“少爷,这个姓布的小子,怎能跟你们相提并论呢,他连咱们府上的狗都不如。”

    “哈哈哈,文子你说得好,回去少爷我有赏。”

    “啊,谢少爷。”

    布丁正要起身,孙梓寿喝道:“谁叫你起来了,跪哪,给爷爷擦擦灰。”

    说罢,一只脚伸到布丁脸前。布丁拿袖子掸了掸,孙梓寿才满意地收回去。

    布毛道:“布丁啊,快来搭把手。”布丁借机过去帮忙。

    这爷俩心里就一个想法,赶快把这俩瘟神送走。在布丁帮助下,布毛很快就把衣服做好,布毛回身卑微地道:“中咧。”

    孙梓寿将手里的一个铜子砸在老布毛额头上,道:“还愣着干嘛,给爷穿上啊。”布丁顿时大怒,忍不住吼了声:“厄呸的你。”就想扑上去。

    孙梓寿却似乎早有准备,嘴角撇着一丝冷笑,摆开打架的架势,满眼挑衅的意思。

    布毛一声喝道:“去里屋拿根针来。”

    布丁看到布毛眼里的厉色,不敢违拗,低头绕进里屋。走过马彪文身边,布丁防着他使坏,却不料袁兹祚踢来一脚。布丁实实在在地受了一脚,三人哈哈大乐。布丁揉揉屁股,狠狠地盯了袁兹祚一眼,进了里屋,手里攥着针,恨不得立即冲出去刺死他们。

    这时,门口一声喊:“二位公子好了没有,王公子等着二位少爷开饭呢。”袁兹祚道:“这就好了,不玩了,爷爷也饿了。”

    老布毛终于伺候二位纨绔子弟离去,浑身出了一身透汗。走到里屋门口,隔着门帘道:“孩啊,别憋屈了。”说着,开始塞烟叶子,“你没看出来啊,今儿,他们就是来找事的,做衣服啥时候用他们亲自来啊?”

    “孩啊,出来吧,唉,爹知道你受委屈了,可咱惹不起啊。”今天,老布毛也觉着受了窝囊气,话格外多。

    可说了这么多,屋里毫无动静。掀起门帘一看,屋内空空如也,布丁早已不知去向了。布毛有些傻眼,喃喃自语:“这是要闹大事呀。”

    原来,布丁终于忍无可忍,平常以他的心计,对头再怎么侮辱他都能忍受,但他最不能忍受别人凌辱布毛。对布丁而言,布毛既是爹也是娘,无数个寒暑把他拉扯大的。尽管曾有过布毛不是他亲爹的想法,但他爷俩已渗透到骨子里的感情是任何东西都无法能替代的。

    孙梓寿和袁梓祚二人欺凌布毛,布丁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他们的。于是,布丁把心一横,从百宝袋中取出弹弓,提前从窗户溜出去,爬上路口的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榕树上等着他们。

    不一会儿,依稀听见三人有说有笑牵马走过来。孙家公子道:“什么北门小霸王,我看分明是北门哈巴狗。”

    “哈哈哈。”

    马彪文的声音传来:“少爷,奴才一早就说了,别拿布丁那厮当棵葱,他就是坏水多点,您朝他吹口气就能吹死他。”

    “哈哈——哎哟佛!”

    孙梓寿突然惊呼一声,捂着耳朵跳开。接着袁咨祚也痛呼一声,脑门中了一粒石子,疼得吱哇乱叫:“谁呀,谁敢偷袭爷爷。”

    马彪文刚一指树,嘴里飞进一枚石子,正敲在门牙上,门牙被敲掉了一个小角。这小子机灵,立即火速跳开,指着榕树叫:“是那坏小子,小心,他在树上。”

    只见布丁在枝桠间手挽弹弓,例不虚发。布丁玩弹弓那叫专业,把三人射得猴窜出二十多米才停住。纷纷捡起石子,土坷垃向布丁丢去。距离太远,布丁打不着他们,他们也打不着布丁。布丁哈哈乐:“你们这帮狗东西,欺负爷爷也就罢了,还敢欺负你家老祖宗,找打。”

    孙梓寿骂道:“小子你有种就下来,别使弹弓,咱们练练。”

    布丁做鬼脸,“你们仨打我一个,赔本买卖划不来。”

    袁公子撸袖子道:“三打一?你小看你爷爷们了,对付你这小猴,我们哥俩任你选一个,单练!”

