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拆CP的特殊技巧[综] > 140 高冷将军爱上我-27
    (猫扑中文 )    韩臻被五花大绑安置在马车里,身边还有一个不苟言笑的士兵日夜监守。

    经过十日的颠簸,最初的绝望已消散的差不多了。

    如今,韩臻只觉得麻木。

    五年的躲藏,终究没能挣脱命运的枷锁。

    韩臻认命了。

    他知道,有了前车之鉴,刘彻绝不会再给他逃跑的机会。

    韩臻即将要面对的,是终生幽禁。

    他与霍去病,此生怕是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好在,有了其间的数次相聚,他此生便没有白活。

    韩臻透过晃动的窗帘向外看去,长安城已然在望。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骚动,片刻之后,门帘被掀开,映入眼帘的竟是霍去病的脸。

    霍去病进到车里,出示令牌,向那监守韩臻的士兵道:“我奉陛下之命,来接公子入宫。你下去吧,这里有我看着就好。”

    那名士兵下了车,霍去病动手解开韩臻身上的绳索。

    甫一获得自由,韩臻便扑进霍去病怀里,哽咽道:“公子……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霍去病紧搂着他,强自笑道:“傻瓜,怎么会呢?我那么想你,怎么能忍得住不来见你。让我看看你的脸,好不好?”

    韩臻忙直起身来,擦掉脸上的泪,扯出一个笑来。

    “瘦了。”霍去病端详着他的脸,道:“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

    韩臻道:“有,我每顿都吃得很饱。”

    霍去病道:“路上有没有受苦?”

    韩臻摇摇头,道:“他们都待我很好,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公子呢?这几个月可还好吗?”

    霍去病伸手摩挲他的脸,道:“好。”

    韩臻忽然想起了什么,笑道:“今年咱们院子里的枇杷大丰收,结了一树的果子,可惜你没空回来,我就自己爬到树上摘了一大筐,做成了枇杷干,收在厨房的陶罐里,你以后若是得空回去,记得拿出来吃,别放坏了。”

    霍去病笑道:“好。”

    韩臻又道:“那年中秋节你在我家里见到的那两个小兄弟,其中一个与你同姓,叫霍启,去年成了亲,夫人没多久便有了身孕,可今年却难产死了,留下一个体弱多病的儿子,我帮着取了个名字,叫霍嬗,你替我多照应一二。”

    霍去病道:“好。”

    韩臻还想说什么,可见霍去病眼里隐隐有了泪光,便住了嘴,伸手抱住霍去病,挨着他的面颊轻轻磨蹭。

    霍去病搂着他的腰,双臂收紧,几欲将韩臻勒进自己的身体里。

    韩臻吃痛,却不作声,亦死命的抱着他。

    马车入了横门,一路南行,未央宫便在长街尽头。

    韩臻在他耳边喃喃说道:“公子,此生能与你相遇,真是我最大的福气。”

    霍去病极力忍住泪意,道:“我也是。”

    韩臻道:“纵然以后我们不能相见,也要各自安好。”

    霍去病用力点头,道:“好。”

    韩臻道:“不要生病。”

    霍去病道:“嗯。”

    韩臻道:“若是遇到中意的女子,便成亲吧。”

    霍去病握住他的肩,将他从怀中扶起,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此生,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任何人。”

    韩臻终于忍不住,泪水决堤。

    “小榛子,别哭。”霍去病抬手为他拭泪,柔声道:“无论人在哪里,但我们的心总是同在一处的,对不对?”

    韩臻胡乱点了点头,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多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可马车终是缓缓停住了。

    眼泪越落越急,模糊了双眼,韩臻看不清霍去病的样子。

    他急急擦着眼泪,在这最后的时刻,他想看清楚些。

    门帘拉开,一个士兵道:“将军,到了,春陀公公在宫门口候着呢。”

    霍去病沉声道:“知道了。”

    士兵犹豫片刻,退了下去。

    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

    外面又有人在催促了。

    韩臻强自展颜一笑,道:“公子,我走了。”

    霍去病没有答言,与他十指相握,牵着他下了马车。

    春陀立即迎上来,笑道:“公子,陛下已等候多时了,快随老奴入宫去吧。”

    韩臻没有作声,一直痴痴望着霍去病。

    他们的手还紧握在一起,仿佛这一生都不会放开。

    春陀犹豫片刻,又道:“将军,再耽搁下去,只怕陛下那边不好交代呀。”

    霍去病终是放了手。

    韩臻再没有哭。

    众目睽睽之下,韩臻踮起脚,在霍去病唇上印下一个轻柔如羽翼般的吻。

    然后,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朝着那座名为未央宫的囚牢走去。

    韩臻不敢回头。

    他怕一看到霍去病的脸便失了前行的勇气。

    霍去病伫立在风中,望着韩臻瘦弱的背影,站成了一尊雕塑。

    已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此刻,便是白头。

    ***

    未央宫,鸣鸾殿。

    刘彻望着眼前的少年,面貌较五年前成熟了不少。

    韩嫣死之年,还没到他这个年纪。

    刘彻透过他,似乎望见了二十三岁的韩嫣,就该是如今这番模样。

    刘彻走近他,抬起他的下巴,迫他看向自己,沉声道:“当初为什么要逃跑?”

    时过境迁,再次面对刘彻,韩臻心中再无惧怕,淡声道:“因为不想呆在你身边。”

    刘彻道:“仅是如此吗?还是说,你更想和霍去病双宿双栖?”

    韩臻垂眸不语。

    刘彻冷道:“死心吧。这辈子,你休想再逃出我的掌心。”

    韩臻漠然道:“不逃了,我累了,逃不动了。”

    刘彻定定看他片刻,忽然将他打横抱起,丢到了床上。

    当身体被毫不留情的贯穿时,韩臻攥紧身下的床单,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没有流一滴眼泪。

    ***

    元狩六年春,霍去病独自回到了狄道的家。

    他在这里生活的时间加起来不到半月,却处处都是回忆,那回忆里,又全是韩臻的模样。

    他高兴的模样,他撒娇的模样,他生气的模样……历历在目。

    霍去病来到厨房,找到韩臻所说的那个陶罐。

    因为放了太久,里面的枇杷干已经长毛了。

    霍去病拿起一个放进嘴里,慢慢咀嚼,只觉得甜入心脾。

    院中的枇杷树依旧亭亭如盖。

    霍去病在枇杷树下站了一天一夜之后,一把火将整座宅邸连同枇杷树一齐烧了。

    霍去病又去寻了霍启。

    霍启生活贫困,实在养活不起霍嬗,便将霍嬗交给了霍去病,让他带回府中抚养。

    从狄道回到长安之后,霍去病一病不起。

    元狩六年夏,霍去病病逝,年仅二十四岁,陪葬茂陵,谥封景桓侯。

    元狩六年秋,韩臻自缢于鸣鸾殿,武帝将其尸骨交还给弓高侯韩则。

    韩则将韩臻厚葬,入韩氏陵园,墓室与其父韩嫣比邻。

    猫扑中文

http://www.iewatch.com/8_8698/38679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