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急婚 > 第二十九章
    苏妙言笑:“那自然是不行的。”

    湛树修:“……”

    苏妙言侧着头看他,依旧淡笑道:“湛树修,一般来说,我收了你聘礼的话是要还你嫁妆的,你希望我给你什么嫁妆呢?”

    “嗯?”湛树修一愣,很是意外的样子,随即下意识道,“我不用……”

    一顿,他又不出声了,又皱起眉看着苏妙言。

    “不用我买嫁妆对不对?”苏妙言噙着笑,替他把没说完的下半截话说了出来,随后摇头叹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们这边的风俗啊,就是男方家来了聘礼,女方家买好嫁妆,到了婚宴那天,新郎过来接新娘,新娘就带着嫁妆一起嫁过去。你知道的,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我不想办婚宴,所以我不会有嫁妆,自然也就不能收你的聘礼了。更何况,我们关系都还没没稳dìng呢,对吧?”

    湛树修抿了抿唇,不是很开心:“苏妙言,我不在乎的,你也可以不用这么在乎,我不想我们之间算得这么清楚。”

    苏妙言看了他好一会,听他这么说,她心底是高兴的,开心而愉悦的,可是……她转过头,视线看着机场光亮的地板,淡声道:“湛树修,前段时间宾馆有个前台收银妹子临时跟我请了两天假,说是她表妹被男朋友杀了,法院要对这杀人凶手进行判决,她想去听审。”

    湛树修:“……”

    “这假我批准了,回来后这妹子跟我说了这男朋友的杀人原因,你猜猜是什么?”

    “……和钱有关?”

    “对。”苏妙言点头,神色有些凝沉,“她表妹要和这男子分手,男子不同意,她表妹坚持,男子见挽回无望,也就死心了。但这男子随后提出两人在交往恋爱期间,他为她表妹花了一万多块钱,要求她表妹归还这一笔钱。她表妹不肯,两人争执僵持不下,男子一怒之下就把她杀了。”

    湛树修:“……”

    他看着苏妙言,欲言又止。

    苏妙言也看着他,笑了笑,轻声而诚恳道:“湛树修,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说我也知道的,你不是这样的人。而且,这也不是我跟你说这事的主要原因,更不会去防备和怀疑你,否则我就不会跟你说这事了。”

    湛树修暗松了口气,随即又好奇道:“那你想说的是?”

    “我的原则和态度。”苏妙言沉声道。

    湛树修一怔。

    苏妙言朝他笑了笑,缓缓道:“湛树修,这收银妹子对这事发表的唯一看法是她表妹运气不好,遇上一个这么抠这么小心眼的男人。事实上,她确实是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她有一个男朋友,很有钱,但不帅,妹子不喜欢他,但又需要他的钱,两人都交往三年了,妹子仍然没法喜欢上他。我也见过他男朋友,确实不好看,但他很爱这个妹子,给她钱,帮她买喜欢的东西,替她还信用卡债……”

    “这妹子呢?一边每天跟我们吐槽她男朋友,对他态度十分不好;一边每天算着他什么时候发工资可以去买她喜欢的东西,花他钱花的不亦乐乎。如果单就这样也就算了,周瑜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是,妹子不满足,除了她男朋友外,她还另外跟几个男人保持着联系,也偷偷见过面相处过,用她的话就是备胎。她备的也很成功,一个节日能收到四、五束花,但她总是吐槽花除了看看什么也不能做,还不如给她钱,送她金银首饰什么的。”

    “后来,她终于在网上找到一个她喜欢的类型,那男的愿意从老家来s市跟她一起生活。妹子于是找了个由头跟男朋友闹,并且态度坚决的跟他分手了。老家来的那男人一到s市妹子就跟他同居了,没几天是情人节,这男的想送她玫瑰和巧克力就好,妹子死活不要,非要他到商场专柜给她买了条一万多的金项链,上班还戴来跟我们炫耀了。”

    苏妙言很平静的看着湛树修,淡笑:“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湛树修紧紧蹙着眉,教养所致,他不爱谈论八卦别人的私事,可这妹子……实在太超出他一贯的认知了。他语气冷淡道:“她的对错我不予置评,只是在我看来,这样的人字典里是没有‘道德’两个字的。”

    苏妙言叹笑:“我们宾馆所有人都觉得她这样做一定会被拆穿的,那时她应该就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了,可奇怪的是,由始至终,一次都没有,她所交往的人没有一个是怀疑她的,依旧给她送花买礼物。我觉得挺可笑的是,被她胡乱找由头分手的前男朋友还一直以为错的是他,依旧爱着这妹子。他买了花写了信来宾馆找妹子,妹子没上班,他托我转交给妹子。”

    “真心错付,真的是很可怜很可悲的一件事。我其实很想告sù他事实真相,但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人生和选择,对错与后果自有他们两个人承受,不该由我这外人插手多嘴。因此我只是委婉告sù他,大概是他和妹子有缘无份,让他不要在执着了。他却只是笑笑回了我一句,是他做得不够好,不怪妹子和她分手……听得我那叫一个心情复杂,那时我真觉得这妹子太有福气了,也太不懂珍惜了,为什么我这么懂却遇不上这样的好男人呢?”

