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坏东西 > 第二节 簪子引发的血案6
说起小霸王真就遇见河神了吗?读者们自然之道,妖魔鬼怪都是自欺欺人之说。因为,古人迷信,所以妖魔也就风行于古代。今人讲究科学,鬼怪一说,自然不攻自破。那么河中出现的犄角巨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呢?答案是一个牛头骨。牛头本是西门吴屠户扔在院子里的。当年吴屠户的婆娘曾骂过布丁,被布丁夜晚光顾,砸了他家的窗纸不说,见牛头好玩就顺手牵了出来,一直当作玩物没舍得扔。后来野菜喜欢,就转送给了野菜。如今为了假扮河神,野菜将牛头贡献出来,二人将牛头稍作修饰,衬上薄薄一层羊毛。牛眼窝处塞了两颗红色的卵石,再由布丁套在头上,从河中探出头来,远远一看,端的是妖气森森。古人本就十分迷信,加上近来江边老死人,河神之说风行,难怪王家信以为真。

    此刻,江边巨石往北不到二里地有个芦苇坡,这个季节,坡里的芦苇长得比人都高。

    布丁手里拎着牛头,面带无奈地对着野菜道:“这厮还号称霸王,一见牛头,不等问话,屎尿齐流,顷刻晕厥,到现在了一句话都没问出来。”

    野菜道:“先别吓唬他了,小霸王就是仗势欺人习惯了,所谓‘兔子扛刀——窝里横”。若是单枪匹马走出县城,恐怕比大牙还要老实。”

    布丁道:“经历此番教训,看他日后还敢嚣张不?刚刚在水里,我一度就想溺死他算了,这等祸害留着也是害人。”

    野菜道:“万万不可,我等俱读圣贤之书,须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制裁小霸王的只应是国法,而不是私刑。”

    布丁哼道:“国法?哼!小霸王欺凌辱虐了多少人,哪条国法管过他?本少爷此番就代表国法来惩治他的。”

    野菜还想再辩,大牙气喘吁吁地跑来道:“王家似乎派人过来了,手里端着一个大盒子。”

    布丁喜道:“定是送簪子来了。”

    来者何人?正是王府的管家王元。王元办事干练稳重,深得王庆远赏识,在王家已做了近二十年的管家,此刻王府有难,王元自该当仁不让。此刻他手捧木盒,面带虔诚地朝巨石走去。盒内是全府上下二十三名女眷的簪子共计二百一十一支。其中金、银、玉、铜,各种档次,不一而足。

    前文讲了,古人大多迷信,这王元虽然相对精明些,却也信鬼神一说,按约定,走到巨石不远处站定,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王元清了清喉咙道:“在下王元,谨代表家主人前来。不知河神大人要哪支簪子,所以将全府女眷的簪子全部送来,共二百一十一支,请河神大人验收。”

    话落,只见石上缓缓升起白森森的犄角,然后便是两支通红的火眼,王元心里咯噔一下,双膝不由一沉,跪倒在地。

    “河神”说话了:“放下盒子,滚吧。”

    王元放下盒子,硬着头皮,道:“请河神大人放了少主人。”

    河神道:“竟敢跟本河神讨价还价,快滚!”

    王元不再啰唣,连滚带爬,往回跑去。

    王元一跑,野菜从石后探出头来。布丁道:“没人了,快去拿来。”

    野菜猫腰跑过去,端起木盒就跑。

    二人回到芦苇塘僻静处,将盒子倒过来,翻来覆去,就是找不到那支并不名贵,却很有特色的簪子。布丁叹了口气,一手支腮,道:“这里就连金簪子都送来了,按说绝不会私藏那支簪子不交。”

    野菜道:“是呀,这里的簪子大多比那支簪子昂贵,看来簪子不在王府。”

    布丁沉默片刻,脑海里迅速翻转,回想着与小霸王的一幕幕。半晌,将牛头套在头上,向苇塘深处走去。

    拐了几拐,出现一所小木屋。这里很久以前曾住着一个鳏居的老汉,老汉死了,这个小屋因而荒废,却被布丁无意间发现,成了他的天堂小窝。此刻,小霸王正安静地躺在屋里的草席上。他实在是受了太多的惊吓,再加上一天没进食,一张憔悴的小脸腊黄腊黄的,看上去虚弱至极,哪里还有平日里飞扬跋扈的样子。不知多少次了,几乎每一次睁开眼就会看到一张凶恶狰狞的怪脸,紧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霸王再一次醒转,微弱地呻吟着,想拿头看看处身的环境。不料,一仰头就看见木墙上一张巨型的长着犄角的怪影。这次,小霸王没晕,他望着墙上的影子,全身僵硬,一动不动。这时,那影子说话了:“我问你,你须如实回答,说真话,我便不吃你,说假话,我便一口吞下。”

    小霸王生硬地点了下头,仍是僵着一个姿势。布丁不禁暗暗得意,问道:“我问你,你可曾认识寻翠坊的姑娘唐钕歧?”

