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护妻狂魔 > 120 6.30独家发表
    毫不留情的挂断电话后,骆晖把手机扔在一旁,烦闷的抽起烟来。

    苏薄一脸茫然的模样,耸了耸肩,反正骆晖现在看她特别不爽,她到也落得一个安宁,毕竟这几天吃好睡好,别提有多舒服了。

    周练如期带苏薄去见马戏团的团长,但说实话,他也没见过那个男人,要不是那个小东西拜托他,他又没必要拦这一堆麻烦事!

    关键是特么他的女人是为了其他男人来求他的啊啊啊!周练心里特别不爽,所以来到指定饭店的时候,他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整张脸都是黑着的。

    苏薄的脸色也极不好,第一次这么紧张,正襟危坐,眼珠子都不安分的到处乱转。

    她是时隔四年,加上今年就足足有五年了,五年的光阴再接近这个圈子,她心里忐忑不安的两个情绪在身体里来回打转。

    竟莫名的……她有惶然。

    周练在包房里等了近十分钟,还是没见有人来。本就很恼火,心情极不佳的他此刻已是没了耐心,深吸一口气,怒意直烧心头,他狠狠的踢了一下桌腿,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就起身:“特么老子不等了!一会儿人来了你自己和他说。”

    然后一张俊脸极臭的拂袖而去。

    苏薄看着他的背影愣了愣,然后慢慢的把视线收回来。

    估计是人家在忙,苏薄又等了五分钟还是没见人来,索性苏薄今天还很有耐心,毕竟他晚些来的话,自己也好调整一下心态,免得到时候失态,闹了笑话。

    坐在包房里不吃饭倒是有些怪异,趁着那个人没来,苏薄就点了几个菜,耐心的候着。

    这家饭店的没事在S市也算是比较出名,苏薄很喜欢他们家的虾饺,质嫩爽口,又肥而不腻,特别好吃。

    她连着吃了一盘,那股紧张的情绪才在美食中渐渐地缓和下来。

    包房的门本身就是掩着的,男人动作轻柔的推开门,看到的画面就是女人微微弯着背,耳际有一绺碎发落了下来,她一边用筷子夹着虾饺,一边从容不迫的用手指把发丝拨至耳后,吃相也十分的有礼节,就是侧着脸,面容看不清楚。

    于森眯了眯眼,一开始听到找到合适人选的时候,他真是如释重负,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一个女人!要知道,能代替撑得起马戏团重头戏的魔术师可没几个,更何况是个女生。

    他手上还打着石膏,行动有些许不方便,女人吃香很认真,他也就没出口打扰她,脚步放轻,缓缓向前。

    苏薄正吃得忘我的时候,蓦地感觉到头顶上方有一片阴影罩了下来,她下意识的抬头去看,猝不及防,四目相对,仅仅有两秒的惊愕,两个人的脸及时的冷冽下来,严肃的气氛骤然拉开。

    于森的脸一下子就冷的像块冰,他的身子僵立在原地,全身的血液迅速倒流,原本平静的双眸里掀起浓重的怒意,他就算花一辈子的脑细胞,也压根儿不会想到,这个人会是苏薄。

    两个人有近好几年没见,除了她在穿着打扮上变得比以前时髦好看,她的模样依旧没改变多少,就是漂亮了一点。

    可是……

    怎么能是她呢!怎么能是苏薄呢!这怎么可能是她呢!

    他阴鸷的眸子浮现冷意,心里无比的绝望和心寒,这个女人竟然还敢在这个圈子待着?她难道就没有良心吗!还是世人都他妈的绝情!永远都会忘记自己所做的错事,总是试图想用时间来将自己以前的罪孽给洗刷过去,可他妈可笑的是,偏偏就遇上他了。

    于森冷笑,用脚狠狠的踢了一下她的板凳,苏薄的手使劲儿的将板凳按住。

    她的小动作被收进眼底,于森幽深的目光掠过一抹狠厉,然后专门绕在她对面才坐下,这个女人,他就连接近都觉得无比恶心。

    苏薄从来都没想到今天会发生一茬,上天又给她开起了玩笑,她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决定忘记以前那些痛苦不堪事情的时候,这个人出现了,曾经目睹她一切罪恶的人出现了,并且用那种狠毒的眼光盯着她看。