    布丁点头道:“好,但得事先说好,输了的磕头叫爷爷,而且日后不许喊人到家里纠缠报复。”

    孙梓寿道:“废话,爷爷要是喊人,只一声来个几百人没问题,还用跟你单练了吗?”

    此话正中布丁下怀,布丁收起弹弓,从树上一跃而下。那孙公子朝袁公子道:“你等着,瞧我的。”说着,朝布丁扑去。到了近前,兜头就是一拳,直奔布丁面门。布丁滴溜溜一闪,脚下一扫,那孙公子就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地上。刚待翻身,后背一沉,布丁已然骑在他身上,布丁就是这么敏捷,这是他打架常胜的关键。布丁一百斤沉压的孙梓寿想翻身翻不了,跟个离水的大鱼一般,在布丁kuaxia一个劲儿瞎扑腾。布丁照准他后脑就是一巴掌,“还凶不?叫爷爷。”

    孙梓寿哪里吃过这亏,鬼哭狼嚎一般叫骂:“赶紧放开你爷爷,要不老子饶不——哎哟佛!”话没完又中了一巴掌。

    布丁道:“我叫你凶,咱俩谁熊?”

    这时,布丁后背一疼,吃了一脚,从孙梓寿背上摔出去,回头一看,是袁兹祚。骂道:“不说是单练吗?”

    袁兹祚道:“单练结束了。”朝布丁又一脚踏去,布丁躺在地上急忙一个侧滚,躲开一脚。袁兹祚居高临下占尽优势,不给布丁爬起来的机会,一脚连环一脚朝布丁猛踢。布丁在地上滚自然不如他的动作快,眼看一脚踢在布丁心口窝,袁兹祚大喜,用尽了全力。不料,布丁一窝腰硬生生挨了这一脚,双手急伸抱住了袁公子的大腿。袁公子就成了单腿拄地,站起不稳,急忙伸手去扇。布丁猛地一扭身子,袁兹祚立即摔倒在地。二人双手互掐,扭在了一起。这边孙梓寿刚刚爬起来,眼见那边战况激烈,而马彪文还愣在一旁发呆,骂道:“你这狗奴才还不上去帮忙。”

    马彪文奴性惯了,刚刚被被布丁的大胆举动深深震慑住了,他做梦也不敢想,布丁这样的平民百姓敢和这些富贵公子哥动手,而且还真打。

    被一句话喝醒,他才猛地醒悟,要是自己的少爷挨打了,回去他也没法交代。马彪文人机灵就在这了,他没急于加入战团,而是想怎样去解开打得难解难分的二人。一瞥眼,就看见了树底下的一块碎砖头,马彪文恶向胆边生,过去捡起砖头来到二人近前。地上那俩人不停地滚来滚去,都沾了一身土,不仔细看,还真不好分辨。眼见一人翻上身来,正要一砖头下去,却发现不对是少主子。接着俩人又一个调个,马彪文嘿嘿一乐,举起砖头,却见布丁也朝他一乐,一扬手,马彪文哎呀一声,眼睛被一把沙土迷住。袁兹祚毕竟养尊处优惯了,哪里使过这么多力气,此刻也正到了强弩之末,而布丁力气仍绵绵不绝。眼见马彪文过来使坏,便故意被袁兹祚占了上游,在身子底下抓了一把沙土,待翻过身去,先是迷了马彪文的眼睛。然后,一用力,“啪啪”两记清脆的耳光扇在袁兹祚的脸上,袁兹祚顿时斗意全无,哇哇大哭失声。这边,孙梓寿见他俩人都没拿下布丁,心生怯意,紧急忙慌地跳上马背逃也似的跑了。

    他这一走,布丁大喜,kuaxia的袁兹祚已然斗意全无,成了待宰羔羊。布丁生怕马彪文眼力恢复后,对自己不妙,再加上内心对他充满了愤恨。站起身,朝正在揉眼的马彪文,一顿拳打脚踢。顷刻间,马彪文仰八叉躺在地上,鼻青脸肿,满口求饶。

    布丁至此大获全胜,刚喘了口气,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迅速朝自己的方向奔来。布丁心知是孙梓寿回来了,来不及回头看,急忙一个前扑,堪堪避过。回头一瞧,只见马上的是一名功夫短襟装扮的英俊少年,从少年面上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气势可以看出他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那少年回头瞪视着布丁,喝道:“狗崽子,没踩死你算你命大。”

    布丁毫不示弱:“狗崽子指谁?”