    小霸王摇头。

    布丁一愣,道:“哼,说假话,看我吃了你……”话音未落,小霸王头一歪,又昏厥过去。

    野菜在旁轻声道:“他应该没有撒谎,还记得他们初次去你家闹事时,不是说过你号称什么北门小霸王吗?看来是有人从中煽风点火。”

    布丁点头道:“我也料想到了。”布丁心中有了计较。

    ××××××××××××××××××

    这日大清早,淄江上飘来一叶孤舟。半包的船厢内,隐隐传来筝声,是唐钕歧和师爷戚佑才。唐钕歧边弹边唱:

    空山鸟语兮

    人与白云栖

    潺潺清泉濯我心

    潭深鱼儿戏

    风吹山林兮

    月照花影移

    红尘如梦聚又离

    多情多悲戚

    望一片幽冥兮

    我与月相惜

    抚一曲遥相寄

    难诉相思意

    我心如烟云

    当空舞长袖

    人在千里

    魂梦长相依

    红颜空自许

    南柯一梦难醒

    空老山林

    听那清泉叮咚叮咚似无意

    映我长夜清寂

    戚佑才拍手赞道:“‘月映禅心水拂琴,清风无意人有情。与君共对清风月,纵然寥落亦抒情。’云海烟波,飘拂于心。姑娘好筝技、好雅致、好品位。”

    “先生缪赞了,小女子愧不敢当。先生既说小女弹得好,敢问好在哪里?”此刻唐钕歧铅华尽去,身上风尘色似乎也被江风吹走。

    “在下已不是第一次听《云水禅心》了,每次闻之皆有不同的感受。只因弹奏之人的心境不同,听到的意境亦因此各不相同。其实,云水间本无‘禅’字,全看弹奏之人的心中是否有‘禅’。许多弹者急于弹出禅意,然而心中无禅,任是再怎么努力去弹亦只能算作‘云水心’。直到今日,在下方听到了真正的‘云水禅心’。”

    唐钕歧幽幽地道:“人在红尘,有多少迷乱的心事,小女只将寂寞的心灵寄托于云水幽潭。可是小女毕竟是风尘中人,只愿修得一份禅心,弹奏中增三分离世的清韵也就够了。”

    戚佑才道:“好一个离世的清韵,离世有许多种方式,不知姑娘喜欢哪种?”

    唐钕歧怔怔地望着远山不言语。半晌突道:“先生何不猜猜布丁此刻在想什么?”

    戚佑才笑着摇头,“天晓得这个机灵鬼在想什么。”

    唐钕歧笑道:“他定是在找你,千方百计想要作弄你。”

    戚佑才道:“我堂堂一介茂才,连县老爷也要礼让三分,他这顽童胆敢戏弄。”

    唐钕歧道:“布丁才不会管你是不是茂才呢?你瞧瞧小霸王吧,多么飞扬跋扈的一个人,而今见水就吐,见犄角就晕。家人为了他,将他与水隔绝,将家里的牛羊也都卖了,从此成了足不出户的乖孩子呢。”

    戚佑才道:“呵呵,经此一事更加证明了在下的观相之术。”

    唐钕歧幽幽地道:“先生可否也给小女看看相,今后将何去何从?难道要终老风尘?”

    戚佑才捉起唐钕歧手道:“姑娘何不随在下一同去寻找离世的清韵?”

    唐钕歧喜极而泣,低头弹唱道:

    我本是良家女

    出自书香门第

    父为官宦

    母为人淑贤

    奈何命运不济

    二老先亡

    雏莺落难

    沦落齐地烟花

    …………

    歌声渐远,扁舟没入晨霭深处,待一团烟雾散净,却不见了小船的影子。

    本书暂时到此为止有时间偶会将之长篇完成^_^

http://www.iewatch.com/7_7756/35471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