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angelica》。

重要的是,她就在他身旁,而且永远不会再离开他angelica胡铁花噗哧一笑,道∶如此说来,你本来是很调皮捣蛋的了

楊風走到一家面館,生意異常的火爆,門口橫幅上寫著‘精品妖獸肉’。

看到這個,楊風已經知道這家店為什么這么火爆了。

“原來如此!”

楊風找到一處空位坐下來,楊風釋放了些精神力探查了一下,發現這三四十人中八成都是修煉者,其中還有幾個武宗境界的強者。

楊風剛坐下來那一刻,視線中看到了幾名熟悉的身影,王悅一行人出現在鳴城這個地方,這是楊風意想不到的。

楊風視線余光注視著這幾人,不知道這幾個人是不是找神秘煉丹師找到這里來了,如果是這樣,那自己也得多加小心了。

這時候,店小二走向楊風這邊倒上茶水:“這位公子,你這邊要吃點什么?”

楊風回應道:“給我來一份你們招牌面就行。”

“好嘞。”店小二剛回應完就立刻走向其它客人的桌前點餐。

楊風釋放精神力,同時運轉屏靈息法,本就跟楊風隔的不遠的王悅一行人,說的話都一一入到楊風的耳朵里。

與王悅同行的一個身形瘦小,讓人看著就感覺陰森狡猾的中年男子,名叫于沙,吃面的時候都賊眉鼠眼的。

于沙表現出無奈的樣子,看著一臉愁容的王悅說道:“王悅,都找了兩個多月了,周圍的城鎮都找了一遍了,還是沒有發現那神秘煉丹師,你說會不會已經離開東境了。”

聽到于沙的話,王悅也暗自思索起來,難不成那神秘煉丹師真的就離開東境了。

“那大伙覺得怎么辦,是繼續尋找神秘煉丹師的下落還是就此解散。”王悅掃視了一圈,然后對于沙等人說道。

“我無所謂,我依于沙兄弟意見!”滿臉胡渣叫羅奎的男子說道。

“我和牧銀兄弟倆也依于沙兄的意見,反正也跟了于沙這么長時間了。”同行的武宗中期牧金說道。

剩下一名叫熊極的武宗中期隨他們幾個意思,如果不繼續尋找神秘煉丹師就自個離去。

楊風聽到幾人討論的正是尋找神秘煉丹師來到這里的,還真是來找‘我的’,不過不穿那黑色長袍,估計很難認得出我了吧。

這時候,楊風回頭見到遠處宴鴻的身影向這個方向走來。

宴鴻身邊還跟著個看起來比自己略大兩三歲左右的女孩。

女孩身穿淡花秀裙,肌膚還算白晢,容貌算得上是上乘,身材中規中矩,讓人看起來有那么幾分姿色,是那種看著總會有把目光停留的想法。

楊風猜測這個女孩應該是宴鴻的女兒了。

宴鴻父女倆人有說有笑的經過王悅那一桌,瞬間就吸引了幾人的注意力。

羅奎本就是一個不善于隱藏自己心理想法的人,做什么都是那種不會太在意別人眼光的人,加上本身實力不差,擁有武宗中期的實力,在東境這地方也算的上是一名強者。

看到經過的宴珊珊,羅奎色心即起,馬上伸手抓向宴珊珊。

女孩的手臂本就細滑,被滿臉胡渣的羅奎抓住的瞬間,本能反應的一下子甩開了被抓住的手。

這一下可把桌上的茶杯一同掃中,盛滿茶水的杯子灑落到羅奎身上。

羅奎進城時見過宴鴻只是個守門守衛,而且只有武者巔峰境界,所以才肆無忌憚的調戲宴鴻的女兒。

宴鴻的女兒叫宴珊珊,七歲那那年母親病重去世,便一直跟隨宴鴻外出謀生。

宴珊珊也是個好女孩,八九歲就開始在鳴城一家藥草園做一些分揀藥草的雜活,也掙了不少銀子,懂事的宴珊珊也讓宴鴻少操心。

只不過隨著宴珊珊長大,一副較好的容顏也慢慢出現不少追求者,但追求者都一一被宴珊珊拒絕了。

從十三歲開始,宴珊珊出門都不帶打理的,想著穿著隨便一點,就減少一些追求者的麻煩,但好的容貌身材這些即使不打扮,也會凸顯出來。

被撒了一身茶水的羅奎立刻站起來,一臉怒氣道。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于沙一行人知道羅奎這家伙,只要見到有幾分姿色的女子就控制不住色心,也都習慣羅奎了。

這時候宴鴻馬上反應過來,猛一激靈地擋在宴珊珊身前。

“這位大人,對不起,對不起,我給你賠償。”宴鴻不想女兒受到傷害,馬上給羅奎賠禮道歉,從身上拿出一堆銀子。

羅奎大手一拍,把宴鴻手上的銀子都拍掉在地上。

“想要賠償給我也行,就讓她陪我睡一個晚上就一筆勾銷了!”羅奎指著宴珊珊。

看到情況似乎的身子回过头把怀里的钱袋一下子扔回了陈飞手上。这时候陈飞才看出来原来这个小偷是一个女孩,只是那长头发卷在一起被巨大的帽子给遮盖起来了。她虽是个小偷,可身上的衣服布料却并不是很差反而穿在她身上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好了好了,钱还给你,别追了,你也真是一个守财奴,就为了这点钱就追了我五个街区。”女孩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跑动的缘故。

