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坏东西 > 第二节 簪子引发的血案5
布丁和大牙出来,就喊着阿娇,径奔野菜家去,四个小大人聚在一起商议对付小霸王之策。

    大牙道:“干脆直接打上门去,我这功夫可没白学。”

    野菜不屑道:“你就学会了一招也敢打上门去?”

    大牙道:“我这一招可厉害了,不信你问布丁。”

    阿娇道:“打架我害怕,但是一定要给布丁哥哥出气。”

    野菜道:“气是一定要出,不如这样,小霸王在县学还有些课程,尽管他淘气很少去上,但每月初一十五的经学课程他还是会去的,我们不如在半路埋伏他。”

    布丁道:“万一他不去咋办,岂不干等?”

    野菜道:“不会的,因为讲经学的陈夫子是他三舅,他若不去,陈夫子就会告诉他的老爹。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假借夫子的名义去喊他。”

    布丁沉吟片刻,重重点下头。

    一转眼工夫就到了丹桂飘香的八月初一。已是日上三竿,小霸王昨夜玩得太晚,此刻犹在被窝中酣睡。仆人阮二来到床前,轻声道:“少爷,该起来了,刚刚三舅老爷派人来催,说经学的课程就要开始了。”

    小霸王揉揉惺忪睡眼,骂道:“老东西不是一早就出府去了吗,还学个鸟。”

    阮二道:“可是少爷,今天是您三舅老爷的课程,不去恐怕不大合适吧?”

    小霸王一拍额头,“晦气,原本以为老东西不在家可以睡个懒觉,怎的偏偏逢上初一十五。”看阮二犹自站在那里,喝道:“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给爷爷我更衣。”

    阮二忙取来衣服,服侍小霸王穿戴整齐。

    简单吃了点东西,小霸王就带着阮二和几名随从上路了,半道上正碰见孙梓寿带着三四个随从,二路人马合为一处,十来人招摇过市。所过之处,百姓无不望风躲避。

    说话间就到了离县学不远的松树林。松树林不大,一共也就几百棵树,松树林背面就是县学所在。这些树是当年布泰珲建立县学时亲手所栽,原意是给县学起个挡风墙的作用。小霸王一行人说说笑笑,就待穿过树林进入学堂。这时,打头的阮二突然停住脚步,“少……少爷……您瞧。”

    小霸王闻言,一把推开阮二,只见松林小径正中一人抱胸而立拦住去路。孙梓寿一眼瞅见,先是一愕,看看四下无人,不由冷笑道:“我当是谁,这不是号称‘北门哈巴狗’的布丁吗?”

    他们仗着人多,丝毫不把布丁放在眼里,哈哈大乐。小霸王鄙夷道:“你小子真是命大,那样都没打死你。怎么着,手下败将又来讨打了不成?”

    布丁嘿嘿道:“谁是手下败将还言之过早。”

    小霸王道:“这么说,你是不服,还想跟爷爷过两手?”

    布丁道:“哼,当日你们车轮战,少爷我累脱了力才叫你捡了现成便宜。放在平时,我一腿下去早将你摔个半死。”

    小霸王不屑道:“就你这猴样,能一腿扫倒你爷爷才怪。”

    布丁道:“有种的你站那儿,叫我再扫一次。”

    小霸王嘿嘿道:“好叫你输得心服口服,来吧。”说罢,吐气开声,扎了个马步。

    布丁却迟迟不过去,小霸王骂道:“小狗,你还等什么?”

    布丁指指他身后道:“这么多人在你身边,我若是将你扫倒了还能有好?”

    小霸王道:“你们都退后,瞧我怎么收拾他。”孙梓寿等人对小霸王充满信心,闻言向后退了十来步。

    布丁这才走过去,边撸袖子边道:“还得事先说好了,不论谁胜谁负都不许找家里人的麻烦。”

    “你哪那么多废话,再不动手,爷爷就不客气了。”

    布丁道:“叫他们再退后十步。”

    小霸王朝后一摆手,众人又退十步。阮二有些忧心忡忡地道:“少爷可要当心,这小子出了名的贼滑。”

    小霸王不屑道:“贼滑之人,最是没真本事,少爷偏就不怕他这样的。”

    布丁嘻嘻笑道:“那你可得准备好了,少爷要出腿了。”

