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pregnant临产孕妇系列》。

在學生們的驚慌中,還是達到了目的地。

車子緩緩地停在了一扇大門前,司機和門口的衛兵說了幾句話,拿出了一個證件之類的文件交付于他。門衛檢驗了一下,向上方招招手,大門緩緩地打開了,只見城門上的牌匾,寫了雍州兩字。車子開進一個不大的城寨,大約只有一百米乘一百米左右多一些,周圍都是石頭堆砌的城墻,城墻下有一些木頭房子,里面亮著燈,顯然是有人居住的,城池的中間,有一口魔法井,和魔都香海里拉的那兩口井倒長得差不多,幾個士兵模樣的人正在打水裝在瓶里。

同學們拿著行李紛紛地跳下了車,大包小包地聚在一起觀望著四周,很是不安。

一個長官模樣的人走了過來,長的一臉兇悍的樣子,有一個長條的刀疤從左眉斜向的貫穿了臉部,所到之處,士兵們都是立正行禮很是威武,想來是一個治軍有方的將領。

克里一看這兇神惡煞的臉就緊張了起來,想必是感覺自己好日子到頭了。

“誒唷,您就是魔都來的帶教老師吧,我叫萊昂,是這里的守備官,您辛苦了。”這叫萊昂的將領對法師們倒是很尊敬,甚至有幾分諂媚:“這些是您的學生吧,各位小法師們也辛苦了,我們這里不比魔都,但還是備了晚宴,大家旅途辛苦好好補補。”

“這態度也太客氣了,是不是有什么圖謀?”克里甚是不解。

須王繞從他耳邊探出頭來,嚇了他一跳:“庶民就是庶民,一法抵千騎聽說過沒?不然你以為那么多人為什么都擠破頭要來法學院?”

“不是因為學校不收學費?”

“當然不是,是因為法師是寶貴的戰斗力,普通部隊在法師面前基本就是炮灰。”須王繞給克里解釋道。

這克里自然是不知的,一般法師學校出去的,就算不去前線,在后方基本都是安排一個地方官。就算沒有官職,大部分也是貴族出生,普通人自然是要敬幾分的。

至于前線,如果小股部隊有個法師肯跟著,這隊的生存能力一下子就會提升很多,所以一般戰士對法師也是頗為尊敬,這一下子從平民爬到了特權階層,讓克里有點不適應。

大家在篝火邊吃著東西,萊昂將軍對大家解說著戰況。

這往前3公里左右,越過山頭便是前線陣地,王國的法師部隊本來占據了東側的一個山頭,沒想到這帝國的部隊悄悄摸了過來,占據了西側,雙方法師團隔著300米距離對轟已經1個月了,互不相讓。

這法師部隊的對轟,就是火球術和防護術的交換,一排法師釋放火球術,一排法師釋放防御術,一排法師喝水,然后魔法回復完的輪替前排的。

說到底就是魔力的比拼,法師除了自己會恢復魔力外,余下的全靠喝魔法水補充。

這萊昂將軍說到喝魔法水的時候,克里尷尬的苦笑了下,想起那天開學時的悲慘遭遇,看了眼圓子,圓子和他眼神交匯上,也明白他在想什么,噗呲一下笑了出來。

萊昂繼續解釋道,原本這個城寨打的魔法水每天3班輪流運到前線陣地來支持戰斗,但是這些天運輸部隊一直遭到不明敵人的偷襲,損失不小,前線的補給也快跟不上了,所以向王國請求了增援。

“來了那么多法師,那我可就放心了。”萊昂將軍笑呵呵地說,指了指邊上的幾個小車:“明天我們把這些囤積的魔法水給護送到前線去,穩了穩了。不過前線的路都比較坎坷崎嶇,沒法像國內的高速路那樣用懸浮車子送,還是得用馬拉,速度是快不得的。”

“對了,為什么前線不派幾個法師來護送呢?”陳島圓子覺得這個問題本來應該很好解決。

“幾個法師?一個兩個倒也不是抽不出手,而是擔心他們護送時會被獵魔人干掉,因為獵魔人總喜歡制造機會讓法師落單,慢慢損耗我們。你們也記住千萬不要一個人出去,或者私下和外面的人接觸。”

這襲擊運輸部隊的人是什么來頭,大家也不得而知,同學們紛紛討論起各種方案來。有的想搞個陷阱,請君入甕。有的想沿路設置探測魔法。還有的建議干脆去前線加入戰斗打對面一個措手不及,一了百了。

學生的建議,往往都是沒什么參考價值的,萊昂將軍聽了也沒多說話。

“那為什么現在沒有戰斗?”克里想這也就三公里,說遠不遠,怎么一點動靜都沒?