    她到底还是个罪人啊,哪怕心里一直在说,没事没事,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得往前看,她不能再沉于从前。她无数次这样对自己说,就当她真的踏出这一步的时候,于森来了,来阻止她了,来让她再次回想起那天的晚上,那天的……深渊。

    “苏薄。”他冷着声音叫了她的名字,苏薄觉得那是一个地狱在向她召唤,想要把她重新拉下去。

    葱指泛白,她在他看不见的黑暗里,指甲狠狠的抠着自己的掌心,一下又一下,力道重的指甲缝里全是血肉。

    这是苏薄近五年里,最害怕见到的一个人,也是最没想到还能见到的一个人。

    气氛僵了下来,于森狠狠的盯着她,眼睛发红,像是头看到猎物般的狮子,想要把苏薄无情咬碎的狠戾模样。

    那股强有力的敌意让苏薄至今都不敢抬起头与他直视,她变得很怂,想打退堂鼓。

    “这是多久没见了?”他唇角的弧度冰冷到了极致,口吻带着讽刺。

    苏薄全身发寒。

    他声线冷沉,基本上是向她怒吼的吼出:“这是多久没见了!”

    苏薄心上一紧,声音沙哑的像是塑料袋般的无力:“五,五年了……”

    “呵!”于森垂在胸前手上的手骤然握紧,青筋狰狞,他脸上阴冷如冰,然后不期然的踢倒了旁边的椅子,声音越加寒冷彻骨:“你他妈倒是记得是五年了!”

    苏薄沉着脸没答话,她这样的模样直接惹怒了在火气爆发边缘的于森,他抓起桌上的茶杯就像她狠狠的砸去,毫不留情:“真是个贱货!他妈没良心的贱人!”

    茶杯是瓷器,苏薄没料到他会动手,额上传来一阵痛感和随即温热的暗流时,苏薄才发觉,于森对她的恨意,不减当年。

    “你他妈说话啊!说话!”他愤怒的走到她面前,用完好无损的手捏着她的下巴,逼迫着与他对视,手上力度捏的苏薄骨头都发疼。

    她呜咽几声,但男人的力气哪怕他现在只有一只手,苏薄也挣脱不来,只得撞击那双愤怒的双眸,苏薄的泪水一下子喷涌而出。

    “于森……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

    她用力的说着,潋滟的双眸里带着绝望和悲伤,泪水冰凉侵骨,于森的动作一滞,但转瞬即逝,他眉梢眼角掀起浓重的寒意。

    “放过你?苏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委屈?你都能安然无事的再次踏进这个圈子,那就已经证明了你是没有心的,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又为什么要放过你?”

    他薄唇亲启,在她耳畔低响:“你别忘了,当初你也同样没放过小离。”

    苏薄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天花板上撒下来的鎏金像是熔浆,要把她给活活的焚烧,尸骨未存。

    最后当然是没能谈拢,出了饭店,苏薄就觉得整个天都快要塌下来了,刚才都还是万里晴空的好天气,此刻在苏薄心里,那照射下来的阳光都是冷冰冰的,入置冰窖,她感到无比的心慌和绝望。

    ***

    她和于森都是孤儿,来自同一家孤儿院。

    那年搬迁,留下的孩子有一个就是于森。

    她带着他们漂泊、受苦、尝尽人间各种世态炎凉,而从曲爷爷那次过后,苏薄就直接拿着剩下的几万块钱离开了A市,辗转颠簸,苏薄带着四个孩子来到了L市。

    L市离A市很远,中间隔着好几个省份,几个小娃娃一开始有些不太适应,后来熟悉了半个月,大伙儿也都开始安分下来。

    而在垃圾站里遇到那个男人是苏薄始料未及的,也是多年以后苏薄最后悔的一次冲动。

    男人西装革履,头顶上还带着一顶高高的黑色帽子,在垃圾堆里不知道翻着什么东西,反正这个举动和他穿着打扮甚是不协调。

    男人嘴里还念叨着“魔术棒,魔术棒……”苏薄也不懂,但脚下正有一根黑色精致的棍子,她舔了舔皲裂的双唇,男人整体看起来很不俗,苏薄他们当时是一群没人家的可怜虫,很小的时候,她就懂得察言观色,巴结讨好别人,而面前这位先生是她的不二之选。

    于是,苏薄将地上的棍子捡起来,然后一步一步走近男人。

    那个时候苏薄并不知道,她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开启地狱大门的钥匙,一步又一步,是她将自己和孩子们带到了这个恶魔面前,所以……她是个罪人。

