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华裳回到顺安侯府已经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每天都在等贤王来接她,谁知贤王没等来,只等来了宁妙身边的人,吩咐她小心身子之后就离开了,根本没提接她回府一事,许华裳因此心情极为不爽,可又拉不下面子自己灰溜溜回去,便每天变着法折腾顺安侯的下人解气,顺安侯府的下人心里都默默祈祷,希望这位姑奶奶赶紧回王府去,再待下去这活儿他们真的没法干了!

    许华裳在头疼自己的面子问题,顺安侯头疼的事就比她严重多了,顺安侯放下手中的信,揉了揉双额,心中有些后悔,早知道会被人拿住把柄,他当初就不该贪心去做不该做的事。

    顺安侯世子看自己父亲为难的模样,心里有些焦虑:“父亲,信里说了什么。”

    顺安侯摇了摇头,将信递给他:“你自己看。”

    顺安侯世子看完信后,脸憋得通红,大喊道:“父亲,咱们决不能受他们胁迫做这种事。”

    顺安侯无奈地看了眼这个沉不住气的儿子,明明是他唯一的嫡子,却还没他两个庶弟来得稳重。

    “你以为为父想被人威胁,经过上次的事后,我已经暗中清洗了一遍府中的下人,可是今日这封信还是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书房里,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

    顺安侯世子也不傻,经顺安侯这样一说,马上反应了过来:“对方的势力深不可测。”

    顺安侯点了点头,所以他才会觉得恐惧,对方在暗,他们在明,对方如果真的要对付他们太容易了。

    “可是,华裳是我的亲女儿,您的亲孙女,这让我们怎么下的了手。”

    顺安侯轻轻闭上了眼睛,他当然下不了手,可是,如果顺安侯府这些年做的事被捅到皇上那儿去,顺安侯府这些年的经营就都白费了,他怎么能让顺安侯府毁在他的手上。

    顺安侯无力地拿出另一样东西:“你看看这是什么。”

    顺安侯世子一看,心蓦地一跳:“这不是言儿的玉佩吗,怎么这您这儿?”

    许华言,许华裳的亲弟弟,顺安侯世子的唯一嫡子,如今只有八岁。

    “是和信一起送来的。”

    “那言儿人呢。”说着顺安侯世子就想冲出去确认自己儿子的安全。

    “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去看过了,他没事。”顺安侯安抚了一句,然后无奈地说道,“这次是没事,可若是我们不按照他们说的做,言儿怕是就不安全了。”

    顺安侯世子握紧了拳头,没想到对方不仅用顺安侯府的罪证威胁他们,还带上了自己儿子,这是逼他在儿子女儿之间做选择。

    不同于顺安侯世子的纠结,顺安侯却做出了决定,睁开眼睛,对自己儿子说:“只有委屈华裳了。”

    “父亲!”顺安侯世子眼带痛色喊道,许华裳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顺安侯何尝不知道自己儿子的两难,叹了口气:“皇上将华裳指为侧妃就是在警告我们,顺安侯府不会再出第二个皇后,让我们歇了心思,现在且不论贤王能否登上那个位置,就算华裳生下孩子,皇上也不会让这个孩子成为皇位的后继者。”

    顺安侯世子脸有些僵硬,他自然知道自己父亲的打算,当初培养华裳就是冲着后位去的,如今华裳注定拿不到那个位置,对父亲来说华裳就没那么重要了,可是他是真心疼爱这个女儿,他到底希望自己女儿能过得好一些。

    顺安侯摇了摇头,走到顺安侯世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别忘了,你还有儿子。顺安侯府不能毁在我们的手里。”

    顺安侯世子阖上了眼睛,算是默认了父亲的决定,终归许华裳是嫁出去的女儿,他必须要为自己的幼子考虑。

    “只是,就算是要做,也要拖点人下水,这个亏总不能让华裳白吃。”

    两日后,许华裳突然下腹疼痛不已,言氏马上给她请了大夫来,大夫看过后,摇了摇头,说许华裳已经有了流产的痕迹,就算自己现在开药也只能保她肚中胎儿多活一个月。

    许华裳知道后直接昏死了过去,言氏虽然也心痛,但看女儿已经昏了过去,只好强撑着照顾女儿。

    等许华裳醒来后,言氏忙让人把安胎药端上来,许华裳心神还有些恍惚,见丫鬟端上药来,才反应过来,拉着言氏喊道:“孩子,我的孩子呢?”

    “孩子还在,别怕,他还在。”言氏忙搂住许华裳,轻抚她的背安抚着。

    许华裳闻言,摸了摸肚子,感觉到孩子还在,才放下心来,然后握住言氏的手,期盼地问道:“母亲,我的孩子不会有事的对不对,他已经在我的肚子里待了六个月了,他一定会平安的,对不对?”

