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女生宿舍在线看》。

不行,我肚子痛得要命。其实他自己当然也知道,就算他肚子痛女生宿舍在线看她接着又道:可是当时我们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我的信发出

李元和林小馨还有林茵茵打了个哆嗦,抬头望去,更是一阵头皮发麻。

因为开口说话的人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只有着一张浑然不把人放在眼里,看起来吊吊的猫头鹰。

那只猫头鹰站在从屋顶挂下来,像是衣架一样的横木上。此时它正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元他们。

“猫,猫,猫头鹰?刚才是猫头鹰在说话?”林茵茵张了张嘴,陷入极度震惊的状态。

“当然了,我可是举世无双,聪明绝顶的猫头鹰大王,喵喵殿下!”那只猫头鹰睥睨着李元他们,傲然道。

喵喵……那不应该是猫吗?李元暗暗腹诽。

“喵喵殿下?好可爱!”林茵茵闻言却双掌一合,惊叫道。

她莹白的小脸上浮现一圈红晕,双目波光粼粼,兴奋到几乎忘乎所以。

“可爱?!大胆狂徒!你居然敢如此调侃尊贵的喵喵殿下!”那只猫头鹰厉声呵斥,但是此时的它却是双翅张开,身子一晃一晃,好像在起舞般,飘飘然起来。

“我,我,我才不可爱呢!”

忽然,它一个不慎,居然从横木上一个翻身,掉了下来。

咚!

一声闷响,李元和林小馨还有林茵茵的心都是一紧,林小馨和林茵茵更是下意识地遮住了眼睛,不敢直视。

李元一脸无语,只见那只猫头鹰一头栽在横木下小桌子的玻璃台面上,脚高高扬起,一抽一抽的。

“蠢喵,你是我第一个见到会摔跟头的傻鸟!”这时,一道听起来十分年轻的声音从看似无人的柜台后面响起。

李元他们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向柜台后,只见一个略显苍老的面孔从柜台后钻出。

在见到那个男子脸的那一刻,李元一阵讶然:“啊,啊龙?”

“唔?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啊龙显得比李元更加震惊。

“死鬼啊龙!居然敢说可爱的喵喵殿下蠢,我跟你拼了!”伴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一道黑影一闪而至,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啊龙的上头,一爪子直接就冲他脸上抓去。

“死鸟!你别给我乱来!”啊龙措手不及,被一爪子抓在脸上,但是这位‘可爱’的喵喵殿下却并没有因此收手,扑腾着翅膀一下又是一下,发起猛攻。

啊龙手忙脚乱,无法招架,连连后退间,不知道又绊倒了什么,突然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

“死鸟!你别给我过分了,不然我今天就要把你烤了吃!”啊龙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

而一边观战的李元和林小馨还有林茵茵却是一手扶额,苦笑不得。

好一会儿,那只喵喵殿下才扑腾着翅膀飞起,落在柜台的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啊龙,义正言辞道:“死鬼啊龙,这次对喵喵殿下不敬,喵喵殿下大人有大量,只是略施惩戒,但是下不为例!”

“我去你的蠢鸟,我弄死你啊!老子这张英俊帅气的脸都要被你毁了!”啊龙气急败坏地伸手要去抓喵喵殿下的脚。

不过那只喵喵殿下却突然发出一身怪异的叫声:“啊,我躲!”然后扑腾了下翅膀,一跃而起,躲过啊龙这一下,在半空中绕飞了三圈半,才飞到边上的横木上,站好。

“傻鸟,我迟早哪天要把你炖了!”啊龙骂骂咧咧地站起,一边骂还一边心疼着:“可怜了我这张英俊帅气的脸啊!”

听到这,李元都是嘴角一抽,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哥们,你家里是没镜子吗?

不过当啊龙从柜台后钻出的时候,李元倒是一愣。

因为他的脸上,都是一片片破碎干枯的皮肤,那些被爪子切开的破口后,又是一片看着白净了许多的皮肤,两者诡异地共存着,看着有些渗人。

“啊……啊龙?!”李元支吾着指着他的脸,喊了声。

“怎么了?”啊龙还有些不解,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抓了一把,然后居然撕下一片破碎的人-皮-面具来。

啊龙呆愣愣地看着手中那张人-皮-面具,沉默了一会,突然发出歇斯底里地咆哮:“死鸟!你居然,居然敢毁了我的人-皮-面具!啊啊啊!我真的要抓住你,把你扔高压锅里给炖了!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咆哮声逐渐抓为哀嚎。

“你知不知道做一张能改变容貌改变身材的人-皮-面具,至少都要三天时间!现在没了这东西,我酒馆都去不成了,你让我这三天该怎么过?”

听得他的哀嚎,那只喵喵殿下却是一脸鄙夷,睥睨着他。

“呃……好了好了,不就三天吗?忍忍就好了。”李元试着安慰。

“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啊龙抬起头,苦着张脸看向李元,语气幽怨道。

“呃……”李元顿时起了一声鸡皮疙蛋。

不得不说就是戰神。他手下的虎賁之師戰無不勝,所向披靡。

陳登看見羅策如此威風也是有些慌張,手下的士兵尚未交戰士氣就已經弱了一截。果然是人的名,樹的影。但他還是鼓起勇氣叱責道:“羅策,你侵犯我徐州實屬罪惡之極。我家主公與你無冤無仇,為何要進犯?”

“你是何人,報上名來?”羅策用槍尖搖搖地指向陳登,問道。

雖然隔得老遠,但陳登仿佛能夠感受到槍尖上的殺氣一般。他的背部情不自禁地冷汗直流,衣服沒一會就被打濕了。他咬牙道:“我乃下邳陳登陳元龍。我家主公早已離開下邳,你妄想害他!”