    说罢,走至小霸王身前,学着小霸王开声吐气,摆出一副武人架势。小霸王只是满脸不屑,就等着布丁一腿扫来。他便像上次一样,反腿一扫,将布丁再一顿羞辱。不料,念头未完,只听一声脆响,紧接着右腿传来剧痛。小霸王惨嚎一声,抱着腿翻倒在地上,“哎哟佛!”布丁计谋得逞,趁着小霸王倒地不起,上前就是两记响亮的耳光。骂道:“跟你家少爷比功夫,差得远呢你。小霸王从今倒着念:王——八——小。”

    孙梓寿等人见小霸王吃亏,一声呼喝:“快上,别叫这小狗跑了。”

    布丁朝众人做了个鬼脸,撒腿跑人。众随从中不乏身手敏捷的,紧紧跟随布丁,始终离布丁三丈左右的距离。布丁跑到松林尽头小土坡处,猛地从土坡上跳下一人。那人头戴面具,手持一根丈长碗口粗的竹竿。一声大喝,拦住众人,竹竿一摆,喝道:“横——扫——千——军——”

    众人不防,当即就被竹竿拨拉倒一片。布丁哈哈一乐,“再追把你们腿都打折了,看你们怎么给人做狗腿子。”

    不消说,面具竹竿男自然就是大牙。大牙埋伏在此,是布丁计谋里的一部分。他知道小霸王整天身边不离人,就算击败了他也很难脱身,特意叫大牙在此断后。又担心铁扁担打死人,遂找个根粗竹顶替。如今一看,也多亏没用铁扁担,要不然被大牙扫中者不死也得筋断骨折,那就真闹大事了。

    旗开得胜的布丁和大牙来到江边巨石畔。阿娇和野菜早在此烤鱼相候,尽情嬉闹了一下午,眼看天色不早,四人才磨磨蹭蹭地往家走。”

    到了家门口,布丁傻眼了。家里那扇黑漆的木院门没挂在门框上,而是横在路中间。从院外到屋里,家具零星散落一地。布丁马上明白自己这回是真惹祸了,他担心布毛。喊道:“老爹,恁在哪里?”

    不见回声,布丁越发慌张,从院里找到屋里,又从屋里找到院里,就是不见人。正感焦头烂额,只听头顶一声咳嗽:“咳咳……唉……”

    布丁一抬头,只见布毛骑在梧桐树枝上,嘴里依旧叼着大烟袋。表面上看不出受过什么伤害,布丁这才放心,问道:“爹呀,恁这是在作甚?”

    布毛翻翻眼皮,“躲呗。”

    布丁眼睛一亮,“恁知道他们要来砸咱家?”

    布毛吐出口烟,道:“早晚会有这一天,爹种这棵梧桐没白废功夫。”

    “恁真聪明,早料到这一天了?”

    “嗯……咳咳。”

    布丁喜笑颜开,“爹呀,这么说,恁不怪俺咧。”

    “咳咳……孩啊,把梯子搬来让爹下来,都在这上面待了三个时辰了。”

    “好。”好在家里的烂木梯子人家看不上眼没有砸,布丁跑到墙角把梯子搬过来架到树上,两手扶住梯身问:“爹呀,恁没有梯子是咋到树上的?”

    “咳……爬呗。”说着,布毛下到地面,一挥手扔掉大烟袋。布丁立感不妙,不等转身已经被布毛顺势按在梯子上。布毛一把扯下布丁的裤子,“我叫你痞。”一巴掌扇落。院子就传来布丁的惨叫:“哎哟佛!爹呀,俺不敢咧——哎——哟——佛——”

    布毛打了布丁一顿屁板,终究心疼布丁大病初愈没敢用大力。小惩几下,就饶过了布丁。夕阳西下,爷俩坐在院子里,望着邻居的烟囱里冒出的阵阵黑烟发愣。布毛把着被砸穿了的锅底翻来覆去地看,叹道:“孩呀,为啥不叫你招惹他们。自古贫不与富斗,咱砸烂人家一支锅,人家再买支新的。可他砸烂咱一支锅,咱就没做饭的家伙了。”

    邻居张婶端着碗玉米饼子送进来,递到布丁面前。布丁是张婶眼皮子底下长大的,是为数不多喜欢布丁的人,布丁因此也对她格外亲热。

    张婶数落布丁道:“布丁啊,你该长大了,以后可别再去招惹王家了,县大老爷都惹不起,你是作死啊。王家已经发话了……”