    言氏不忍见自己女儿这样,忙安慰道:“对,没事的,孩子不会有事的。”

    许华裳这才放下心来,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轻抚着肚子,言氏见女儿这样只觉得心里难受得紧,吩咐丫鬟好好照顾许华裳后就离开去找顺安侯世子商量对策。

    顺安侯世子这两天也不好过,见自己妻子红着眼圈过来,心虚地移开了目光,问道:“华裳还好吗?”

    言氏还沉浸在悲伤中,自然没注意到丈夫的不对劲,闻言,哀声答道:“好不容易劝住了,我们现在是不是要通知贤王一声。”

    顺安侯世子摇了摇头:“不妥,孩子毕竟是在我们府中出的事,上面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

    闻言,言氏有些激动地说道:“难道我们还会害自己的亲女儿吗?上面凭什么责罚我们。”

    顺安侯世子脸色一黯,想起父亲的交代,强忍内心的愧疚,开口对自己的妻子道:“等过两天,华裳情绪缓和了,你劝劝她,既然孩子已经保不住了,那么不如趁机利用这个孩子为自己取得最大的利益。”

    然后顺安侯世子在言氏的耳边说了几句,听完,言氏微怔,这真的是自己夫君想出来的办法?可是细想,这确实是在这种情况下最有利于自己女儿的做法了。

    几日后,言氏又去找了许华裳一趟,此时的许华裳已经比初听见自己孩子保不住时冷静了许多。言氏将顺安侯世子的话复述给许华裳听了一遍,许华裳听完后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母亲:“你们疯了吗,我肚子里的可是你们的外孙啊,你们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

    言氏握住许华裳的双肩,认真地说道:“如果可以,我们也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生下这个孩子,可是那天大夫已经说了,这个孩子是保不住的,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

    “你胡说,你那天明明说孩子没事的,你骗我,你们都在骗我。”许华裳大喊了起来,泪水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流淌了下来。

    “华裳,你听我说。”言氏使劲摇了摇许华裳的双肩,迫使她冷静下来,“这个孩子虽然保不住了,但是你还年轻,你还能有其他的孩子,你如果不趁这个机会对付宁妙和那个张氏的话,等她们生下孩子,就更难撼动她们的地位了,特别是那个宁妙,她抢走了原本属于你的位置,难道你就甘心,难道你就不想除掉她取而代之?”

    许华裳一愣:“您是说我还有可能成为正妃。”

    “虽然不敢保证,但是让贤王厌恶了宁妙对你来而言总归是好的。”

    许华裳有些心动,可是摸了摸肚子,心里有开始动摇起来,这毕竟是她的骨肉,她怎么舍得:“您让我再想想。”

    言氏也不想逼她 ,点了点头。

    第二日,许华裳就回了贤王府,回到贤王府后,她便去见了宁妙,宁妙听到她回来了,心里也有些惊讶,她还以为许华裳还会在顺安侯府多待一段时间呢,没想到这么早就回来,还真是无趣。

    更令宁妙惊讶的是,许华裳对她的态度好了许多,不仅不闹腾了,甚至对她恭敬了许多,反常既为妖,宁妙马上打起了精神应付许华裳,等许华裳离开后,她还特意吩咐人仔细盯着许华裳,可是接下来几天许华裳都老老实实待在自己院中,宁妙却不敢放松警惕,一个人的性子哪那么容易改变。

    李煜得知许华裳回来后也照例去看望她,陪许华裳用过晚膳后便回了宁妙这边,这次许华裳却没有闹他,李煜心里奇怪,但也没有说什么。

    过了大概**日,许华裳突然邀了张氏和来宁妙这儿,说是顺安侯府送来了一些绢花,拿了一些送给宁妙和张氏。宁妙看了眼许华裳,挑了挑眉,收下了。

    三人围坐在圆桌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一会儿,许华裳就提议去园中转转,宁妙刚想称病不去,许华裳就靠近她,拉着她的手道:“今天天气这般好,王妃可不能拒绝。”

    宁妙直觉许华裳要耍阴谋了,心里冷笑一声,怀着孩子呢,还这么不安分,既然这么想拉她下水,那她就奉陪到底。

    出门的时候,宁汐不小心撞了张氏一下,然后笑着扶起了张氏:“不好意思弄乱了你的衣服。”

    三人还没走到园中,突然从路边窜出了一只野猫,那只猫像发狂了一样向张氏扑去,眼看着猫爪子就要抓伤张氏的脸,张氏慌张之下拉了把身旁的许华裳,许华裳似乎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到了,张氏拉她的时候,她下意识抗拒,结果踉跄了两步,身子便朝后倒去,宁妙见状忙去搀扶许华裳,毕竟许华裳还怀着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可宁妙根本拉不住许华裳,反而被许华裳压在了身下,这个时候宁妙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这是得罪谁了,竟然飞来横祸。

    可宁妙还没念上两句,就有丫鬟喊道:“血!许侧妃流血了!”

    宁妙心里一惊,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吩咐道:“还愣在这儿干什么,快去请大夫和稳婆,其他人快把许侧妃移回屋子。”(.)

    

http://www.iewatch.com/8_8742/38820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