    苏妙言说着叹着又忍不住自嘲自黑的笑起来。

    湛树修:“……”

    看着她,又看着她,最后还是看着她,湛树修最终还是没忍住,搓搓手指,清了下嗓子,他别扭又略羞涩的隐晦道:“不用担心,你现在其实也遇到了。”

    苏妙言一愣,随后捂住嘴开心愉悦的笑起来,不说话,只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湛树修被她笑得不自在,看得脸热,别过头催促道:“好了,不要笑了,后面怎么样了,你快说。”

    说起这个,苏妙言又敛了笑:“后来我把花和信交给了妹子,妹子看完后不避讳的把信给我看了,信写得并不长,大意是跟这妹子道歉,希望她能再给他一个机会,实在不行也没关系,让妹子以后有困难也可以去找他,他能帮一定帮。妹子没多大感受,我没忍住,问了她一句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她说不会。但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星期后,这妹子又火速跟老家来的那位男的分手了。原因是她觉得这男的吝啬抠门,不肯给钱她花,还让她省点,说以后两人是要一起过日子的,她受不了就分了,又转投求她原谅的前男友去了。”

    湛树修:“……”

    苏妙言停顿了下,又道:“听妹子说,老家来的那位男人离过婚,没有孩子,和这妹子相差了十岁。我觉得他其实是真心想跟她过日子的吧!妹子之前觉得他有钱,能供得起她想要的生活,也说过是真心想跟他过日子的,不介意他结过婚,可是他的钱却并不愿意为她花。她拎得清,也断得快狠,唯一担心的是这男人会问她把项链拿回去。我说他问你就给他啊,妹子白了我一眼,那我也不能白给他睡啊!我问她会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她说不会,感情这事在她看来就这样,双方各取所需,有了更好的选择就可以拜拜,感觉两人过不下去了也可以拜拜,仅此而已。”

    湛树修嫌弃的撇撇嘴,想起之前苏妙言曾跟他说过的‘三观’一词,于是简洁道:“三观不在一条线上,不想为她的事说话。”

    苏妙言笑开了,末了才收起笑,缓缓道:“对,这是她的生活方式,她喜欢,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是了。只不过,宾馆的人曾私下讨论过她的事,基本都是看不起她的行为和做法,看不起的点也基本都是她有了男朋友还找备胎的事,我关注的点却是她心无芥蒂爱花别人钱的这事,为什么没人觉得这也很不对?后来那些女同事跟我说,她这样的自然也是不对的,但如果她是真心实意只和男朋友一个人在一起,那花他的钱就无所谓,男人养家养老婆孩子是很正常的事,如果不是她们的老公没本事,一个人赚钱养不起家,她们也是不会出来工作的。我转念想,她们说的其实没也没错,因为我爸妈就是这样过来的。可是……”

    苏妙言一顿,神情正色的看着湛树修,目光有些沉黑。

    湛树修也已大概猜到她要说什么了。

    “湛树修,我这人从小就特别怕欠人人情,也特别怕麻烦到别人。基本上,别人给了我一颗糖,我就要回她一包饼干。别人送了我一个梨,我就千方百计还她一个苹果……总之就是要做到两不相欠。好听点呢,这可以说是礼尚往来,实际上呢?我其实只是想求一个心安理得,我不欠对方,那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人没法说,也没法管……”

    苏妙言顿了顿,自嘲道:“我爸妈说我这样其实很自私,很冷血,就是因为我这样的性子,所以和人相处不来,没多少人愿意和我深交。我觉得我爸妈说得挺对的,生活上我是这样,感情上我也是这样,所以我特别不喜欢相亲。我觉得我没做好准备,和人见了面就等于欺骗对方,尤其是见完面后男方的父母基本都会给女方这边红包的,要是看得满意对方金额还都会给得不少。”

    “最开始抹不开面子违背心意去相亲时,我都会祈祷对方不要看上我,大家见个面聊几句就拜拜好了。过后对方一旦表示对我有好感,想和进一步发展时,我都会吓得第一时间回绝。原因无它,纯粹是觉得感情付出容易想收回难,明知道自己还没准备好、无心感情还去回应对方,拖着对方,将来伤了对方的话我是赔不了的,这样实在太坑人了。我爸妈总跟我说感情不去试不去了解那肯定是没办法成的,我明白,但我就是跨不出那一步,没准备好那就是欺骗对方,我不愿意。”

    湛树修看着她沉静的清丽面容,脑中想着她说的话,突然就明白了她为什么在答应和他交往恋爱前会给他微信发了七、八男女感情不和所引发的悲剧的新闻,还要提前和他说好万一以后两人分开了她也希望两人能好聚好散,和平分手。

    她对待感情是真的很认真、很谨慎、很负责。

    这份认真、谨慎、负责既是为她自己,也是为对方。

    湛树修莫名的觉得心疼,考虑这么多,想这么多,她不累吗?

    轻轻握住她的手,湛树修轻声道:“所以……你现在是准备好了,愿意跟我在一起了吗?”

    苏妙言看着两人相握的手,肌肤相触里,他手掌宽厚而温暖。新奇、别扭,她却完全不想挣开。

    两人目光对上,苏妙言笑意盈盈:“是的,湛树修,我准备好了,也愿意跟你在一起,不然我不会想跟你一起来旅行。可是,湛树修,我想心安理得、心无亏欠的和你谈恋爱,两人势均力敌、自由平等、无拘无束,所以,我不能要你的钱,也不能只让你一个人出钱。也许,等以后我们关系稳dìng了,确定以后都在一起了,那我们或许可以不分你我将所有东西融合在一起。现在,还不行。”

    湛树修轻叹口气,无奈地揉了揉她脑袋:“好,都听你的。我只有个小小的希望,希望不分你我的这天快点到来,不要让我等太久,好吗?”

    他俊秀的面容带着些许无奈的温宠,眸光深柔。

    苏妙言脸红了红,冲动袭来,她鼓起勇气,身子前倾抱住湛树修在他耳边应了声“好”后又飞快想退开。

    湛树修一愣,随即眼疾手快回抱住想要退开的她,唇角止不住的向上扬,在她耳边轻声笑道:“我等着。”

http://www.iewatch.com/9_9901/43427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iewatch.com
免费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iewatch.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