    “咳咳……咳。”

    张婶看了眼布毛,显然,布毛是有意阻止张婶继续说下去。但张婶还是忍不住说下去:“布丁啊,都说你把那小霸王的腿踢折了。王家传话说三日内不见你,就把你爹的腿也打折,还要将你们驱逐出城。你快想想办法吧,你的智慧到哪里去了?跟那帮子恶人是不能硬来的。”张婶絮絮叨叨着走了。

    布丁低头不言语,心情糟糕透顶。尽管在揍小霸王之前,他也有所预料,但毕竟少年心性,脾气总是要大过理智。等恶劣的结果产生之时,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心性也就随之成熟,所谓不吃一堑,难长一智。人的心智不就是在磕磕碰碰中成熟的吗?布丁怀着郁郁的心情,夜里跑到江边巨石上思索了一宿。

    第二天下午,王府内宅。城内最好的跌打大夫黄郎中给王鸿波看完伤势,涂上些许药酒。王庆远请他到客厅暂坐,问道:“黄先生,犬子的伤势如何?”

    黄郎中道:“令郎只是受了些皮肉之伤有些瘀肿罢了,不碍事。试问,少年人谁个能免得了磕磕碰碰?”

    王庆远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定,道:“哼!多亏如此,不然,定要那小狗赔命不可。”

    黄郎中忙道:“王老爷万万不可如此,说句知心的话,令郎近年来在城内的所作所为,您可曾知晓?”

    “这……”王庆远老脸一红,他长着耳朵,自然明白黄郎中的意思。窘道:“唉,犬子近来确实有些任意妄为。只是……唉……黄先生自然知道老夫的难处,对待此子实在是不知该如何管教。”

    黄郎中呵呵笑:“所以我才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令郎此番受点教训对他日后来讲或许是件好事。”

    “哦,先生请明言。”

    “呵呵,令郎就是自小过于受宠,缺乏管教,才养成今日骄横跋扈的性格。如今,遇到同龄的布丁终于尝到些苦头,试想,叫他在年少时多吃些苦头,提前收敛下性子,总比日后在仕途上吃到苦头强吧?”

    王庆远细细一品位,“嗯,不错,先生此言,甚为有理。”

    “那么王老爷是否还要将布家驱逐出城呢?”

    “这个嘛……”王庆远沉默不语。

    “呵呵,实不相瞒,戚师爷曾跟我说过,布家姓氏稀少,分布却极广,细论起来,还真是一脉相承,保不准布老爷和布毛就有些亲戚关系。”

    “哦……真有此事?”

    “王老爷何不想想,整个临淄一城,布姓屈指可数。据我所知,城内亦只有布毛一家。”

    王庆远傲笑道:“呵呵,就算他们有些关系又能如何?先不说我那远在江西的兄长,单说吴知府,老夫跟他也是莫逆之交。”

    “王老爷难道不知前些日子布丁差点叫令郎打死,这事布老爷也知道呢,不过他没有深究,恐怕便是看在吴知府的面子上吧。”

    王庆远不傻,自然明白此话的含意,挥手笑道:“呵呵,说这些扯得远了。孩子们打闹本就寻常至极,何必扯进两家大人,叫外人听了笑话。再者,正如先生所说,犬子顽劣,是该得些教训。”

    “王老爷快人快语,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令郎不出三日必会行走如初,在下告退。”

    王庆远将黄郎中送出府外,默默琢磨着黄郎中这些话的意思。黄郎中明明置身事外,字里行间却又分明在告诉他什么。王庆远正想着,眼前出现个小人,停在他面前。他还没等反应过来,那小人开口了:“给王老爷您老请安,我是来给令郎赔罪的。”

    王庆远这才知道他是谁,不由仔细端详面前这个风云小人,只见布丁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王庆远立即明白了,这必是爱子的杰作,他将这小人一顿好打,人家也狠踢了他一脚。这么一想,也不觉着儿子亏了。摆摆手道:“赔罪算了,以后不可再生事端,去吧。”

    “那赔偿一事?”

    “哼,瞧你这样能赔的起吗?去去。”

    布丁心里一乐,道了声:“老爷万安。”转身正待离去,却听背后一声呼喝:“站住!”一回头,只见小霸王拄着拐棍,一瘸一拐的从府门内走出。布丁暗叫糟糕,但也不得不停下脚步。小霸王看着布丁道:“小狗算你厉害,但这件事休想这么轻易了结。”

    “少爷想怎样?”