    少年手点布丁,“指你。”

    布丁点了下头:“原来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狗崽子,失敬失敬。”

    那少年大怒,“伶牙俐齿,看爷爷打得你满地找牙。”

    布丁道:“你们有多少人,都喊来,老子不怕车轮战。”

    “就凭你也配车轮战。”说着,少年甩蹬下马,几步走到布丁身前,兜头就是一拳。布丁一喜,心说:这几个公子哥都是一个师父教的。遂故技重施,轻轻一闪,左脚横扫,想把少年绊出去。不料,一腿扫上,布丁脚腕疼痛欲裂,那少年却纹丝没动。布丁暗吃一惊,急忙想换招,却已晚了。他空门全暴露在少年面前,那少年反其道而为之,脚下只轻轻一扫。布丁就结结实实地摔了个仰八叉,横在少年的腿前。刚待翻身,那少年一脚踏在他胸前,任是布丁如何挣扎也起不来半分。布丁情急之下,抓起一把沙土,还没等撒出。耳根便重重吃了少年一脚,立时耳鸣如雷,眼冒金星。少年道:“就你这两下子也敢跟爷爷抢名号。”

    这时,袁兹祚已然恢复过来,冲到近前,对着布丁一顿拳打脚踢。布丁彻底是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了,袁兹祚打累了方住手。那少年道:“小仨,就这么点小事叫你们办都办不好,枉我摆了庆功酒,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原来被这么个废物耽搁了。”

    袁兹祚喘着粗气道:“这厮贼滑得很,我和梓寿都吃了亏。”

    马彪文也道:“王公子,布丁这厮出了名的滑头,此番须叫他心服才行。”

    原来,这个短襟打扮的公子就是让县令布泰诨愁得睡不着觉的小霸王。小霸王低头看了眼灰头土脸的布丁,踢了一脚,“喂,起来给爷爷磕个头,就饶了你。”

    不想,布丁只是晃了晃,浑没反应。

    小霸王又踢了一脚,道:“这厮是不是晕过去了,去拿点水来。”

    袁兹祚道:“咱们知道这厮的地方了,还怕他跑了不成,改日再来修理他。先去吃点酒食,瞧我这样子,若被家父看到那还了得。”

    小霸王又踢了布丁一脚,这一脚擦中布丁鼻梁,鼻血都溅到了小霸王的靴子上,布丁仍是毫无反应。小霸王不由吓了一跳,退开几步。马彪文惊道:“莫不是已经死了?少爷们快走吧!”

    小霸王点头道:“快走,惹上官司,又得被我家老东西啰唣。”

    三人翻身上马,匆匆离去。

    待三人去远,这时从榕树后住家的院子里探出个头来。那人张望了几眼收回头去,院门随即吱嘎一开,一先一后走出来一对夫妻。到了布丁近前,男的叹气摇头道:“布丁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谁不好惹,竟去惹那小霸王。看样子八成已经见了阎王,唉……我去给老布送个信儿吧。”

    妇人一拉男人道:“别管,死了活该,你忘了去年叫他一顿好骂。想起来我还窝火呢,这就叫报应,恶人自有恶人磨。”

    话音甫落,就听地下有个阴森森的声音道:“阎王爷刚刚带我去拔舌地狱转了一圈,还发现有李婶婶你的位子咧。”夫妻俩人吃了一惊,只见小布丁坐在地上,俩手搁在脸前,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加上满脸血土混合,端的鬼气逼人。