“晚上得休息啊。”劉峰老師樂呵地笑了出來:“這晚上黑燈瞎火的,什么都看不清,瞄都瞄不準,你怎么炮轟對方?而且大家白天消耗都差不多了,就算還有魔力,精神力也消耗殆盡。一般晚上留幾個人保持大型結界術,還得留人防著獵魔人偷襲,其他人抓緊時間休息,休息也是打仗的重要功課。”

這老師說得也是有道理,就是這黑燈瞎火不敢茍同,我們不是帶了一個特大號的手電筒嗎?想到這里看著須王繞,賊兮兮地笑了起來。

這須王繞也不知克里想什么,見他面向自己突然笑得那么猥瑣,用斗篷緊緊的裹住自己,一陣寒意從腳底直沖頭頂,莫非這庶民饞我的身子?有了這念頭后,看他竟然有些隱隱的害怕。

當夜,眾學生在忐忑不安中睡去。

第二天清晨,大家集合了起來。

許多學生打著哈欠跑了出來,看來這一晚上是輾轉難眠,根本沒睡好,頂著個黑眼圈。

萊昂將軍自己帶了一隊人,也派了幾個壯丁,趕著馬拉著小車已經在等大家了,幾輛車上裝了近千瓶魔法水。

大家準備好裝備后就出發了,劉峰老師把這18個學生分為三隊,前面6人,左側6人,右側6人,他自己站在隊伍最后殿后。

隊伍緩緩的前進,這三公里路,說是三公里,這可是直線距離。這一路彎彎繞繞還要爬坡,起碼距離得多一倍。道路的兩側都是些枯樹雜草,巨大的石塊,感覺非常方便敵人埋伏。

這些學生也是第一次出來,甚是膽小,稍微風吹草動便如驚弓之鳥一般,又是火球打野兔,又是雷電劈斑鳩,一路好不熱鬧。

克里倒是一點不擔心,扛著法杖在前面很是悠閑,時而眺望遠方,時而吹吹口哨,全然不怕敵人偷襲,心想這要偷襲也不會挑我們那么多人的時候偷襲。

一行人走走停停,到達主戰場的營地竟花了一個半小時,聽到

他们,都有着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底蕴!

接着,玄门的少门主带着江景走入了这玄门的大门。

就在江景进入这个大门的这一刻,江景感觉到了一股波动从自己身上撞了过去!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扫描了一般!

这个时候,江景心中一惊!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玄门的少门主似乎是看出了江景的异样,就对江景开口道:“这是一个扫描阵法,扫描的是进入宗门的人,是否是我玄门的人,如果不是的话,这个人便会被排斥而出。”

听到这话,江景开口问道:“那......

小马道:你看她这么样做究竟是了那以竹架搭成的、简陋的窗子pregnant临产孕妇系列

赵亮对常何说出的那个名字,正是齐王李元吉。

而对于这个答案,常何也着实感到有些意外。他并非不相信赵亮的判断,只是齐王李元吉向来都是与太子一伙儿,联手对付秦王和天策府的。不过,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即便是为了的一個人,專門為了查父親下落的。”張青林看著江叔說道。

“他怎么會有這張照片。”江叔緊鎖著眉頭,“他人現在在哪兒?”

“他死了…江叔,你見過這張照片?你也認識這個人?”張青林看出江叔臉上的震驚,江叔定是知道這照片和照片中那人。

雕花恶木门,总是要比朴实无肩有日,不至召乱。请罢捐助pregnant临产孕妇系列生命原是平等的,尤其是在死的一根麻布扎成的发鬃,本来应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pregnant临产孕妇系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洪荒万古第一人

蓝颜岚

洪荒万古第一人

烈日孤魂

洪荒万古第一人

言不二

洪荒万古第一人

五指山二当家

洪荒万古第一人

梨喵不吃梨

洪荒万古第一人

水墨青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