    “哼,我这腿要三天才能痊愈,你就得给我做三天的狗腿子。”小霸王说完,明明是骂布丁,却又觉着哪不对。

    布丁一副愁眉苦脸,道:“好吧,那我就给您当三天腿子。”话说得快,小霸王也没听出来。

    接下来,按照约定,布丁每日早上去王府伺侯小霸王。他已经做好了应对小霸王颐指气使,百般刁难的准备。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布丁打定主意,万事忍为上。

    小霸王骄横惯了,论心眼子却大不如布丁。欺负了布丁一会儿也就索然无味,问布丁:“你的腿功很是了得,是什么功夫?”

    布丁答道:“少爷练的是入门的千斤坠,而我练的是门里的铁腿功,自然要强过你了。”

    小霸王好奇心大起,非缠着布丁要秘籍。布丁拗不过只得胡诌道:“想练铁腿功容易,少爷可曾听过铁砂掌?”

    “听过,据说是在滚烫的砂锅中练掌。”

    “对咯,铁腿功跟铁砂掌一个练法,你练掌就是往锅里插掌,连腿功就得往锅里插脚。”

    小霸王信以为真,立即叫来阮二支起砂锅,又派人去江边拉了满满一车河沙回来。待砂子滚热,小霸王迫不及待地一脚插下去,拔出来时脚上烫起一串燎泡。小霸王知道又上了一回当,喊着下人把布丁往锅里架。布丁悬在锅上,将手在里面飞快地插入拔出,没事人一样。小霸王不禁傻眼,布丁道:“这算什么?就是油锅也奈何不了我的铁腿。”

    小霸王道:“你若敢把腿插进油锅,以前的事既往不咎,我还收你做我的跟班。”

    布丁道:“好说,明日午时到我家去,叫你们看看我的‘腿插油锅’神功。”

    第二日,小霸王带着十余随从来到布丁家。老远就见院子里支着一只滚开的油锅,呼呼冒着白气,上面翻滚着黄褐色的油花。布丁叫他们退后三丈,一人立在油锅前,开声吐气,煞有其事地舞弄了半天。然后,一抬脚甩脱鞋子,伸入油锅中,立即传来一片惊呼。布丁拔出脚,脚上还带着热气,皮肤完好无损。至此,小霸王对布丁开始有些崇敬之情。

    中午在泰来酒店摆了宴席,布丁也有座位。看马彪文站在袁兹祚的身后,布丁不怀好意地朝他坏笑。马彪文气得脸红脖子粗,不敢吱声。

    吴仁浦在邻桌应酬客人,看到布丁在席,问道:“布丁啊,最近怎的不去钓鱼了,现今活鱼是越来越难捕到了。”

    布丁道:“最近太忙,少爷没空。若是得空别说是你这小小酒店,就是全城所有酒店的鱼我都供得。”

    吴仁浦道:“你小子莫吹,有本事你明个给我送五十斤鱼来,我双倍收你的。”

    布丁看看小霸王道:“明日没空,得后日。”

    小霸王道:“明日有空,少爷也想去江边透透气,我看你怎么钓鱼。”

    布丁故作神秘,附耳道:“我知道一处聚鱼洼,那里一年四季全是鱼鳖,捞走多少,补进多少,从不亏空。”

    小霸王奇道:“真有这种好地方?”

    布丁嘿嘿点头:“明日,我带你一去便知,但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小霸王郑重点头,连相好的袁、孙二人也没告诉。第二日一早便跟布丁俩人背起渔具,来到江边巨石畔。布丁叫小霸王攀上巨石顶垂钓。果然,小霸王竿竿不空,不到半日,已钓了五十余斤,什么鲤鱼、青鱼、草鱼、河蟹,就连王八都有。把小霸王高兴的嘴都笑歪了。

    到了下午,布丁和小霸王将鱼鳖背到泰来酒家门前,把吴老板也吓了一跳。粗粗一过秤,就有三钱银子。当然,小霸王才不屑这些小钱,全扔给布丁,他图的就是钓鱼的乐趣。

    布丁送小霸王回府后,径自去找野菜。野菜埋怨道:“你叫我用五钱银子收的这些鱼鳖,怎的却只赚回三钱来?这样下去,赔得起吗?”

    布丁道:“小气鬼,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嘿嘿,不就是二钱银子么?”