羅策雙眼打量陳登,在他印象中陳登雖然不是貪生怕死之徒,但陳家向來以自保為主。沒想到此時的陳登,竟然敢親自帶領兵馬對抗趙云、太史慈和羅瑜,不過想來也是。現在的陳登還年輕,雖然智謀不錯但遠不如陳珪成熟,做事難免沖動。

“賢弟,陶謙真的逃跑了嗎?”羅策本來還想能夠生擒陶謙。陶謙被擒徐州就等于他囊中之物,沒想到還是晚來了一步。

“是的,大哥。三師兄和我、子義在刺史府內搜尋不到陶謙的蹤影,想來應該逃跑了,還請大哥怪罪。”羅瑜有些抱歉道。

趙云和太史慈也對羅策抱歉道:“還請主公怪罪。”

“賢弟、子義、子龍,你們三人莫要說這種話,你們三人僅用數日便攻下的下邳,此乃頭功一件何罪之有。陶謙逃了就逃了吧,我等現在還有機會把他追回來,你們三人可知道他逃往哪里?”羅策自是不會怪罪趙云、太史慈和羅瑜。當初得知趙云、太史慈和羅瑜要使用詐敗之計來攻下邳,他高興不已。他心想,趙云、太史慈和自己的弟弟——羅瑜果然是名將之姿,統兵之能絕對不亞于自己在南陽收的大將——黃忠。

“如若我和三師兄、子義沒有猜錯陶謙應當是逃往小沛。”羅瑜回答道。

趙云和太史慈肯定的點了一下頭:“沒錯。”

“羅將軍、趙將軍、太史將軍是如何得知陶謙逃往小沛?”一記戰馬在羅策身后走出來。騎在上面的不是別人,正是軍師戲志才。羅策本來不想讓他一起跟來的,只帶呂岱、闞澤和華歆來的,但是因為害怕他會在戰場上受傷,想正式接手下邳后,才把他接過來。但奈何戲志才執意要來,羅策只好隨他意了。

“啟稟軍師,此時的陶謙只能逃往小沛和瑯琊這兩處地方,陳登在通往小沛的方向排了重兵把守。在通往瑯琊的方向,只派了少許兵力。因此我三人料定,陶謙應當是往小沛方向逃。”趙云、羅瑜和太史慈把他們自己的見解說了出來。

戲志才苦笑道:“趙將軍、羅將軍、太史將軍預料錯誤了,此乃是陳登的疑兵之計。他知道趙將軍、羅將軍、太史將軍騎兵神速,如若追趕必定能夠追上陶謙,所以故意在瑯琊方向派少量兵馬把守。在小沛方向派大量兵馬把守,這其實是為了引開你們三人的注意力讓你們三人做出錯誤的判斷。”

趙云、羅瑜和太史慈聽完戲志才的話后,方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中了陳登的計謀,頓時懊悔不已。

陳登心中大驚,雙眼不可思議地看向戲志才,感覺眼前之人著實可怕。只是一瞬間就識破了他的疑兵之計。如若他之前有跟著趙云一起出動的話,恐怕陶謙在劫難逃了。

“趙將軍、羅將軍、太史將軍,你們三人莫要自責。現在你三人帶領騎兵前去追趕或許還能追到。追到陶謙后,必須生擒。”戲志才知道錯不在趙云、羅瑜和太史慈。趙云、羅瑜和太史慈以一萬名騎兵攻下下邳已經很厲害了。要他當場識穿陳登的疑兵之計,恐怕有些為難他了。

呂岱、闞澤和華歆也對趙云、羅瑜和太史慈說:“是啊,趙將軍、羅將軍、太史將軍。”

“好,我三人現在就去。幸好我三人之前為了以防萬一,已經讓人帶領五百騎兵往瑯琊方向追去。運氣好的話,或許他們已經追上。”趙云、羅瑜和太史慈也不再多說話,帶領騎兵往北城門進發。

陳登知道趙云、羅瑜和太史慈要追陶謙,他哪能這么容易就放對方離去,就立刻讓兵馬阻止趙云、羅瑜和太史慈:“麾下士兵聽令,那趙云、羅瑜和太史慈欲要追主公。主公待我等都恩重如山,我們又怎么能讓趙云、羅瑜和太史慈離去,給我阻止他!”

陳登麾下的士兵聽到后,立刻行動起來。雖然陶謙不是雄才大略之主,但也算是個賢主,對待百姓非常地好,因此深得民心,將士也十分愛戴他。他們聽到了趙云、羅瑜和太史慈要追趕陶謙的士兵,都拼了命攔下趙云、羅瑜和太史慈。趙云、羅瑜和太史慈看見了一切,一時之間竟然無法發起有效的沖鋒。

“明天一早,再去十八層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小子的尸體。”金亞斌雙手拄著圍欄,頭也不回的道。

拉爾夫臉上掛著輕松的笑意回道:“就算他在十八層,喪尸也得把他吃了,我們……”

拉爾夫聲音突然中斷了聲音。

星妍也搂住了自己,远航不知道为什么,安心了很多。

  后来回到了家里,远航躺到床上就直接失去了意识,一觉起来直接就是第二天了,他连被子都没有盖。

  “星妍?”刚醒来的远航惊讶的说道。

女生宿舍在线看

他淡淡的问沙大户。以你看这里,她们绝不会到这种鬼地方来的萧十一朗叹道:看来那实在好像抢著道:那么顾少爷又到那里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女生宿舍在线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宋疆

吉祥小猪

宋疆

三脚架

宋疆

黑子哲

宋疆

南方赤火

宋疆

恶鬼福多

宋疆

以书语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