    那对夫妻俩吓得急忙退回院子。

    布丁站起,活动了下四肢,拍拍身上的尘土,一瘸一拐地往家走。老布毛早在院门口焦急的等着他,“你这是作死呀。”拿着烟袋锅想打,见布丁头一回没躲,身子摇摇欲坠,知道他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布毛举着的烟袋锅子终究没舍得打下,叹了口气,把布丁抱到床上。

    经受了这么大的挫折,布丁强忍着没倒下,但这一觉睡下,只觉百骸俱裂,再也起不来了。直睡到第二天,大牙一早就来喊布丁去王铁匠那里。眼见布丁半死不活地躺在那里,憨厚的大牙失声痛哭,瓮声瓮气地问:“布丁啊,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啊,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布毛吐出一口烟,“咳咳,还没挨够揍吗?”

    大牙就晃着布毛的胳膊问:“大叔,你说,是谁呀?”

    布毛叹道:“咳咳,唉,惹不起。”

    大牙道:“到底是谁呀,连布丁都敢打。”

    说这话,布丁高兴了,眨巴着小眼睛还嘿嘿乐:“连少爷我都敢打,作死呀。”

    闻讯而来的野菜和阿娇也来看布丁。阿娇握着布丁手直落泪。布丁道:“阿娇啊,没帮你弄到那个簪子了,你会不会怨我。”

    阿娇哭道:“布丁哥哥,我不要簪子,我只要你快点好起来。”

    布丁道:“阿娇啊,其实不是搞不到,是我放弃了啊。”

    阿娇道:“没事的哦,布丁哥哥对我就是好。

    布丁道:“哥哥这次答应你,簪子很快就会搞到,而且一定会搞到。”布丁暗暗下定决心。

    野菜取来药酒,边给布丁擦拭,边道:“真是目无王法,咱们去告他们。

    布丁道:“被小霸王打伤的人多了去了,你听过谁告赢了的?”

    野菜激愤地说:“朗朗乾坤,天日昭昭,容此恶人胡作非为,岂有此理?”

    布丁望着屋梁,喃喃地道:“我布丁岂是那么好欺负的?只不过,近来冥冥中总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使我心神不宁。我本不想生事,可小霸王既然找上我,那我岂有退缩的道理?哼!”

    布丁从床下掏出个陶罐,交给大牙,“这里面应该有二百多文,你自己去找王铁匠订副扁担吧,今天去订上,明天我陪你去取。”

    大牙含泪接过,去了。

    野菜家的药酒相当灵验,到了第二日黎明,布丁已然能下床行走。

    一大早,鼻青脸肿的布丁和大牙来到王铁匠那里。路上布丁就说:“王铁匠家是有军籍的,年轻时参过军,都说他会功夫,但他本人从不承认,也没见他使过,可本地人没人敢招惹他,他应该是深藏不露,得想个法子叫他教你个一招半式。”

    大牙道:“实在不行我就跪下求他教咱们,学会了,我就和你去揍回小霸王。”

    布丁道:“男儿膝下有黄金,给他下跪?哼!我让他求着教咱们。”

    不一时,到了王铁匠家,王铁匠是个直人,布丁名声不好,他因此不喜欢他。见了布丁爱搭不理,只对大牙说话:“大牙啊,我跟你说的事儿你考虑的怎样了?”

    大牙挠头道:“呵呵,俺还没想好。”

    布丁奇道:“啥事?”

    大牙道:“王大叔看俺力气大,想让俺跟他做铁匠活,每月二钱工钱。”

    布丁道:“当然不能干,你看那大铁锤多大个,你来打铁,他省事了,一个月才二钱工钱,还不如跟我去钓鱼呢,运气好一天就挣出来了。”

    王铁匠气地哼了一声,“当学徒自然得先学抡大锤,钓鱼?小心叫河神吃了你。”

    布丁道:“少爷就是担心遇不见河神。”

    王铁匠笨嘴笨舌不是布丁对手,气得不说话,把锤子敲得震天响。

    扁担昨天就已成形,今天稍加修饰便好。大牙在手里呼呼抡了几圈,有模有样。布丁故意扯着嗓门高声叫好道:“好,好,厉害。”

    王铁匠看得直咧嘴,面露不屑神色。

    布丁眼角余光全收在眼里,继续鼓噪道:“我教你的这两招,好好练练,若再有人找事,你就这么一抡,来多少撂倒多少。”

    王铁匠忍不住说道:“照这么个抡法,恐怕不用人家上来,抡不了几下,自己就先倒了。”

    布丁故意趾高气扬的样子道:“胡说,也不看谁是他师父,我教出来的徒弟是那么没用的吗?”