    “好大口气,二钱银子!你忘了花在黄郎中小妾身上的三钱银子了?还有半匹上好的湖绸,加起来怕有九钱银子了。”

    布丁道:“黄郎中身上的银子终究没白花,他替我说了不少好话呢。”

    小霸王跟随布丁疯玩了一天后,毕竟是孩子心性,回到家兴奋的一宿没睡着。到了第二天大亮,一睁眼便从床上蹦下来,喊上贴身的仆人阮二,带上渔具奔向东门。不消说自然是去钓鱼,这么好玩的地方,一天怎么能尽兴呢?

    到了巨石上,小霸王迫不及待地脱了个光溜溜,一头就扎进底下那一洼清水里,惬意地仰泳。

    阮二从筐里一件件往外取着钓具,突地巨石里侧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救……救命……”阮二吓了一哆嗦,这声音分明是自己主子出事了。阮二急忙跑向巨石,就见小霸王似乎被什么东西拖着,一下子没入巨石下便不见了踪影,水面上泛出一串串气泡。阮二大惊失色,三两下脱去上衣,正要跳入水中,脑海中蓦地泛出最近盛传的水鬼河神之说,就有些犹豫。但转念一想,自己主子出了意外,他也决没有好果子吃。作势欲跳,却见河中突然浮起个白森森的长犄角的怪头,阮二被吓了个激灵,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数步。只见怪头缓缓向前推进了少许,传来声音:“你是南门王府的下人阮二吧?”

    “是……是……你……你……你是什么东西?”

    “混帐!你土生土长在本地,竟不知吾乃是淄江之神吗?”

    “啊!”阮二惊呼失声,“您……您就是河神大人?”

    “嗯,你还不算太笨,本河神就不吃你了。”

    阮二一下子跪倒在地:“河神祖宗饶命,小的从未做过对河神祖宗不敬之事。”

    “嗯,本河神来此是有件事情要办,你若做好了,不但不吃你,还放回你家少主人,省的叫你受责罚。”

    阮二道:“河神祖宗差遣,小的定然全力以赴。别说一件,就是千件、万件,小的也毫无怨言。”

    “本河神受东海龙王之命,前来找寻一个遗落的簪子。据我调查,簪子就在你们王家。你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叫他一天之内把簪子交出来,本河神就放回你家少爷,否则,我就吃了他。”

    阮二一听,奇哉怪也,龙王要簪子?但也不敢多话,急忙骑马奔回王府。见了王庆远把事情经过一说,王庆远急呼:“哎呀!我的儿啊。”差点晕过去。

    王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还是借来的,他焉能不急?闻听此事,全家上下都炸了锅。王庆远冷静过来后,一把拽过阮二,赏了他一记大耳刮子,骂道:“都是你这没用的废物,官府不是明令不得靠近淄江吗?你为何还带少爷去江边?”

    阮二手捂腮帮子,不敢争辩。

    这时,管家王元道:“老爷,此时不是跟这狗奴才置气的时候,当下最为紧要的是先设法救回少爷。那河神既然要簪子,咱们就将簪子赎回少爷便是。”

    王庆远道:“簪子好说,可全府上下簪子多了去了,河神到底要什么样的簪子?”说着看向阮二。

    阮二道:“那河神只说要簪子,并未具体说是什么样的,小的急于给老爷送信也忘了问仔细。”

    王庆远道:“那好,来人,将这狗奴才投进江里,去找河神问个仔细再来。”

    阮二吓地跪下哭求:“老爷,千万别,小的水性不佳。”

    王元道:“真是奇怪,龙王要个簪子何用?”

    王庆远踢了阮二一脚,“都是这狗奴才没用,见了河神就吓尿了裤子,什么都不问就跑回来了——难道那龙王是个女的?”

    王元眨巴眨巴眼睛,有了主意:“老爷,不如这样,既然河神确定簪子就在咱们府上,干脆将府上所有女眷的簪子都收起来,一并去交给那河神,任他挑选,说不定河神见我等心诚,就会放回少爷。”

    王庆远闻言点头,道:“去给各房传话,叫她们马上交出所有的簪子。”王元点头去办,王庆远在后面喊道:“不!连同丫鬟们在内,所有女眷,一刻钟内全部交出,谁若私藏不交,一旦被我知道,哼,我非打她个半死不可。”

http://www.iewatch.com/7_7756/35471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