  陈飞接过钱袋马上看了一眼,里面没有少一分钱这才安心下来。紧接着他头也不回的就打算离开,而就在他刚走出一步的时候,那个女孩再一次叫住了他。

  “哎,你不打算把我送到仲裁所吗?”女孩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些疑惑,也夹杂着一些调皮。

  “你既然已经把钱袋还给我了,你我就再无瓜葛了,我还给你扭送到仲裁所干什么呢?”陈飞的本意就是要要回自己的钱袋,穿越到这个大陆这么长时间,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已经了然于胸了。虽然人族帝国正在蒸蒸日上,但是这里面的贫富差距很大,有些人确实因为是孤儿的缘故从小就没有了依靠,只能流落到街边巷尾靠着偷窃为生。

  自己本就不是那样多事的人,虽然不能够说是一个十全十美的道德完人但是遇到这样生活确实不容易的人,他也愿意放宽些心态,只要把自己的钱拿回来就好了。如果把他们扭送到仲裁所,轻则要挨一顿毒打,重则很有可能会要了他们的性命。

  “我叫亚楠,留下你的名字我们后会有期早晚有一天我要从你身上偷些什么。否则的话这对于我简直是奇耻大辱。”那个叫做亚楠的女孩站在原地大声喊着。

  “陈飞,我劝你就不要在我身上下功夫了。就算你是一个技术非常高超,绝无仅有的飞贼,在我这里也占不到半点便宜,不说别的光说跑步的话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陈飞一边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把钱拿回来了?”马尔斯这时候还扶着墙只是喘气已经不像刚才那样不均匀了,他看着陈飞走过来马上向前迎了两步,关切的问道。

  “拿回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自己手里的钱袋这是自己获得胜利的证明,而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不管是在哪个世界里钱都是硬通货,只有钱袋子鼓起来,腰板子才能硬,最起码在自己穿越之前的那个时代人人对钱都是趋之若鹜。

  “那就好,那可是三枚金币呀如果在一些比较小的城镇里三枚金币基本上都能买一个小小的阁楼套间了,虽然阁楼套间里放不了什么东西,但当仓库也是可以的嘛,所以你还是应该把那些钱看一看存进银行里。”马尔斯露出一副好像很懂的面孔来,对于钱这种东西他是最为了解的,也是最为喜欢的,所以正因为如此他总能对此提出一些合适的建议。

  “那你的钱怎么从来没有往银行里存过呢?”虽然马尔斯说的很好,但是陈飞马上就想到了马尔斯那一大兜的金币,那可比自己兜里的三枚金币多出好几倍了,单凭这一点他就感觉马尔斯肯定是有些什么情况,对自己藏着掖着没有完全吐露。

  “哈哈。”马尔斯尴尬地笑了笑接着说:“我的朋友你应该知道,在大多数人的一生中都会有一个节点事情一旦发生便无可挽回,而在彼刻它却不为人所知。当这个重大的事情出现时,无论是我还是你,我们对此都没有察觉,虽然咱俩所从事的事情的性质应该把我们训练的眼力过人就像飞空艇出现以前那些老式的飞行员那样。”

  “你别给我七扯八扯的,赶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飞挥挥手让他打住自己可不是来听他长篇大论的讲故事的,他也发现了,虽然马尔斯平日也不太爱说话,可是一到关键节点的时候,他就总会说出一些乱七八糟的让人感觉听不懂的话来。

  “我的意思是说,谁还能没个事情呢?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赚钱的必要性,这一切就从以最弱怪物闻名的树人闯入村里碰巧遇见我是开始的。那时候我就已经开始为自己的生活添砖加瓦了,并且我始终能信任的只有自己。这些钱放在自己兜里最稳妥,放在那里我很怕一些小型银行因为战争的原因而倒闭。”

  陈飞点点头,确实如此,虽然现在是和平年间,但是听说跟周边的一些外种族的关系也并不是特别好。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发战争,这么想来,如果自己把钱都放在银行,到时候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自己要去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说的确实在理,我也打算跟你一样,就从这三枚金币开始慢慢的积攒我的钱财,并且这些钱还是放在自己这里保险自己弄丢了,只要责怪自己就可以了,放在别人那里总是心里不舒服。”这么说着他走在前面,突然两个骑士模样的人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他说道。

  “你是陈飞吧,跟我们去骑士团一趟。我们团长有令务必让你去。”

  

  

那神念之中有着无尽的迷幻意志,但是细细感受这种意志的时候,你会发现这种意志里暗藏杀机!洛崖的天眼之中又多了一条道纹,这就是铸梦决第三式,杀梦式!

那神光不断的消散,随后洛崖盘膝而坐,脑海里不断的浮现那些

話雖如此,但是包括正被甘道夫攙扶著的凱蘭崔爾女王在內,他們都沒有能夠阻擋住血霧恐暴龍的自信,甚至于他們就連自保都很成問題。

正在這個時候,失去大量鮮血的楊磐也終于恢復了一些狀態,而狀態剛有所恢復,他便朝著那頭血霧恐暴龍大喊道,“......

angelica

剩下的半截筷子还在他手里中闯进来的,自然就是胡铁别人只道这一下胡铁花就算骨头他微笑着,悠然道:朋友有时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angelica》。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卜狼

听风言语

卜狼

宁溪南

卜狼

莞尔wr

卜狼

大烟缸

卜狼

诡术妖姬

卜狼

神秘的大西瓜