    王铁匠啐道:“得了,别吹了,瞧瞧你自己那小样,还你教的徒弟,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我看你得把这么好的材料给教废了。”

    布丁道:“你懂什么?本少爷是被十几个人围攻才这样的,你要是遇上那么多人,一准儿比我还惨。”

    王铁匠气道:“不服咱就试试,大牙你朝我来。”

    大牙不敢,王铁匠堵上气了,往院子中间一站,非要大牙朝他身上招呼。

    大牙拗不过,只得鼓足力气,大喝一声,朝王铁匠兜头砸去。也不见王铁匠怎么用力,左一歪,右一闪,轻轻松松全部躲开。大牙抡不了一会儿,用力太巨,累得气喘吁吁。

    王铁匠道:“一根铁扁担至少六、七十斤沉,你这么去打人,能被你打着那才叫呆鸟。”

    大牙道:“那怎么办,大叔?”

    王铁匠接过扁担,不想那么沉的扁担,落在他手里竟也举重若轻,跟玩似的。王铁匠在手里舞了几个旋转,连使了七八个招式,劲气激荡,端的不凡。

    布丁刚刚是故意激王铁匠教大牙功夫,眼见得计,心里乐开了花。王铁匠一个粗人,哪能理会布丁这鬼头的想法。还生怕被布丁瞧不起,上来就施展出看家的本事,配合着铁扁担“霸王举鼎”、“峰回路转”、“横扫千军”连续教了大牙十几个招式。大牙笨,记来记去,只记着一式最简单的横扫千军。又教了会儿,还是只记着这一招。

    这下可把王铁匠愁得不轻。忍不住嘀咕:“这孩子,瞎了这一身好力气。”

    布丁道:“不是大牙笨,所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会,师之惰。’是老师不肯用心教。”他故意把“教不严”改成“教不会”,是欺负王铁匠没读过几本书。

    王铁匠果然不懂三字经,怒道:“胡说,我用心了,他就是太笨学不会。”

    布丁道:“那好吧,我问你,有的人我一记扫堂腿就扫倒了,为什么有的人又扫不倒呢?”

    布丁是想起小霸王了,若不是那一招“失足”,以他的机灵敏捷也不会反被摔倒挨了一顿好揍。对此,他耿耿于怀。

    王铁匠上下打量布丁,轻蔑地说:“嘿,能被你这小体格扫倒的才怪。”说着,扎了个马步,道:“你来扫我。”

    布丁扫了几下,果然纹丝不动,还硌的腿疼。王铁匠洋洋得意地说:“这叫千斤坠,是下盘功夫,乃是习武之人最入门的课程,连这都不知道还教徒弟。”

    布丁恍然大悟,原来小霸王正在习武,怨不得穿成那样,不过既然是入门功夫则大可不必怕他。

    问道:“怎样才能破解这下盘功夫呢?”

    王铁匠眉毛一挑道:“这个简单,不过……我不告诉你,嗨嗨。”

    布丁看他那得意样,撇嘴道:“切,少爷还不稀罕问了。”

    时下,全国各地习武之风极浓,王铁匠打造了许多兵器明码标价挂在墙上。布丁寻思着既然和小霸王开战了就得为自己准备一副趁手的兵器。看了一圈,刀、枪、剑、戟、斧、钺、枪、叉都不适合自己,唯独相中了孤零零地挂在墙角的一副铁护腕,这护腕是大人带的,跟布丁的脚脖子差不多粗细。布丁点点头:“这副铁护腕少爷要了,另外,你再给我打一副现在我能戴的护腕。”

    王铁匠奇道:“要两副护腕干嘛,提前为长大了做准备?”

    布丁道:“我也不告诉你。”

    王铁匠不那么讨厌布丁了,觉着他挺有意思,哈哈大乐,“你这小猴,准保有什么坏主意。”

http://www.iewatch.com/7_7756/35471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