    ***

    周练接到女人电话的时候,正在赛车场上飙车,风驰雷掣,他享受着速度给他带来的一切快感和刺激,刚才那一团怒火也随着后座卷起的灰尘烟消云散。

    女人的电话被他专门设置有特别的铃声,所以当那声音响起的时候,他一脚踩下刹车,轮胎与地面擦除火花和聒噪,然后及时停止下来。

    他喘着气,理了理碎发,心想着估计是苏薄和那个男人谈好之后,这小东西终于想到了他的功劳,打电话来慰问他了。

    思及此,他不由得翘了唇角,但在接起电话的同时也还是把自己的男人的脸面给撑起来,他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就屈服了?哼!他也要傲娇一把。

    于是冷声道:“干嘛?”

    女人本就气结,在听到他如此不耐烦的语气,不由得愠怒道:“你不耐烦什么!你看你找的人,果然跟你一样每个靠谱的,周练,你也太让我失望了!”

    周练一脸懵逼的样子,怎么跟他想象的不一样……

    “佴佴(nai),我……”

    “周练!”女人咬牙切齿,“我是真以为你会真心实意的帮我,我才这么信任你的,也就像你说的,你现在是在追求我,我也是在给你机会,可你呢!有你这么忽悠人的吗!真拿我当猴耍是吧,我告诉你,周练,你特么以后别再说这些不靠谱的,老娘不信了,滚!”

    啪的又一声,女人再次挂断了电话,周练全程是傻着的,无缘无故的被痛骂一顿,他一下子从云间跌入地狱,而且根本就没弄清楚缘由就被骂了。

    周练愣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阴沉着脸拨打苏薄的电话,按照刚才小东西说的,估计就是那个于森和苏薄没谈好,以至于女人炸了毛,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了他的身上,他现在虽然心情很不爽,但到底还是为了她,给苏薄打电话想探个究竟。

    约莫是过了好几分钟,周大少都快怒火冲天的时候,苏薄终于接起电话了:“喂?”

    一出声就有气无力的,看来和他所想的一致。

    “苏小姐,和于团长谈的怎么样啊?”

    苏薄愣了愣:“还好……”

    “好个屁!”他脱口大骂,“苏薄,我让你来不是让你去搞砸这件事的,你既然已经答应了我要帮这个忙,你就不能言而无信,我告诉你,刘莹还在我手里,我劝你老实点,别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苏薄沉了沉眉,刚想说什么,手机便电量不足而自动关机。

    她看着黑掉的屏幕,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她还耍什么心眼,她现在有这个心要表演,可上帝却偏要让她退回原点,她还能怎么办,她已经很尽力了。

    ***

    车上,周练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怒意噌噌地涌上心头,好啊,一个一个的都挂电话,可真有本事。

    他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一时烦躁,然后给骆晖打电话,顺便发动车子离开赛场。

    红色跑车行驶在柏油马路上,拉风的车型引得路人的人纷纷侧目,骆晖那里到是接的挺快,周练一听到他的声音,特么顿时就委屈了。

    “晖啊,你兄弟被欺负了QAQ……”

    骆晖全身冒起鸡皮疙瘩,什么肉麻称呼,这人又发什么神经了。

    “有事快说,麻利点。”

    “QAQ……”

    但也知道骆晖就是这个脾气,周练没去计较,挂了一下档,提高速度:“苏薄和那个团长闹掰了,现在那个女人尽把气撒在我身上,劳资真搞不懂,你从哪里弄的这个蠢货,这么点事都办不好,也真是个猪脑子!”

    “……”

    骆晖皱眉:“你是在说苏薄?”

    “那不然?”

    “呵呵……”骆晖在那边冷笑几声,“你现在是受委屈了,要把气转移到我身上咯?”

    “……”

    你怎么知道!

    周练讪笑:“哪有哪有,我怎么敢发在你这尊大爷身上,我就是想让你帮我问问到底是发生什么了,怎么给闹掰了?”

    “你自己去问不就得了。”

    “那女人挂我电话了!”

    “……”

    骆晖:“我现在没空。”

    周练瘪嘴:“TAT那女人都快和我绝交了,骆晖,你不能见死不救,我们可是兄弟!”

    骆晖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我又没说不帮你问,我现在很忙。” 2k阅读网

    

http://www.iewatch.com/8_8116/36692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